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畫中有話-聯共抗美打日賣台,KMT的陰謀戰略
畫中有話-聯共抗美打日賣台,KMT的陰謀戰略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6-05-19

沒有不能成為「政治」的事件,只有面對所處的危險性夠不夠坦然。「沖ノ鳥島」也好、尖閣爭端、TPP美豬也好,這些事件在台灣社會可以被翻轉為利用漁民利益、鄉土感,設法掀起仇日、反美的媒體武器,目的是使台灣社會愛戴「中國」、支持台灣社會集體「淪為」中國人的系列ISSUE。

在談「東聖吉16号」於「沖ノ鳥島」海域被扣押引發「排他的經濟水域」(以下簡稱EEZ)問題前,務必先注意另一則2015年3月,表面上看似無關的報導,以下報導英語原文參考連結THE NATIONAL INTEREST1 ,標題Unstoppable: China's Secret Plan to Subvert Taiwan/

中國對台灣的威脅不僅在軍事力上的加強,且北京的政戰單位已收到新的統戰指示,即透過許多非政府組織、商貿、學術文化交流等等名義,持續對台灣發起非軍事「政治戰爭」,不動武,「侵略」台灣……(據該報導作者J. Michael Cole指出):位於臺北101大樓的21樓的「中國能源基金委員會」,該公司在香港註冊為非政府組織,但事實上是「中國華信能源公司」的子公司。「中國能源基金會」聲稱與一些組織和全球的政府機構有合作關係,包括多所中國的大學、中國國家漢辦、蘭德公司(Rand Corp)、加拿大樞密院、及聯合國經濟和社會理事會(ECOSOC)。「中國能源基金會」與中國「總政治部」位於福州的「311基地」有人事關係密切。「311基地」是「直接針對台灣進行心理操縱和宣傳的前哨」。「311基地」是由「華信培訓中心」管理,而「華信培訓中心」又是由「福建華信(CEFC)控股公司」挹資……

事實上就算沒有這則報導,台灣社會對「匪諜就在你身邊」已耳熟能詳到能編出好幾齣綜藝劇。KMT=ROC對台灣前40餘年的軍事殖民,與90年代後的劇變,使台灣社會對「國家」兩字產生「髒=禁忌/笑話=官業」同體的叢結。這對「主權缺乏」的台灣社會追求國家建立的運動,造成非常不利的條件,也因此台灣社會想脫離ROC支配而成為台灣國家的進程,倍極艱困。

一方面KMT=ROC從腐敗極權軍事集團,成了透過「黑/金」控制「選舉」的最糟示範。準此,威脅國家的「匪諜」當然也就成了「干我屁事」的飯餘茶點。另方面,「建國主義」卻遭魚池之殃───本當在KMT=ROC鬆動之際,建立Taiwan Nation取代ROC這一邁向現代正常化國家必須的根本建設時,「主權國家」觀念空白的本島社會,在上述條件下,竟只能不斷陷入被「次政治」圍困的窘境。

試問,一個不受國際承認、充滿主權爭議的貪腐軍事集團ROC,如何能護漁?派出拉葉艦能幹甚麼?只對日本喊主權、不敢對中國喊主權,這個不受國際承認的「中華民國」,它雖佔據的台灣島 卻屢屢對國際否認台灣與中國非「國際」關係,當中國向國際公開宣布台灣是中國一省已在國際上被部分採用時───若該軍事集團的軍艦與日本發生衝突,試問誰得利?

當然是那「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如此,中國可不費力地,又一次得到對國際宣稱「台灣是中國一省」所以可以堂而皇之與日本做軍事對抗,台灣反而只能在受中國保護的狀況下,逐漸被默認為中國一省。前述J. Michael Cole已指出,中國在台灣的政戰工作以深入到各傾中媒體,無論電視新聞、報紙、學術機構…煽動反日,而從「漁權」與「鄉土」保衛掀起「中台同心」的論述,不需來日,就是現在,從統派的聯合報業集團,到號稱本土的民視,不都已在最近一週內,同中敵日嗎?「肯亞綁人案」中國一勝、「大馬綁人案」中國再勝、連「沖ノ鳥島」的EEZ爭議,台灣社會的媒體都群起為中國助攻,試問西太平洋海域的反中諸國,誰敢相信台灣,與台灣結盟?國際地緣政治觀缺乏的「媒體業」、國際法主權概念缺乏的「媒體業」,會不會是520後,助中國滲透侵略台灣的最後推手?

