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五月 2022 > »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大地新聞報導 arrow 【影片】林才壽的性命歷程 3/3
【影片】林才壽的性命歷程 3/3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2016-01-07


點擊上圖可看更多照片

時間:201511月26日
地點:台中教育大學
主講:林才壽老先生

(註:本系列為倒敘法)

在溪湖鎮時,為了保護稻米和糖,才組織自衛隊,成員多半是海外歸台的軍人。而為何被認定是領導自衛隊的隊長?當時的想法也是為了地方好,糖廠的糖如果被搶走,是國家損失,農會內的米若被搶走,也是地方損失,地方的要人有先見,組織自衛隊,由我擔任隊長。自衛隊成立是在3月3日,當時農會主席集合隊員,並請一位歐巴桑準備三餐,人員集中在農會信用部二樓,需要時,自衛隊才行動。

3月4日,林才壽當時24歲,起初並不認識謝雪紅,戰前當日本軍人,戰後回到台灣,擔任教員,對社會的種種並不是這麼清楚,在溪湖成立自衛隊的目的也是保護糖和米,能達成這項任務已經非常滿足。此時還是台中農學院二年級學生的吳榮興(前彰化縣長、縣議員,2014年過世)回到溪湖,向陳萬福參議員講述台中狀況:3月3日前社會驚恐混亂,或許會有搶米糖的情事,但自衛隊成立後,因為有槍枝,地方大致平靜。台中有召開市民大會(3月2日),市民大會的主席是謝雪紅,開會的主題是召集中部地區的要員,討論如何應變時局。吳榮興如此告訴陳萬福後,便要求溪湖自衛隊到台中,支援謝雪紅。

吳榮興引路帶領溪湖自衛隊到台中的市民會館(在今天台中市民族路62、64號,已拆除),林才壽鮮少有機會到台中市,所以目前市民館在哪裡,他也無法憶起。整個溪湖糖廠只有兩台卡車,為了到台中市支援,向糖廠借一台卡車和槍枝,當時大肚山上有駐軍,來台中必須經過大肚山山腳下,從山上駐軍守備高地可看到山下車輛通行狀況。駐軍有武器,卡車上有持槍隊員,在如此戒嚴肅殺的氣氛下,平安通過大肚山是非常困難的事。林才壽先生靠著軍事經驗,槍上覆蓋稻草偽裝,不讓人見到,隊員以平民穿著裝扮,因而順利通過大肚山到台中。

先前林才壽並不知道謝雪紅在哪裡召開市民大會,一到市民會館前的空地便下車休息,之中許多鄉鎮的自衛隊也集中到市民會館,他記憶中有從豐原方面來的高山族(原住民)支援,也有客家族群(但不知道哪個地方來的),非常多隊伍都來到市民會館,都在廣場休息。這麼多支援的隊伍中,只有溪湖隊有槍枝,其他都是空手來的團體。市民館是開會的地方,四邊周圍都有出入口,人員自由進出,台中農學院的學生隊也沒有槍,吳榮興報告謝雪紅後,謝雪紅出來跟林才壽商量,非常有禮的請託林才壽和溪湖隊隊員在每個出入門口站崗,並詢問出入人員的身分與來此目的-來開會或來看熱鬧,看熱鬧的人以座位有限,請他回去,因有溪湖隊的維持,謝雪紅得以在市民館內成功開會,至於裡面的開會內容,林才壽並不知悉。會後謝雪紅感謝林才壽:「今天因為有溪湖隊的隊員攜帶武器來,所以會議很成功進行,但可惜組織內,包含農學院的學生隊,都沒有武器,………聽說空軍的補給廠內有許多槍枝,拜託你到那邊借幾支槍出來。」這是謝雪紅的要求。
最初吳榮興帶林才壽等來台中,是要幫忙謝雪紅做事,任務完畢後,謝雪紅又要求是否能幫她借幾支槍,此時林才壽也不敢拒絕謝雪紅,只因林才壽自認是軍人出身,一直有一個觀念是:只要人家開口拜託、要求,軍人不會拒絕。跟隊員和一位自稱參謀的成員楊永茂(楊永茂家裡非常富裕,其父楊發在南投國姓鄉有糖廠-豐國糖廠)商量結果-他們要試試看。楊永茂身有一支日本長刀,非常鋒利,一般平民若是看到抽刀而出,會被驚嚇到,但隊員大多來自戰地,臨戰經驗豐富,也比一般人有勇氣,他們決定按照謝雪紅的請託,到空軍補給廠商借武器。

