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六月 202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2)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2)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0-09-22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台灣人自立自強,捍衛民主、自由、人權,是護台保台必然手段,現代的中國,人治大於法治,極端的作風,會產生激烈的反擊。

中國家庭當然很愛孩子(多半是獨生子女,因為一胎化政策),看他們在孩子身上投入許多金錢和心血就知道。中國父母常拿孩子沒轍,什麼都依家裡的小祖宗。但中國人似乎一次只愛一個孩子,因為國內每年都有成千上萬名兒童慘死或受傷。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漠視兒童安全",《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22。

二○○二年到○三年間,警方救出四萬兩千餘名被綁架的婦女和小孩,更新的數據不得而知,因為中國並無調查全國失蹤人口的數據,王興普在尋兒過程中也發現了這點。的確,中國對此問題的態度就如《中國日報》某記者所寫的:「有些地方官不認為買小孩犯法。」

也有女嬰被買去當童養媳。現今中國的女孩越來越少,因為既然鑑定胎兒性別或墮胎都很容易,父母就會一心求男。這就是為什麼有些父母想要買女嬰當童養媳的原因。二○○三年警方破獲一個嬰兒走私集團,發現廣西省的一量巴士藏了二十八個新生女嬰。這些女嬰裝在塑膠袋裡,手腳都被綁住,看上去好像牲畜,而不是寶貴的人命。該集團偷了約兩百名嬰兒,獲救的人數卻很少。後來警方在二○○四年又破獲另一個涉嫌偷走七十六名嬰兒的集團。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漠視兒童安全",《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28。

擁如此全世界最多的人口,就有著全世界最重的「糧食壓力」,中國之為禮儀之邦,不在於「吃飽」之後的「文化」表現與「文明」作風,而是實施普世價值的民主制度。

升學壓力之所以這麼大,跟近幾十年中國的高等教育經歷巨變有關。文化大革命期間大學關閉,重新開放後三千六百萬名學生入學就讀,此後中國的高等教育急遽擴張。一九九九年大專院校收了一百○八萬學生,二○○二年增加到二百七十五萬。二○○七年教育部說將有五百七十萬名學生入學,二○○八年報導說該年度至少有五百五十九萬名學生畢業--比二○○七年增加一成三。媒體還說二○○八年約有六百萬名新生入學。

因為入學人數大增,畢業後出人頭地的壓力就更大,唯一的途徑就是讀名校。在中國,事業成功的保證不是你學了/想了什麼或學/想得多好,而是你讀了什麼學校。儘管上了「一流」大學,接下來等著你的通常是三四年的刻板教育,欠缺尊重的對待和幻滅失望,而不是豐富的知識之旅。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升學主義",《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32。

曾有媒體報導,若把平均收入考慮進去,中國的大學學費是全世界最高的。中國當局也坦承政府的助學補助急速增加。二○○六年的助學補助方案金額為十六億元,二○○七年估計將達一百五十七億元,二○○八年增至三百○八億元。三百億元是每年中國人民浪費在沒必要的家居裝潢上的金額,占了兩週期間的北京奧運總花費的一成。三百億元也是全國各地每年公務車花費的十分之一,而國營媒體報導說全部花費(三千億元!)將近有七成「被私吞……拿去私用還有……花在根本不必要的維修和燃料費上。」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升學主義",《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37。

中共政權一黨獨大,要改善中國的壞習慣,很容易,發動民主教育,由下而上,必定可以成事。

中國近代沒有充滿魅力或領袖氣質的政治人物,像甘迺迪或邱吉爾。這兩位獨具魅力的政治家雖然不無缺點,但也有許多助他們帶領國家進步的強勁特質。即使是「新中國」的最高領導人毛澤東所具有的少數正面特質,也被他帶給國家的苦難所抵銷了。中國歷史上沒有林肯或華盛頓,沒有狄斯雷利,沒有納爾遜。中國沒有伊麗莎白女王或維多利亞女王。沒有山姆大叔(譯注:美國的綽號)或約翰牛(譯注:英國的綽號)。沒有聖誕老公公,沒有哈利波特,當然也沒有米老鼠。