外一章:「沖ノ鳥島」的爭端與解決

以上是「涉外事件」時,國家位格缺乏的台灣社會所身處的危險性。回到「沖ノ鳥島」的爭端,國際上,這其實談不上爭端,只要不被台灣的「統媒」修改過事件內容,只要不被「據台」的中華體制意識形態─ROC政府官員扭曲過既有國際圖像的事實本貌,事實上「爭端」都不難解決。

首先是關於「沖ノ鳥島」的主權,這一點沒有任何爭議。即使省略明治時代以前種種發現傳聞,略去有關小笠原諸島、大東諸島、火山列島、南鳥島…等領有權宣佈的繁瑣紀載,自大正時代,該海域群礁與水路已由當時「海軍水路部」(今「海上保安庁海洋情報部」前身)進行過測量與調查。明確而獲承認的公告是在1931年(昭和6年) 7月6日,内務省告示第163号,被稱為パレセヴェラ或ダグラス礁*(即1565年6月3日西班牙船San Pedorico號命名為Parece Vela,或稱Douglas Reef,即又依1789年英船Iphigenia號船長William Douglas的名字由來)的「珊瑚礁」命名為「沖ノ鳥島」,編入東京府小笠原支庁(今東京都小笠原支庁)直轄。公告原文轉呈如下:

内務省告示第百六十三号大正十五年六月内務省告示第八十二号府県支庁ノ名称、位置及管轄区域別表中東京府小笠原支庁管轄区域「中ノ鳥島」ノ下ニ「沖ノ鳥島」ヲ加フ
昭和六年七月六日

内務大臣 安逹 謙藏

由於該島極富軍事價值,因此自1933年由「海軍水路部」開始進行建設灯台・気象観測所可能性的調查,這些調查包含水深、底質、地磁気、経緯度、水温、塩分、潮汐、海相、海流、波浪、岩質等。太平洋戰爭前夕,1939(昭和14)5月30日開始在鳥島上開始進行基礎工事營造,其中包含直徑40 m的圓形水泥台、鋼筋混凝土4段台階、684 m的防波堤、35 m高的灯台、能吃水7m的泊船所與20m寬幅的水路。

日本戰敗後、東京都小笠原支庁所屬諸島――廣義的小笠原諸島、南鳥島、中ノ鳥島、沖ノ鳥島於1946(昭和21年)1月29日轉由由聯合國最高司令官總司令部 (GHQ/SCAP)託管。

1952(昭和27年)4月28日,舊金山講和条約生效後,美國仍然持續管理這些礁島。直到1968(昭和43年)6月26日,小笠原諸島「日本返還」,才又再度設置「小笠原支庁」,這整個區域改稱「小笠原村」,自此「沖ノ鳥島」行政區名稱即「東京都小笠原村沖ノ鳥島」。1970(昭和45年)5月6日至7日,由海上保安庁水路部(即前「海軍水路部」,今已改為「海洋情報部」)的測量船「明洋號」重新對「沖ノ鳥島」進行調査,特別是對「北露岩」與「東露岩」做潮汐露頭的紀錄。1987(昭和62)年進行「露岩保全対策工事」。至此,「沖ノ鳥島」的主權不僅沒有任何爭端,經歷許多國際條約移轉只是使「沖ノ鳥島」主權確實屬日本更加明確化。

爭端不在海域主權,ROC政府統派勢力利用漁民製造反日事件

台灣媒體遭中資滲透而間接控制,這早已是眾所皆知秘密。此等條件下,對國際關係的報導,往往藉由煽動仇日敵美,達成拉攏農漁民親中反日。這種態度不僅不利於「台灣社會」與「日本」的關係,更對台灣回歸國際社會有莫大的負面傷害。台媒的報導,僅是幫助「中華民國」集團裡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認同者,透過動員「仇美日的中華民族主義」早日取消「中華民國」位格罷!

