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六月 202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自由論壇 arrow 阿扁總統給淑修的回信(第2封)
阿扁總統給淑修的回信(第2封)
新聞報導 -
作者 陳水扁總統 | 贊凡   
2009-09-22

以下為阿扁總統,親筆回信內文及回函信封之掃描圖檔(為保持原意,請勿任意修改或變造):

 

 

 

(請點選上列小圖,觀看大圖)

Dear Aries淑修同修,暨大地志工同修們,收信平安!

再次向最敬重的楊醫師光贊同修表達敬意,感謝多次來函鼓勵,特別在911之後。楊醫師勉勵「不忮不求、靜中生定、內在充沛正氣、氣勢可以伏魔,關多久,如何應付,人為盡力則可,無形有所安排」。

下個禮拜是關鍵,如果台灣神應許我們的祈禱,我就有機會離開「鬼所」。否則也是上帝的旨意,還是要心存感激。因為300天仍然不夠,上帝、眾神、仙佛必須繼續磨練我的心志、增進我的智慧、砥礪我的人格、激發我的鬥志,叫我要更堅強。

萬一可以出去,不必等到明年228,我會迫不急待的直奔聖山,在紀念碑在追思牆感恩、懺悔、祈願、承擔,和諸位同修一樣,做快樂的大地志工人。

Aries說的對,Finding Nemo的過程看似危機,其實卻是又一次的轉機。自古以來的不變真理:天加福,是逆來的。

八年總統經驗告訴我,楊醫師的觀察指引絕對是正確的。「要反制阿九的反獨促統,台灣必須運用美國與日本的力量來制衡,以法理建國做為手段」。

我在蓬萊島雜誌.net阿扁札記」發表「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一文,首度談到美方曾在2007年6月26日當面提到「對美國而言,台灣地位問題是懸而未決的」,與今年5月1日日本駐台代表齋藤正樹所說「台灣地位未定論」是一致的。

這也是我一再表示台灣應該從「事實獨立」邁向「法理建國」,這條法理建國之路,也許經由華府看似較遠實為更快,但在國內外的台派仍有不同意見。在民主多元的國度是正常的,我們不必去分投機台派和真台派,或計較什麼建國派與選舉派,否則又會回到二、三十年前黨外時期的雞兔之爭,體制內改革與改革體制之辯。

我們只能做對的事,走對的路,誰是多數、誰是主流,自然有人會跟進。之前我也是走體制內改革的選舉路線,讓中國黨下台,取得中央執政權已經是極致,如今知道此路有其盲點、極限,當然要改弦更張。

先知通常是寂寞的,但到最後,一定不會孤單。與其去怨去氣那些反扁、恨扁的人,不如堅定信仰、建立信心、學習包容,向前看、走大路,只要走在前面,他們就會跟上來的。

謝謝贊外贊儀夫婦的來函,期待有牧羊人帶領2300萬的迷途羔羊,免於滅族的危難。我是自福建紹安來台的第九代,但我認同台灣才是我的國家,很高興贊外同修有了台灣意識並在2004年投我一票。很多不實的扭曲抹黑誣陷,讓我蒙受不白之冤,這也是1998年儘管台北市施政滿意度76%,我連任市長會失利的重大原因,沒什麼道理,卻是台灣內部非理性的一面。

贊儀同修提到2006年紅衫軍之亂,我是如何面對度過,除了包容就是尊重民主,我如果下令鎮壓,我就輸了。我尊重不同的聲音,保障集會遊行及言論新聞自由,但要在憲政秩序及法律規定的軌道進行,他們比「倒扁」手勢,我就比出大拇指,展現我的從容自信。

台灣的教育一向是大中國,要以台灣為主體談何容易,我用過曾志朗校長當教長,他要我承認中國學歷,我要他推動台灣主體教育,一直到用了杜正勝擔任部長才開始有了起步,反彈力量很大,如果不是我力保,杜部長不可能做滿四年,有心的部長未必有力,因為扯後腿的太多了。原來1025說出「上級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女警,是贊儀同修火大之下逼問出來的。

