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自由論壇 arrow 《無法送達的遺書》-黑獄泣血夢中尋影的微光3:黃溫恭
《無法送達的遺書》-黑獄泣血夢中尋影的微光3:黃溫恭
新聞報導 -
作者 Aries | 贊修   
2019-02-01

(記於鄭惠中暴力事件後)

孫女開啟家族史-黃溫恭遺書

揭露這批被國家沒收、從未寄出的遺書,是一位小女生,張旖容,她是轉動今日所見感人故事的關鍵“鑰匙”。


張旖容的婚紗照之一,左於景美人權園區(原台灣警備總司令部軍法處看守所)拍攝,一朵白玫瑰獻給外公黃溫恭;右於馬場町紀念公園(原為刑場)取場,與未婚夫手牽手迎向未來。張旖容很單純但感人的想法是:「一個簡單的行動,想告訴那些還在六張犁的前輩們,我們始終記得!」照片引自「往事並不如煙」部落格

張旖容從完全不知家族事,探索,爭取,到拍攝婚紗照選擇有外公陪同的記憶,景美人權園區、六張犁與馬場町。如果看完她們與黃溫恭的故事(請自行閱讀此書),再看到她分享的結婚訊息、婚紗照,眼淚絕對會不聽使喚的一顆顆滴下來。

張旖容發現一個超過半世紀的祕密,當時的場景(《無法送達的遺書》88頁):

張旖容非常激動。雖然知曉母親正在耕莘醫院照護癌症重病的外婆(黃溫恭的妻子楊清蓮後於2009/7辭世),還是給母親撥了個電話。
試著壓抑內心的震動,她說,外公,其實有留下遺書。
有一封信是給妳的。她說。
電話那頭,黃春蘭靜了半晌,說,妳把資料傳給我吧。張旖容在電話這頭,也聽得出母親話語的激切,顫抖的聲音,是一個超過五十年的祕密,被滿面的淚水給沖洗出來。

春蘭!妳能不能原諒這可憐的爸爸啊?……(黃溫恭給么女黃春蘭的遺書,他被捕入獄時,么女尚未出生)


黃溫恭寫給黃楊清蓮的遺書(第7頁),第6行開始為「我的死屍不可來領。我希望寄附台大醫學院或醫事人員訓練機關。我學生時代實習屍體、解剖學得不少的醫學知識。此屍如能被學生們解剖而能增進他們的醫學知識,貢獻他們,再也沒有比這有意義的了。以前送回去的兩顆牙齒,可以說就是我的死屍了。」

其實在先前的通信,妻子已告訴丈夫,「臨刑前穿上球鞋」、「切莫忘記把手放進褲袋。如此,即使屍身面孔模糊,家人領屍時也能很快認出他來。」但黃溫恭另有想法,才交待「我的死屍不可來領」。即便如此,妻子最後的約定他還是做了,「將右手放進褲袋」。

孫女張旖容在夜半看信,淚水不停的滑落,寫下「我相信那送回去的兩顆牙齒,不會是自然掉落。但,我已無法思考下去,究竟當時,又是何等非人的遭遇。」刑求,不用懷疑。照片引自「往事並不如煙」部落格

「事情的開始」,就如張旖容在部落格所寫下的,她從未聽媽媽黃春蘭提起自己的父親,因為父女兩人未曾謀面。張旖容曾在舅舅黃大一的新書草稿讀到一句「我老爸當年被國民黨抓去槍斃。」到底當初發生了什麼事?外公叫什麼名字?一些片段的尋覓,收獲像拼圖,一小塊一小塊的冒出來。

直到2008年11月初陳雲林訪台警察濫權,學生討論起戒嚴、白色恐怖,網友熱心的回覆,張旖容積極的前往檔案局申請資料,卻發現這些應該寄給家屬的遺書,家屬只能拿到「影本」,國家在無法源依據下扣留遺書,因此檔案局也無「法」可還。

共有177位白色恐怖受難者遺留書信,合計747頁,超過56年無人知曉。多麼震驚的數字?