中國有愛說教、不親切、控制狂的孔夫子。還有軍事專家孫子,如果你很迷戰術就會知道這號人物。當然還有雷鋒。

現代中國領導人可能意識到自己的群眾魅力有限,便創造了一個神話來推動目標。這個神話的主角就是雷鋒,人民解放軍的一員。雷鋒一九六二年逝於意外事故,年僅二十二歲,死後他的日記被人發現,裡頭對毛澤東歌頌有加。為了回報他的讚美,毛在演說中將他神話,鼓舞人民「學雷鋒」向毛主席致敬、增強中國的國力。雷鋒對毛效忠被詮釋成對黨效忠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中國沒有柯林頓",《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p.40-41。

二○○七年夏天中國媒體宣布一項打擊賄賂的新法令。媒體報導,「找個達適婚年齡的年輕情婦不只在貪腐的中年官員之間很流行,也是收賄的最佳掩護。」很多貪污官員都透過家眷或情人收賄。這項新法令意味著「檢察官從此以後不需要拿出包養情婦的證據,就可以將收賄官員定罪。」浙江省的交通首長趙詹奇依新法規定被判無期徒刑。他透過情婦汪沛英收了五十五萬元賄款,助某機場建商如願得標。此外他還透過兒子拿了五百六十萬元的不義之財。

但除非犯案官員下台,不然情婦絕不會曝光。這更證明了中國政治人物永遠缺乏「人性的」一面,只是個遙遠而模糊的人物。中國人民無從感覺自己跟領導人有何關聯,國家領導人也沒有足以使人民欣賞或仿效的個人特質。連一九一一年協助推翻滿清政府而被奉為「國父」的孫逸仙(又稱孫中山),也跟人民距離遙遠。其實清朝滅亡之際他人在美國。他在報上讀到史稱武昌起義的事件, 當時軍隊占領了湖北省並說服其他省脫離滿清統治。幾週後他返回中國並被推選為臨時大總統,四十五天候請辭。他最大的「醜聞」就是娶了小他二十七歲的宋慶齡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中國沒有柯林頓",《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43。

中共當局不必擔心人民會推翻政權,成為世界大國有大國民的內涵,一步步效法民主國家的做法,由地方到中央,以人權為依歸,人民會是中央政權的擁護者。

北京口口聲聲說要「改革」媒體,但有個原則非常清楚:黨會絕對控制新聞媒體的刊載內容。控制中國大量報章雜誌是十分浩大的官僚作業,要花費數百萬元和數千萬工時。中國有很嚴密的監控系統,政府在最高位置經由層層而下的組織監督新聞業者什麼可以說、什麼不能說,這個系統嚴格又有效力,因此新聞業者日漸養成自我監督的習慣。

二○○五年底,浙江省台州市的記者吳湘湖寫了篇批評警察對電動摩托車亂收費的文章,引起台州公安部底下的椒江交警大隊隊長李小國不滿,要求更正文章、懲戒記者。李甚至攻擊吳,隨後叫來三十多名警察,強把吳從五樓辦公室拖進警車。中國媒體雖然報導了大致過程以及李小國遭停職的消息,卻沒提吳兩年前才動過肝臟移植手術,由於不堪毆打終究身亡。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淨化新聞、封鎖消息",《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p.45-47。

不理會事實真相、虛假因應,如此自我催眠現象,很恐怖,會產生執政破產的崩盤。

中共隱瞞SARS疫情,導致疾病蔓延全球,造成本可避免的人員死亡,但他們還是沒有學到教訓--或者根本不在乎。二○○八年中國高官又掩蓋毒奶粉的新聞。這些奶粉摻雜了三聚氰胺,此化合物可於奶粉送撿時提高其蛋白質含量。但三聚氰胺一般用來製作塑料,吃了會引起腎結石,前後至少造成四名兒童死亡,五萬餘人住院。毒奶粉事件在二○○八年七月底爆發,但中共隨即封鎖消息,因為擔心同年八月的北京奧運受影響。痛苦和死亡就跟SARS一樣,對中共來說比不上形象來得重要。二○○八年十二月,是發好幾個月後,北京才承認「實際」受害人數將近三十萬人。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淨化新聞、封鎖消息",《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49。

