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月 2021 > »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首頁
原住民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哲人.略歷7-求學經歷/南師
新聞報導 -
作者 Aries | 贊修   
2021-04-09

*本文收錄於「原住民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哲人.揭碑追思音樂會」追思手冊。


矢多一生在台南師範學校上體育課(坐者右1)情形。
圖片來源:高英傑


22歲的矢多一生,已看出地方自治要由下而上,
不能依賴政府,族人要有經濟當後盾,才有自治的實力。

第三,能夠進入師範學校就讀者,一定是傑出的知識分子,台灣當時有台北、台中、台南三所師範學校,在1945年前,進入台南師範學校就讀的原住民學生,只有19人,包括矢多一生(1924-1930年就讀)。[1]他的認真與優秀,可想而知。

根據巴蘇亞.博伊哲努(浦忠成)教授對矢多一生的「學業成績表」解讀:

在10分滿分的評量標準下,高一生大部份的成績是8,有幾個7,也有幾個9;體格檢查的評語是「體格強健」,修業期間偶有因為感冒和腹痛而請假。操行考查表中留下教師給他的評語包括:確實、努力、順從、寡言、熱心等。[2]

日治時期一位教師的養成,要能文能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在台南師範學校的修業共6年(含1年教學實習),矢多一生廣泛涉獵各方知識。


矢多一生就讀台南師範學校六年的學業成績表。

圖片提供:高英傑

驚奇的是,其中一個修業科目是「臺灣語」(中上區域,打勾處),甚至與其他主要科目的英語、歷史、地理等並列,可見日本人統治台灣將「認知人民的語言」視為必然,所培養的師資需會一般人常用的「台語」,而非如國民黨唯我獨尊的優越感,並將不會華文、華語者視為文盲。


矢多一生在台南師範學校上音樂課(站者左2)情形。
圖片來源:高英傑


第四,矢多一生在台南師範學校的學生時期,協助俄國語言學家聶甫斯基(N. A. Nevskij)調查鄒族的語言和口傳文學,之後出版成書。

矢多一生就讀南師期間,每逢假日就會回故鄉,並到母校達邦蕃童教育所幫忙教育工作,也因此,經由警察的連繫,在聶甫斯基到鄒族進行田野調查的一個月雨季中,矢多一生和自己的兄弟協助他的研究。[3]

聶甫斯基如此描寫:

他[警察局長]聽說我想研究鄒語,就向我介紹了一位青年,名叫矢多一生,他來自特富野社。他每天都到達邦教鄒族青年學日語,協助警方推行台灣各原住民族的日本化。從第二天起,矢多一生就成了我的老師,一直教了我近一個月的時間。如今發表的這部著作的一部分,是我對這種十分有趣的語言研究的成果;這些研究主要是根據我的矢多一生老師向我提供的素材。我和他一起在台灣山區雨季嘩嘩不停的滂沱大雨,對這些素材作了初步的研究。[4]

聶甫斯基於1935年在俄國出版《Материалы по говорам языка цоу》(「цоу」=「鄒族」)的俄文專書,以《北方鄒族部落語言》為書名發行2萬冊,展現他在台灣鄒族調查的成果,得到學界高度的評價。台灣一直要到58年後的1993年,才翻譯成《台灣鄒族語典》的華語、俄語對照版的專書。[5]


《北方鄒族部落語言》書籍,俄語版封面(左)。《台灣鄒族語典》書籍,華語版封面(右)。
圖片來源:臺灣原住民族歷史語言文化大辭典[6]

好似某種緣分,華語版的譯者之一浦忠成(巴蘇亞.博伊哲努),正是來自鄒族特富野部落。[7]矢多一生於1952年12月14日寫的獄中家書,寫到的「昭光」,漢名浦利光(あきみつAkimitsu),正是浦忠成的叔叔,浦利光是矢多一生的學生,兩個家族屬同一氏族,浦忠成的成長過程,聽過各方對矢多一生不同的描述。[8]

俄羅斯聖彼得堡民俗博物館得以展出鄒族的服飾和樂器,也是當時所蒐集。這是矢多一生首次接觸到西洋人對族人事物的田野調查,日後他認為鄒族不該被漢化,要保有自己特有文化的想法,可能受此事影響。他告訴過高菊花(矢多一生長女),「他很不喜歡和漢民族同化,很希望族人保有自己的文化。」[9]

