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首頁 arrow 自由論壇 arrow 台獨烈士陳智雄紀念日-愛情.家庭.革命的三叉路
台獨烈士陳智雄紀念日-愛情.家庭.革命的三叉路
新聞報導 -
作者 Aries | 贊修   
2019-05-28

當富有的神秘英挺29歲青年,愛上貌美如花的18歲少女,會擦出什麼火花,會有如小說般美滿的結局嗎?


陳智雄1945年初以日本軍翻譯身分抵達印尼,後在蘇門達臘中部的Boekit Tinggi小鎮租屋,與房東的18歲女兒陳英娘(Tan Ien-Niu, 1927-2010. 有四分之一荷蘭人血統)墜入愛河、私奔,於1946年7月25日在印尼結婚。(圖片來源:陳雅芳。文字參考《看到陽光的時候:白色恐怖受難文集.第二輯》,頁385-386。)

陳智雄,是岳母口中不負責任、遺棄妻小的女婿;是妻子陳英娘相愛的伴侶;是小孩記憶中突然消失不見的爸爸;是革命同志口中的英雄;是國民黨眼中的「陳逆」(手冊 p.15-16)。

5月28日,台獨烈士陳智雄紀念日,今年,是他就義56週年。2年前(2017)製作的「台獨革命先行者陳智雄追思手冊」,使用許多由家屬Vonny Chen(陳雅芳,陳智雄的長女)提供的珍貴史料,歷史需要一次複習。


陳智雄於1963年4月1日寫下的遺書,強調「我是為台灣人而死」。然而,家屬於49年後,2012年才收到國家檔案局通知來領取,2013終於拿到遲了半世紀的遺書。圖片來源:陳雅芳

再次檢視追思手冊,陳智雄:
1.來無影、去無蹤,時而消失一陣子(手冊 p.22)。
2.成功的商人,在手電筒電池夾藏黃金,資助印尼革命軍(手冊 p.22)。
3.像情報員般,留下待解密碼:
-寫匿名信(手冊 p.12)
-在書信中藏著與事實不符的數字(手冊 p.16-17,生日為2月18日,卻在「瑞士身分證明」寫生日11月27日)。
-遺書「向諸位問候」?「向蔣氏報仇」?(手冊 p.42-44)

像虛幻人物的陳智雄,在女兒Vonny跨海尋親下,挖掘出更多史料,也帶出他不為人知的家庭生活,呈現出輪廓更為寫實的陳智雄。

2013年,Vonny終於領到「國家檔案局」沒收的爸爸遺書(手冊 p.19-20),知道父親始終牽掛著家人,也才知道父親對台獨運動的堅毅;然而,一直想要找尋的爸爸,卻變成執行槍決生前、死後的照片(手冊 p.10, 21)。

2017年5月,聖山為陳智雄立碑,Vonny視為此生最後的重要行程,抱病前來。同年8月,她因纏鬥多年的癌症,病逝印尼(Vonny與父親陳智雄在聖山心靈交會)。


2017年5月,Vonny在聖山的「台獨革命先行者,陳智雄揭碑追思會」,獻上一大束鮮花,與父親的紀念碑合影。

充滿理想的青年,和深愛的小妻子,沒有平凡、幸福終身的happy ending,但他留下轟轟烈烈的革命事蹟,與家屬感人的尋親歷程,交織出不能遺忘的台灣歷史。


【追思手冊】台獨革命先行者,陳智雄揭碑追思暨蔡有全烈士入祀行儀

【追思手冊】台獨革命先行者,陳智雄揭碑追思暨蔡有全烈士入祀行儀(蔡有全烈士簡介增補於手冊文末)。

追思手冊電子檔下載

 


陳智雄小檔案
1916年生,屏東人。15歲赴日本讀書,畢業於東京外國語大學荷蘭語科,精通多語。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後,被派往印尼任翻譯官(一說為譯員)。戰後留在印尼從事珠寶貿易。1946年與印尼人陳英娘(Tan Ien-Niu)結婚。

陳智雄資助印尼革命軍,對抗荷蘭軍隊,遭逮捕囚禁達一年。1949年印尼獨立,陳智雄得到總統蘇卡諾的感謝,頒發「榮譽國民」。

對家人隱匿行蹤、經常消失的他,1951年回到蘇門達臘中部Boekit Tinggi,欲帶妻子離開,被岳母阻止。

1955年,陳智雄安排廖文毅(1956年成為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大統領)參與1955年在印尼舉辦的「萬隆會議」,提升台獨運動國際能見度。他而後受臨時政府請託任東南亞特使,在國際宣傳台獨理念。

