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與我同行-台灣婦女參政的心路旅程,周清玉的政治路 我讀.我見
與我同行-台灣婦女參政的心路旅程,周清玉的政治路 我讀.我見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   
2008-06-22

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

周清玉女士經過風風雨雨的台灣政治慘淡期,她於自序:

過去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埋首政治,這當然和我的夫婿姚嘉文有關。我們一家人三口單純的生活在一夕之間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樣的完全改變;但仔細觀察我和嘉文多年來的行走軌跡不難發現:走到今日也是必然的發展,因為一切彷彿水到渠成般的自然。只因著我們追求公平正義的目標,永不改變!

考上台灣大學社會系之後,我隻身北上求學,結識姚嘉文之後開始關心時政。但是我最大的興趣還是在社工領域,思考事情的角度也都深受影響。這也是日後我進行「美麗島受難者」救援工作時,總是以社會工作的角度及方法的原因,因為我從骨子裡就是一個社工。所以我想到的是受難者在獄中的生活、家屬在社會上碰到的問題,因此我給獄中的人寄書、寄錢,給外頭無依的家屬辦活動、安慰他們。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自序",《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p.4-5。

富家千金於國民黨教育體系長大。

1940年的台南市,三虎汽水工廠製造出台灣本土口味的碳酸飲料;微甜、帶有氣泡的三虎汽水為消費者帶來全新的口感,代表的更是時尚與流行。在可口可樂被引進台灣之前,本土的「三虎汽水」無疑是飲料界的天王。台南人周炳輝看中這項糖水生意的發展前景,把這項生意經營得有聲有色,成功打進飲料市場,應驗台灣諺語「第一賣冰」的說法,台南周家的事業在此時達顛峰。

汽水工廠的老闆周炳輝育有一子二女,他讓三個子女除了受到最好的照顧,更受最好的教育。兒子和大女兒都念成功大學,最小的女兒更被捧在手心,這個喝汽水長大的台南女兒就是周清玉。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台南小姐-三虎汽水的千金",《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12。

由於姚嘉文之故,周清玉受到影響。

於是周清玉可以用心的學習,但許多人的言行卻使她驚奇。其中最讓她好奇的是來自彰化、法律系的學長姚嘉文。因為他白天念書、晚上工作,了不起的是成績卻名列前矛。兩人都參加台灣大學以研討社會問題及憲法聞名的「社會科學研究社」,姚嘉文擔任會長,周清玉擔任祕書;回憶當時,周清玉以「崇拜」二字形容她眼中的姚嘉文,因為姚嘉文經常發表許多周清玉從未聽聞的言論。她對於憲法的啟蒙就是源自於此。印象最深的是姚嘉文等人描述當時台灣施行的憲法宛如「小孩穿上了大人的西裝」。姚嘉文發表過一篇名為「憲法與國會改選的問題」,就「中華民國憲法」之不合時宜及國會之不合情理的情況提出報告。周清玉表示對這次報告留下的深刻印象,至今未滅。「社會科學研究社」經常訪談憲法學者,還曾經訪視當時被國民黨軟禁的彭明敏教授。周清玉指出,發生美麗島事件,以及後來她出任國大代表進行「國會全面改選」時,伸手相助的很多友人都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交情。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台南小姐-姚嘉文的妻子",《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19。

台灣女性的傑出表現,往往在於深受打擊之後,產生還原內在剛強與韌性的DNA。恁祖媽一旦投入政治的黑潮,為了護夫心切,會撐住半邊天。

1974年周清玉到美國研究進修,隔年姚嘉文擔任法律顧問的「台灣政論」出版,雜誌社當時的辦公室就設在她女兒姚雨靜的房間;周清玉卻一直到後來在華盛頓遇見剛從台灣前來的友人問起才知道。周清玉當時其實是擔心的,回國後只問了姚嘉文一句話:「你作這種事難道都不擔心我們的安危嗎?」姚嘉文卻還是一貫的答案:「不會有事」。周清玉一向相信姚嘉文,對於他這樣的說法自是深信不疑。

過了不久,「台灣政論」被查封,黨外人士一致認為應該再有一本雜誌作為溝通及論述的園地。在向政府申請新雜誌的過程中卻因為名稱問題而遲遲無法獲得核准。某日姚嘉文及黃信介等人再度於姚家聚餐會商時,從來未參與的周清玉一邊炒著菜一邊參與討論,突然說:「為什麼不叫『美麗島』呢?」大家就針對這個名字展開討論,最後終於正式定名。周清玉記得她事後還收了黃信介3,000元的紅包,答謝她為這本雜誌命名。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美麗島風暴-「美麗島」命名",《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24。

