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七月 2020 > »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首頁 arrow 首頁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7-早稻田
新聞報導 -
作者 Aries | 贊修   
2020-02-16

*本文收錄於「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揭碑追思會」追思手冊。照片未加註者,來源為大地志工。


早稻田大學讀書時的史明學生照。資料來源:獨立台灣會[5]

 

4. 日本留學(1936-1942)
1936年3月,施朝暉抵達日本,趕不及4月的新學期,於是在「駿が台予備学校」補習一年,補習課程有國文(日文)、數學、物理化學、歷史等大學入學考試科目。他除了比在台灣更認真讀書,另一方面也發展青少年的人際關係,他與別的留學生只和自己人群聚在一起不同,而是「在日本一律和日本人做夥,很自然地一直一直深入日本人的生活」。[1]人到異地,了解、適應當地文化,融入異鄉風俗環境,是本能與常情。

施朝暉會選擇考早稻田大學,其來有自:

……民間私立大學如早稻田大學、慶應大學,則大多遵循英國的想法,學風比較自由,有社會良心、有自由民主思想的知識分子,大多來自早稻田大學或慶應大學。

一般來說,台灣的學生到日本留學普遍對政治不感興趣,而我則是因為我阿爸的關係,加上我從小就看到《中央公論》、《文藝春秋》、《改造》等雜誌上面刊載很多早稻田教授的文章,所以在台灣的時候,就已經動念要到日本去讀早稻田大學的政治經濟科,到了日本以後更沒有改變這個志向。[2]

也因此,他在1937年農曆二月參加早稻田大學的入學考試,除此之外沒有報考其他學校。三月放榜,他如願考上心目中的學校,而且台灣留學生只有他一人讀政治科。[3]他之前在家庭、學校各方面嚴格訓練的「收獲」,反應在這次的測驗中,早稻田大學的入學考試,錄取比例大約是6-7人之中錄取1人,[4]施朝暉再次顯示他的優越,想達到目標就得努力爭取。

5.早稻田大學(1937-1942)

1937年4月1日早稻田大學的入學典禮,最讓施朝暉印象深刻的,是田中穗積總長(校長)的訓話:

「你們將做為人最重要的再出發……早稻田大學的創學教旨,就是大隈重信的『學之獨立』……你們當要選擇做人的一條路,即打定做人應有的人生觀……『浩然正氣』是人生的一個重要理法……」

田中總長這個高明出色的教訓,令我擺脫過去的封建舊思惟,走上建立做人的新思惟新指標,一生拳拳服膺而無窮盡。[6]

早稻田大學期間,無論是在學校或日本內地的環境,沉浸在他鄉異於故鄉的生活文化,是影響施朝暉思想更為成熟的重要階段,而這個當時認為的異鄉,將成為他日後第二個故鄉。

早稻田大學對施朝暉在人生中有重要的影響,因此,了解早稻田大學校風為何、對學生的影響又是如何是必要的。早稻田大學的前身是東京專門學校,由大隈重信等人創立於1882年,後體制擴編,於1902年改名早稻田大學。[7]

創校之初,政府已發布「散髮脫刀令」,即不再像武士般結丁髷(ちょんまげ)[8]帶刀,東京專門學校的學生乃光頭不帶刀上學,散發鄉下庶民泥土味的純樸,學生除了來自武士家庭,富裕農家子弟也能入學,超越封建時代的階級差異。[9]

學校教旨為「学問の独立-世界へ貢献する礎」、「学問の活用-世界へ貢献する道」、「模範国民の造就-世界へ貢献する人」,持尊重多元化的改革立場。[10]學風受到英、法學問的影響,以自由、民主、平等為人類社會的目標。[11]原本施朝暉還擔心自己是「第三國人」會被差異對待,實際相處後發現學校裡不管日本人、朝鮮人、台灣人同學之間不分你我,[12]一律平等。

當時日本大學都把「政治學」科放在「法學部」裡,但早稻田大學把「政治學」歸類為頭等學問,與「經濟學」結合,進而成立「政治經濟學部」。[13]

施朝暉的大學時期在戰爭中渡過,然而學校師生的私人生活未受影響,維持自由的日子。[14]政府對學校的政治壓迫或對學生的思想統治,學校與學生以「尊重自由」、「反對在朝獨裁」的在野精神抵抗。[15]他深受早稻田傳統的「自由主義」精神刺激,很自然的認同反抗運動。[16]他認為:

就是這個「早稻田傳統精神」的思想與行動,不斷的刺激我、鼓勵我,並長期磨練我,淘汰我過去的封建殘餘與殖民地統治所受的缺陷,在思想上及政治上,彫塑我的新「人生觀」(理論、科學、合理、現實、實踐、客觀、人性、自由、平等等思惟)。[17]

他深受三位學校教授的影響,進而從事社會主義實踐,[18]一位是大隈重信,主張自由民權的政學界人士,他所創立的早大富自由主義,成為培育人才的搖籃[19];再者為高田早苗,專長於政治學、法學,教育思想為「自修自敬」[20];最後是大山郁夫,馬克思主義者[21]。大學受到的多方啟蒙,影響施朝暉往後的人生走向。

