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台灣憨囝──我讀我見(3)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0-05-20

(photo source:《台灣憨囝的建國腳跡及內幕》一書,2004年9月15舉辦「千萬金鑽奉賀帖」餐會,餐券一張10萬元,也是首開紀錄。徐振宇先生設計檜木板奉賀帖)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民主運動先行者的憨牛性格,與執著體制內運動的人會有衝突,體制外運動的憨牛,於非選舉時期的活動,是孤鳥、是流浪的槍手;選舉熱季,就自然會有候選人來收成,這是必然的現象。

「全國挺扁總部」成立後,總部設在民權東路,剛開始籌備辦公室時,我便跟王康厚說電話得裝2丶30支,傳真機也要有10部,因為我知道運動氣勢炒熱後,報名、索取資料的電話會很多。王康厚回說「我們又不是在選舉」,最後,電話只裝了三、四支,傳真機也只有一部,等到活動氣氛熱絡起來,民眾紛紛要報名時,電話都打不進來,傳真也塞車,只好去向民進黨、台聯報名。

民眾報名的資料,對我們從社會運動來說,是相當重要的資源,結果,這些資源便因此都送給政黨了,但政黨會換人,一換了人,資源便慢慢流失了,非常可惜 。這就是沒人運動觀的後果。我感受非常深,自辦公室成立後,黃昭堂或李應元每次來辦公室,王康厚即趨前帶他們到會議室,撇開我闢室開會討論。一路到底到228活動結束,無視我這個副總幹事的存在。所有費用均自財務長吳葉燈圳名下的「511專款」動支,未曾動支王康厚名下的任何「228捐款」。
王獻極/著,2009,〝二二八牽手護台灣的誕生〞,《台灣憨囝的建國腳跡及內幕》,台灣國辦公室,台北,p﹒53。

有人說228百萬人牽手的成功我功勞很大,這我不敢居功,我當時只負責社團間的聯繫,及維持511聯盟的配合運作。張益贍才是整個牽手活動的幕後大功臣。他既年輕,能力又強,值得好好栽培。

當時台聯也參與百萬人牽手活動,張益贍也請台聯文宣部副主任陳建廷來設計文宣與活動LOGO,他美工設計的能力很棒,能夠以簡單的圖像,非常傳神地表現活動的精髓。
王獻極/著,2009,〝二二八牽手護台灣的誕生〞,《台灣憨囝的建國腳跡及內幕》,台灣國辦公室,台北,p﹒55。

「228百萬人牽手」活動提出後,其實起初眾人都疑信參半,信心不足,於是2月6日在阿扁故鄉台南縣舉辦預演,希望產生示範作用。

預演當天,下午2點左右,人潮忽然間由四面八方湧入預定牽手的路線,自動排成一列牽起手來,連後壁鄉這人口稀少的鄉村,一直到與嘉義交接處,連綿數十公里的人龍都沒斷。民進黨、台聯與各社團的代表都在預演現場,看到民眾這麼熱情地參與牽手活動,宛若吃了顆定心丸,大家也開始對228當天的正式活動有信心起來。

台南縣預演的成功,等於為大家打了一針強心劑。而預演如此成功,主要是縣長蘇煥智的力挺,以及阿扁本人在故鄉的魅力。
王獻極/著,2009,〝二二八牽手護台灣的誕生〞,《台灣憨囝的建國腳跡及內幕》,台灣國辦公室,台北,p﹒56。

阿扁執政,使許多過去的民主鬥士有放心的感覺,其實ROC的臭醬,正侵蝕台灣建國派的信心與士氣,ROC不推翻,台灣人執政就不會有好下場,建國的先行者,必先蒙其害。


2004年228百萬人牽手活動後,黃昭堂的太太重病,住進加護病房,他當面交代我,那陣子有事情都不要找他,當時我已規劃了「228百萬人點燈」活動,打算按照辜寬敏的建議,舉辦奉賀帖募款餐會來募集活動經費,並計劃邀請擔任總召集人的李登輝來主持募款餐會,我便自己打電話給李登輝官邸總管李武男,請他安排我向李登輝報告,晚上7丶8點打的電話,隔天一早李武男便請我上午九點去官邸,李登輝在門外澆花,見到我很高興,直說我很辛苦。

我向李登輝報告了募款餐會的計畫後,他問預計辦幾桌,我回答說五桌,他又問「現在幾個人了?」我說「才十幾個」,他便說「那不要辦好了」,我趕緊說「不行啦!已經發通知出去了,我來拚到五桌」,最後他便答應會來參加募款餐會。

