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六月 202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台灣大劫難-我讀我評(6)
台灣大劫難-我讀我評(6)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0-02-22


(photo source:袁紅冰,
TWIMI | 獨立媒體-2012年『台灣大劫難』新書發表及座談會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中共在台組黨,會是一種「必然」的趨勢,如何包裝得斯文一點,以取信台灣人民,中共有譜。

王滬寧特別強調,以「一國兩制」的方式統一後,「如果我黨不能作到對台灣的所謂民主的實際政治控制,台灣很可能變成引發大陸政治動亂的策源地。對此,我們必須有清醒認識,未雨綢繆。『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

王滬寧指出,組建中共絶對控制的社會民主黨,並讓其通過選舉成為執政黨,是統一後中共實現對台灣民主的絶對控制的唯一之途。他寫道:「『一國兩制』實現之後,繼續讓民進黨和國民黨這兩個黨在台灣政治舞台上輪番作表演,不應當是我們的目標,也不符合政治邏輯的強存弱亡的規則;在大陸優勢而強勢的社會主義制度背景影響下,性格中有極強的實用主義基因的台灣人,選擇受到我黨政治、經濟強有力支持的台灣社會民主黨執政,將是歷史的必然。通過確保社會民主黨以選舉的方式執掌台灣的權力,牢牢控制台灣的所謂民主制度,也就一勞永逸地消除了台灣引發大陸政治動亂的隱患,從而確保我黨在包括台灣在內的全中國的實際執政地位永不動搖。

王滬寧在《構想》一文的第二部分,重點分析了組建台灣社會民主黨的實質可行性。他認為,在大陸投資,或者與大陸建立密切經濟關係的二百萬台商,以及受這些台商影響的範圍更廣泛的台灣人,是中共組建台灣社會民主黨最主要的社會基礎。
袁紅冰,2009,"寵絡國民黨 裂解民進黨 組建傀儡黨-中共的政治統戰",《台灣大劫難:2012不戰而勝=Tawian Disaster》,星島國際,台北縣,pp.115-116。

王滬寧還指出,通過以前長期祕密滲透和秘密的統戰工作,中共已經在台灣社會中形成階層分佈廣泛,數量可觀,具有相當社會影響力的祕密力量。
袁紅冰,2009,"寵絡國民黨 裂解民進黨 組建傀儡黨-中共的政治統戰",《台灣大劫難:2012不戰而勝=Tawian Disaster》,星島國際,台北縣,p.117。

經過反覆討論,《解決台灣問題的政治戰略》中最後確定,在台灣公開註冊社會民主黨的時間,定於2012年春台灣大選之後,到新當選總統就任之前的時間段中。根據不同的選舉結果,社會民主黨公開成立的第一項政治任務也不同:如果民進黨勝選,社會民主黨就要在新總統就任之前,國民黨還在執政的時限內,以台灣出現『台獨』的重大危險為理由,聯合國民黨,要求中共立即派軍隊進入台灣,控制事態;如果是國民黨的候選人繼續當選,社會民主黨就要採取有效措施,發揮最大的政治影響力,推動國民黨當局在2012年中共第18次代表大會之前,同中共簽定以撤銷中華民國國號,廢止中華民國憲法,統一實施中共憲法為前提的兩岸統一的政治協議。
袁紅冰,2009,"寵絡國民黨 裂解民進黨 組建傀儡黨-中共的政治統戰",《台灣大劫難:2012不戰而勝=Tawian Disaster》,星島國際,台北縣,p.120。

中共對台灣的政治統戰方案,顯示出極權政治陰謀性的經典表述。雖然中共制定了詳盡的對國民黨和民進黨的政治統戰方案,但其意卻在「山水之間」──中共政治統戰方案的底牌上只寫著「台灣社會民主黨」。利用台灣的民主制度,公開組建台灣社會民主黨,然後,通過對社會民主黨的操控和政治、經濟的全面支持,幫助其獲得並保持執政黨的地位,從而以台灣社會民主黨為政治代理人,實現對台灣的政治統治──這是中共對台灣政治陰謀的最終目標。一言以蔽之:中共要借台灣的民主之名,埋葬台灣的民主,使之名存實亡。
袁紅冰,2009,"寵絡國民黨 裂解民進黨 組建傀儡黨-中共的政治統戰",《台灣大劫難:2012不戰而勝=Tawian Disaster》,星島國際,台北縣,p.122。