當時空軍補給廠內的兵員多少、狀況為何都不知道,大家都抱著不成功便成仁的勇氣決心。司機原是糖廠卡車駕駛,楊永茂和林才壽都坐在駕駛座旁,卡車後坐著溪湖隊隊員,槍械依然覆蓋稻草,到廠區營門前,有衛兵站崗,衛兵的槍枝內都上實彈,隨時可以開槍,在上頭還有架設機關槍,警衛森嚴,但衛兵長不敢下令衛兵自由向外開槍,當卡車到達營門口時,林才壽跟司機下令必須緩慢行駛車輛,接近衛哨處時,千萬不能車輛熄火,過了衛哨後才加速駛入營區,因為事出突然,衛兵無法應變,一切按照林才壽的計畫,順利到達營區內。
(註:根據李碧鏘、吳振武和楊克煌的口述與回憶錄中,對空軍三廠國府軍守軍何時和平將基地警衛權移交給學生軍的時間,說法並不一致,筆者因而要確定何時空軍三廠的警衛權移交到學生軍,在演講會後,詢問林才壽先生一個問題:當時進入營門時,衛兵是由學生軍擔任還是國府軍?林才壽先生回答:學生軍。因此可以推斷確定,3月4日時,前一晚教化會館之戰結束後,台中市剩下唯一擁有強大火力和兵員的空軍三廠,已經被學生軍所控制,自此台中市民和國府軍已無大規模駁火的機會,也讓台中市在二二八期間死傷,相較其他縣市較為輕微,這都歸功於吳振武、謝雪紅、李碧鏘和空軍三廠廠長雲鐸的努力,台中市民不應該忘記這段歷史。)

當時林才壽身上有一支參議員陳萬福送的手槍,他與提著日本刀的楊永茂,和隊員進入營區辦公處所。指揮的口令都用日語,隊員多為到中國或南方戰場參戰過的軍人軍屬,對日語口令非常熟練,下車後持槍編隊報數,林才壽指揮任務並分配守備地點,當場把槍枝裝上子彈上膛,各列的第一名人員擔任臨時指揮者,總共有四名指揮者,若有事故發生,指揮者必須下達命令,才不會耽誤時間。交代任務完畢後,林才壽和楊永茂進入營部裡面。

因為是補給廠的緣故,裡面人員並非都是軍人,也有台灣人擔任補給廠工員,先請台籍工員帶領他們見部隊長,台籍工員見狀驚嚇、不敢反抗,領他們到了辦公室,看見部隊長正在通電話,當下判斷有可能跟衛兵聯絡,楊永茂即刻抽出日本刀,將電話線切斷。因為部隊長是中國籍,終戰不久,大多數的台灣人並不會說國語(北京話),正好林才壽已經擔任六個月的小學教員,可以以簡單國語和部隊長溝通,他說明因為學生隊缺乏武器,受謝雪紅委託來此商借武器,也顧及部隊長的責任,如此寫下一張商借武器的「借據」,若有上級要追查或追究他的責任,則有借據可供憑證。談判的結果,部隊長無法拒絕,答應了林才壽的請求,需要多少槍枝就多少給他。在日本長刀和手槍的威嚇下,如數答應三項武器的借用:步槍、子彈和手榴彈與一台軍用卡車。隨後部隊長和溪湖隊員到達倉庫前,下令打開倉庫,庫房內的步槍、子彈和手榴彈都以「箱」計,也不知道搬運多少軍火,將一台軍用卡車堆疊滿後為止,清點數量後,林才壽在借據上簽名,向空軍三廠商借武器的工作順利完成。在此之際,部隊長說一句話:「今天擔任主官,也被感動,這樣的行動,雖然特殊,但仍然感動,我送你一個禮物,我們廠內米(糙米)很多,不能保存很久,來的那台卡車,要多少載多少,疊到你們不要為止。牛肉罐頭和魚罐頭再給你們當副食,但數量不多」,因為米和罐頭屬消耗品,上級來盤點也不知道接收多少日本留下的米和罐頭,所以就送給民軍。

跟空軍補給廠商借的卡車還欠一名司機,林才壽在日本當兵時擔任班長,管理的裝備就有許多軍車,閒暇時基於好奇也學會了駕駛,但沒有駕照。軍用卡車就由林才壽駛回市民會館,和謝雪紅交接並告訴她任務已完成,槍枝武器交給台中農學院學生隊。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6-01-07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2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