Advertisement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同修心靈點滴 arrow 日本電視台專訪黃金島前輩有感
日本電視台專訪黃金島前輩有感
新聞報導 -
作者 Rainbow | 贊浬   
2015-08-26

近日因為李登輝總統一席「二戰當時台灣人身為『日本人』,為了祖國而戰」、「對日抗戰不是事實」等言論而近乎發瘋起乩的統媒和泛藍政治人物,螢幕前看到他們扭曲的嘴臉和潑婦罵街式的漫罵,真是鄙視這一幫吃台灣米、喝台灣水卻在台灣到處痾尿拉屎的中國人阿!身為台灣人的悲哀,是在二戰已經終戰七十年,許多當時參戰的台灣兵大多凋零,而經歷過大空襲和疏開的長輩也慢慢離開人世,後輩的台灣人不清楚七十年前發生在台灣的慘事,被迫遺忘自己的歷史,誰又可以站出來負責?

日本電視台(日本テレビ,Nippon TV)為了終戰七十年,特別來台灣採訪一些當時參戰的台灣人,有日軍看護婦、日本海兵和當時的軍屬(隨軍技術人員)和軍伕等,加諸在殖民地參戰者身上的傷痛,絕對不比殖民母國參戰者來的小,以黃金島先生為例,二戰時參加日本海兵團被派到海南島、終戰後因為台灣人的身分並沒有和日軍一樣被遣返回日本或台灣,只因為他們的身分在終戰後轉換成為「戰勝國」的人民。留在海南島的台灣人被騙被拐的加入所謂的「國軍」,而不願意加入的就被關在海南島的集中營,過著沒有醫藥和基本生活水準的生活,一天只一勺稀粥,許多台灣人因為生病沒有醫藥、營養不良而病死,死後沒有葬禮,更沒有軍人該有的鳴槍追悼,僅以草蓆包裹後便埋在海邊的沙灘樹林,任其腐爛銹蝕,彷彿這世界不曾存在過這樣的個體。

沒有幕碑、沒有名字、沒有親人的哭嚎、再也沒有人記得這些人,這是身為殖民地人民的悲哀!也是國民黨那些無恥政客終其一生都無法了解的悲哀!

殖民地人民在戰爭中的傷害,不僅存在於戰時,戰後一樣無法停止被傷害的命運。戰後國民黨占據台灣,物價飛騰上漲與種種的倒行逆施,最終爆發二二八起義。在後來的清鄉與白色恐怖時期,大量的台灣菁英被關被殺,沒死的也被迫流亡海外,成為無法歸鄉的黑名單。這是殖民者加諸台灣人身上的第一層迫害。

第二層的迫害就是以國家力量迫使殖民地者必須學習殖民母國的任何事物,包含語言、文化、社會權力結構和價值體系。台灣人在短時間必須由信奉「八肱一宇」、「大和魂」的皇民瞬間變成「堂堂正正的中國人」,這兩個民族在不久前還在戰場上廝殺。身分認同改變徹底扭曲了台灣人對自己的身分認同和價值。精神上更學著如何模仿殖民母國得一切模樣,這樣的精神障礙,不僅台灣人如此,弗朗茲﹒法農(Frantz Fanon)並舉出殖民地戰爭後所產生的如反應性失調症、酷刑後精神障礙、孤兒被拋棄症候群和身心症狀,這些傷害的表現都可以在台灣人的精神層面找到,特別是那些白色恐怖的受害者。無疑的造成這些傷害的源頭就是殖民統治。

存在主義大師沙特曾這樣說:「被殖民者只有在用武力驅逐殖民者的同時,才治癒了自己的精神官能症。當他們發怒時,才又重新找回自己失去的意識之透明性,並在自我塑造得過程中認識了自己」。當今的台灣社會是否能容許我們用武力的方式驅逐殖民統治者-中國國民黨和在其附庸之流,或許還可以討論。但重建台灣的國族意識刻不容緩,野草莓學運、太陽花學運乃至不久前林冠華同學的捨生取義,在在都顯示出台灣人四百年來反抗殖民的接力賽,而史明歐吉桑所提倡的「台灣民族主義」正是已經病入膏肓的台灣所需要的一帖良藥。學習為義發怒、學習不妥協、學習站在土地的觀點看待周遭乃至世界上發生的事,台灣人在追尋自我的同時,聽聽土地的脈搏、看看海浪的奔湧,找回失去已久的純粹台灣意識,反抗讓四百年來被殖民的悲慘,不只是受害者的個人悲慘,是一整個民族意識到自己悲慘和必須一起反抗,而回歸到最終的問題-台灣人的存有,反殖民、建立國族/民族文化,最後建立一個屬於台灣人的國家,就是對存有最好的治癒。

黃金島前輩選擇在台灣聖山生態教育園區的「台灣無名戰士紀念碑」前接受日本電視台的訪問,一旁是他的老戰友許昭榮前輩的紀念碑,整體和個人的二元相對,殖民地的經驗也許不怎麼衝突;追憶這些痛苦的戰爭記憶的同時,割斷所有殖民母國的輸毒臍帶,拋棄所有孤兒棄子的幼稚想法,咬斷殖民母親的毒奶頭,真正回歸到台灣土地價值,這一輩得台灣人才看得到建國的那一日。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4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