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醫學新觀點(33)癌症有真的那麼可怕嗎(7)?
特別專欄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陳俊峰醫師   
2022-09-19

獨一無二的天然抗癌藥物

今天要講的抗癌藥物槲寄生,是人智醫學創辦人魯道夫·史坦納先生在大約100年前所發現,他觀察到其生長的方式應該可以抗癌,結果由他的學生及醫師朋友把槲寄生應用在現代的醫學來對抗癌症而取得了重大的成就。

人智醫學流行於歐洲,是一門很特別的醫學,它的內容涵蓋了不只是物質世界而己,也包含了靈性世界,其內涵很像中醫的觀念,因為出生於奧地利的魯道夫·史坦納先生具有先天的靈視能力,所以他可以看到常人看不到的靈性世界,所以由他發現槲寄生能抗癌這件事情來説,是別具意義的。

人智醫學在看待癌症的本質基本上與主流醫學有所不同,因為現在主流醫學看到的只是物質世界的觀點,認為癌症發生的根本原因是基因突變,而這種研究方向容易進入死胡同;人智醫學看待癌症的的觀點在本質上有更深入的以及涵蓋天地的觀念,以下會用比較多的篇幅來介紹。
 
如果有種花經驗的人來說,就會知道不開花的爬藤植物就像癌細胞一樣,在短短時間就快速地占滿了整個庭院。而一般會開花的植物,當開花時就停止了生長,這就是形塑的力量,是來自於宇宙光調解的力量,而這種現象也可以應用在人體身上。
 
癌細胞的本質是什麼⋯人智醫學的觀點
 
當在顯微鏡下研究不同器官的細胞時,很容易分辨它們之間的區別。根據它們的起源器官,神經細胞看起來與胃腸細胞完全不同。然而,對於癌細胞,無法確定它們來自哪個器官。它們是無差別的。

人體除了癌細胞可以無限生長之外,還有在胚胎期第一個細胞,即受精卵,也可以完全用分裂而未分化的方式生長,這正是它能夠轉化為任何器官細胞的原因(圖1)。它是多能的,本身就帶有許多可能性。

 
圖1 表示細胞分裂時細胞的生長的速度非常快,但一旦進入細胞分化時,生長的速度就變慢了。(圖片來源:網路)

胚胎細胞的本質是什麼?

長成人類的第一個受精卵以及緊隨其後的所有細胞都是完全未分化的。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細胞的分裂速度比生物體發育的任何其他時期都要快。 然而,這種速度並沒有持續多久。 當中有一個轉折點,在受精後第十四天左右,囊胚(Blastula)的多細胞圓形胚胎中(圖2左邊), 絕大多數的細胞都保持其快速分裂速度,只有一小群細胞開始分裂得更慢,因此,形成了所謂的原腸胚(Gastrula)而有胚胎內陷的狀況(圖2右邊),之所以會如此,是因為有一股來自外來宇宙的力量進來(圖3),這時細胞停止生長而開始要分化了,所以分化讓生長停止,這是由於來自宇宙的心魂力量使胚胎細胞停止生長,開始分化成為外胚層、內胚層以及中胚層三個胚層細胞。



(圖片來源:網路)


圖3 產生內陷的外部力量(圖片來源:網路)

這是第一個分化。在胚胎發育過程中,細胞分化成各種器官細胞的程度越深,它們的分裂速度就越慢,直到最終在出生之前,它們或多或少地停止分裂(神經細胞的分裂程度越高,腸細胞的分裂程度越低)。是什麼減緩了他們的分裂?答案就是分化。
 
分化的原因是什麼?
 
分化的力量從何而來? 在胚胎發育當中,來自有機體內部活生生擁有分裂、生長能力的細胞,讓胚胎快速成長,但在發展到一定程度時,則有從宇宙之外,通過肉身入世人類的心魂和靈性(靈魂),滲透到胚胎中而形成分化的力量,通過這些力量作用於每個器官的形式,最終作用於整個胚胎。 正是這種分化力/形塑力,減緩了細胞的生長速度。如圖4。


 
圖4 生長力是沒有形狀的,所以是由內往外的力量,而分化的力量是來自於外在的(紅色箭頭),分化是為了延緩細胞的生長。(圖片來源:網路)
 
槲寄生(Mistletoe)
 
從遠古時代開始,槲寄生就被認為是治療各種疾病的植物藥。然而,作為一種癌症療法,魯道夫·施泰納於 1920 年首次提出它:他將其稱為治療癌症的療法。看看這種植物的生活方式可以幫助理解它的作用。
 
