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給阿扁總統的信籤 ( 第三彈 ) ── 打不倒的勇者
新聞報導 -
作者 Geral | 贊洽   
2010-02-06


(photo source)

Dear ㄚ扁總統:

展信平安。這次要與您分享一部影片,因為故事很長,有很多額外的補充資料,所以請原諒我用電子打字。

比起最近超夯的《阿凡達》(Avatar),我毋寧推薦您《打不倒的勇者》(INVICTUS),有關南非前總統曼德拉如何巧妙且智慧地改善南非的種族歧視。僅附上故事背景 (或許飽覽群書的您早已熟悉曼德拉的故事) ,倒數第二頁是電影裡面的一首詩,支撐曼德拉捱過被囚禁27年的詩,如果總統無暇閱讀前面這些繁雜的敘述,請務必閱讀詩句。

INVICTUS(【打不倒的勇者】)1875年
Out of the night that covers me,            夜幕低垂將我籠罩
Black as the Pit from pole to pole,            兩極猶如漆黑地窖
I thank whatever gods may be              我感謝未知的上帝
For my unconquerable soul.                賦予我不敗的心靈
In the fell clutch of circumstance                即使環境險惡危急
I have not winced nor cried aloud.              我不會退縮或哭嚎
Under the bludgeonings of chance             立於時機的脅迫下
My head is bloody, but unbowed.               血流滿面我不屈服
Beyond this place of wrath and tears         超越這般悲憤交集
Looms but the Horror of the shade,             恐怖陰霾獨步逼近
And yet the menace of the years                歲月威脅揮之不去
Finds and shall find me unafraid.                 我終究會無所畏懼
It matters not how strait the gate,                縱然通道多麼險狹
How charged with punishments the scroll, 儘管嚴懲綿延不盡
I am the master of my fate:                          我是我命運的主人
I am the captain of my soul.                         我是我心靈的統帥
──威廉亨利

《打不倒的勇者》改編自約翰卡琳所著《化敵為友》(Playing the Enemy)。電影開始於1990 年2月11日曼德拉獲無條件釋放,他離開監獄所搭乘的轎車經過一條道路,道路的左邊是打著赤膊、赤腳且瘦骨如柴的非洲黑人孩子的足球練習場,右邊是穿著亮麗球服的美裔、英裔球員橄欖球練習場。車隊經過,黑人孩子丟下球,衝到球場旁熱情地大喊「曼德拉、曼德拉、曼德拉…」,白人球員問:曼德拉是誰?(曼德拉被囚禁27年,是南非的禁忌人物,我想…那就跟我們的228、白色恐怖、美麗島等事件一樣,若非知情的家長私下教育,一般孩子是不會知道的)橄欖球教練回答:南非的恐怖份子。

接著是1994年4月南非首次不分種族總統大選,南非黑人終於可以和白人一樣選出自己心目中理想的總統人選(^_^ 比臺灣早了兩年),綿延的投票隊伍充分顯示了南非人對於第一次擁有投票權有多麼珍惜。曼德拉成為南非第一位黑人總統,美裔官員與人民雖然恐懼曼德拉,認為他會對曾經迫害他與他的族人的白人進行報復,但卻不會想要扯曼德拉後腿,他們認同的國家同樣都是南非共和國。這一點,您執政時就沒有這麼幸運了,雖然您和曼德拉一樣選擇了寬恕前朝迫害您的官員,沒有像馬英九一樣整肅異己,但對方並不領情。

畫面帶到了球場上,由僅有一位黑人、其餘都是白人組成的「跳羚隊」對戰英國的球隊,跳羚隊慘敗,而周圍觀賽的黑人則開心不已。跳羚隊是南非的國家橄欖球隊,理論上人民都會想要為自己的國家代表隊加油,但是長期的種族歧視致使僅有南非白人支持跳羚隊,而黑人則支持跳羚隊的對手。此外,南非當時有白人的國歌和黑人的國歌,他們彼此不唱對方的國歌…雖然他們是同一國人。跳羚隊開賽前唱的,當然不會是黑人的國歌。隔年就是世界盃橄欖球賽,南非是主辦國,白人都希望跳羚隊能夠贏球,而黑人則希望跳羚隊解散。

