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月 2021 > »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自由論壇 arrow 中國「西山無名英雄紀念碑」是什麼爛碑?
中國「西山無名英雄紀念碑」是什麼爛碑?
新聞報導 -
作者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   
2020-11-29

北京有一座「無名英雄廣場」,那是中國解放軍在 #2013年 新建成的。​

無名英雄廣場的花崗岩牆上列了800個名字──據當時中國官方媒體《環球時報》報導,1949年國共內戰時秘密派了1500人到臺灣──因此上面刻的都是「隱蔽戰線」的中國諜報英雄。​

也因此,自從北京的這個廣場落成以來,當提及白色恐怖的反省,或者看到促轉會進行轉型正義平復司法不法的工作,也會有人疑惑,為何要幫中國人民解放軍承認的「烈士」洗白,還撤銷他們的有罪判決?​

但仔細看看廣場上面的名單,可以發現這些名字大多抄錄自於 #1999年 綠島人權紀念碑與 #2007年 景美人權園區的名單。其中還不乏大家熟知的 #丁窈窕 #高一生 #陳智雄 #泰源革命五人等。​

「等等,你是說他們都是共諜?!」​

「既然你不會相信中國的『被認罪、被自殺』,​

那你怎麼會相信『被英雄』呢?」​

當中國突然來跟台灣受難者前輩裝熟、送一個大英雄頭銜,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無名英雄廣場在北京西山國家森林公園內,​
屬於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

這個廣場在2013年建成,​
官方說法是要紀念他們不能說的諜報英雄們。​
但洋洋灑灑八百個名字,​
看來看去怎麼大多是台灣人?​

促轉會與不少白色恐怖研究者都注意到,​
這份「無名英雄」名單​
與台灣政治受難者高度重疊。​

一比對才發現,​
這些熟悉的人名幾乎都是抄自​
1999年落成的綠島人權紀念碑 以及​
2007年景美人權文化園區公開的槍決名單。​

仔細爬梳目前受難前輩們的檔案與文獻,​
其實就可以知道他們的人生歷程——​
他們或土生土長、或不曾出國、或路線相左,​
不可能是「中國派來的」。​
但中國也不曾說明碑上名單的來源與根據。​
#asUsual​
總之就是沒來由的我說了算,​
陳文雄啊、江炳興啊、丁窈窕啊​
通通攏是阮細漢的啦!​

#抄襲大國​

這塊憑空捏造的碑​
除了一掌拍扁了受難前輩立體的靈魂,​
還有意識的窄化我們的歷史,​
企圖將台灣人納入中國內戰的二元對立中,​
更是對受難者與家屬潑灑了滿滿的惡意。​

碑中的名單有多離譜呢?​

陳智雄出生於日本時代的屏東。​

從東京外國語大學畢業後,​
才華洋溢又精通六國語言的他,​
成為日本政府駐印尼的外交官。​

二戰後日本戰敗,​
陳智雄並沒有立刻離開印尼。​
反而出於同為「殖民地」出身的同情同理,​
在當地投入印尼獨立運動。​
他利用原職務以及家庭關係,​
暗中為印尼獨立抗爭疏通並提供不少資源,​
也為此遭遇不少磨難。​

印尼成功獨立後,​
陳智雄獲頒印尼榮譽國民勳章。​

印尼獨立的大風大浪才剛過,​
陳智雄便回過頭,​
為他深愛的台灣繼續投身台灣獨立運動。​

陳智雄參與了戰後臺灣第一個獨立運動組織​
──臺灣共和國,​
並付出他的外交才能,​
以「臺灣共和國駐東南亞巡迴大使」的身份,​
在1955年出席了第一次的「萬隆會議」。​

後來印尼政府逐漸親共,​
曾一度迫於中國壓力逮捕、驅逐陳智雄;​
當他持瑞士護照在日本為台獨運動奔走時,​
又遭到國民黨情治單位逮捕回台。​

但他不浪費一點時間與機會,​
在短暫出獄的期間,​
馬上籌組臺灣獨立組織「同心社」,​
卻隨即遭到逮捕。​

以中國國民黨的威權立場看他,​
這個 #獨立成癮 的陳智雄還真是罪該萬死。​

1961年,陳智雄先生最後一次遭補入獄。​
1963年,押往馬場町槍決。​

直到行刑的最後一刻,​
他仍高喊著「 #臺灣獨立萬歲!」​

--​

這樣的陳智雄,​
你敢看著他的眼睛說他是共諜?

