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七月 2020 > »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首頁 arrow 首頁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11-逃離人間地獄
新聞報導 -
作者 Aries | 贊修   
2020-02-20

*本文收錄於「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揭碑追思會」追思手冊。照片未加註者,來源為大地志工。


史明阿祖與贊斟小同修,於《台灣人四百年史》(2014新校版)台中簽書會(攝於2014/9/27)。

3. 逃離人間地獄
林鐸在1948年年底決定逃回台灣後,就開始著手準備,包括:錢,中共平時有給零用錢,他和平賀協子存了一些;食物,把饅頭切片曬乾變成乾糧,方便攜帶;衣服,穿著原有的軍服,加上簡單的行李。[1]

至於最重要的「路條」,他先偷藏空白的「日本帝國陸軍用箋」(中共從日軍接收)以便偽造通行的路條,再以當時核准的方式書寫「林鐸夫婦是台灣同志,要回台灣工作,沿途憲警保護放行。華北軍區司令組織部,敬革命的敬禮。」不識字的士兵、村莊幹部,看到路條就放行,不會多問。[2]

他在華北軍區司令部招待所待了約2-3個月,1949年初,趁國民黨將領傅作義投降,解放軍為了爭功搶先進入北京而在城外打起來的時機逃亡,心想「再不逃走,恐怕就來不及了!」[3]

1949年4月,林鐸和平賀協子從河北省石家莊逃離解放區,拿著偽造的「路條」搭火車離開該地。[4]逃亡路線是往東行,經過山東省的德縣(今德州市)、濟南,[5]在濟南把軍服換成一般人民穿的長衫,由於鐵路不通,[6]換乘馬車10幾天抵達青島北邊的關口,經過重重關卡到達國民黨軍統轄的青島郊外,有上萬難民滯留於此,不得其門而入。[7]


施朝暉逃出中國路線圖。資料來源:翻拍自《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14。

加上戰事影響,物價飆漲,一碗水或一塊燒餅都要價不斐,難民挨餓,林鐸心想反正乾糧也無法存放太久,乾脆拿出來分享,[8]對他們說「大家共患難,你們與我一起吃這個乾糧吧!」氣氛變得很融洽。[9]由於林鐸待人大方,幾日後有一個湖南兵告訴林鐸,可以付2個「袁大頭」(銀元,小頭、大頭指不同的含銀量)由進城賣菜的人帶領,順著進城的小路(比平地更低的路)爬2-3個鐘頭進城。[10]

到達卡子口(有防守和檢查設施的出入口)要檢查良民證,他向士兵胡謅「我是在北京賣茶葉的台灣人,良民證被共產黨沒收了,又說我的太太是日本人什麼的,把情況弄得更加麻煩」,從辦事處出來的吳先生,剛好也曾在早稻田大學進修,就把他們兩人從後門載到青島市區。[11]他們到警察局尋求幫助,其中一位張祕書聽到林鐸說是台灣人,直說「好好好,台灣人都是好人」,寫了一張條子,叫警察帶他們去小旅館住。[12]

林鐸想起親戚是茶商,在中國有經商據點,就打電報給台北的姨丈王水柳(文山茶行的社長,其弟王添灯[13]為文山茶行總經理,是在1947年228大屠殺中消失的台灣菁英),請他到士林施家代為轉達自己缺錢一事,四天後,在青島的林鐸收到阿嬤匯來的200元美金。林鐸再回到卡子口,拿50元美金給幫忙自己的吳先生當成酬謝之禮,大手筆的謝禮讓吳先生嚇了一大跳,說「那麼我要幫你們買船票」,兵荒馬亂戰爭時期要買到船票相當困難。一週後,林鐸和平賀協子順利搭上船,再隔天(6月1日),劉安祺[14]的部隊撤離青島到台灣基隆,如果林鐸沒有即時離開中國,往後的命運可能又大不同了。[15]

一路逃離解放區的過程,更增加他的戰後中國見識。例如知道穿著共軍軍服的台籍日本兵,被中共抓去參加國共內戰,或被蘇聯抓去當苦工。[16]又例如發現山東省的麥子長得比河北省好,因為在日本治理期間,改善打水設施、技術,人民認為「日本人在的時候,收成很大,國民黨來了後,收成只有一半,共產黨來了後,又更少了一半(也指共產黨更為剝削人民)」;還誤以為林鐸是日本人,對他說「你不要苦了,日本不到五年就站起來了」,[17]整體而言,林鐸所遇到的一般中國人民,對能在實質面幫助他們的日本人,普遍存在好感。