國民黨的權貴子女於安然中長大,小時候受到大中國思想的薰陶,長大成人要做台灣人的領袖,被趕出中國的黨國家族,到了台灣因虛性反射,殺害台灣菁英,以軍隊做後盾、用黨領政、吃台灣人的肉、喝台灣人的血、啃台灣人的骨,見不得台灣人當政。

1979年12月,高雄事件發生後,周清玉開始對於整體社會氣氛的詭譎感到憂慮,因為國民黨政府對黨外人士的跟監日益嚴重。姚嘉文被抓走的前一天晚上,周清玉對姚嘉文提起跟監情況還被他斥責多慮,顯示他們根本不認為自己做錯什麼事,也沒有意識到情況的危急。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美麗島風暴-「美麗島」命名",《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27。

在大逮捕當晚,所有人驚慌失措。夜裡11點,部份家屬群聚在立法委員康寧祥住處研議,決定三件事:第一,整理美麗島事件的相關資料;第二,組軍法律師辯護團;第三,展開全台灣所有受難家屬的串連跟慰問。當時康寧祥還苦笑著說:「現在,只剩下阿公和孫子了」,一句笑語道破現況。周清玉就是在這樣極度驚恐及毫無頭緒的狀態下展開救援,過程中嚐盡人情冷暖。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美麗島風暴-「美麗島」命名",《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29。

就在初次會面之後,竟然很快的發生了「林宅血案」。周清玉當時正和林義雄的妻子方素敏在軍法處,前來通知的人不敢直接把壞消息告訴方素敏,而是先把周清玉叫出來由她以較婉轉的方式告知。周清玉於是馬上陪同方素敏回到林家但是遍尋無人後再趕到幼稚園找人。比方素敏早一步得知噩耗的周清玉回憶這段血淋淋的過往至今仍有全身虛脫的感覺,因為她也有一個稚齡女兒,她不得不擔心她是否也處在這樣的危機之中。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美麗島風暴-「美麗島」命名",《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30。

先生入獄妻子就要堅強起來,台灣的女性若無遺傳400年恁祖媽精神,會自殺、發瘋、憂鬱、死亡,所以千萬不要看不起柔弱的女人。

和部份政治犯家屬許榮淑、余陳月瑛一樣,周清玉從小如掌上明珠般的被保護中長大,但就像知名女作家陳若曦在一本描寫台灣女性如何堅毅生存的書「完美丈夫的祕密」序言所說:

「猶記得『美麗島事件』甫發生,許榮淑和周清玉一談起她們被捕的丈夫都淚流滿面,周清玉更是泣不成聲,似乎已到世界末日。也難怪她們,榮淑當小姐時嬌生慣養,結婚還有陪嫁的ㄚ頭;清玉備受呵護,一心當賢妻良母。然而事到臨頭,形勢需要,兩人都披掛上陣來『代夫出征』,也都高票當選。到丈夫出獄之日,也是她們鍛鍊成長之時,從此都擁有了各自的一片天。她們的成長證明了一個事實:婦女從政是『非不能也,乃不為也』。」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美麗島風暴-受難人家屬的精神領袖",《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p.31-32。

中國黨的女性讀幾本書立刻成為知識高層,台灣國的女性讀到博士,若無中國黨高人的指點,很難有大的成就,2008年台灣的教育系統還是受統派把持,而堅持台灣本土教育回歸同心圓的教育工作者,皆死得很難看,莊國榮為2008年的代表性學者,真是求助無門。有良心的中國黨權貴並非沒有,道德的中國黨高層亦有所聞;但是良心有限,要保護台灣菁英必須慎防著藍色恐怖。

當時同時為亞洲華爾衛日報及紐約時報寫稿的殷允芃(現任天下雜誌發行人)回憶起當時家屬的反應就是「慌」,而家屬們本來互相不認識,因為這重大的事情相聚,目的就是營救自己至親至愛的家人。殷允芃對姚嘉文夫婦的認識其實是在一個國際性組織的會議會場,當時看見的是一對都曾經到過美國受過專業訓練的律師與社工的結合,使她印象深刻,也因此後來美麗島事件發生,殷允芃才覺得事情並不單純。在周清玉的請託下,殷允芃曾經安排一次家屬與沈君山的會面;也因為那一次的會談,沈君山對於後來發生的林宅血案特別的關心。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美麗島風暴-受難人家屬的精神領袖",《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35。