台商成為中共的政治工具,台商在中國要賺錢,就必須與中共政權做政治掛勾,接受中共指令,統戰台灣。

根據中共《對台經濟統戰方案》的要求,金融一體化要實現下列目標:要逐步控制台灣的銀行業和保險業,要不惜代價,操控台灣的股市;要迅速開始並加強對台灣能源、大型公共交通設施等戰略領域的投資,儘快形成大陸和台灣之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血肉相連,密不可分」的金融和投資關係。

上述《方案》中還特別提出,實現金融一體化過程中,為達到既定目標,可以採用各種靈活的方式;要特別注意對已在大陸投資的台商的運用。必要時可以「借雞生蛋,借池養魚」,即與在大陸有重大經濟利益的台商達成祕密協議,由中共出錢,借台商之名,對台灣的銀行、保險等金融企業,以及能源、重要公共交通企業進行投資,從而突破台灣對上述領域中外來投資比例的限制,實際實現中共資金對這些台灣戰略經濟領域的控制權。
袁紅冰,2009,"從「市場一體」過渡到「政治一統」-中共的經濟統戰",《台灣大劫難:2012不戰而勝=Tawian Disaster》,星島國際,台北縣,p.128。

從溫家寶到李克強所表達的政治意圖,是中共對台灣的經濟活動追求的真正目標,即中共經濟活動的價值歸宿不在於經濟,而在於政治。台灣如果把自己的經濟前途主要寄托於大陸,就等於把自己命運的韁繩交給中共掌握。當前的世界性經濟危機,根本上源於人類過度消費的生活哲學中產生的虛擬數字經濟;這是整個人類為自己的生活哲學的錯誤而不得不承受的艱難。連美國,這個世界最強大的經濟體內的人群都必須承受,台灣又怎麼可能迴避艱難?事實上,也只有那些通過智慧的反思和自己不懈的努力,戰勝了艱難,戰勝了經濟危機的族群和國家,才會贏得屬於自己的未來。可是,目光短淺而又缺乏智慧的馬英九政府,正在向台灣人灌輸一種完全機會主義的思維,似乎只要綁上中共這個大款,台灣就可以僥倖躲過這次全人類都正在經受的經濟艱難。在這種思維指導下,馬英九為實現中共兩岸經濟一體化的設想而鞍前馬後,並竭盡所能,幫助中共把市場一體化和金融一體化這兩條經濟絞索套在台灣的命運之上。歷史將證明,當中共的政治鐵手拉緊這兩根經濟絞索時,被絞殺的將是台灣的自由、民主、人權和自由人的尊嚴。
袁紅冰,2009,"從「市場一體」過渡到「政治一統」-中共的經濟統戰",《台灣大劫難:2012不戰而勝=Tawian Disaster》,星島國際,台北縣,pp.130-131。

上個世紀90年代之後,中共越來越把台商作為統戰的政治因素,而不是經濟因素來看待。本世紀初,胡錦濤執政之後,他以鄧小平的遺囑為尚方寶劍,將2012年解決台灣問題確定為中共的戰略重點。從此之後,「台商」,這個本應該屬於經濟範疇的概念,在中共的視野中已經完全政治化;通過對台商的運用,實現統戰的政治戰略,現在成為中共官員對台商價值的基本定位。

2008年6月中共政治局擴大會議通過的《解決台灣問題的政治戰略》中,專門確定了利用台商進行統戰的5個主要方面:其一,充分利用台商在台灣社會各階層中輻射的影響,加強大陸對台灣人民的親和力。其二,在大陸資本不便公開進入的領域,比如傳媒、教育等,以及在不准大陸資本控股的經濟領域,用台商作代理人,進行收買和投資,以實現文化和經濟等領域的統戰工作目標。
袁紅冰,2009,"從「市場一體」過渡到「政治一統」-中共的經濟統戰",《台灣大劫難:2012不戰而勝=Tawian Disaster》,星島國際,台北縣,p.133。

