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畫中有話-落紅不是無情物,謝雪紅
畫中有話-落紅不是無情物,謝雪紅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6-04-29


(phot source:「故事」

【臺灣吧EP3】 落紅不是無情物——謝雪紅

乍看她的照片,你也許會好奇,這麼一個笑容可掬、溫柔婉約的女子,是如何在二十世紀二十年代的臺灣崛起,成為左翼運動的領頭羊?今天,就讓我們一同走進謝雪紅的人生,聆聽與她相關的時代故事。

1901年10月17日,謝雪紅出生於臺中一個貧困的家庭。她原本名叫謝氏阿女,自幼便飽嘗被壓迫的滋味。十三歲那年,她被騙為妾,嫁給商人之子洪春榮。三年後,她逃家到臺南糖廠工作,結識了甘蔗委員張樹敏,又成了他的小妾。

這段新的感情,成為了她生命中的轉捩點。跟隨著張樹敏,她在1917年前往日本,在那裡待了三年。在這段時間中,她第一次接觸到社會主義思想。回臺以後,她在1921年加入了「臺灣文化協會」,開始走上政治的道路。

後來,謝雪紅和張樹敏又一同前往上海。謝雪紅在船上結識林木順,受其左翼思想影響,參與了上海「五卅運動」,又進入上海大學進修。

她當時的同學楊子烈在回憶錄裡是這樣形容她的:

她是台灣人,瘦長的個子,嘴裡鑲了一隻金牙……她對「表弟」是很嚴厲的,動輒咬牙切齒用台語斥罵。……大家不懂台語,見她橫眉怒目、聲調高吭,知道她又發了雌威。

這裡的「表弟」,指的就是林木順。透過這段生動的描述,謝雪紅剛烈的性情也躍然紙上。

之後,她更與林木順一同留學莫斯科「史達林東方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全面學習社會主義思想,同時在那裡認識了日本共產黨的領導人。

謝雪紅與林木順回到上海以後,開始籌組臺灣共產黨。1928年4月15日,臺灣共產黨建黨大會在上海正式召開。這是一個秘密的、有九個左翼運動者參與的會議,主席為謝雪紅。然而,他們很快被早已緊迫盯人許久的日本警方逮捕,謝雪紅被遣送回臺灣。這即是臺共史上有名的「上海讀書會事件」。

不過,謝雪紅並沒有因此放棄。在被釋放之後,她開除了在事件中畏逃者的臺灣共產黨黨籍,並在臺北建立「國際書局」,作為政治活動的掩護。在書局裡,謝雪紅邂逅了她日後將共患難的終身伴侶——楊克煌。同時,她也積極參與當時已頗具規模的「臺灣文化協會」、「農民組合」,以進一步掌握領導權。

但是好景不長,1929年日本共產黨遭到大規模逮捕,臺共霎時變得孤立無援。同時,臺共內部也充滿了內訌與派系鬥爭,給了日本警方可趁之機。1931年三月開始,台灣共產黨面臨了一場空前絕後的大逮捕,謝雪紅也未能倖免於難。

她在獄中服刑九年,於1940年出獄。之後,她重新與先出獄的楊克煌恢復聯繫,並共同經營一家名為「三美堂」的百貨店。1940-1945年,大概是她生命中最沉靜的一段時期。

然而,謝雪紅的社會運動生涯,並沒有因此劃上句點。戰後,她領導「人民協會」等組織,並利用《和平日報》抨擊陳儀政府和從事政治活動。二二八事件發生後,她也參與二七部隊,武裝抵抗國民黨政府。

在國民黨軍隊的掃蕩行動下,她與楊克煌南下逃亡,前往香港。在那裡,她依舊活躍於政治活動,在1947年成立「臺灣民主自治同盟」,簡稱臺盟,並且擔任主席。

不過,她雖高居臺盟主席之位、擁有各項頭銜,但卻只能聽命於中共的指令。而反對派的人馬,也始終覬覦她的領導權,無所不用其極地攻擊謝雪紅。

臺盟的內訌日益加深,謝雪紅的勢力不斷被架空。在1952年的整風運動和1957年的反右鬥爭運動的打擊之下,謝雪紅被批為「右派分子」、「反革命分子」,勢力也全面瓦解。

1958年以後,她與楊克煌徹底喪失領導權,過上隱居的生活。

然而,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卻不放過她,謝雪紅在精神與身體上都遭受極大折磨。當時,紅衛兵來抄她的家,並勒令她下跪。倔強不屈的謝雪紅怎麼肯跪呢?於是,兩名紅衛兵便向後拉住她的手,用腳踢她的膝彎處,強迫她跪下。其中一個人按著她的頭說:「永不低頭的謝雪紅終於低頭了」