美麗島事發之後,殷允芃在華爾街日報的社論版寫了一篇文章,是第一次從台灣發出的深度文章。她當時曾訪談呂秀蓮,巧合的是在做完訪談後12小時內,呂秀蓮就被抓;也因此這篇文章引起極大的迴響。當時受訪的呂秀蓮也覺得很奇怪,她認為有第三隻手在影響局面。她覺得之所以社會有歧見,是因為有的人已走到憲政時代,但有人還在軍政或訓政時代;在同一時空有著不同的落差但沒有溝通,才造成這些問題。這樣的說法,周清玉深表認同。這篇報導引起一些迴響,因為是國際媒體第一次正視這個問題,呂秀蓮的老師也因此在美國展開營救。

再來是陳若曦代表海外很多人帶回了一篇陳情書。對蔣經國表達不要再有第二次的228,這一篇難得由海外高知名度的許多知名作家連署的信,也相當程度的促使蔣經國真正瞭解這個事件的始末,而不只是從下屬的報告瞭解事實。

當時幾個高雄事件受難人的家屬也在這個過程中建立了很深的革命情感,包括許榮淑、方素敏和黃信介太太。周清玉因曾在美國求學,英語流利,並且多次帶領其他家屬四處陳情並且向國際發聲,使周清玉儼然成為受難人家屬的代表人。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美麗島風暴-受難人家屬的精神領袖",《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37。

自求多福方能保命,保命之後若不能往前邁進,會成為台灣民主政治的灰燼。

台美斷交後第一任的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David Dean(丁大衛)恰好在高雄事件後來台訪問,周清玉從報上得知美方重要人士來台,因此透過各種管道希望能夠見上一面,讓他把台灣的真實情況帶到國際,但由於事涉敏感使得即使很熟的朋友也都不敢伸手相助。周清玉並不氣餒,索性直接去電AIT表明身份要求接見,沒想到不但立刻獲得會面機會,而且還親切詢問同行人數。周清玉當下大喜,於是一行18人就這樣浩浩蕩蕩前往拜訪。當天兩個小時的會談,這些家屬充份表達意見,期待家屬們強力要求的「公開審判」能在國際社會形成共識,對國民黨政府產生一定程度的壓力;而此舉果然奏效,才有後來的美麗島公開大審。就這樣,周清玉成了受難家屬的代表,後來多次國際媒體或民主人士來台也都指定和周清玉見面。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美麗島風暴-受難人家屬的精神領袖",《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38。

周清玉其實清楚,要求公開審判並不代表會得到公道,但至少可以讓大家看見事實,還原事件原貌,也還他們清白,更重要的是能夠獲得一線生機。最後姚嘉文被判12年。據姚嘉文表示他在牢裡預知被判刑有罪,最多到12年,故判決書送達時他不用打開判決書。這個數字與寫在牆上「12」對照無誤。牢外的周清玉接受了這個無法令人滿意的結果,心裡想的是:至少還活著。

在美麗島軍法大審中,最動人的部份不是結果,而是過程。周清玉認為整個審判過程非常的感人,很多人聽著聽著就掉下了眼淚。姚嘉文的最後陳述更是字字動人。有趣的是這種情況根本是台下審判台上,就記者和法警都不禁落淚。當時坐在第一排聆聽審判過程的殷允芃就是其中一例,因為那正是台灣人對於這片土塊最直接的情感表現。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美麗島風暴-受難人家屬的精神領袖",《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39。

寄生台灣的中華民國非主權國家。凡是覺醒的人皆能知道,台灣人能逆中求勝,完成民主建國大業需要困中求存的智慧。

周清玉形容那時與姚嘉文的會面猶如電影情節般的具有高度戲劇性,也不知道是不是看了太多的電影,竟學會在特別接見時為了躲避監視而在兩人見面相擁時迅速塞給對方不能公開的小紙條。這些小動作沒有人教,卻在關鍵時刻發揮關鍵作用。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美麗島風暴-受難人家屬的精神領袖",《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44。