不過,中共之所以對迫使台商作它的統戰工具懷有如此充滿傲慢的自信,還有一個特殊的原因。西方各國和日本在中國的投資者,以及投資中國的跨國公司或者國際財團,也都被中共列入統戰的政治視野之中,但中共對這些投資者卻不敢進行肆無忌憚的政治綁架,而只能迂回曲折地作一些政治小動作。因為,這些投資者不僅有很大的國際影響力,而且每個投資者後面都有其所屬國的主權和法律為其提供保護,中共不能對這些投資者為所慾為,而必須遵守通行的國際經濟法規則。台商則不同。一方面絶大部分台商資本規模較小,不具備跨國公司或者國際財團那樣巨大的國際影響力,更重要的是,台商沒有國家主權為其提供法律保護──中共徹底否定中華民國的主權。可見,台商實際是在沒有任何主權保護和法律依托的情況下進入大陸投資的。大陸的法律的終極目標不在於保護台商的利益,而在於體現中共的政治意志。由此一來,台商的命運便只能完全由中共的政治意志左右;台商的投資利益更是完全由中共腐敗的官權予取予奪。
袁紅冰,2009,"從「市場一體」過渡到「政治一統」-中共的經濟統戰",《台灣大劫難:2012不戰而勝=Tawian Disaster》,星島國際,台北縣,pp.135-136。

胡錦濤曾一語道破天機。他在一份中共國稅局和工商總局關於台商政策的報告上批示:「我們當然不能允許有人一面在大陸大發其財,一面又支持台獨,甚至把在大陸掙到的錢拿去支持台獨。允許這種情況存在,就意味著犯罪。」──胡錦濤的這句話表述出中共暴政的一個自認為理所當然的政治邏輯:經濟利益的得失,要由政治立場決定;經濟利益要以限制政治和思想的自由為代價來換取。
袁紅冰,2009,"從「市場一體」過渡到「政治一統」-中共的經濟統戰",《台灣大劫難:2012不戰而勝=Tawian Disaster》,星島國際,台北縣,p.137。

人性中本就有對物慾的追求。能夠抗拒經濟利益誘惑的,唯有精神信念。可是,台灣的政客們正從不同的角度摧殘屬於台灣的精神信念。馬英九摧毀台灣人的自信,把中共描繪為台灣的唯一出路;陳水扁則以其貪瀆之行傷害了台灣的政治價值,並繼續用小政客的表演加深這種傷害。在上述情況下,台商很難找到可以作為其心靈依托的屬於台灣的精神信念──商人的社會職能不在於創造精神價值,而在於創造質能量;創造精神價值是政治人物和知識分子的天職。精神信念一旦喪失,趨向經濟利益就成為人性的必然選擇。
袁紅冰,2009,"從「市場一體」過渡到「政治一統」-中共的經濟統戰",《台灣大劫難:2012不戰而勝=Tawian Disaster》,星島國際,台北縣,p.138。

中共政協主席賈慶林在統戰部的一次對台工作會議上,就此講過一個很粗俗的話:「我們先讓國民黨上層把經濟利益的屁股坐到大陸上來,他們的政治屁股坐過來的哪一天還會遠嗎?
袁紅冰,2009,"從「市場一體」過渡到「政治一統」-中共的經濟統戰",《台灣大劫難:2012不戰而勝=Tawian Disaster》,星島國際,台北縣,p.141。

他們的投資實際沒有任何法律保障──中華民國的法律中共不承認,同時中共也不承認台商有國際法的地位;中共的法律首先保護的是中共官權的意志與利益。在此處境之下,台商往往成為中共官員利用腐敗的權力任意宰割的羔羊。所以,很多台商開始都有一部投資虧損,甚至瀕臨破產的血淚史。經過多年磨難,台商終於學會通過權錢交易,與腐敗官權結成同盟,來換取骯髒金錢的生存方式。

中共政協主席賈慶林說得很清楚明白:「對於支持擁護我們黨對台方針政策的台商,要滿足他們合理的經濟要求,要讓他們感到大陸是投資者的天堂;對於暗中反對我們黨對台方針政策的台商,要加強監管,進行經濟制裁,必要時可以讓他們傾家蕩產,血本無歸。」
袁紅冰,2009,"從「市場一體」過渡到「政治一統」-中共的經濟統戰",《台灣大劫難:2012不戰而勝=Tawian Disaster》,星島國際,台北縣,p.142。

(未完待續,撰於2009/11/27)

備註:袁紅冰書中談到扁案時,認定阿扁貪污,但在記者會上,袁承認這是錯誤的判斷,目前沒證據顯示阿扁貪污;袁在書中提及阿扁的貪腐形容詞,乃是引用中共的資料。
 

 相關閱讀:
【影片】2012年『台灣大劫難』-新書發表及座談會
袁紅冰「台灣大劫難」快速重點筆記
阿扁總統給楊緒東醫師的回信(第11封)

延伸閱讀:
台灣大劫難-我讀我評(5)
台灣大劫難-我讀我評(4)
台灣大劫難-我讀我評(3)
台灣大劫難-我讀我評(2)
台灣大劫難-我讀我評(1)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0-02-24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0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