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四月 2021 >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自由論壇 arrow 【錄音】《派娜娜傳奇女伶高菊花》紀錄片-承擔的勇者
【錄音】《派娜娜傳奇女伶高菊花》紀錄片-承擔的勇者
新聞報導 -
作者 Aries | 贊修   
2021-03-25


觀看更多活動照片

時間:2021年3月21日(週日)
地點:萬代福影城

《派娜娜傳奇女伶高菊花》紀錄片,一看到派娜娜(Panana)、聽到她唱歌,就很感人,因為知道她的故事。然而局限於素材的關係,紀錄片比想像的還短(about 30 min?),意猶未盡。

與談錄音檔(<--進入頁面後,點擊「下載」即可收聽或下載)

映後座談真的很精彩,play下去聽吧!他們用著不疾不徐的語調,就像帶著聽眾聽故事。

高英傑老師分享大姊高菊花的故事,她與○○醫院病歷室成立歌友會等趣事,並訴說他對大姊的感謝,以及對監製、導演的謝意 n_n~。

野火樂集創辦人&紀錄片監製熊儒賢,則是敘述她與菊花阿姨的相處點滴,並說出「酒是我們帶去的、煙也是我們帶去的」,這類不敢讓高英傑老師知道的事 ^+++^。

導演侯季然分享的事,是比較需要思考的面向,讓當事人說自己的故事(素材有限),或是讓別人說她的故事?@_o


側記

網路上看到派娜娜唱〈La Paloma〉(鴿子)的影片,「野火樂集」寫的說明是:

在達邦未唱完的鴿子我們保留下來了
2007年,"派娜娜"已經75歲,她在達邦家中唱了這首西班牙歌曲「La Paloma」(鴿子),因為感動;所以錄了下來。

若有鴿子飛到你的窗前
請溫柔的對待牠
因為牠就是我

那一夜,她唱著唱著...像是在泣訴自己的傷心人生與舞台紅塵,為了這張影音專輯,我們決定保留她當晚未唱完的這首悲歌!

文字說明給人的感覺,以為是派娜娜因太過感傷所以沒唱完這首歌,沒想到在紀錄片裡,居然是因為忘詞而搞笑的stop ^o^",派娜娜說,哎呀!糟糕了,歌詞忘了~

當時一起表演的藝人回憶派娜娜:

派娜娜是「動感歌后的鼻祖」,很會帶動氣氛(青山)。

我穿旗袍唱歌唱得直直的,不太敢動;派娜娜穿澎澎裙,很拉丁風,唱跳俱佳。但台下的她很靜,喝些酒,很悶的樣子,像是另一個人。她沒有出唱片,可能是政治的關係(紀露霞)。

派娜娜是高菊花的藝名,因為害羞的她,不想讓人知道自己是誰。紅極一時的歌星,卻連一段當年的錄音、錄影都未留下。



知道她的故事(高一生的長女),聽她唱歌,會不自覺的眼眶紅。

高菊花的父親高一生(他廣為人知的名字是矢多一生,當時多稱呼他矢多先生),是日治時期培養的鄒族菁英,自台南師範學校畢業後,回到達邦擔任教師,兼任巡查(警察);戰後擔任吳鳳鄉鄉長兼達邦駐在所所長。他依著對鄉土的遠見,對家人、族人的熱情,擘畫、建設故鄉。

查無事證狀況下,卻遭國民黨羅織貪污、叛亂、共產黨罪名,用愛守護家園的鄉長被槍決於1954年4月17日。

紀錄片之中,出現的另一首歌,是派娜娜很喜歡的歌曲,並且教陳永龍唱的〈千風之歌〉

「野火樂集」說明:

2006年,菊花阿姨聽到《千風之歌》這首歌,深受感動,希望我們去找到這張專輯。阿姨告訴陳永龍說:「如果你不會日文,我可以教你唱。」
於是,就有了這首歌。

南台灣知名的矢多先生遭處決,衝擊了嘉南平原一帶的年輕知識分子。他的離開,是「鄒族人厄運的開始」,家族更遭受許多不堪的羞辱。

父親在1952年9月20被誘捕後,長女高菊花勇於承擔起父親的託付,當時她有9個弟妹要照顧,最小的不到1歲(1951年底出生)。

在這種情形之下,20歲花樣年華的她化身派娜娜,唱歌、養家,即使變成歌手,學習、唱著多語歌曲,依舊掩蓋不住她的長才,「山地公主」是她的另一個稱呼。

紀錄片中,和大姊高菊花(1932年生)相差超過一輪的妹妹高春英(1947年生)說,還好姊姊沒有跑掉,姊姊就像媽媽。弟弟高英傑映後與談說,如果沒有大姊,可能會比谷底還谷底。如果沒有勇敢的高菊花,整個家族可能會支離破碎。或許說,她比較像爸爸的角色,即使羽翼未豐,仍努力張開要守護鳥巢。

相信大家都聽過類似的故事,爸爸經商負債,媽媽因受不了龐大的債務、一大群孩子的壓力,而離去。

在這麼艱困的狀況下,高菊花去前線勞軍時,曾動過離去的念頭,但沒有付諸行動,想到敬愛爸爸的請託、幼小的弟妹們……。

監製熊儒賢說「高菊花可不可以不要只是高一生的女兒?」用這個角度看紀錄片,就可以理解為何focus在派娜娜身上。

然而,因為她是矢多先生的女兒,她是矢多家族成員,她是父親心中「身代長男的菊花(長男代りの菊花)」,她承擔起重擔,以致後來的「辛酸64年」(高英傑老師形容用語,相較於鍾逸人先生的《辛酸六十年》)。

想當外交官的夢想,是否也曾在她化身為派娜娜時想像著?

矢多先生,用愛守護家園的無悔;Panana,用行動撐起家族,有愛、有恨、無悔。

聽歌,〈汝叫什麼名〉~曾梓淞創作演唱,獻給派娜娜~~~

Note:
映後座談時,監製和導演的意思,聽起來是想讓人知道派娜娜被黨國機器如何不好的對待,但又不想講太清楚。其實這和自己在寫「原住民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哲人.略歷」的心情是一樣的,想讓讀者知道國民黨的可惡至極,又不想對高菊花阿姨不敬,如何拿捏再三斟酌、小心。


延伸閱讀:

03/21 《派娜娜傳奇女伶高菊花》影音電影與映後座談
【活動預告】04/17 原住民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哲人.揭碑追思音樂會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21-03-25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1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