周清玉代夫選國代打鴨子上架,勇氣逼人,望夫早歸,自己非撩下去不可。

同時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選用「望你早歸」用來做為競選歌曲,因為這次選舉是在美麗島事件之後舉行,因此整體氣氛是很悲愴的。「望你早歸」正好可以抒發大家的情感。這種運用流行歌曲做為競選歌曲的作法也是首開風氣之先,卻直達人心,激發選民的共同情感。

周清玉每一次上台都泣不成聲,每一次上台也都說:「我相信我的先生是一個好人」。范巽綠說,現場的整個情緒就像是電波一樣從台上傳到台下,大家都在等著看周清玉講出什麼來。那段話一念出來,那感動就傳到整個會場。她說周清玉本來就是很單純的女性,不是很像政治人物所以情緒很外顯。上台一想到姚嘉文就哭,也因此有人形容她的當選簡直就是哭來的。周清玉卻認為自己的演講方式和一般不同,就是真實的呈現,反而吸引人。事實也是如此,那盛大的場面是非常可怕的,現場的人都被擠到不能動。周清玉記得第一次演講是在朱崙公園,競選歌曲「望你早歸」一播她就不自主的哭了起來,台上台下哭成一團;到第二場更是滿坑滿谷的人,還有人像追偶像一樣的趕場。

周清玉描述,她每次演講完下台和選民握手都覺得手上被塞了東西,原來竟是錢!因為選民不敢直接拿出錢來,就暗暗的在會後跑過來給錢,連宣傳車上也都是錢,承受了民眾這麼多的支持,周清玉等人感動莫名。

身為幕僚,范巽綠看這情況就曉得一定當選;果然周清玉以台北市第一高票當選,在台北市每三張選票就有一張是投給她,可是國民黨最後還是做到紀政比她高票。選舉過程中,國民黨也用盡心力打擊她,因為國民黨一直以為大逮捕就可以完全消滅黨外,沒想到事與願違。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無可規避的政治路-史上最動人的選舉",《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p.48-49。

許多早期的民主鬥士,年老變節的很多,姚嘉文、周清玉始終如一非常不簡單,不但要堅決走對的路,亦要忍受各種打擊。

其實周清玉決定參選的過程十分波折,主要是周清玉原來真的只是一個家庭主婦,從沒有想過走上政治路。過程中周清玉還曾經出現棄選的念頭,愛哭的周清玉第一次面對政治的難處,很想打退堂鼓。很多人說起當時的情況都表示慘狀不堪形容。司馬文武甚至說周清玉單純得令他哭笑不得,但最厲害的是,很多人在那時的選舉都是用哭的,但周清玉就是有本事哭得高貴而且恰到好處的憾動人心。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無可規避的政治路-史上最動人的選舉",《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54。

「台灣關懷中心」成立之初,主要是以政治受難者家屬的協助與服務為工作重點,事實上也的確對受難者家屬產生相當程度的正面作用。周清玉認為她同樣是政治犯家屬,非常瞭解當事人及家屬的心情及需要,為所做所為得以發揮最大的功能。一路從選舉時相挺的范巽綠說,因為得到社會那麼大的支持力量,周清玉選完自覺責任很重,不但要持續黨外的民主運動,同時還要努力讓關在牢獄裡頭的人早點出來;周清玉等人還把關懷的觸角拉到其他人,同時也為被關了很久、幾乎被社會遺忘的政治犯發聲。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人權工作-台灣關懷中心",《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p.57-60。

關懷夏令營主要是針對受難人家屬及小孩,因為孩子在學校遭受很大的壓力,被貼上標籤,從校長到老師都是毫不避諱的說他們的父親是「叛徒」,小孩面對這樣的公開批判,壓力很大,在學校可以說是千夫所指,說他們的爸爸是壞人。所以「台灣關懷中心」才會特別對受難人的小孩有所照顧,讓他們可以去夏令營,重要的是讓他們知道自己的父親是受到尊敬的人物。重新建立孩子們對「父親」及自己的信心,同時也讓家屬有互相傾吐心聲的管道。這是原來就愛玩的周清玉,對於孩子們及家屬的心意。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人權工作-台灣關懷中心 ",《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p.65-66。