槲寄生不能像其他植物那樣獨立生存,它需要一個宿主,必須從宿主那裡獲得生命,但不會以犧牲宿主為生的寄生植物。它可以形成自己的葉綠素,這就是為什麼它是綠色的,可以通過光合作用建立自己的生命物質。
 
槲寄生不能生活在土地上,而只能高高地高聳在樹冠上(圖5)。在這裡,它也不同於其他植物,它們在地球中心和太陽之間的空間中垂直定位。相反,它在各個方向均勻生長,形成一個球形灌木。它也不受時間影響:它是常綠植物,冬天不落葉(圖6)。空間和時間是地球的屬性,但槲寄生與地球無關。

然而,它與水有著密切的關係。它存在於生長在地下水道或河流沿岸的樹木上。它從宿主那裡吸收部分水,但本身不會變成“水”。它仍然堅固,甚至“結實”且結構良好。它的葉子蒸發的水分是宿主的六倍。這樣可以緩解宿主體內多餘的水分。
 
槲寄生與光有著同樣密切的關係。正是光使植物能夠產生綠色葉綠素。這就是為什麼當植物被遮蔽時,它們的葉子會變黃。然而,槲寄生有能力保持其葉綠素並保持綠色。即使是在寄主樹的樹林深處,在完全黑暗中的根部也顯示出葉綠素並且是綠色的,這就是槲寄生固有特性的一種表現:它充滿了光。然而,是來自宇宙的光調解了形塑的力量。光有形塑的作用,因此,槲寄生本身堅固且形態良好,甚至能夠減輕寄主樹上多餘的水分。
 
通過這種方式,槲寄生一方面可以控制癌症病人惡性腫瘤內水分過多的生命過程,同時並用宇宙光調解形塑的力量阻止了癌症的生長,進而引導罹患癌症的有機體沿著治癒的道路前進(圖7)。
 

圖5 槲寄生高聳在樹冠上,它向各個方向均勻生長,形成一個球形灌木。(圖片來源:網路)


圖6 槲寄生常綠植物,冬天不落葉,它充滿了光,具有形塑的能力。(圖片來源:網路)
 
 
圖7 細胞生長(Principle of growth)的原則更多的與地球物質聯繫在一起,而形塑的原則( Principle of form)會更多地與宇宙力量(光)有關。(圖片來源:網路)

槲寄生物質的作用
 
研究發現,槲寄生顯示出迄今為止已知的最強的細胞生長抑制(細胞生長抑制)作用,比通常的細胞生長抑制化療藥物高出十倍。 同時,這種作用主要針對血液和組織中的腫瘤細胞,較少針對健康細胞。這意味著它具有已知最強抑制細胞生長的能力,但這主要針對腫瘤細胞,而不是針對健康細胞。這是獨一無二的。槲寄生通過開發對癌細胞具有非凡親和力的植物抗體(凝集素)來實現這一目標,從而將槲寄生物質引導至癌細胞。
 
同時槲寄生可刺激整個免疫系統。它通常會增加白血球的數量,特別是淋巴細胞的數量,白血球負責破壞腫瘤細胞。它部分通過刺激和擴大脾臟來做到這一點,脾臟是建立淋巴細胞的器官之一。然而,它也會刺激其他免疫器官,包括胸腺,胸腺通常僅在兒童時期作為中樞免疫器官進行活動,以建立終生的免疫系統。在槲寄生療法下,胸腺現在又恢復了工作。
 
在這世上,沒有已知的物質在這兩個相反的方向上顯示出如此相反的作用,一方面有力地抑制細胞(尤其是腫瘤細胞)的生長,另一方面又強烈地刺激免疫系統。傳統醫學一直在努力尋找這一點。它就在這裡,在槲寄生中。
 
槲寄生最後一個獨特的方面是它作用於癌細胞核的方式。它抑制細胞生長的能力實際上並沒有殺死細胞,但似乎只阻斷了負責過度活躍細胞分裂的基因部分。 換句話說,槲寄生具有將癌細胞變回健康細胞的能力,它確實是治療癌症的有效方法。


參考資料:
Cancer  Guidance from an anthroposophical medical perspective 從人智學醫學角度看癌症指南
by Daphné von Boch (Author)
 

延伸閱讀:
醫學新觀點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22-09-20 )
 
下一個 >
© 2022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