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七月 2020 > »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首頁 arrow 首頁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8-赴中抗日
新聞報導 -
作者 Aries | 贊修   
2020-02-17

*本文收錄於「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揭碑追思會」追思手冊。照片未加註者,來源為大地志工。


史明老師上課空檔,大地董事長楊緒東醫師俏皮的和史明老師開心留影
(攝於2014/3/22)


當時我是一個被家人照顧得很好的青年人,
在大學時代過著很自由、富裕,不必擔當什麼責任的學生生活,
一點也沒接觸過外面的人心險惡,
現在回想起來,可能我比起同年紀的青年人更遲鈍,且相當幼稚。
大學畢業後,我滿腦子馬克思的思想,
自以為加入中國共產黨的抗日隊伍,就可以把書本上的馬克思主義解放哲學,
真正的實踐起來。[1]

-史明


任中共地下諜報員時期的長袍馬掛裝。資料來源:獨立台灣會[2]


施朝暉因為心中的理想,執意到中國從事革命,
從一名在租界生活糜爛、坐領乾薪的地下情報員,
到進入華北解放區整理日本人留下的文書資料修正英雄主義思想、
歷經游擊戰體認軍事訓練的重要、
不願台籍兵員被送到前線當炮灰而提議留下台灣兵做政治訓練組成台灣隊、
見證舉著社會主義革命部隊旗幟的共產黨以「假民主」包裝獨裁的本質。
這7年的歲月,空有理想的熱情少年,蛻變為考量現實的穩重青年,
他在解放區覺悟到理想與現實的落差,
逃離原以為是社會主義樂園的「人間地獄」,
又一次的轉彎,讓他的人生再一次航向不同的境界。

四、赴中抗日 1942-1949
施朝暉早稻田大學的日本同學,有服兵役的義務,隨著戰事接近,畢業即入伍,堅定的當「神風隊」(決死隊)隊員,有「視死如歸,泰然自若」的殉國決心。相較之下,不必當兵的施朝暉內心卻感覺空虛,[3]一直思索著:

我常想到底要做什麼?當時在國際上,反殖民主義、民族解放的運動風起雲湧,我左思右想,經過一段深刻苦思的結果,毅然想到去中國參加「反日帝國主義鬥爭」的抗日戰,為台灣的社會、階級的解放奮鬥。這是我很突然且粗糙的想法,卻不外是純粹的青年熱情與愛台灣的深思,以及正義感所使然。我決定要去中國共產黨解放區,與日本同學同樣,都是為了保衛家鄉。[4]

因此,我去中國,不是單純的為了歷史上的漢族情感或共產主義思想,而是因為馬克思主義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必然性。我根本沒考慮去重慶參加蔣介石的國民黨軍,當時蔣介石軍一直後退於中國大後方,根本沒有與日本軍打仗的意願。[5]

以「保衛家鄉」為出發點,為社會、台灣民族、階級而奮鬥,[6]施朝暉憑著單純的想法,就這樣要去實現心中的理想,開啟他不同的人生歷練。1942年6月,施朝暉先回台灣停留2週,並沒有告訴家人他的決定,接著回到日本等待去中國的時機。9月出發,先從東京坐火車到長崎,[7]緊跟著走海運抵達蘇州,[8]準備參加中共的「抗日運動」。[9]

1. 租界從事地下工作
在中共當局看來,施朝暉只是一個自願到中共地區、沒經驗的台灣下級人員,除了孤立他,就是要他學習北京話、閱讀毛澤東的著作,他對於毛澤東思想感到很新鮮,認真聽從他們的指導和教練。[10]後來才逐漸帶他到蘇州、上海街上,教他保密、聯絡、暗地裡貼小傳單等行動工作,以及學習抗日游擊戰的六個具體戰略:

(一)主動、靈活、有計劃,(二)建立根據地,(三)與正規軍相配合,(四)防禦與進攻,(五)發展運動戰,(六)正確聽指揮(不許違背)。[11]