民進黨後起之秀能出頭,需前輩的提攜,而前輩犧牲的代價,非我們能想像,有些新秀自以為是的作為,傷害許多長輩的心情,熟讀了解台灣民主奮鬥的歷史,應該可以使得新潮流人物更謙卑、更有氣魄。

對於民進黨,周清玉有著極深的感情,最大的原因就是這個政黨幾乎可以算是在她家誕生,她不只從頭參與到尾,更在社會氣氛最緊張的時刻,把自宅提供出來做為同志開會的場所。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組黨-在她家舉行的祕密組黨集會",《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68。

1986年6月起,在傅正的召集下有10個人(即原始組黨10人小組)定期開會,包括江鵬堅、費希平、尤清、張俊雄、謝長廷、陳菊、黃爾璇、康寧祥和周清玉。第二次起,參與的人士有了改變:傅正、江鵬堅、費希平、尤清、張俊雄、謝長廷、陳菊、黃爾璇、周清玉和游錫堃等10人,之後這10個人就固定了下來,並且非常有默契的工作者。其中名單的異動可以看出參與者的態度,真正可以無私奉獻的人才能夠走在同一條路上。

這個「10人小組」常常在一起忙到深夜,秘密協商組黨方式,研擬黨章、黨綱、創黨宣言,怕國民黨得知消息,所以所有細部工作都是自己處理。傅正嚴格規定所有與會者都不能在電話中講到這件事,更不能缺席。這個過程猶如一場精彩的間諜片,周清玉一直到後來才曉得她家樓下一直有人站岡巡邏,女兒雨靜每天上下學都有人上前詢問家裡大小事,但顯然看不出什麼,所以民進黨竟然就在這樣緊繃的社會氛圍下成立。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組黨-在她家舉行的祕密組黨集會",《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p.70-72。

至於由歐秀雄及周清玉合作完成的民進黨旗也是個意外。藝行家性格的歐秀雄習慣晚起,有一天近午11點接到周清玉來電只說有急事要當面談;睡眼惺忪的歐秀雄開了門就被周清玉要求畫一面旗給黨外公政會使用,後來這面旗一直被各界使用,之後竟變成民進的黨旗也是始料未及。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組黨-民進黨黨旗與她",《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79。

在民進黨早期缺乏外語人才時,周清玉就自然而然的成為參與國際活動及會議的人選,甚到後來擔任省議員、議長、立法委員再到行政院婦權會,幾乎所有的職務都必須代表出席各式國際會議。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組黨-參與國際事務 ",《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82。

1987年12月25日,民進黨黨主席姚嘉文,與周清玉及陳水扁等人成立「8人小組」,共同發動了1225包圍中山堂的「國會改選示威行動」。在那次行動中,姚周等人給了這些數十年不改選的國代及立委新的封號:「老法統」、「萬年立委、萬年國代」、「老賊」、「怪老子」、「表決部隊」。周清玉在「法統黑面紗」一書中詳述這些所謂的法統背後的問題及國會結構中的荒謬性。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國會改革-推動國會全面改選",《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98。

政治的受難者,成為台灣民主建國的希望,民進黨現在受到燃眉之痛,蔡英文的擔當黨主席,需要學習「恁祖媽」的氣魄。

根據周清玉等人的統計,所謂的「老法統」,共有1,190人,分別是856個國大代表,218位立法委員,36位監察委員。這現有856個國大代表中,更有343位是遞補而來,甚至還有224個人在等著遞補!歷年來前後遞補總數是664人,這個數字是1986年全台選出的國代數的8倍。而這些人的平均年齡都在76歲以上。有人需要輪椅,有人需要心律調整器,有人提尿袋,更有人躺在病床上打點滴。周清玉說還有不少人的連絡地點電話甚至是醫院的病房。但是這些人卻是國家「民意」,硬生生的阻擋了台灣民主化發展。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國會改革-推動國會全面改選",《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103。

阿九政權,依吾觀之乃小鼻子小眼睛,容不下前朝民進黨或台灣國的文武百官,執政不到一個月,中華復現、民不聊生、軍隊成為黨軍、玩弄544萬選民的感情、瞎捧樁腳、追殺阿扁家族,連中、親中、哈中、捧中,而以混沌不清的美國人身份行仇日之實。坐令阿諛吹捧阿九聖駕吃香喝辣,吃相真難看咧。

1989年,周清玉已經出任國大代表長達9年。這一年民進黨決定大舉投入年底的縣市長選舉,周清玉於是以「彰化媳婦」的身份南下彰化參選縣長。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回到彰化-決心改造彰化的女縣長",《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110。