在努力吸收新知的同時,他亦從其他面向探究,如果說,學校是他學得學科的場所,社會就是他習得實務經驗的場域。偶然認識東京的多摩美術學校的逸見梅榮、愛子教授夫婦,專長於佛學(喇嘛佛像)美術,知道施朝暉是台灣人,對他特別照顧,要他多看看日本文化、歷史、生活、藝術,邀他參與校外考察之旅;著名的西洋畫家安宅安五郎、大文豪武者小路實篤等文化人,也與施朝暉有所交往。[22]他認為「對我來說,音樂、藝術是心靈的糧食,生活的養分」。[23]與在台灣有截然不同的比較:

從我到東京後,進入早稻田大學,就是過了很自由,很平等的生活,這與在台灣所預測的有很大的不同,因此把過去所謂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生活,很輕快的拋棄,在全新的環境與學業之下,要做什麼都能自己決定(意志的自由),學或玩都自如。到學校,學習用功,以及看書等等,都自如而認真。同時也漸漸學到站在「人」(希臘anthropos,英human being)或是「人性」(人的本質human nature)的觀點,探究人生。[24]

在學時期,施朝暉已認定「『克己』、為別人付出才是正確的人生觀,這種少年時代的熱情和正義感,變成我唯一的信念,日後我到中國參加抗日,這個信念就一直支撐著我一路衝撞下去,既不感到害怕也不擔心。」[25]有這種克制私欲,嚴格要求自己的決心,加上接觸到馬克思主義,「一想到原來有這款『理想』的社會,全部的心神還是會被抓起來」,進而產生行動的慾望,讓他去中國參加抗日戰爭。[26]

馬克思主義促使他下定決心前往中國的原因有兩項:

第一項:我可說是讀到共產主義,才開始留意到中國共產黨與中國的狀況,並且認為中國那邊是社會主義可能出頭的地方。……透過馬克思主義的學習,我算是對中國有些瞭解與研究,不像我在台灣時跟中國之間總是感覺有一條很深的溝,對中國的瞭解很少;再來第二項,七七事變以後,中國變成了抗日的主要戰場,於是我想如果我想要把日本帝國主義從台灣排除,那麼似乎就必須到華北去抗日,也就是說,我會去中國,其實並不是為了漢族或是中華民族而去的,而是為了排除在台灣的日本帝國主義。[27]

從這段話,也可以發現,日治時期的台灣人普遍不理解中國人,台灣與中國分治,台灣成為日本帝國的領土,因應母國的需要,殖民地在軟硬體不斷建設、近代化;而同時期的中國戰事連年,一般認為台灣在各方面比中國進步30年。[28]

1940年,日本戰事頻繁,積極擴展版圖,佔領法屬印度支那(今越南、寮國、柬埔寨)。[29]1941年,太平洋戰爭前夕,需要大量兵員投入,政府下令縮短教育年限,大學生提前6個月畢業(應讀6年,縮短為5年半),施朝暉提早於1942年9月畢業了。[30]


參考資料

[1]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62-63。
[2]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64。
[3]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64-65。
[4]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64。
[5] 獨立台灣會/身世素描,https://web.archive.org/web/20070101070435/http://www.tw400.org.tw:80/1sitebrief/1abstract/1abstract.html(2017/10/27點閱)。
[6]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190。
[7] 早稻田大學,https://zh.wikipedia.org/wiki/早稻田大学(2017/3/29點閱)。
[8] 丁髷,https://zh.wikipedia.org/wiki/丁髷(2017/3/29點閱)。
[9]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60-261。
[10] 早稲田の教旨,http://www.waseda.jp/keiei/vision150/about/mission.html(2017/3/29點閱)。
[11]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54。
[12]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65-66。
[13]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55。
[14]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62。
[15]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63。
[16]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64。
[17]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64。
[18] 蘇振明,《衝突與挑戰:史明生命故事》,頁59。
[19] 大隈重信,在明治政府的官職出任多個重要職務,改革派的他離開政治職務後,認為民主自由的關鍵,在於國民的開化與否,因此致力投入「東京專門學校」的籌辦,這所學校,也就是後來的早稻田大學,學校以「國民精神之獨立,端賴於學問之獨立」精神的開放校風,培養出許多優秀的自由人,校友活躍在政界、文藝圈等人文領域,影響深遠。自由時報/政治的日常》改變時代的日本人:教育家大隈重信和福澤諭吉,http://talk.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1921980(2017/4/26點閱)。
[20] 可從高田早苗1924年在早大擔任總長時的演講總結得出結論。早稲田大学 早田宰 研究室,http://socialdesignlab.sblo.jp/article/98769684.html(2017/4/26點閱)。
[21]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195。
[22]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48。
[23]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49。
[24]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25-226。
[25]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二:橫過山刀》(台北市:行人文化實驗室,2013),頁20。
[26]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92。
[27]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92。
[28] 李筱峰,《台灣史101問》,頁242-246。
[29] 維基百科/大日本帝国,https://zh.wikipedia.org/wiki/大日本帝国(2017/5/1點閱)。
[30]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65。


(未完待續。2016/12完稿,後續增補至2019/12)


相關閱讀: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1-前言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2-家人:林朝暉到施朝暉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3-父與母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4-舅與姑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5-求學經歷1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6-北一中

延伸閱讀:
【活動預告】02/29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揭碑追思會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20-02-16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0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