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九月 2021 >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白鷺鷥飛過──我讀我見(2)
白鷺鷥飛過──我讀我見(2)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0-06-05


(photo source: 告別白鷺鷥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他原是個大統派,早期的學習經驗會產生「錯亂」,則是很自然的結果。

以培育國家科學菁英為目標的建中,上自校長、老師、教官,下至職員、幹事,幾乎全是外省籍,班上同學也有很大比例不是本省籍,有的和盧修一同年齡,有的大上好幾歲,這些同學個個有背景,和他以前的軍人朋友大不相同,他們的父母不是政府高官,就是大學教授,而他和班上幾位好友的父母,有人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

雖然本省籍學生比較自卑,盧修一並不妄自菲薄,他尤其想把國語講得更好一點,在學校聽見好朋友故意講台灣話,還會提出糾正。在國民黨政府的馴化教育下,他滿腦子「國民家族」意識,強烈信奉國父遺教和領袖訓詞,已成為忠貞的愛國者自許,以至於聽到同學批評國軍裝備差、毀傷國民黨時,總是氣得挺身辯駁,打從心裡對這些專唱政府反調的人嗤之以鼻,為他們反國家的言論感到不齒。

盧修一對「復國建國」的狂熱,每個好朋友都知道,但大家都很有風度,並不影響感情。
李文,2008,“國難家變相交替",《白鷺鷥飛過:盧修一和他的時代》,圓神,台北市,pp.40~41。

1959年10月初,盧修一恢復如初中三年級時後的通車生涯,每天從南京西路搭公車,經過羅斯福路再到木柵,滿懷著希望與熱情到政大上課。阮毅成教授在「民法概要」第一堂課,先做精神講話,告訴大家在民國二十年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後,全中國各地大學生兩萬多人到南京要求國民政府對日抗戰,決定不計一切地犧牲,當時唯一不參與這個運動的,只有中央政治大學,不但照樣上課,而且提出一個口號:「我們要擔負普法戰爭後法國政治大學所擔負的責任!」意思是說,普法戰爭後,法國檢討戰敗原因在於政治的失敗,為了培養下一代政治人才,所以設立政治大學,終於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最後戰勝德國。阮教授要同學們現在已經成為政大學生,不論是否志願而來,都應該擔負起未來國家的政治責任,這是不能、也不可逃避的責任。阮教授一番慷慨陳辭,讓盧修一也隨之振奮起來。

學校師長個個都是熱血的愛國學者,他們看盡中國如何淪陷匪區的驚心動魄,對於流亡遷徒的漫漫長路,特別刻骨銘心。在這樣的校園裡,很容易感染孤臣孽子般的同仇敵愾,以及黨國一體,國民黨及國家的意識。在每星期一下午舉行的週會上,學校經常請來有名的學者專家做專題演講,包括日本明治大學教授、韓國大學校長、西藏抗暴軍副總司令、國民黨元老王雲五先生、樞機總主教于斌先生、駐聯合國副代表薛毓麒大使、新聞界聞人王洪鈞教授等,這些人個個有大家風範,讓盧修一大大地打開視野,也使黨國思想更為根深柢固。
李文,2008,“以愛國之名",《白鷺鷥飛過:盧修一和他的時代》,圓神,台北市,pp.50~51。

教人自命不凡,成就於「億人之上」,而產生自負甚高,目空一切的帝王思想,是中華帝統傳承下來的沙文主義,馬騜如是也,金溥聰如是也,如此黨國教育於學習之中,就注入高貴與低賤的階級觀念,故無法體會民主、人權、自由、平等為何事。

在盧修一內心,對自己的認知是非常正面而積極的,有才華、自命不凡,對於亡友朱仲麟在遺書上勉勵他「做億人之上」,無時無刻不希望有一天能實現。他的好辯與善辯是出了名的,然而血氣方剛不知收斂,有時也會因為「壞在一張嘴」而傷和氣。他事後反省,恃才傲物是最大的危險,目空一切、凡事不屑,實在是大錯特錯;有為青年,不但要有豐富的學識、強健的體魄,更不能缺少高尚的品德。
李文,2008,“以愛國之名",《白鷺鷥飛過:盧修一和他的時代》,圓神,台北市,p.52。

這時,他想加入國民黨的念頭越來越強了。他知道學校裡的國民黨員人數佔了全員十分之ㄧ,每個系都有黨員小組,訓導處課外活動組由黨控制,學生操行的考核,由指導教官和課外活動組決定,各占七十和三十比例的分數。但他不願意自己送進門,心想主動去找課外活動組,會因為沒有人介紹或爭取他加入,影響日後其他黨員對他的態度及觀感;同時,他也很清楚自己並非愚忠之人,要他毫無條件就完全服從黨,不太可能,如果將來在會議上他有中肯獨立的思考要表達,沒有適當的推薦人,恐怕引起誤解而難見容於黨內團體吧!