這情景讓我想到了臺灣,棒球是我們的國球,可是去年「世界棒球經典賽」時,網路上有一群為中華隊的對手吶喊加油的國人,因為他叫做「中華隊」( Chinese Taipei ),不是臺灣隊( Taiwan ),除了「中華」對「中國」那一場以外,我們一點也不想為 Chinese Taipei 加油。南非的種族歧視是不同種族,而我們同樣是黃皮膚的種族,卻被區分為高級中國人和野蠻台巴子…硬生生地製造出種族歧視。國人 (認同臺灣者) 面對在台中國人 (認同中國者) 的處境和非洲黑人面對白人的處境有點類似,不同的是南非白人雖然歧視黑人,起碼認同的是南非;我們的在台中國人認同的卻是以飛彈瞄準臺灣的國家。

曼德拉想要改變這樣畸形的情況,他希望全國人民都可以為跳羚隊加油喝采,於是找隊長促膝長談,希望隊長能夠明白爭取世界盃的跳羚隊不僅僅代表跳羚隊,也代表著南非,團隊就是國家。在再一次輸球,再一次被球評挖苦之後,曼德拉總統輾轉指示他們練球之餘下鄉去教孩子們玩橄欖球,球員們一一反抗,隊長則試著去瞭解總統所希望他做的事。

他們的下鄉活動透過媒體轉播到全國,慢慢地,孩子們開始喜歡跳羚隊,人們開始接納跳羚隊是他們的國家隊,在球場上會為他們加油打氣。曼德拉與隊長分享他在獄中如何撐過27年的歲月,希望他在士氣低落時也能用同樣的方式鼓舞球員,並暗示隊長,白人聽不懂、不會唱的黑人版南非國歌的意思是──天佑非洲。隊長帶著球隊去參觀曼德拉當年被囚禁的牢房,那個牢房僅約一個榻榻米的大小,他開始敬佩起曼德拉。

跳羚隊從不被看好到一路贏球打進決賽,隊長要求隊員練習唱黑人版的國歌,隊員強烈反抗,隊長希望球員明白,跳羚隊代表的不只是球隊,更是國家,天佑非洲正是他們需要祈禱的。最後與最強勁的隊伍紐西蘭隊對戰時,整個南非都為球賽瘋狂,跳羚隊開賽前唱起了黑人版國歌,白人聽了啞口無言,但黑人卻驚喜得不得了,賣命地為自己的國家隊加油。

球賽進入不可思議的延長賽,剩下七分鐘,跳羚隊還輸3分,這時整個球場觀眾開始唱起國歌,隊長喊暫停聚集隊員說:你有聽到嗎?傾聽你的國家,正是如此,這是我們的命運。接下來他們奮力地再度將比數追成平手,比賽進入第二延長賽。最後南非以15比12力退紐西蘭隊,不分種族,舉國歡騰。

馬政府不斷要朝中國靠攏,臺灣人和在台中國人的分裂愈發嚴重。期許臺灣未來能有如曼德拉一樣的總統,有智慧地讓在台中國人認同臺灣,弭平臺灣內部的歧視;或者說,希望居住在臺灣的人能夠更自覺、更珍惜臺灣。畢竟臺灣要建國無法只靠其中一半的人,團結一致,建國才有可能。

敬祝 安康

贊洽 謹
2010.1.31

延伸閱讀:
贊洽給阿扁總統的第一封信-阿扁們的心與您同在
更多與阿扁總統(贊凡同修)的往來信件
阿扁與台灣神的生死之約
贊洽的BLOG-悠然雲之谷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0-02-06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4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