在中國開「軍車」就可以不怕警察、不管交通規則。開軍車可以闖紅燈,占用公車道,而且軍人的位階比警察高,所以也不怕被警車攔下。這種車的喇叭跟一般喇叭聲不一樣,在中國任何一個大城都很常聽到,接著就會看見駕駛人不耐煩地把老百姓擠到道路兩旁。

二○○七年駐上海部隊短短數月就查獲三百○三台裝假車牌的假軍車,還有十一個偷來的真車牌。這些人同樣是利用軍車牌避免在車多路段遇警察臨檢,以及享受免費停車及免收過橋費或過路費等優待。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仿冒王國",《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51。

大城市的交通運輸員也常碰到乘客把假幣或代幣投進車票箱。就算司機懷疑是假幣也不會跟乘客理論,因為這樣會延誤車班,到時警察就會開他們罰單。假鈔在中國是筆大生意。二○○七年廣東省某工廠員工發現他們拿到的薪資是假鈔,很多跟廠方反映的人都遭解雇。假鈔太過猖獗,還有新婚夫妻在喜宴會場擺驗鈔機,檢查禮金真偽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仿冒王國",《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54。

仿冒品最多的是威而剛和犀利士。假壯陽薬的市場到底有多大?二○○四年針對多個大城市進行的調查發現,98.5%的情趣商品店販售假威而剛。二○○六年,警方在王偉平的工廠查獲三十八萬一千顆假威而剛和一百四十萬顆假犀利士,市價高達二千九百萬美元。王被判刑十年,罰款兩百萬元。同年安徽省蚌埠市某集團製造了六十噸假威而剛。前一年則是在河南省鄭州市破獲一個假威而剛製造集團,製造了近一千萬顆假威而剛。

二○○四年,中國撤銷輝瑞公司(威而剛製造商)在中國的威而剛專利權,直到二○○六年才又給予輝瑞專利保護。二○○七年,輝瑞爭取「偉哥」中文商標案敗訴,因為有家中國公司也用了同名,儘管亞洲其他國家都承認此商標,而且十年來此名在中國一直是威而剛的代名詞。到了今天還是很容易在小藥局、美容院和和網路上買到清楚印著輝瑞藥廠的假威而剛。,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仿冒王國",《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p.56-57。

諷刺的是,中國出口的食品和藥品突然引起關注,是因為二○○七年美國家庭很多寵物吃了中國製飼料而死亡。這些飼料含有三聚氰胺,一種可冒充食物蛋白質的化合物。少量三聚氰胺,後者才是直接的死因。三聚氰酸通常用作游泳池消毒劑,同樣對身體無害。但科學家發現兩種化合物混和後會結晶,導致寵物因腎衰竭而死亡。

可怕的是,二○○六年中國到美國的二十萬艘貨船中,只有二%經過檢查,原因是人力不足、時間有限和數量龐大。到了二○○七年春天,美國才又新聘一千七百五十名檢驗員。訓練人員和堅持高標以確保大眾安全,需要付出很高的成本。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仿冒王國",《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59。

中國是青蒿的產地,這種食物可提煉出青蒿素,再用來製造有效治療瘧疾的青蒿琥酯。瘧疾平均每三十秒就奪走一條人命,一年最多造成三百萬人死亡,九成集中在非洲,其中多半是兒童。但急需抗瘧藥的非洲卻充斥著假的抗瘧藥。中國製的假藥不是青蒿琥酯含量太少就是完全沒有。而且這些假藥做的幾可亂真,連防偽標籤都有,而且非常便宜--約美元四十分,真藥要美元兩元二十分。

在世衛組織負責瘧疾防治工作的帕爾莫(Kevin Palmer)說,「這些藥多半都流入窮人手中,他們沒有選擇,只能拿一點點錢去買這種藥,結果賠上性命。」「我們有不少服用這種假藥致死的案例。這是謀殺。」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仿冒王國",《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61。

(未完待續,撰於2010/06/25)

延伸閱讀: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1)
楊緒東專欄
Hsutung's BLOG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0-09-23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0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