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四月 2021 >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自由論壇 arrow 原住民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哲人.略歷6-求學經歷/小學校
原住民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哲人.略歷6-求學經歷/小學校
新聞報導 -
作者 Aries | 贊修   
2021-04-07

*本文收錄於「原住民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哲人.揭碑追思音樂會」追思手冊。


1924年,矢多一生(前坐者)於嘉義尋常高等小學校畢業,與兄長合照,右1為堂兄矢多勇一(高榮達)。
圖片來源:台灣音樂羣像[1]


他比別人加倍努力,是沙裡淘金的優異原住民,
獲新聞報導、協助俄國語言學家做田調。
南師畢業前夕已有自治的構想。

7.求學經歷
矢多一生,出生於1908年7月5日,特富野部落(今阿里山鄉樂野村),族名Uyongu Yatauyungana(吾雍.雅達烏猶卡娜)。

對星座有興趣的人,應該眼尖的發現,他是巨蟹座。完整閱讀他的「獄中家書」,會深刻感受他巨蟹座的特質,溫柔、細心、體貼、包容力強、顧家。

1915年,改取日本姓名「矢多一生(Yata Kazuo)」,「矢多」取其族名前二個音(類似日本賜姓政策)。[2]事實上,原名為「矢多一夫」,後改「矢多一生」,有「最優等生」的意義。[3]

矢多一生在母親Asako依鄒族習俗改嫁,他遂被台南州嘉義郡役所戶籍課的大塚久義警部(警察官)照顧。[4]他的求學經歷與殊榮,整理如下表。

表1 矢多一生求學經歷與殊榮

資料來源:整理自《政治與文藝交纏的生命:高山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傳記》、《高一生獄中家書》、高英傑(高一生次子)回覆mail,如資料有出入,以家屬判斷為主。

表格中幾點需留意的事。首先,矢多一生就讀的「嘉義尋常高等小學校」,[5]「小學校」是提供日本兒童就讀的六年制小學校,[6]需通過考試,達到資格才能進入就讀,「左派台獨教父史明」就是一例,他經過層層考試與審查才於1926年進入建成小學校就讀。[7]矢多一生進入小學校的1921年,這年原住民學生進入小學校的只有13人,少於漢民族進入小學校的人數。[8]

也就是說,當時能夠被允許小學校讀書的原住民,是沙裡淘金,若非矢多一生在各方面表現非常優異,是不可能經過考試,而進入日本學童就讀的小學校讀書。優於其他人,這點與他的父親阿里巴,有相似之處。

其次,《台灣日日新報》報導關於矢多一生,從1921-1922年有三篇,重點放在讓人意外的傑出「蕃童」,新聞分別如下:

表2 《台灣日日新報》報導的矢多一生

表格引自:「高一生 生前相關報導」[9]

當中1921(大正10)年7月23日的報導內容:

從今年番[蕃?]人共學被允許以來,在南台灣意願最高的是阿里山鄒族的矢多一生。他自蕃童公學校畢業,今年14歲的少年,外形身材短小看似11、12歲的蕃人。他在嘉義小學校和公學校出身的本島兒童一起接受入學考試,父母甚至於他的祖先應該是一輩子以狩獵維生的民族,沒想到他以優異的成績得到入學許可。當時的小野校長說他是個驚人的兒童,入學後學了一些在深山都沒聽過的畫圖、唱歌等科目,一學期下來國語、算術是甲,未曾學過的畫圖、唱歌、手工是乙,當然國語、算術方面本島兒童是無法比內地的兒童的成績還要好。[10]


參考資料:

[1] 台灣音樂羣像/音樂家名錄/高一生,http://musiciantw.ncfta.gov.tw/list.aspx?p=M038&c=&t=4(2021/2/24點閱)。
[2] 高一生著、周婉窈編註、高英傑&蔡焜霖譯,《高一生獄中家書》,頁298。
[3] 巴蘇亞.博伊哲努(浦忠成),《政治與文藝交纏的生命:高山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傳記》,頁27。高英傑則回覆,「一夫(kazu o)」是偏名,2021/12/4。
[4] 巴蘇亞.博伊哲努(浦忠成),《政治與文藝交纏的生命:高山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傳記》,頁180。高英傑(高一生次子)補充:矢多一生並非被大塚久義「收養」,根據戶口資料與矢多一生小學的作文,可知他與哥哥住在一起。但矢多一生的戶籍寄在大塚久義家,為戶口居留人,類似現在要就讀某國中、國小,把戶籍遷入該校學區內之意。高英傑(高一生次子)電話口述,2021/3/10。
[5] 嘉義尋常高等小學校,為「旭小學校」的前身,二戰後廢校,原校址成為嘉義第二公學校校地,今為嘉義市東區民族國小。台灣記憶/嘉義尋常高等小學校,https://tm.ncl.edu.tw/article?u=001_004_0000363936&lang=chn(2021/2/16點閱)。
[6] 8歲以上、14歲以下的日本人兒童就讀六年制的小學校,入學資格必須為日籍學童,或通日語的台籍學童,所學科目與日本內地一般的尋常小學校相同,小學校的資源或升學率都優於台籍學童就讀的公學校。1941年3月,台灣教育令再度修正,將小學校、蕃人公學校與公學校一律改稱為國民學校。維基百科/小學校,https://zh.wikipedia.org/wiki/小學校_(台灣)(2021/2/16點閱)。
[7] 史明,《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台北市:前衛,2016),頁140。
[8] 巴蘇亞.博伊哲努(浦忠成),《政治與文藝交纏的生命:高山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傳記》,頁26-27。
[9] 巴蘇亞.博伊哲努(浦忠成),《政治與文藝交纏的生命:高山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傳記》,頁186。
[10] 引自巴蘇亞.博伊哲努(浦忠成),《政治與文藝交纏的生命:高山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傳記》,頁27。
 

(未完待續,撰於2021/3/10)
 

相關閱讀:
原住民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哲人.略歷1-摘要
原住民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哲人.略歷2-前言
原住民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哲人.略歷3-原住民鄒族
原住民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哲人.略歷4-被噤聲的台灣史
原住民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哲人.略歷5-家庭背景

延伸閱讀:
【活動預告】04/17 原住民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哲人.揭碑追思音樂會
【錄音】《派娜娜傳奇女伶高菊花》紀錄片-承擔的勇者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21-04-07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1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