施朝暉在中國使用過施明、林明、林煥等化名從事工作,中共上級看中他自然流露的日本人氣質,派他去蒐集日本軍事政治情報。[12]他與日本人交陪搏感情套取情報,生活日趨糜爛,然而另一方面,蒐集情報也頗有成績。[13]1942年12月至1945年期間,他主要活動範圍在蘇州,隸屬江蘇省政府經濟科,每週到辦公室報到一次就可以領薪水,這是他人生第一次拿到薪水,而且有「坐領乾薪」之感。[14]

他在上海時,穿著與上海人相同,穿香港衫、西裝。然而某次在租界行走時,不小心踩到一個中國人的腳,隨即道歉的施朝暉反而被對方捉住領帶、大聲咆哮,路人圍觀近一個小時,施朝暉靈機一動拿出錢包賠不是,對方拿了錢轉身就走,看熱鬧的人也一哄而散。事後同志告訴他,道歉是不對的事,應該指責對方後將之趕走,施朝暉第一次深刻感受到中國人和台灣人的不同。[15]往後他會持續發現中國人的「本質」與中共高舉「社會主義」大旗的虛假。

1943年夏天,是施朝暉決定往後家庭方式的重要決定,結紮絕後。起因於他告訴上級,要去廈門尋親,父親林濟川思想轉變,1938年起在汪精衛系統下的廈門特別政府任公賣局長,母親施秀與妹妹們也到此會合,他前去探望。[16]中共要施朝暉順道帶一名女子阿雲與一名男子陳武回上海,後來施朝暉即與阿雲偽裝成夫婦,掩護地下工作。[17]

他們假扮成夫妻生活,為了避免「擦槍走火」而有小孩,他到上海找了一間日本醫院,日本人醫師看他年紀輕輕,怎麼都不願意幫施朝暉動刀,沒想到因此讓他更篤定找該名醫師:「總之在那兩、三個月當中,只要我去上海就一定會去找那位醫生,他越拒絕我,反而讓我的意志更加堅定、一直試下去」。直到第四次,日本醫師才勉強答應,為他動結紮手術。[18]

重大的人生抉擇,施朝暉回想:

那時候我沒有什麼避孕的知識,只是認為把自己的輸精管剪斷或者綁起來,就可以讓男女之間在發生關係以後不致於懷孕。當然我也知道這樣對我阿嬤非常不孝,因為我本來應該要替施家傳後代,我阿嬤也說過家產要分一半給我,但是我卻騙了她。但是最後我還是決定對自己忠誠、做我當時認為應該做的事,安慰自己畢竟阿嬤也是希望我可以做一個好人。我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想法可說相當的簡單、非常機械式的。只不過知識分子對於自己要做的事情,總是不論好壞都要將它合理化,而我的性格又是想到什麼事情就去做,再加上少年時我很容易被熱情跟正義感感染,比如說一般人不會想到要來中國抗日,而我卻千里迢迢從東京來到上海,後來更從解放區逃回台灣、計劃刺殺蔣介石,這些種種都是在這種思維下所採取的行動。雖然年輕的時候比較不會顧慮到對或錯,但老實講我真懷念年輕的時候。青年人最可貴的就是擁有一頭撞進去的熱情,這種熱情伴隨著年華老去,往往會慢慢低落下來。[19]

往後他穿越紅潮回到台灣,誠實的告訴家人結紮的事。

二戰結束前,施朝暉為了情報工作,出入日本駐北京大使館,認識大使館的職員平賀協子,她當時約19、20歲(1927出生[20]),日本東北的岩手縣人,舉止落落大方,有日本舞基礎,不像一般日本女孩害羞,以致一開始施朝暉不知道她是日本人。[21]平賀協子之所以在中國,是因為1941年左右,日本處在戰爭動盪時期,她的伯伯在中國的紡織大廠任社長,就運作平賀協子到北京工作,當時日本在北京有相當的勢力。[22]

戰後,在考慮去留問題時,施朝暉詢問平賀協子「妳會回去日本嗎?怎麼不留下來?」平賀協子真的就留在中國,兩人自然而然在一起、同住。[23]往後的生活,中國革命、逃回台灣、流亡日本擺麵攤,都有平賀協子的陪伴。一直到1964年出版《台灣人四百年史》後,才分開,維持朋友關係。[24]

