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12-刺蔣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12-刺蔣
新聞報導 -
作者 Aries | 贊修   
2020-02-23

*本文收錄於「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揭碑追思會」追思手冊。照片未加註者,來源為大地志工。


史明阿祖發糖果給小贊可(左1)、小贊照(左2),於聖山「圖博英雄塔揭塔典禮暨圖博英靈追思會」(攝於2015/3/14)。


富正義感的施朝暉,返台後很快發現全體台灣人處於緊張戒備的狀態,
哪些親朋好友、左鄰右舍在228大屠殺被打死、被失蹤、
哪裡曾是成堆成山的屍體。

他的革命熱情重新為台灣人燃起,組織「台灣獨立革命武裝隊」,
設定目標是「先拿蔣介石的首級」,
又一次從事「過刀山」的地下工作。

事發後,大進大退的逃亡,
最後選當搬運香蕉工人偷渡到日本,人生再一次「偷跑」。


五、台灣刺蔣 1949-1952
看到施朝暉回到家裡,阿嬤和父親的反應都是安全回家就好,母親則是有些賭氣的指責他不知去向。[1]他毫不隱瞞的對家人說去中國抗日、在上海結紮等事,阿嬤沒說什麼,但母親非常生氣。[2]

在國民黨政府的統治之下,人民都要持有「良民證」,這個是仿照二次大戰時,日本佔領的中國地區施行的制度,平賀協子會順利取得她來自山東的「良民證」,是由一位施家的親戚在內雙溪任保正的關係。根據施朝暉的觀察,「雖然當時國民黨軍佔領台灣已經五年,但是完全掌握的區域卻很有限,像是山溝裡或鎮公所裡,都是台灣人在管事」。[3]


平賀協子寄居於台灣的戶籍資料,身分是「外僑」,姓名為「陳淑英」,出生於「拾陸[1927]年拾月拾陸日」,教育程度約為「高中」,職業別寫著像「舞」或「無」的字(她善於日本舞)。資料來源:Su Beng FB。[4]
 
返台後的施朝暉,很快的發現全體台灣人處於緊張戒備的狀態,[5]警察、特務會無緣無故在半夜踹門、翻箱倒櫃的查戶口;[6]中國人處處蠻橫不講理,掠奪台灣人的資源;[7]他也常看到年輕人被打得渾身是傷,手綁在身後、插著寫有罪狀的木牌遊街示眾後押去槍斃,種種「殺雞儆猴」的怪象。[8]對外,家人絕口不提他從中共解放區回來的事,深怕他在風聲鶴唳的年代出事。[9]

在他回家的一個多月後,阿嬤才告訴他,台灣在1947年228大屠殺發生的慘狀,哪些親戚、朋友、鄰居、青年人被打死、被失蹤,哪裡又哪裡是成堆成山的屍體,連士林河(基隆河)的水都被血水染成紅色的。阿嬤還判斷,以施朝暉的性格,如果他當時在台灣,會因正義感使然被打死,反而慶幸他那時不在台灣。[10]

那時流行的打油詩「光復歡天喜地,貪官污吏花天酒地,警察橫蠻無天無地,人民痛苦烏天暗地;轟炸驚天動地,光復歡天喜地,接收花天酒地,政治黑天暗地,人民呼天喚地」,反映一般台灣人對國民黨政府的看法。[11]施朝暉看到台灣的時局,尤其國民黨警察、特務橫行,心裡一股革命的夢想和理想,重新燃起為台灣人做事的念頭,開始組織「台灣獨立革命武裝隊」。[12]

1950年正月,施朝暉的母親施秀過世後,2、3月時,他在草山(陽明山)組織「台灣獨立革命武裝隊」,[13]和曾參加廖文毅「台灣再解放同盟」的周慶安,[14]分成兩班單線帶領同志,[15]口號是「先拿蔣介石的首級」。[16]

行動分成收集武器和監視對象兩部分。收集武器就是買槍、收槍後把槍藏起來,[17]施朝暉的阿嬤在草山的菁礐有60甲的共用地,他們把槍埋藏在山上的雨寮裡。而蔣介石座車出入「草山御貴賓館[18]」的情形,他們則就近在草山公學校(今陽明山國小)附近租屋監看。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發現蔣介石座車車速太快,無法用步槍行刺,需要更多重型武器。[19]

周慶安此時拿出據說是日軍藏在苗栗大湖與南庄之間的重機槍地圖,於是,施朝暉從1950年底至1951年底,假藉採集香茅油的名義,時常往嫁去苗栗的阿姨家跑,在苗栗一帶搜山,不過,仍是未找到傳說中的機關槍。[20]

1951年底,一個寒冷的日子,施朝暉剛從苗栗回到士林家,還沒進門,就看到家附近的亭仔腳(騎樓)磚柱旁有一個講中國話的老婆婆在賣花生;他進家門爬到磚坪仔上看,對面搬來一個年輕的中國人,家人說是近日才搬來的。施朝暉的警覺心全都豎起來了,到阿嬤的床下抓了一把金條和美金就往外跑。他先去士林圓環鎮公所,還沒進入就被認識的公所職員何仔義推出來,[21]劈頭就問「你在幹嘛?聽說你有藏槍被抓到?現在憲兵要去包圍你家,你還在這裡做什麼?」施朝暉聽完立即離開士林,打電話通知周慶安(已事先說好,出事就電話通知)。[22]

他遵守「危險時要大進大退」的原則,一下子從台北到台中,台中再到高雄,高雄拉到新竹,新竹再到屏東,算好警察是早上9點上班後到旅館查前一晚的住宿名單,在臨檢之前就離開旅舍。[23]交通工具以火車、巴士為主,如果遇到查票、驗身分時就鎮定以對,才不會露出破綻。穿著的衣服也時常變裝,隨便買、隨意丟棄。[24]