「沖ノ鳥島」真正有待商榷的,只在EEZ的執行對鄰接海域的島國造成不便的影響,因此有必要向海洋法庭申訴協商。但目前個反日媒體都聚焦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121条第3項規範:「不能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不能維持獨自經濟生活的岩礁,不應有排他經濟海域或大陸棚。」注意,如果只單獨就此條此項,那為何國際上允許日本將「沖ノ鳥島」命名為「島」?

再者,根據第121条第1項有關何謂島嶼規範:「島嶼是四面環水並在高潮時高於水面的自然形成的陸地區域。」顯然,「沖ノ鳥島」完全符合這個定義。本文前述介紹該島歷史,屢次論及該島露岩高度足以營造燈塔、測候庁等建物,「島」的面積小,並不影響作為島的資格。

更關鍵的,須知2012年4月27日聯合國「大陸棚限界委員會」對日本政府提出有關「沖ノ鳥島」北方31萬方公里的大陸棚(四國海盆)的承認,已獲得通過;質言之,這個新獲承認的「四國海盆海域」之所以受到國際承認,正是以「沖ノ鳥島」具有作為「島」的資格,且在冲大東島、小笠原諸島的環繞下,構成「島」對「大陸棚」起界定作用,準此基於「海洋法公約」47條「群島基線」第1項認定:「群島國可劃定連接群島最外線各島和各乾礁的最外緣各點的直線群島基線,但這種基線 應包括主要的島嶼和一個區域,在該區域內,水域面積和包括環礁在內的陸地面積的比例應在一比一到九比一之間。」日本政府確實有充分的國際法支持EEZ的宣告。

ROC政府若真有誠意是要處理漁民生計,而不是藉機掀起仇日為中國助攻,那麼就應以權責單位對日本政府進行條件協商,或訴諸聯合國「國際海洋法法庭」(International Tribunal for the Law of the Sea)仲裁評估EEZ對漁民生計的影響,從而協商補救措施。這不只是台灣的問題,西太平洋多國經濟海域重疊,糾紛不斷,本來就該藉此機會宣告「台灣」作為西太平洋海域政治體,需受到國際承認的重要性,而不是如「馬的ROC政府」、「傾中統媒業者」集體發起仇日情緒,眾所皆知,馬的兩手策略是對中國刻意迎合順從,對日本刻意挑釁挑撥。

更可惡者,ROC政府刻意公告「遭禁的漁業海域」,誘使台灣北東部海岸漁民前往必會引起糾紛的日、菲海域,藉由持續引發日本扣押台灣漁船,讓台灣社會產生仇日情感,這若不是卑劣,就是對國際海洋政治現狀的無知。一方面擴大「假的」魚業領域討好漁民,另方面陷漁民入甕中,培養支持親中仇日的政權,其終極目的在使台灣社會更加願意落入「淪為」中國人的陷阱。目前中國滲透在台灣社會的大企業、公司,利用農業、漁業、林業與原住民生計、勞工權益…等各「次政治」領域圍困台灣回歸國際社會的可能。這是利用矛盾的「國際關係」透過「次政治」的包圍,使未來的新政府(民進黨)難以在現有的條件下討好農漁民、乃至勞工,最後逼迫新政權向中國就範。如何解套,端看執政者有沒有以「台灣」之名坦然面對國際,而非以「現狀」ROC設下的囚籠圈套自限發展可能。

中國大陸正在秘密進行顛覆台灣活動?美國媒體認為,以促進兩岸文化交流的一大批非政府組織及其下屬公司的活動十分可疑。美國《國家利益》網站3月23日發表題為《不可阻擋:中國顛覆台灣的秘密計畫》(Unstoppable: China's Secret Plan to Subvert Taiwan)的評論文章稱,中國大陸正在借一系列非政府組織名義試圖對台灣發起非軍事的“政治戰爭”,意在不動用武力地“重新統一”台灣,事實上這一切的背後是解放軍總政治部聯絡部,而台灣對此幾乎全無防禦能力。

