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自由論壇 arrow 清風何忍血腥味?~228與花蓮的故事
清風何忍血腥味?~228與花蓮的故事
新聞報導 -
作者 Aries | 贊修   
2016-09-17

文/陳孟絹


1937年,張七郎在鳳林仁壽醫院前的全家福。右起為張七郎、張宗仁(長子)、張依仁(二子)、張果仁(三子)、張秀惠、張性惠、張秉仁、張存仁、詹金枝(妻)。圖/李筱峰提供

豐富的地貌生態與人文風景,始終飄散乾淨清風的「後山」,是一般人的花蓮印象。然而政權交替後的國府時期,屬228事件的血腥殺戮最為人震驚。

花蓮地方名人:制憲國代張七郎醫師三父子、三民主義青年團優秀青年許錫謙,被槍斃在中華民國憲法頒布實施第一年,1947年。他們在號稱保障人權的憲政時期,遭軍人非法逮捕慘死「祖國」槍下!!

鳳林張七郎醫師滅門屠殺事件

開拓東台灣醫療與教育的客家移民、制憲國代張七郎,戰後催子返鄉貢獻長才,為何父子三人共同遭難?

張七郎,1888年生,新竹湖口客家人。1915年台灣總督府醫學校畢業,曾在基隆醫院、馬偕醫院服務,淡水開業仁壽醫院。身為基督徒的他,受馬偕牧師在偏遠地區傳教的精神感召,以及鳳林醫療資源缺乏的緣故,於1921年「島內移民」到鳳林定居,並搬遷仁壽醫院至此。

他以祖傳的漢醫為底,西醫為用,調和漢醫與西醫的醫法,加上厚待病患、勤勞往診,仁心仁術逐漸聲名遠播。與同為基督徒的妻子詹金枝,把基督信仰帶到花蓮,夫妻在1926年與同好創設鳳林教會,且熱心地方建設。

重視教育的張七郎,在1945年獨資創辦鳳林農業職業學校(現鳳林國中),由他擔當首任校長,並在1946年7月改為鳳林初級中學,提供就學機會。此遠見造就「鳳林出校長」的文風。

既是行善人 也是政治家

他與許多知識分子一樣,在戰後迎接期待中的自由社會,熱心參政。1946年3月,他當選花蓮縣參議員;4月開議當天,更被推為議長,曾揭發縣長貪污米糧情事。他亦當選10月底選舉的台灣省制憲國大代表,可見他的高知名度。

張七郎夫婦共育有五男二女,前三個孩子在滿洲國當醫生,於戰後回台。分別是長子張宗仁接續張七郎的鳳林初中校長一職;二子張依仁在大番社(阿美族部落)太巴朗分院看診;三子張果仁接手仁壽醫院的醫療工作。他們與父親一起歷經人生劇變的一晚。

醫生父子三人 慘死228事件

張七郎於1947年2月初,南京開完制憲國大會議回台後,在縣內巡迴宣講憲政之事,過度勞累引起肋膜炎,長期在家休養。228事發後,他以最高票被推選為花蓮縣長候選人。然而國府整編第21師獨立團開抵花蓮,4月4日晚上,張七郎連同三個醫師兒子,分別在「太古巢」農園與仁壽醫院兩個家被粗暴捕捉。

其中張七郎、張宗仁與張果仁,當晚即被槍斃在公墓。遺體雙手被反綁在後,衣服與隨身物品全不翼而飛,全身血污僅著內衣褲。背後各被打兩槍,前胸的子彈出口有如碗口大。張依仁可能是身上有軍醫證明,才有機會僥倖獨活,被囚禁三個月後釋回,但往後卻生存在特務監控的影子裡。

一家三口慘遭滅門屠殺,事後被國府以「背叛黨國,組織暗殺團體事」、「拒捕而受擊斃事」罪名,合理化藉暴動而濫殺情事。張七郎家族遭受國家暴力,遺族仍奮力挺過陰暗幽谷,是不屈服於惡勢力的正面象徵。


張七郎父子三人合葬的墓園,位於鳳林太古巢農園裡。墓碑對聯:「兩個小兒為伴侶 / 滿腔熱血洒郊原」,墓碑記誌「主後一九四七年 民國三十六年四月四日夜屈死」。圖/李筱峰提供

三民主義青年團許錫謙事件

被遴選為三民主義青年團幹部的「本省優秀青年」許錫謙,為何在短期間就搖身變成「叛徒、暴民」?

許錫謙,1915年生,花蓮人,是富商許柳枝的獨子,北二中畢業。1931年與王懋卿、張春木等人組織「台灣經濟外交會」花蓮港支部,為原台灣民眾黨的系統。

戰後,台灣優秀青年熱烈響應由「黨、政、軍、團」構成的「三民主義青年團」,期待建設三民主義新台灣。花蓮分團部在1946年1月成立,許錫謙擔任宣社股長。《花蓮文獻》記載:「由籌備處遴選本省優秀青年鄭財旺、黃福壽、許錫謙分別充任股長。」3月召開第一次團員代表大會,會中選出7名幹事,許錫謙為當選者之一。他也編輯《東台日報》的兩份定期報刊,《青年週刊》與《青年報》,報導青年運動動態等消息。


許錫謙。圖/李筱峰提供

溫和改革者 槍決棄屍山崖

228事件波及花蓮,3月4日,許錫謙率領20餘名青年,趕到三青團花蓮分團部,要求書記郭穆堂召集民眾大會,結果參加人數踴躍,約有2,000人。會中推舉省參議員馬有岳為主席,領導組織228事件處理委員會,民眾並高呼「打倒貪官污吏,台灣自治萬歲!」的口號。「不准發生流血事件,以平和手段解決一切政治問題」的決議,顯示該會溫和改革的主張。

許錫謙擔負起由青年組織的「青年大同盟」總指揮,負責維持治安、收繳武器,分配糧食給貧民等工作。


許錫謙(二排左六)參加三青團幹部講習會。前排中坐、著軍服者為李友邦。圖/李筱峰提供

3月9日以後,事態急轉直下,許錫謙走避台北環河南路的岳父家。經縣長及憲兵隊長擔保返家無事與叔叔許屘輝的遊說下,許錫謙動身回鄉,無奈家人怎麼也等不到他的身影。

原來他行經南澳時,隨手攔下的便車竟是花蓮憲兵隊的卡車,等於羊入虎口。被載到蘇花公路9公里處,遭憲兵槍決後踢下山崖。妹婿官德慶在找尋許錫謙的遺體過程,目睹沿途有30多位受難者,均是後腦中彈,暴屍在山坡處。許錫謙的遺體,後腦中彈、剩不到1/3的面積,一隻眼睛不見,腳中三槍、手肘有一槍,身上應有的錢財、戒指、金鍊、家傳的懷錶都不知去向。

一位熱心於社會公共事務的青年,致力於和平公義的理念,未經審判被就地槍殺。國府對疑慮者的整肅,毫不留情。

張七郎父子三人與許錫謙,如同當時正直的台灣人,選擇相信政府,結果生命與財產被獨裁者洗劫一空。這頁歷史傷痕,是台灣人百年苦難的縮影,與面對專制政黨的前車之鑑。 


本文原載2016/9/17 民報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22-12-30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4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