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月 2021 > »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白鷺鷥飛過──我讀我見(8)
白鷺鷥飛過──我讀我見(8)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0-06-18


(photo source: 白鷺鷥文教基金會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台灣民族信仰的力量,不會因為肉體生命的消逝而停止。

在政治生涯步上高峰的時刻,盧修一卻被診斷罹患了肺腺癌末期。面對突如其來的致命打擊,他不相信才過半百的生命竟然就要結束,深信進步的現代醫學一定能治好他的病,而就算來日無多,也不能在選舉倒數時開天窗,讓民進黨的佈局亂了陣腳。他老老實實用國會六年的成績,再一次爭取選民支持。前一任文宣海報上出現的白鷺鷥,這回被一顆熾紅的心襯托著,代表他為最愛的台灣所做的一切真心無悔。每一張支持他的票。就是每一份對他的肯定與期待,身體健康受到死亡的威脅,並無損於對所有支持者投桃報李的誠意和允諾。

盧修一得到癌症的消息很快就傳開了,不少人對他的堅持感到不解,跑場子時,還有人赤裸裸地說:「人就要死了,還來拉票做什麼?」但也有更多人被他不滅當年的熱忱和奮力拚搏的精神大受感動。台北縣的老百姓,最後用選票交出答案,讓盧修一以七萬五千多票的第二高票,繼續在立法院為台灣人民的安全、進步、幸福,仗義執言,為建立體制做出貢獻。
李文,2008,“故去人猶在",《白鷺鷥飛過:盧修一和他的時代》,圓神,台北市,pp.222-223。

盧修一的身心正面臨一場無比慘烈的戰鬥,縣市長大選也在此刻進入白熱化階段。11月28日,盧修一上午才做完化療,雙腿因為撐不住而不停地顫抖,整個身軀顯得歪斜、極不平衡,看上去非常痛苦。但他的腦筋十分清楚,隔天就是投票日了,選前最後一場造勢晚會,他一定要到板橋去幫蘇貞昌站台。

不顧醫生和白鷺鷥聯誼會幹部的苦心勸阻,身體羸弱不堪、意志確無比堅強的盧修一,在國會助理詹守忠寸步不離攙扶下,於晚間八點多抵達會場。他上台努力傳達最深切的心聲,但再也沒辦法像以前那樣慷慨激昂。講話結束時,他緩緩往前挪動身體,然後合掌一握,向眼前黑鴉鴉的群眾跪伏垂首,拜託台北縣鄉親一定要做最後的動員,努力幫蘇貞昌拉票。面對這激情而震撼的一幕,全場氣氛頓時漲到最高點,台上台下數萬人,無不感動得熱淚盈眶;站在舞台上大聲帶動造勢氣氛的陳菊,不停地擦拭眼淚,久久不能言語。

這「驚天一跪」,透過媒體一再轉播,成為選前最後一夜的超級話題,也扭轉了原先的選局態勢。
國民黨候選人謝深山以兩萬多票落敗,蘇貞昌當選台北縣長。在這次選舉中,國民黨丟掉台灣半壁江山;連同已經在台北市主政的陳水扁在內,民進黨在全國十三個縣市執政,為總共大約一千五百萬人民服務。這真是歲末迎新之際最好的禮物,盧修一想到在他堅持下沒有放棄到歐洲公演的妻子,迫不及待把這個天大的好消息以傳真信方式,和他思念不已的陳郁秀分享。
李文,2008,“故去人猶在",《白鷺鷥飛過:盧修一和他的時代》,圓神,台北市,p p.236~237。

從造勢場子回家後,盧修一當晚便開始狂吐,此後,健康情形如江河日下。1998年2月,醫院研判他只剩下六小時生命,總是日夜懸念父親病況的佳慧和佳君,含著淚水立刻從美國飛回來,一家人守在盧修一身旁,緊握著手,不斷用親情召喚他、鼓勵他,讓他只想一心求死得解脫的念頭,再度燃起生命的火光。再努力一次吧!無論急救治療是多麼折磨肉體,為了愛,他要再撐住一次!

從死神手中救回來的盧修一,雖然度過了五十七歲生日,然而在最後的半年裡,他幾乎有一半時間是神智不清的。不知道是否癌細胞侵蝕了腦神經中樞,他已經沒有疼痛的感覺,好幾次睡覺時也忘了呼吸,被發現整個臉都黑掉了才緊急搶救;到最後,連喝水都會嗆到咳得不成人形。他的生命正再一點一滴消失。

陳郁秀心裡已經有了準備,痛苦地簽下再次病危時放棄緊急措施的同意書,也決定接受院方建議,對盧修一實施安寧治療。七月間,盧修一數度進出醫院,像是給他自己和許多不捨的親友一再發出訊號:就要告別、就要走了。

雖然他的雙眼已經看不清楚,心靈卻更為清澈。美好的仗已經打過,他告訴一起打拼的夥伴,他還是會繼續關愛著台灣,但他就要到另一個世界去了,那裡有他該做的事情;他告訴摯友們,這一生有這麼多人支持他、關心他、了解他,不枉來人間走一遭;最後,他讓家人了解,他有多麼愛他們。

在三年艱辛的抗癌歷程中,因為重讀老子《道德經》,盧修一越來越能夠對「生命」這件事不忮不求,同時深切領悟第三十九章的真義:「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谷得一以盈,萬物得一以生;候王得一,以為天下貞,其致之ㄧ也。」

過去他總是把自己姓名中的「一」字,解釋作單一或孤獨,難怪在講求多子多孫的童年時代,就註定沒有兄弟姐妹。而了解道是清靜無為的、其本體是精一無二的之後,他才恍然大悟,原來,「修一」就是要「修道」啊!他珍惜所擁有的一切,然而大限來時,終究要塵歸塵、土歸土,萬般帶不走,如果能與自然渾成、與天地一體,則為永恆矣!
李文,2008,“故去人猶在",《白鷺鷥飛過:盧修一和他的時代》,圓神,台北市,p p.237~239。

後言:
日治時代之後有很多台灣的政治菁英過世,他們為台灣民主進展打拼的精神,成為一篇篇的史記。

中國黨反民主、自由、人權的大一統思想,必須徹底拋棄,台灣民族新興的勢力,於網路無國界的時代,e世代成為救台、保台、建國的新力量,他們不會被消滅,亦不會因馬騜傾中急統而流失,藍綠會匯成亮綠,台灣民族一定建國。

 
(全文完,撰於2010/02/22)
  

 相關閱讀:
浪漫熱情的民主鬥士-盧修一
日據時代台灣共產黨史(1928-1932)—吾讀我見

延伸閱讀:
白鷺鷥飛過──我讀我見(7)
白鷺鷥飛過──我讀我見(6)
白鷺鷥飛過──我讀我見(5)
白鷺鷥飛過──我讀我見(4)
白鷺鷥飛過──我讀我見(3)
白鷺鷥飛過──我讀我見(2)
白鷺鷥飛過──我讀我見(1)
楊緒東專欄
Hsutung's BLOG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0-06-18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1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