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的董事會主席葉簡明同時也是中國華信的創始人之一,它是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的一個分支機構。中國華信是一家坐擁數百億美元的能源公司(2013年它上報了高達2090億人民幣的收入,折合約334億美元),在世界各地設有多處辦公室,其中也包括位於台北101大樓的第21層的一間(中國海洋燃油有限公司台灣辦事處,登記為港商,代理人是張怡)。現年38歲的葉簡明沒有更多消息披露,我們只知道他在2003至2005年曾擔任與解放軍總政治部聯絡部有聯繫的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的副秘書長。根據記者楚博(Andrew Chubb)和剛納特(John Garnaut)的說法,葉簡明可能與解放軍總政治部聯絡部前主任葉選寧有關,或者也有可能是與中國前海軍司令員葉飛上將有關。

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的分支機構當中特別值得注意的還有中國文化院。它註冊於2012年,同樣註冊於香港。這是一個負責「推廣中華文化」的受到國家支持的組織,自其創始起,中國文化院就在大陸和台灣兩地舉辦了一系列跨海峽文化交流活動,參與其中的有來自兩岸的學生、學者、娛樂界人士和宗教界人士。

在台灣方面,親北京的中國時報集團和贊成統一的佛光山文教基金會對這些活動提供了贊助,例如2015年1月在台南舉辦的「高校學生文化體驗營」,二者就擔任了合作贊助商角色。根據福布斯雜誌的統計,中國時報集團主席蔡衍明為台灣首富,有80億美元資產。

其他活動,比如2014年10月在福建省福州市舉辦的「促進文化整合增進文化認同」沙龍,則是由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和中國華藝廣播公司共同出資,後者1991年被解放軍總政治部收編。而具體執行人員則更加耐人尋味,中國華藝廣播公司的CEO王樹(或汪澍)似乎同時也是解放軍總政治部311基地的司令員。該基地由華信培訓中心管理,華信培訓中心則由福建華信控股有限公司注資,這是此前提到的中國華信能源公司的一個子公司。更複雜的是,福建華信控股有限公司的總經理蘭華升同時也是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的副秘書長、中國文化院的執行主任、以及自2013年起兩岸舉辦的一系列文化論壇當中的活躍分子。2014年10月,他參與的一個由中國文化院協辦的論壇當中,他的演講題目為「海峽兩岸的四個區:共享同樣的根,實現共同目標」。

位於福州的311基地被認為是「直接針對台灣進行心理操縱和宣傳的前哨」。王樹(或汪澍)也出席了上述論壇,論壇現場坐在他右邊的是與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及孔子學院等機構均有聯繫的許嘉璐,他同時也是尼山世界文明論壇的主席。尼山世界文明論壇涵蓋了多個解放軍總政治部聯絡部旗下的組織,其中也包括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許嘉璐還是中華文化發展促進會的主席,該組織在促進海峽「和平」和「重新統一」方面非常活躍。還有人認為,許嘉璐是中國大陸政治戰爭策略的總的設計師。

311基地(也被稱為輿論戰心理戰法律戰基地)的重要性不容低估。作為一個副團級機構,311基地大約發揮著六個常規導彈旅的作用,該基地還積极參与了網路戰。

現在應當清楚了,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及其下屬分支機構在聯合了台灣方面的富有合作者以後,已經有了充足的財政資源去投入到針對台灣的政治戰爭當中去。它意在影響相關討論,並抓緊一切可能招募個人。它的複雜性質使得情報部門很難區分它的政治戰爭行動和更多的「合法的」活動。但考慮到我們已知的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在財政金融上的操作,很難相信它設在台北的辦公室沒有參與政治戰爭活動。

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只是中國大陸用於發動類似活動的許多組織當中的一個,類似的活動在台灣、香港和全球其他地區都有分佈。本文意在揭示中國是如何使用這種策略去欺騙和掩蓋它的真實意圖的,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可能被複製成百上千個,而抗擊它們變成了一個幾乎不可能的任務。

引用改寫自參考資料:
極光電子報 「沖ノ鳥島」的海洋政治與媒體界的中國因素 [早見憂]
民報【專文】支那解放軍藏身台北101

依個人所見,,KMT深藍統派,結合中國統派,會有戰略戰術結合,不理會台灣民不民主,2016後的陰陽謀必然會激烈進行,他們認為政治奪權大於民主自由人權法治,未來的動亂正考驗台灣人民的警覺,台灣人要走台灣路得積極挺小英的戰略執政,台派不可躁進,相信台灣人,心中有共有的一把尺。

(撰於2016/05/06)

 

延伸閱讀: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6-11-12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3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