二二八事件中的嘉義,​
青年義無反顧的勇敢身影處處可見。​

洪養、張守仁與他們的夥伴,​
在二二八事件中組成民兵圍攻嘉義機場。​
親眼看到許許多多的有志之士在這喪生,​
也見識到這個新政權的殘暴面貌。​

他們在躲過這一波清鄉屠殺後,​
組成了 #前鋒青年會,推動台灣獨立自治。​

洪養用自己真實姓名,​
發印了數千份《告台灣同胞書》,​
呼籲大家勇敢挺身,​
看清眼前的國民黨政權已無改變的希望,​
希望號召全體台灣人起身​
以「不合作、不繳稅、非暴力」來抗暴。​

雖然傳單成功發出不少,​
但馬上觸動情治單位的敏感神經。​

1952年洪養、張守仁等人遭循線逮捕,​
不敵殘忍的刑求而招供。​
1953年,遭祕密判處死刑,隨即綁赴槍決。​

--​

他們一個個才二三十歲,​
這輩子從來沒離開過台灣,​
一舉一動一生一命,​
都是為著台灣的獨立自治。​

你說他們是共諜?

「臺灣如果沒有獨立,​
是我們這一代年輕人的恥辱。」──江炳興​

陳良、江炳興、謝東榮、詹天增、鄭金河,​
這五個人要說有什麼共同點,​
大概就是對於 #台灣獨立 的想望。​

因為政治主張入獄的他們,​
關在台東泰源監獄不等的刑期。​
把握各種接觸與外役機會,​
讓他們足以組織一場​
以台灣獨立為號召的武裝抗爭。​

他們選在舊曆年初三起義,​
只待陳良、詹天增依計畫刺殺士班長成功後,​
其餘政治犯將一起佔領監獄,​
並利用台東廣播電台宣告臺灣獨立。​

只是監獄的戒備遠不如想像鬆散,​
刺殺士班長的騷動中斷了一切計畫,​
大家先後被捕。​

鄭金河、陳良、詹天增、謝東榮、江炳興,​
這五人經歷殘酷的嚴刑逼供,​
始終堅持整件事是自己一個人的計畫,​
其他參與者只是自己的「人質」,​
不願鬆口供出其餘一百多名有志之士。​
同年五月被槍決。​


--​

在他們在排演革命的那個月,​
台灣大概已經在心裡獨立了一百次,​
他們腦海中那個畫面,不知道有多閃亮。​

你說他們也是共諜?

除了那些一看就是穿鑿附會的受難者。​
這碑還有無限不可思議的錯誤:​

同一個人被抄錄了兩次:​
陳子胥/陳子婿​
陳力羣/陳力群​
廖長且/廖長珇​
劉振國/劉鎮國​
楊源成/楊源盛​
姚家本/姚嘉本​
余福建/余福連​

繁體字轉簡體字,轉錯漏餡:​
崔乃彬寫成崔萬彬​
鄭崇嶽寫成鄭崇岳​
邱乾耀寫成邱干耀​
梁鍾濬寫成梁鍾浚​

手眼不協調,照抄還抄錯:​
黃瑞聰寫成黃端聰​
廖森元寫成廖林元​

最誇張的是,​
受難者陳榮華長輩明明 #還健在,​
卻也名列其上。​

#抄就抄 #還亂抄​
#百度翻譯繁轉簡​
#adidas抄成abibas​

這些錯誤,​
其實只要核對受難者名單都不難發現。​
只是這些生命與歷史悲劇的重量,​
我們正在共同釐清、試圖承擔,​
而中國政府卻正隨手拿去輕浮消費。

反抗國民政府的人有千百款面貌。​

放在國共內戰ing的脈絡下,​
當然存在著地下黨、省工委;​

如果放在「戰後台灣」這背景中,​
則更多的是左派知識青年、​
還有反對外來政權的人、​
疾呼台灣獨立的人、​
有人期待著自治、​
有人反抗威權貪腐殘暴、​
有人渴望自由與法治、​
有人懷抱著更多改變的希望,​
更有人因為家人無端受難而恨著而痛著。​

當外來政權為這塊土地帶來一百種傷痛,​
就有一百種不同的因為所以我要反抗。​

絕對不是什麼草草率率的:​
「因為共產黨反抗國民黨,​
所以反抗國民黨的都是共產黨派來的。」​

還不需要更深入的討論到​
共產黨在當時社會主義風氣與在今天的意義差異,​
光是受難者面孔就已經如此立體。​

無名英雄廣場的名單,​
顯示出的只有荒謬的政治宣傳的目的。​

當時的台灣,到底是什麼樣子呢?​
受難前輩在想望著什麼呢?​
1950年代的政治犯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促轉會近期將會推出屬於他們的故事,​
歡迎和我們一起重新認識歷史。

 

source: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20-11-28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1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