彰化,是農業大縣,但也是以黑道聞名的縣市。周清玉上任之後第一件做的就是「向黑道宣戰」。周清玉不斷和警方溝通,使警方原本懼怕黑道的畏縮態度因為有全民的支持而轉變。警界及檢調的合作,使縣府推動打擊犯罪及整頓治安得以順利進行。

周清玉坦承,真正來到地方才曉得地方的政治情勢和她想像的不同,問題也嚴重許多,其中一項令她相當困擾的是所謂的「營繕工程發包」問題。在周清玉上任之前,縣政府大小工程發包大多採用「議價」或「合理標」方法,但演變到後來卻變成「合理圍標」,引起不少弊端。周清玉認為這不但不合理而且根本就有圖利之嫌,因此採用公開發包制度,不料引起部份人士及議會的反彈。但周清玉相當堅持,等於是直接向議會挑戰,因為凡是超過30萬元以上的縣府工程都必須公開招標發包,少了過去因議價而產生的弊端,卻招來另一股力量的集結反撲。但周清玉至少相信自己的決定是對的,因為在發包中心成立之後不但工程弊端大幅減少,工程包費用也更減省,為公家節省不少公帑。

有效使地方各項工程經費降低的同時,周清玉更直接向中央爭取東西向快速道路的興建。彰化東西向快速道路沿著員林大排水溝兩側修築,西達海演、東經八掛山進入草屯,連結中興新村。這項高達新台幣300多億元的工程也是在周清玉向當時交通部長張建邦直接要求而來,張部長勘察場地之後當場同意這項工程,遍布全台南北各地的12條東西道路,即因彰化執行時困難最少而最先動工。彰化東西向快速路,使往來彰化的交通更便捷。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回到彰化-決心改造彰化的女縣長",《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p.113-114。

周清玉認為身為女性,「家庭暴力」恰如切身之痛,又本身兼具社會工作的情景,長期從事社會工作的實務,從30年的工作經驗累積,而有做好社會工作、福利人民的使命。於1989年擔任彰化縣長時,任內即致力於婦女保障的社會工作,當時國內有關婦女人身安全的著作與立法均付之闕如,憑藉著對社工的使命,1992年即於彰化縣內設立「家暴中心」與「社會福利中心」,當時政府尚未立法,而僅是就個人的經驗,女性縣長的認知與抱負,以一縣的力量來保護家庭中受苦而無處申訴的婦女。那是首開全國先例,況且當時家庭暴力法尚未誕生。

2002年1月11日,結合了現代婦女基金會、婦女救援基金會、中華民國女法官協會、司法改革基金會、勵馨基金會等五個團體,成立了「家庭暴力防治法修法聯盟」,是第一個修法推動團體。之後,台北律師公會、晚晴婦女協會等陸續加入,使修法聯盟成為真正結合社工、法律、實務與專業的修法推動者。而在推動修法的同時,因相關社會事件的發生,修法更進一步結合了性騷擾防治法、連續性暴力法等,稱之為「防暴三法」,防暴三法主要在於保護遭受家庭暴力及性暴力及性暴力被害人脫離暴力陰影,開創彼此相愛、互相尊重的安全生活環境。
財團法人關懷文教基金會,2007,"永遠的社會工作者-「社工」立委",《與我同行-周清玉的政治路》,p.131-134。

結語:
周清玉為了弱勢家庭成立「家暴」與「社福」機構,打擊黑金、不與特權互動,治理彰化縣政有口皆碑,與翁金珠前縣長互有呼應,唯台灣人只注重私人服務、好面子、喜愛能作秀的官員,周清玉、翁金珠兩位縣長勞心勞力,耕耘彰化縣的縣治而得罪國民黨的樁腳,加諸黑道人物不支持他們真正「掃黑」、「掃黃」行為,對於百姓的婚喪喜慶無法面面俱到,終於無法連任,這是台灣人長期以來受到大中國教育,養成的不良習性,要如何進入真正清官治國的時代,就只好寄望在新生e世代。

台灣人就是不會當官、當官有當官的料子,聽說要參研「厚黑學」這本書。

(撰於20080618)

延伸閱讀: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周清玉新書發表會專訪(台灣玉山網路電視台)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8-02-25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2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