如前所述,山東省的麥子被共產黨征糧,人民一天只吃兩頓小米粥,用餐時間會故意捧著食物到外面的樹下和其他人一起吃,就是擔心其他人會誤以為自己在家裡偷吃好料的,中共組織「兒童團」,監視每個家庭吃的食物,是一種政治獨裁帶來的社會特殊怪象。[18]

對於這段困難重重的逃亡過程,林鐸認同:

能逃出組織那麼嚴密的共產地區,是天大的事情,但是一關又一關的難關,都必有辦法克服,好像冥冥中有貴人相助,真是多麼好的運氣啊!!穿越這些從天而降的種種危險,以及汲取其中的人生經驗,不知不覺之中,將我鍛鍊成臨危也不感到害怕,且不輕易放棄希望。如此難以言喻的好事,竟碰巧讓我給遇上了![19]

回顧人生這一段經歷,我相信沒人敢像我這樣,在解放軍部隊裡拿隊部[部隊]的路條,然後一路橫衝直撞,卻又能順利回到台灣。[20]

雖然施朝暉感覺「好像冥冥中有貴人相助」,但從這段過程,他的種種應對作為,可以發現,他本身不吝於付出、樂於分享、與其他人打成一片的人格特質,是促成別人在關鍵時刻回報他的主因,與其說貴人相助,不如說他自己才是舖成這段美好結局的主因。由於這種不同於他人的經歷,使他未來從事革命事業,有更成熟的思考。

施朝暉因為心中的理想,執意到中國從事革命,從一名在租界生活糜爛、坐領乾薪的地下情報員,到進入華北解放區整理日本人留下的文書資料修正英雄主義思想、歷經游擊戰體認軍事訓練的重要、不願台籍兵員被送到前線當炮灰而提議留下台灣兵做政治訓練組成台灣隊、見證舉著社會主義革命部隊旗幟的共產黨以「假民主」包裝獨裁的本質。這7年的歲月,空有理想的熱情少年,蛻變為考量現實的穩重青年,他在解放區覺悟到理想與現實的落差,逃離原以為是社會主義樂園的「人間地獄」,又一次的轉彎,讓他的人生再一次航向不同的境界。

施朝暉和平賀協子,坐了4-5天的船,[21]大約是1949年5月底、[22]6月初回到台灣,抵達基隆港時,沒有入境證的他們,直接跳船,落在碼頭邊麻袋堆的貨物區,再坐火車回到士林家中。[23]


參考資料

[1]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192-193。
[2]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09。
[3]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190-191。
[4]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193。
[5]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191。
[6]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193。
[7]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10。
[8]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194。
[9]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11。
[10]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11。
[11]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195。
[12]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12。
[13] 李筱峰,陳孟絹,《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1.2015年增訂版》(台北市:玉山社,2015),頁42-99。
[14] 山東人,1946年起任青島十一綏靖區司令官,1949年2月20日,劉安祺已向蔣介石報告,對於青島問題「我本身實無把握固守」。後任第二十一兵團司令官。5月3日中共解放軍圍攻青島,6月1日青島大撤退,撤往台灣基隆。維基百科/劉安祺,https://zh.wikipedia.org/wiki/劉安祺(2017/5/29點閱)。
[15]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12-413。
[16]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一:穿越紅潮》,頁191-192。
[17]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10。
[18]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10。
[19]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13。
[20] 陳儀深訪問、林東璟等記錄,《海外台獨運動相關人物口述史 續篇》,頁15。
[21]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15。
[22]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二:橫過山刀》(台北市:行人文化實驗室,2013),頁14。
[23]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15。


(未完待續。2016/12完稿,後續增補至2019/12)


相關閱讀: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1-前言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2-家人:林朝暉到施朝暉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3-父與母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4-舅與姑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5-求學經歷1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6-北一中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7-早稻田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8-赴中抗日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9-解放區見證獨裁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10-劊子手中共

延伸閱讀:
【活動預告】02/29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揭碑追思會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20-02-20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0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