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七月 2020 > »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自由論壇 arrow 醫學新觀點(六)
醫學新觀點(六)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陳俊峰醫師   
2019-09-27

癌症有真的那麼可怕嗎(2)?

現在來談談為什麼現代主流醫學對癌症的治療總是沒有辦法有突破性的成就,原因就在於主流醫學總是把引起癌症原因的焦點放在細胞的突變上,而沒有關注到身體整體的狀況,因為在癌症治療的結果上,不管是開刀、化學藥物治療、放射線治療等等,總是讓病人感到非常的疲憊不堪,並且對往後的治療產生莫名的恐懼,所以我看到很多癌症病人真正死亡的原因,並不是因為癌症本身,而是死於長期的恐懼。現在舉幾個有名的實驗:

紐約洛克菲勒大學植物生物學教授布勞恩(Armin C. Braun)因其對植物中冠癭腫瘤的研究以及腫瘤逆轉的第一個實驗證明而聞名國際。 1982年,他與法國科學研究院的大獎賽的諾貝爾獎獲得者芭芭拉·麥克林托克(Barbara McClintock)共同獲獎。

布勞恩(Armin C. Braun.)報告了一組有趣的實驗,旨在通過改變腫瘤生長的環境來測試將腫瘤細胞轉化回正常細胞的可能性。他使用了由一種細菌在煙草植物上產生的冠癭腫瘤,此種腫瘤在許多方面類似於癌性。布勞恩發現,當一個冠癭(crown gall)腫瘤的細胞被移植到一個健康的煙草植株上時,它們會以一種更有秩序的方式生長。從那裡再嫁接到另一種健康的植物上時,它們開始會產生原始的葉子和?枝了;後者再移植到第三種健康的植物上時,它們的生長就變得正常了。此外,這些嫩枝產生的種子會發芽,長成健康的植物。因此,通過連續的移植,腫瘤的增殖生長逐漸得到阻止。相比之下,類似的冠癭癌細胞在體外培養超過十年,沒有顯示出絲毫的變化。


圖片來源:網路
 
這項實驗顯示,當癌細胞在健康的物質體時,就會開始停止生長甚至變成正常的細胞,而在體外培養時,因為沒有健康物質體的抑制作用,所以癌細胞沒有顯示任何絲毫的變化。

在同一篇文章中,Braun描述了對蠑螈的測試。當蠑螈在皮下被注射各種致癌物後,發展成了大量浸潤和轉移的腫瘤,所以很快就死亡了。我們都知道蠑螈有一特色,就是能夠讓牠斷掉的尾巴再生而聞名,所以當蠑螈小的尾巴被切除時,牠的再生過程也同時被刺激,可見的是,尾巴底部附近的腫瘤突然停止生長,而癌細胞也恢復成正常的細胞。這些實驗提供了細胞和身體之間相互關係的進一步證據。


圖片來源:網路

這項實驗也在顯示,當身體整體變健康而有再生能力出現時,也能夠翻轉癌細胞使其恢復到正常的狀況。

當致癌物質(化學物質、輻射、病毒)在基因組中產生某些改變,這些改變本身是不足以引起惡性生長的。只有當特定的啟動因子或致癌物質(某些激素、化學物質、巴比妥酸鹽等)存在時,受影響的細胞才會從起始階段進展到促進階段。然而,這種轉變還是可逆的,前提是致癌物還沒有發揮太久的作用。也就是說,從癌症發生前到發展到侵襲性的不可逆轉的進展,僅僅是由於促癌劑持續作用的結果。整個過程可以持續數十年或突然發生。它的快速性和程度取決於身體的整體狀態,即癌症的阻止者,特別是其免疫防禦。如果這些防禦被削弱,那麼身體和癌細胞增殖之間的不穩定平衡就會轉向有利於癌細胞增殖。

這為我們提供了致癌原因的重要指標。主要因素不是在細胞損傷這個層面,而是取決於身體的整體狀態,尤其是較高的精神靈性部分受到干擾所致。這種干擾有可能是由於燒傷、輻射、化學物質或者是多種因素共同作用引起的,最終對解決癌症問題並不重要。這些知識只具有預防價值。真正至關重要的是,身體無法“消化”入侵的環境因素,於是內外在的環境就產生了不平衡,也因此削弱了免疫防禦而讓癌症有機可乘了。

長期以來,人體與其生活的環境之間存在著某種關係。我們的身體非常適合處理通過感覺器官、空氣和食物攝入的力量和物質。然而,幾十年來,我們已經受到越來越多的影響,以至於我們的身體愈來愈沒有這種天然防禦。雖然我們能夠生產出的合成物質能通過毒性、致畸性、致癌性和耐受性的測試。但是,無論這些合成物質看起來多麼“安全”,每一次使用它們都代表著外部世界對身體的入侵,這是一種身體與天然物質相比之下,還沒有準備好的被入侵,因此它不能吸收或只能困難地吸收。然而,今天的人類經常遭受這種攻擊。在食物中,我們攝取了數百種通過施肥、殺蟲劑、防腐劑和著色劑等添加到食物中的物質。通過呼吸,我們從發電機排氣中吸收氣體等等。人們逐漸意識到,即使是過度刺激,尤其是眼睛和耳朵過度刺激,也代表著對身體的持續攻擊。簡而言之,無論是以粗略方式還是更細微的方式,我們的身體都被外來物質和外來過程所滲透,這些過程使我們的健康每況愈下,並使得身體與人的精神靈性性質愈來愈疏遠。

因此,癌症問題最終是如何適當地利用人類精神靈性的力量來抵抗癌症的發生。現代文明的強大影響力從四面八方作用於人體,並以各種物質和作用滲透到人體上,從而使人體與土地之間的聯繫過於緊密,人造燈模糊了白天和黑夜的節奏;在營養方面,通過冷藏、罐裝和快速運輸,營養中的年度節奏被破壞。空調房屋也是如此。“跨步”是四肢的有節奏的運動,對整個身體非常重要,但由於現代交通工具和工作環境中經常依賴機器,所以這種運動已漸漸的被人們遺忘了。身體的節奏系統是我們情感生活的基礎,它已經不斷的受到環境的干擾而失調了。身體的營養代謝與四肢系統也不再被協調地運作,而神經感官系統也因為接受的資訊太多而過度暴露於需求,像這種太過於物質化的過程,也使我們與靈性世界聯繫在一起的節奏元素更加疏遠了。

這也就是為什麼癌症發生的頻率愈來愈高的原因了,你說是嗎?


延伸閱讀:
醫學新觀點(一)
醫學新觀點(二)
醫學新觀點(三)
醫學新觀點(四)
醫學新觀點(五)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9-09-27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0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