Susan
素影同修提到阿拉法特的話:「國家不是靠別人施捨來的,國家是靠咱的血淚去締造的。」今天自由時報星期專論資深新聞工作者王景弘寫「國家定位──六十年一筆糊塗帳」,點出李登輝接班後,「國統綱領」的定位仍為「分裂國家」,即使是「兩國論」出爐,陸委會的聲明強調的是一個「分裂的中國」,只有在陳水扁執政後,才走出中國內戰及分裂國家的陷阱,把台灣、中國定為一邊一國。現在馬英九又回復到一個中國,定位兩岸是「一國兩區」,甚至連「中華民國」都否定了。

贊郎同修的分析很有見地,這次的八八水災「是人無義,非天不仁」,說馬英九無能,只對一半,救災不力的主要原因是無心與不能。

1950年3月13日蔣介石在陽明山莊的演講宣示,「中華民國隨著去年底大陸淪陷已經滅亡,現在我們都已成為亡國之民」,ROC早已斷氣死亡,現在ROC是借屍還魂的殭屍而已。我們是台灣人,台灣的台灣人,不是中國的台灣人,更非台灣的中國人。

很高興能夠和敏照同修分享楊醫師所寫的兩首歌──台灣國台灣魂與台灣ㄟ神明來保庇。電視上我放封運動的畫面,是鬼所應媒體要求配合開放攝影的。為了政治原因,卸任總統不到半年成為馬騜的階下囚,是「國家的囚徒」,是國共胡馬聯手的獵物。

孤影的背後,我深知不是我個人的被關,我必須抬頭挺胸、面帶笑容、振作精神,展現台灣人的尊嚴與骨氣。「忠烈氣、兄弟情,打不死、台灣情」。

感謝陳醫師、光歧同修教我大光明靜坐法。我只是平凡的政治工作者,不是政治家,一生只盼一流的偉大人民可以成就偉大的一流國家。沒有慧根、定力,更無法成為宗教的虔誠信仰者。如何以有限人生為理想中的台灣國家略盡棉薄之力,並奉獻剩餘生命,才是我的志業。

贊決同修所寫參與高雄湖內與屏東林邊四天三夜救災有感,有照片、文情並茂,有血有淚的來函,令人感佩動容,這些青年志工不是草莓族,而是土芭樂,外表青澀,內容結實堅硬,對年輕人而言,是愛鄉愛台的熱情展現,更是人生的成長蛻變,讓我向這次投入救災的年輕志工們致敬。

贊業同修的來信貼上兩張「台灣TAIWAN」郵票,喜鵲與藍鵲,漂亮極了。我推動中華郵政正名為台灣郵政,中華民國郵票正名為台灣郵票,照樣寄到各國。雖然有些正名被改回去,至少,市長時介壽路改為凱達格蘭大道,總統時將中正國際機場正名為台灣桃園國際機場沒有被改變。正名運動知易行難,總算走了幾步。

最後要特別感謝贊裙同修寄來聖山活動照片並詳加解說,滿山的台灣赤女人(咸豐草)吸引著我,希望不必等2010年的228,很快的就可以提前一起上山朝聖。

贊悲來信告訴我很多講堂運作的情形,讓我更認識台灣大地,及贊天同修在醫院的處境。李茂盛教授前不久才來看我。「不用問漁人,沿溪踏花去」何嘗不能用來勉勵台灣人,要有"Confidence”,憑藉自己的力量,快樂的走下去,也可以達到台灣建國目標。

我是台灣的僕人,不是王,請贊浬贊郡同修不要叫我為「台灣人的王」。

想不到9月4日和贊殿、贊郡夫婦的30分鐘會晤,可以讓贊郡同修寫出9張的心得分享,我在裡邊,還不知要見一面有多困難。手掌心寫了那麼多字,隔著玻璃,我只看到「想念扁」三個字,謝謝大家。更感謝贊殿同修在9月7日幫我走了一趟聖山,下次有機會我就可以自己去了。

吃飽!穿暖!再戰!我會的。並以此和大家共勉。

敬祝楊醫師及大地志工同修和寶眷一切安好!                

台灣人的僕 陳水扁
2009.9.20晚21.15

延伸閱讀:
更多與阿扁總統(贊凡同修)的信件,請見阿扁與台灣神的生死之約
幫阿扁念經祈福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09-09-24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0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