時序回到二戰後,1945年11月,施朝暉結束蘇州、上海的生活,[25]被中共分派去運輸鴉片,要建立北京到上海的鴉片流通途徑。原本運送鴉片的陸運管道平漢鐵路(北京到漢口)、津浦鐵路(天津到南京),在中共預防持美式武器的蔣介石軍隊北上考量下,一夜之間運用民力炸毀。施朝暉這趟任務,是乘坐美軍飛機完成。[26]這段跳脫一般人歷史認知的過往,他說:

說起來,這種事情是你們現在看歷史書籍時所想像不到的。美軍跟中共本來應該是對立的,美軍怎麼會讓我這個中共的情報人員去坐飛機呢?

戰爭期間美國表面上看起來是站在蔣介石這邊,給了他很大的金援,……另外像是美國的軍事顧問、政治顧問等等,也都一直送往蔣介石那邊。不過美國同時也派了觀察員到毛澤東這邊,他們兩邊一比,發現國民黨的官僚事情都不做,只有吃飯、跳舞、接收日本在中國的物資;相反的,中共這邊大家都在準備開戰。眼見情況如此,美國也開始援助中共。我後來進解放區,曾看見美國捐贈的像奶油、奶粉、罐頭或蕃茄醬等等生活物資,大罐大罐、成箱成堆地擺在房間裡。那時我就知道美國還是有在援助中共啦![27]

鴉片轉運任務,因為某些狀況,直到1946年3月左右才結束。[28]即將完成任務前,施朝暉告訴聯絡者,想要進去「解放區」[29](國府稱之為「淪陷區」),他的想法是:

我來中國是為了抗日,而戰爭的結果雖然日本戰敗了,但是可能因為我生命中的一切,像是生活、思想等等都是日本式的,所以我的心裡也像是打了敗仗一樣、反而有種茫然無目標的感覺。這造成我開始思考究竟要如何為社會做一點事情,而不是像普通人一般,只想趕快回到家裡;而且我也覺得學問就是要一邊學、一邊做,書我已經唸夠多了,正是時候思考一下自己的未來。於是我重新想起從前那股改變現實的志向。而既然要改變現實,總歸一句就是需要革命嘛![30]


參考資料

[1]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68。
[2] 獨立台灣會/參共抗日期,https://web.archive.org/web/20070325004441/http://www.tw400.org.tw:80/1sitebrief/1study/1ch/1ch.html(2017/10/27點閱)。
[3]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70。
[4]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70-271。
[5]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71。
[6]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75。
[7]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94-95。
[8]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75。
[9]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321。
[10]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79。
[11]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79。
[12]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76。
[13]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80。
[14]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77。
[15]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82。
[16]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98-100。
[17]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77。
[18]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113-117。
[19]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115-116。
[20] 根據敏紅小編在「Su Beng FB」的po文,平賀協子後來隨施朝暉回台灣的戶籍資料顯示,她出生於「拾陸[1927]年拾月拾陸日」。Su Beng FB,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3008266395854975&set=a.740713245943646&type=3&theater(2019/10/28點閱)。
[21]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84。
[22]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139。
[23]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285。
[24]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140-141。
[25]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128。
[26]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132-133。
[27]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133。
[28]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134-135。
[29] 「『解放區』,是在抗日戰爭和第二次國共內戰期間(1945-1950年),中國共產黨軍隊對自己控制區域的稱呼。這些地區與外地往往設置關卡,並獨立發行貨幣,且擁有自主的地方武裝。相對的,中華民國政府稱其地區為『淪陷地區』或『共匪地區』,簡稱『匪區』」。維基百科/解放區,https://zh.wikipedia.org/wiki/解放區(2017/5/11點閱)。
[30]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144。


(未完待續。2016/12完稿,後續增補至2019/12)


相關閱讀: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1-前言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2-家人:林朝暉到施朝暉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3-父與母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4-舅與姑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5-求學經歷1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6-北一中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7-早稻田

延伸閱讀:
【活動預告】02/29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揭碑追思會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20-02-17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0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