黃溫恭的妻子黃楊清蓮的告別式中,家屬放著「請政府發還五十七年前父親留給媽媽的遺書」訴求。照片引自「父親黃溫恭的遺書」

經過許許多多的努力、爭取,終於在2年8個月後,2011年7月15日遺書正本歸還家屬,選在台灣解嚴24週年,乃因要配合馬英九總統“演戲”(仁慈、寬宏大量的阿九總統?),馬總統成了活動的主角,家屬只能當配角。實情是「事前,政府更要求不應由發現遺書的張旖容代表家屬致詞」,看到這裡,讀者應該會和我一樣罵聲連連!這也是黨國遺孽仍然坐大的現象。

黃溫恭,1920年生,高雄路竹人,路竹首位牙醫師,領有外科醫師專門執照。是村長兼唯一的漢醫師黃順安之長子。黃溫恭傳遞《光明報》左派刊物、談論政事。1951年11月自首,初判15年有期徒刑,後蔣介石將其改為死刑。1953年5月20日槍斃於馬場町。得年33歲。(「省工委高雄市委會燕巢、路竹支部案」)


黃溫恭於台南二中的畢業照。孫女張旖容積極的追尋任何外公可能的線索,她拜訪同案陳廷祥的弟弟陳廷淵,從他收藏的台南二中畢業紀念冊發現照片裡的外公,「戴著白線帽帥氣的模樣」,外公和孫女,有著極相似的輪廓。本來有許多陳廷祥、陳廷淵、黃溫恭的合照,但在陳廷祥被捕後,陳家人因恐懼把照片全燒掉。前駐日大使許世楷曾言,戒嚴時期常聽到,誰只是說了一句什麼話,或和朋友合照,就因為匪諜的嫌疑被抓走,可見當時草木皆兵的緊張氣氛。片引自維基百科


黃溫恭就讀日本齒科醫學專門學校的「生徒生活調查表」(昭和18年,1943年),他於昭和18年(1940)畢業於關東中學,嗜好為タバコ(煙草),保護者(家長)為父親黃順安。齒科專門學校畢業後,黃溫恭受到徵招,赴中國東北哈爾濱任關東軍醫。戰後返台開業,主持路竹鄉當時唯一的齒科診所,之後再到屏東縣春日鄉衛生所任職。照片引自「父親黃溫恭的遺書」


蔣介石親批「黃溫恭死刑,於如擬」(圖左方,介於2個紅印章中間的文字)。照片引自「往事並不如煙」部落格

戶口調查、黑名單,成為牽制、恐嚇家屬的理由,無止盡的糾纏。

蔣介石大筆一揮,判生、判死,這是鄭惠中該認識的“蔣總統”,在她暴賞文化部長巴掌後,仍然理直氣壯辯解「還不够咧!」好笑的是,雞排妹分享貼文說:「私刑正義肉圓爸的那群人,在路上了嗎?」(應依相同標準檢視)

在此沒有附上黃溫恭槍決前的照片,他生前最後一張相片,是因為,書上的照片真的很小張,他臉上沒有驚恐,但是很消瘦。對此,張旖容也寫到:「照片很小,然而,我卻分不清他臉上的神情,似笑非笑,見不到驚慌懼怕,反而是某種安詳的篤定。」


2014年5月,泰源起義紀念碑在台灣聖山揭碑,當天來了很多關心的與會者,其中黃溫恭醫師的小女兒黃春蘭老師(左1)也出席。自己對台灣歷史還是井底之蛙,有太多需要學習的,記得當時炎憲老師、筱峰老師,熟捻的和這些相關人士打招呼,自己卻到了閱讀《無法送達的遺書》後,上網查資料,才知道黃春蘭老師曾訪聖山,真失禮。照片中的幾位師長前輩為左起:黃春蘭、陳武鎮、陳儀深、陳玉珠、蔡宏明。照片來源:蔡宏明FB

(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
《無法送達的遺書》-黑獄泣血夢中尋影的微光1:曾錦堂
《無法送達的遺書》-黑獄泣血夢中尋影的微光2:劉耀廷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9-02-01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2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