1956年,陳英娘被家人安排改嫁,小孩交由自己母親照顧。同年,陳智雄與孩子們最後一次見面,長女陳雅芳此時7歲,父親此後消失。

1958年,陳智雄發表「蔣政權為台灣人民之敵,北京政府亦為新式殖民主義,正向東南亞各地前進」的談話,與中國友好的蘇卡諾遭施壓,將陳智雄以「美國間諜」下獄。於1959年6月釋放,印尼護照被取消且驅逐出境。

中華民國國家安全局已開始緊叮陳智雄,1959年6月出現監管資料。8月陳智雄持「瑞士身分證明(給沒有證件的外國人)」入境日本,與台獨運動同志會合。

中華民國外交部在「勸導陳逆棄邪歸正」不成,於12月違反國際公法,將陳智雄拘捕遣送(形同綁架)往台灣。但他不被國民黨提供的富貴榮華收買,繼續台獨工作。公開主張推翻暴政、爭取人民平等自由、建立台灣共和國、台灣問題由聯合國解決,碰觸國民黨底限而被捕。

1962年1月22日,被「叛亂嫌疑」為由捕入調查局留質室,這時46歲。

1963年3月,警總以「顛覆政府」、5月國防部以「叛亂」罪名宣判死刑,即使戴上腳鐐他依然生活如常,以快活的赴義態度用生命向獨裁者控訴。

5月28日臨刑前,高喊「台灣人萬歲!台灣獨立萬歲!」成為台獨案首位就義者。他在遺書留下「我是為台灣人而死」 。


陳雅芳(Tan Geh-Hong, Vonny Chen)小檔案

1949年生,印尼人,陳智雄的長女,2017年8月過世。

最後一次與父親見面,是1956年,在動物園短暫的相聚,爸爸帶來衣服等小禮物。之後爸爸消失,音訊全無,成為沒有爸爸的小孩,以為自己是被遺棄。

1971年,Vonny結婚,決定跨海尋父。多年後的1978年,收到父親的消息:「經查陳智雄已於52(1963)年間死亡」。

Vonny於1980年飛到台灣台北,想找更多爸爸的資料,但人生地不熟,加上語言不通,只有打道回府。

1984年陳東南(陳智雄的次子)和會說華語的朋友到台灣,找到在羅東白蓮寺出家的姑姑陳秀惠的地址與陳智雄在屏東的親戚地址。

1985年Vonny與哥哥陳威惠(陳智雄的長子)抵台,被姑姑陳秀惠帶去祭拜父親的骨灰,得知父親死於統治者手下,但嚴厲制止詢問更多細節(戒嚴時期)。

2012年5月,Vonny突然收到「國家檔案局」的信函,通知可到台北取回父親當年留下的相關文件,距離爸爸寫下遺書,已過了49年。

次年(2013)Vonny準備來台領取遺書的3天前,與父親有著相似輪廓的弟弟陳東南住院不治,未能同行。

拿到父親的遺書和政府公文資料,才知道父親並沒遺棄他們;透過網路找尋記憶中模糊的父親,才知道父親是早期的台灣獨立運動者。

2013年6月,Vonny第一次到訪台灣聖山,奉祀為台灣犧牲奉獻的先烈先賢之地,父親對台獨運動至死不渝的奉獻精神,長存於此。


2013年6月,Vonny第一次來訪聖山,凝視照片中的父親,自認與父親有相似的臉孔。

Vonny曾被選為印尼前10名會穿衣服的女人之一,此後她驕傲的以「台灣女兒」為榮,並透露化妝時,習慣把眼睛畫大一點,以免被誤認為是中國人(印尼人排斥中國人)。

2017年5月,聖山為陳智雄立碑,Vonny視為此生最後的重要行程,克服病體來台。同年8月,因癌病逝印尼。

還好Vonny等陳智雄遺屬當初來台尋親,堅持不方棄,才得以填補這段空白但重要的台灣歷史。
 

延伸閱讀:
台獨革命先行者-陳智雄紀念碑
台獨革命先行者,陳智雄揭碑追思暨蔡有全烈士入祀行儀
Vonny與父親陳智雄在聖山心靈交會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22-05-30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2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