(聶甫斯基的老師,民俗學家Sternberg的理念,是「人類是一個整體」,全世界各民族是平等的。[10])

這裡要留意的是,矢多一生在台南師範學校即將畢業的前夕,已有「自治」的想法,之後的人生,也持續朝這個方向努力。他在1930年(昭和5年)2月17日於《ハーベー先生:小学校を中心とする理想的農村の建設者》書中註記(白色恐怖未被燒毀而倖存書籍):

吾村的地方自治化,並不是掌握在官府手中[吾ガ村ノ地方治化 吾人ハ何時マデモ官憲ノ手ニノミ主育スベキデナイ[11]],我們擁有祖先遺留下的豐富的土地,不斷的耕作,飼養家畜,增加收成,村人生活富足便能達成自治願望。

購買合作社、利用合作社、販賣合作社、阿里山社團、阿里山圖書館、阿里山兒童文庫、阿里山向土會、音樂會、學藝會、改良栗祭。

要達成自治無論如何要讓阿里山成為模範自治農村。

先祖二千年以來一直沉睡的土地,我們要耕作,要挖出黃金。[12]

22歲(實歲)的矢多一生,比一般人細微的觀察,加上這一路所吸收的知識,以及他對族群的認識,已看出想要地方自治,要由下而上,不能依賴政府,族人要有經濟當後盾,才有自治的實力。


參考資料:

[1] 巴蘇亞.博伊哲努(浦忠成),《政治與文藝交纏的生命:高山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傳記》,頁28。
[2] 巴蘇亞.博伊哲努(浦忠成),《政治與文藝交纏的生命:高山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傳記》,頁29。
[3] 巴蘇亞.博伊哲努(浦忠成),《政治與文藝交纏的生命:高山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傳記》,頁31-32。
[4] 巴蘇亞.博伊哲努(浦忠成),《政治與文藝交纏的生命:高山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傳記》,頁32-33。
[5] 巴蘇亞.博伊哲努(浦忠成),《政治與文藝交纏的生命:高山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傳記》,頁34。臺灣原住民族歷史語言文化大辭典/臺灣鄒族語典,http://210.240.125.35/citing/citing_content.asp?id=1925&keyword=%B9Q%B1%DA(2021/2/17點閱)。
[6] 臺灣原住民族歷史語言文化大辭典/臺灣鄒族語典,http://210.240.125.35/citing/citing_content.asp?id=1925&keyword=%B9Q%B1%DA(2021/2/17點閱)。
[7] 巴蘇亞.博伊哲努(浦忠成),《政治與文藝交纏的生命:高山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傳記》,頁7。
[8] 高一生寫到昭光的部分:「我打算讓這兩個孩子以及昭光、良吉他們將來能出人頭地(私は此の二人の子供と昭光、良吉他ちを將来立派に出世ちせるつもりです)」。高一生著、周婉窈編註、高英傑&蔡焜霖譯,《高一生獄中家書》,頁112-115。
[9] 張炎憲等採訪記錄,《諸羅山城二二八》,頁168。
[10] 巴蘇亞.博伊哲努(浦忠成),《政治與文藝交纏的生命:高山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傳記》,頁35。
[11] 高英傑,《拉拉庫斯回憶:我的父親高一生與那段歲月》,頁209-210。
[12] 巴蘇亞.博伊哲努(浦忠成),《政治與文藝交纏的生命:高山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傳記》,頁108。
 

(未完待續,撰於2021/3/10)
 

相關閱讀:
原住民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哲人.略歷1-摘要
原住民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哲人.略歷2-前言
原住民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哲人.略歷3-原住民鄒族
原住民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哲人.略歷4-被噤聲的台灣史
原住民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哲人.略歷5-家庭背景
原住民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哲人.略歷6-求學經歷/小學校
 

延伸閱讀:
【活動預告】04/17 原住民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哲人.揭碑追思音樂會
【錄音】《派娜娜傳奇女伶高菊花》紀錄片-承擔的勇者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21-04-09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1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