他特地請教一位相熟又熱心和藹的吳師母,後來又認識了救國團一位副主任,跟他們談理想抱負,他的品學兼優和忠黨愛國,很快贏得肯定與讚賞,終於如願成為國民黨黨員。
李文,2008,“以愛國之名",《白鷺鷥飛過:盧修一和他的時代》,圓神,台北市,pp.56~57。

國民政府來到台灣已經十四寒暑,雖然早在1950年6月27日,美國總統杜魯門為韓戰爆發而公開表示抵抗、並且要求蔣介石政府停止「反攻大陸」,不過台灣全體軍民還是必須時時處於備戰狀態。杜魯門的話是這樣說的:

在這種情況下,共產黨若占領台灣,將對太平洋地區及美國在該地區執行合法且必要的防務構成威脅。因此,我已下令第七艦隊協防台灣,附帶的,我要求在台灣的中國政府停止對大陸一切海空襲擊,第七艦隊將負責監視此附帶要求的達成。至於台灣未來地位的決定,要等到太平洋區域回復安寧,與日本成立合約、或由聯合國做考慮。

盧修一和國軍官兵弟兄都抱著相同的心情:枕戈待旦、保衛台澎金馬、收復大陸河山。這一年雙十節,大家聆聽了蔣總統告全國軍民同胞書,被視為全民中心偉大的領袖說,自信是民族復興的基礎,忍耐是革命成功的根據;蔣總統告勉海內外同胞。今日唯有以崇道尚義、忍辱負重之精神,忍受一切鍛鍊磨難,來求得正義、自由和生存,也唯有以此崇高獨有之精神,才敢毅然擔負這個力挽亞洲於和平安全的責任,並達成反共抗暴、消滅毛匪、光復大陸、拯救同胞之神聖使命。
李文,2008,“以愛國之名",《白鷺鷥飛過:盧修一和他的時代》,圓神,台北市,pp.62~63。

黨國教育出來的英材,若非經過國際探索的洗禮,根本無法明白什麼是民主、自由、人權,可是黨國刻意栽培的留學生,有其必然當官的前景,就是「哈佛法學博士」,還是離不開KMT黨國的奶嘴,很自然的以此學位為後盾,違心於所學的民主真諦。


1968年9月6日,盧修一抵達比利時魯汶大學。在此之前,台灣留學生大都拿天主教雷鳴遠神父主持的基金會獎學金而來,他們幾乎是外省籍,1962年才開始有本省籍學生;1965年之後,毌需依賴獎學金而自行申請准獲入學的情況增加,此後,魯大的台灣留學生就維持在三、四十位左右。
李文,2008,“以愛國之名",《白鷺鷥飛過:盧修一和他的時代》,圓神,台北市,p.73。

盧修一才剛剛踏上歐洲大陸,馬上就和同鄉何康美唇槍舌戰起來。60年代高中畢業後,何康美自己辦理手續出國,先到日本、美國讀書,進入比利時魯汶大學後,一直住在國際學生宿舍,很早就因為豐富的國際經驗而涵養出自由獨立的思想;27歲的盧修一,則剛從台灣的戒嚴體制走出來,滿腦子大中國思想和國民黨教條主義,只要聽到有人批評政府,馬上認為對方是「叛國徒」。結果這兩個人才初次見面,就因為養成教育和觀念的巨大落差,在接機後返回魯大的路上,立即辯得面紅耳赤。

說話很有力道、什麼事都能跟人爭論不休,這是盧修一給魯大的台灣同學最深刻的第一印象,不久之後,大家發現他這個人渾身充滿了活力,對很多事情比如政治、藝術、玩樂、飲食,不但興趣盎然,也很有自己的見解,尤其風趣、愛講笑話的個性,常為團體帶來愉快的氣氛。在同學會上,他這樣介紹自己:「大家好,我姓盧,以後我的兒子要叫盧森堡。」人不親土親,他很快就和魯大的台灣學生打成一片,每個人都叫他「盧仔」。
李文,2008,“以愛國之名",《白鷺鷥飛過:盧修一和他的時代》,圓神,台北市,p.74~75。

60年代,迎接人類的是騷動與巨變。美國的金恩博士掀起民權運動、全國抗議越戰聲浪高漲、太空人首次登陸月球,蘇聯共產主義蔓延、第四國際積極擴展,古巴在切.格瓦拉協助卡斯楚進行社會主義武裝革命時、為南美洲廣大的窮苦人民揮動解放的大旗、中國文化大革命爆發,紅衛兵顛覆數千年傳統價值;而在西歐,以法國巴黎索邦大學為基地,要求校園和社會提供更開放自由、公平正義的環境,1968年「五月學潮」引發罷課與罷工運動,在知識界帶來劇烈的省思與衝擊,接著立刻感染其他鄰近國家,比利時社會和魯汶大學的荷語族群,爭取語言尊嚴的意識越來越熾熱。

一個多世紀以來,比利時境內荷語的使用在正式場合經常受到壓制,二戰以前還存在說荷語必須受罰的情形。法國發生「五月學潮」後,魯大說荷語的師生要求分家,將法語人士趕出荷語系的魯汶城,比利時首相堅持反對學校分裂的作法,於是內閣中八位來自荷語區的大臣憤而辭職,導致政府無法運作、首相下台,全國成了無政府狀態,直到三個月後經由協商組成新政府,才終於同意讓魯大一分為二,同時在修改的法令中規定,荷語區不得以法語成立教育機構,反之亦然。

盧修一初到魯汶時,魯大正為了語言問題吵得沸沸揚揚,台灣的本省籍同學看在眼裡,想到自己的母語(台語)遭受國民黨政府無情的貶抑,心中感觸很深,自然而然想到台灣人的困境,以及語言文化上類似的問題;比利時正在發生的語言事件,就像一面鏡子,召見台灣大多數住民生活在少數族群語言(所謂的國語)勢力下的無奈與荒謬。
李文,2008,“左派情懷的革命分子",《白鷺鷥飛過:盧修一和他的時代》,圓神,台北市,pp.76~77。

(未完待續,撰於2010/02/22)
 
相關閱讀:
浪漫熱情的民主鬥士-盧修一
日據時代台灣共產黨史(1928-1932)—吾讀我見 

延伸閱讀:
白鷺鷥飛過──我讀我見(1)
楊緒東專欄
Hsutung's BLOG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0-06-05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1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