那次「千萬金鑽奉賀帖」的餐券,一張是10萬元起跳,五桌的話至少就有500萬元了,結果9月15日當晚一共辦了八桌,加上現場募款,共募到了將近1400萬元,超乎預期。

辜寬敏是我最敬重的獨派大老之一,是最不避諱敢公開挺台獨的企業家,不但長期解囊贊助獨派活動經費,更在關鍵時刻發出讜論,奉賀帖募款餐會是他給我的建議,他說,日本地方士紳們為了公共事務籌錢舉辦聚餐募款便稱之為「奉賀帖」,他並說,我若請李登輝在「奉賀帖」上面簽下100萬元,他也會在旁邊簽下100萬元。

我覺得這個建議很不錯,便按照他的意思籌備「千萬金鑽奉賀帖」募款餐會並邀請他出席,結果,餐會前一天卻突然說不會來參加。王正中向他太太王美琇追問原因,她說就是因為聽到王康厚說我財務有問題。辜寬敏於募款餐會當天便真的沒有出席。
王獻極/著,2009,〝不實指控與團隊總辭〞,《台灣憨囝的建國腳跡及內幕》,台灣國辦公室,台北,pp﹒60—61。

因為內部的質疑與外界的謠言不斷,財經專家也是共同召集人黃天麟,有天下午便無預警地跑來辦公室查看帳冊,那天我下鄉不在辦公室,會計便提供帳冊讓他查帳。查帳的結論是沒有問題,我們帳目都記得很清楚,下一次開會時,黃天麟也公開說查帳的結果並無發現問題。我也認為謠言應該終止,齊心推運動了,然而,事後證明有人持續造謠生事。
王獻極/著,2009,〝不實指控與團隊總辭〞,《台灣憨囝的建國腳跡及內幕》,台灣國辦公室,台北,p﹒68

走建國啟蒙的道路,就是一條赴死的天堂路,必然得飽受人間地獄的考驗,完成台灣建國的大我,具有豁出去的心理準備,才會甘心如飴。

我大約2002年中開始大號不正常,糞便總夾帶著鮮血,後來還變成黑色顆粒狀,2004年底全國巡迴助選期間,更是一天大號十幾次,但我不以為意,因為以前也曾因痔瘡動手術,便以為只是痔瘡,仍是全國到處跑,只是,每次車經過加油站,我就得趕緊下車跑去上廁所。因此,總辭後便決定隔天去檢查身體。
王獻極/著,2009,〝活了65年才到上帝面前〞,《台灣憨囝的建國腳跡及內幕》,台灣國辦公室,台北,p﹒72。

我體會出,這條命是為了台灣建國留下來的,我生存的意志是我要建立台灣國,這也是上帝在指引我。在生,我在台灣國,死後,在上帝國。

我決心要受洗,2005年,我65歲生日前夕,在義光教會由許承道牧師主持受洗,成為基督徒,應驗我多年前說的,我若要信教,就是信基督教。王獻極/著,2009,〝活了65年才到上帝面前〞,《台灣憨囝的建國腳跡及內幕》,台灣國辦公室,台北,p﹒73。

原本,為了「百萬人點燈,光護美麗島」活動,我還寫了首「點燈歌」,2004年底我們團隊總辭後,我離開「手護台灣大聯盟511台灣正名運動」,活動便交由擔任「手護台灣大聯盟」執行召集人的黃昭堂負責了。

我依然相當關心這個自己曾經投注心力籌辦的活動。2月28日活動當晚,天空下著細雨,我身體尚未完全恢復,仍抱著病體去參加晚會。個性使然,既然事前無人邀請我參加,我也就不主動上舞台,便只是在外圍走著、看著,很少人知道我在現場。大老們大概也不知道我很關心這個活動吧!

當時心情真是苦悶,就好像是看著原本屬於自己的田園,現在變成別人的了,我感覺被排除在外成為局外人,有苦難言。
王獻極/著,2009,〝活了65年才到上帝面前〞,《台灣憨囝的建國腳跡及內幕》,台灣國辦公室,台北,p﹒77。

(未完待續,撰於2010/03/10)

 
相關閱讀:
王獻極辦公室不屬於908台灣國運動團體 
908台灣國運動「升起台灣旗.守護台灣國」行前記者會 
給一分為二的兩個團體一些空間 
908台灣國運動(聲明2) 

延伸閱讀:
台灣憨囝──我讀我見(2)
台灣憨囝──我讀我見(1)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0-05-20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2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