1952年3月,他剛好有機會在基隆做「海蟑螂」(港口窮人的職業,拿日用品上船賣給無法上岸的船員,或跟船員接貨上岸去轉賣),後來轉為香蕉工人。[25]準備藉機偷渡去日本。[26]這段在台灣逃亡的日子,他認為:

說起來,我逃亡期間都不算真的遇過危險,大概是因為我很了解從事地下工作就像「過山刀」,面對敵人的時候總是要準備兩三種不同的方法,事先規劃好後路,不能等到遇到問題才來想辦法。此外,我也懂得調整緊繃的神經,一直處在壓力下,反而容易犯錯──像我在新竹逃亡時,就曾經跑到香山的海邊游泳,藉此放鬆心情。[27]

選擇偷渡日本並不是一時興起,是經過縝密的思考。主因是他對日本熟悉,再者,台灣出口大批的香蕉和糖到日本,以大船運輸香蕉時,艙底可以放幾千簍香蕉,人容易躲藏,航海時也平穩。[28]這好像是特別為他設定的偷渡最好選項。

他一直在基隆當搬運香蕉工人到5月,使用「阿杜」之類的普通名字,先和工人一起生活、與工頭混熟後,才跟工頭表示要去日本,需要一頂辨識工人身分的紅帽子(工人上下船需戴紅帽子,警察、特務、憲兵認帽不認人),並拿出五兩金子,工頭果然一口就答應施朝暉的請求。其實這與他的平時的行事作風有關:

我和工人們相處得還不錯,一起喝酒時常常會爭相出錢付帳,台灣的平民對於「自己人」總是十分親切、有信用,所以我並不擔心那位工頭會出賣我。[29]

他與眾不同之處還有,「當時台灣並不乏偷渡的人,有的人是用兩三百塊美金直接收買船員、請船員安排,但我卻是自己戴上紅帽子去扛香蕉、勘查有無藏身船底的可能。」[30]他異於常人的思考,正在創造與他人不同的命運路線。

經過一陣子的實地調查後,他選在天氣不冷不熱的5月初動身,在扛香蕉簍上船快結束的半夜3、4點,把紅帽子託其他工人夥伴帶去給工頭交差,讓警察點紅帽子的數量符合工作的人頭數目。[31]

躲入船艙底的施朝暉,還遇到讓人暫時停止呼吸的緊張瞬間。他把三、四個香蕉簍子堆疊三層,圍在自己四周,就在狹窄黑暗的環境昏昏欲睡之時,一位穿藍衣服的船員走進來,而且一直朝他躲藏的角落前進,在離他一公尺的地方,推動他周圍疊好的香蕉簍,接著甲板上另一人大喊「好了」。原來施朝暉的藏身處上方正是通風口,溫度計綁在線上要測艙底溫度,卻卡在他疊好的香蕉簍。處理好,船員就離開。這時的施朝暉心想:

天啊!!如果簍子被他震動得倒向我的角落來,那一瞬間我就會被發現,到時,就什麼都完了。此時,我始終都閉著氣且不敢隨意亂動的等待著,實在是很危險,人生事就是那麼危機四伏,多一分少一秒,事情就會有很大的變化。[32]

這天是1952年5月6日,他在船艙聽到引擎發動的聲音,感慨的想:「每次離開一個地方總是用偷跑的,去日本唸書偷跑、從早稻田離開去中國或從中國出來也是,沒想到現在還是跑。」[33]這艘航向神戶的天山丸輪船,再度把施朝暉帶向不同的人生旅程。


參考資料

[1]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16。
[2]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二:橫過山刀》,頁12。
[3]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16-417。
[4] Su Beng FB,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3008266395854975&set=a.740713245943646&type=3&theater(2019/10/28點閱)。
[5]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18。
[6]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17-418。
[7]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18。
[8]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19。
[9]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18。
[10]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19。
[11]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二:橫過山刀》,頁18。
[12]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二:橫過山刀》,頁20。
[13]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二:橫過山刀》,頁22。
[14]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19。
[15]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二:橫過山刀》,頁22。
[16] 陳儀深訪問、林東璟等記錄,《海外台獨運動相關人物口述史 續篇》,頁16。
[17]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二:橫過山刀》,頁23。
[18] 草山御貴賓館,是蔣介石來台灣的第一個住所。民報/陽明山的文化與權力空間史,http://www.peoplenews.tw/news/607abb3c-cad7-44a2-8776-3464eac2a5ff(2017/5/30點閱)。
[19]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20-421。
[20]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21。
[21]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22。
[22]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二:橫過山刀》,頁25。
[23]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22。
[24]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二:橫過山刀》,頁26。
[25]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22。
[26]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二:橫過山刀》,頁26。
[27]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二:橫過山刀》,頁26。
[28]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二:橫過山刀》,頁27。
[29]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二:橫過山刀》,頁27。
[30]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二:橫過山刀》,頁27。
[31]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24。
[32]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頁424-425。
[33] 史明口述史訪談小組,《史明口述史二:橫過山刀》,頁28。


(未完待續。2016/12完稿,後續增補至2019/12)


相關閱讀: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1-前言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2-家人:林朝暉到施朝暉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3-父與母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4-舅與姑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5-求學經歷1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6-北一中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7-早稻田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8-赴中抗日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9-解放區見證獨裁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10-劊子手中共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略歷11-逃離人間地獄

延伸閱讀:
【活動預告】02/29 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前輩(贊主同修)揭碑追思會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20-02-23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2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