(photo source:「故事」

其實,謝雪紅哪有低頭呢?這朵驕傲的野花,終其一生,都沒有對誰真正低下頭來。

1970年,患上肺癌、病情惡化的謝雪紅終於在北京逝世。八年後,楊克煌亦與世長辭。

直到十六年之後,中共才為謝雪紅平反罪名,並進行了骨灰移放儀式。但這只是表面的平反,謝雪紅其人至今還飽受爭議,對她的評價在兩岸三地仍然眾說紛紜。

謝雪紅的生命雖然已宣告終結,但她所留下的影響,還存留在她同代與後代人的心中。就如她自己在面對著1957年的反右派鬥爭時所說的話:「我的價值是不可毀滅的。」

在波濤洶湧的二十世紀臺灣社會運動史上,她以鏗鏘不屈、傲雪獨立的姿態,永遠地佇立在時代的洪流之中。她的性別、身份、政治立場、生命歷程都如此特別;她和與她相關的波瀾壯闊的歷史,都註定成為這座島嶼上的共同記憶。

謝雪紅已落。但她留下的精神,仍化作春泥,在這片土地中生生不息地滋長。


依我個人所見,謝雪紅的時代充滿不安和不可預想的變數,國民黨在台灣胡作非為,要在島內成立有組織的反暴組織很困難,而求助於海外,互信不足,力有不逮,遠水不及近火,此時有中國共產黨的絲毫援助,就如溺死前抓到了小草一般,覺得還有一些希望,謝雪紅出身貧困,無法成就為留日本、美國,,的高等教育份子,故她本身亦常常自謙,教育程度低,能受到中國共產黨重視,真是有愧於心,留學中國、俄國受到共產教育,亦是勉而為之,其實單憑如此單薄的台共成員,成不了大事,更因她主張台灣是台灣的台灣,傾向台灣獨立自治,自然踢到鐵板。

第一:台灣左派在日治時期並沒有放棄透過暴力方式推翻殖民政權,一直都有準備和計畫,只是時局變化太快,準備不及便遭遇二二八。

第二:謝雪紅不僅反國民黨、也反日本殖民和反美帝,無論日治或終戰後二二八前的時間,求助海外,不可能是謝的選項。二二八後,謝雪紅和同在香港的廖文毅短暫合作,謝雪紅準備出刊物《台灣叢刊》,廖文毅願意出錢,但時間不超過三個月,就因為廖文毅的美國託管論而分裂。(日共無能力幫他,美帝是她反對的對像,中共自顧不暇,加上台共在1931年的兩次大檢肅後,大部分都被抓去關,所以不可能求助海外)

第三:中共的援助要看哪個時期,台共在上海成立初期,確實因為日共忙於選舉而無暇顧及台共,但在第三國際「一國一黨」的組織原則,台灣共產黨隸屬於日本共產黨台灣民族支部,黨的建制下確實屬於日共,但實際上初期確是受到中共的幫忙,彭湃就是見證台共在上海成立的中共代表,後來傳遞東方局訊息的翁澤生(台灣人),更在1925年就加入中共,當時的台共連影子都沒有!這是第一個時期。終戰不久國共內戰,中共自顧不暇,無力幫助台灣共產黨。一直到1949中共建政後,才將台盟當成其統戰的政治花瓶!也不算是什麼援助。

第四:自謙從來就不是謝雪紅的革命形像。謝雪紅是台中第一個騎腳踏車的婦女,賴和死後出殯,謝雪紅在隊伍前提孝子燈,根據同去莫斯科留學的同學回憶,謝雪紅很強勢,一點都不自謙,他以職業婦女和婦女解放自許,要在尚是男尊女卑的社會,自謙無異是政治自殺。

第五:主張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不僅是謝雪紅,當時台灣的知識份子如同輩張深切,更早一輩的蔡培火,都留下如是記錄。台灣獨立的主張其實有前提就是推翻日本殖民統治,當時的謝或其他人,或多或少都還有祖國情懷,一直到終戰後,獨立不講了,改口主張台灣高度自治,及便他到中國,仍主張台灣自治、台灣特殊論,或是謝的情人楊克煌曾提出的「台灣是另一民族」的說法,都成為他日後遭中共批鬥的重要原因!謝雪紅是剛強的人,謙卑和有愧於心,不可能是她的形像!

(撰於2016/04/13)

 

延伸閱讀:
1947,紅白大對抗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6-07-07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3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