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七月 2020 > »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4)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4)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0-09-29


(photo source:《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一書)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泱泱大國之所謂「大」,是被推崇出來的,絕非自以為是的「自我感覺良好」,中國須加緊全國的民主、人權教育工作。此書的作者,對於中國真是愛之深、責之切,希望寄生於台灣的中國黨要有良心。

媒體說,「軍官和士兵總是坦承回答這些問題,這也促進了中軍和外軍的交流。這種開放透明的應對方式也凸顯中國軍隊強大、正直、文明和愛好和平的形象,有助於增進中國和他國軍隊的友誼及交流合作。」

我們認為以下幾個較露骨的問題,可能會得出更有趣的答案:
    假如共產黨拒絕攻打台灣但解放軍執意侵台該怎麼辦?
    假如解放軍攻台,可以接受民/軍死亡比率是多少?
    假如台灣攻擊中國的基礎建設,如三峽大壩或沿海城市,中國可以接受的經濟損失是多少?
    朱成虎少將認為如果美國支持台灣對中國發動攻擊,中國就應對美發動核武攻擊,你同意嗎?
    解放軍該用武力對付爭取政治和社會自由的同胞嗎?
    你認為一九八九年解放軍在天安門廣場上對手無寸鐵的學生開槍之後有什麼感覺?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世界最大盒的玩具兵",《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75。

中共現今的偽善發言建立在他們捏造和杜撰的歷史上。外交部發言人秦剛二○○七年中宣布贈與南京大屠殺紀念館新史料就是一例。他說日本有些設法淡化大屠殺政治人物,「試圖抹除或掩蓋南京大屠殺等歷史事實的做法將遭到國家社會的譴責。」他還表示「試圖抹除大屠殺記憶的人缺乏正確的歷史觀和面對歷史的勇氣」,並說「中國希望日本以負責的態度妥善處理南京大屠殺和慰安婦等歷史問題。」你可以想像日本外交部發言人說,「日本希望中國以負責的態度妥善處理天安門大屠殺等歷史問題」嗎?偽善也要考慮對象,不能自說自話。

中共以不負責任的方式處理歷史,不斷編造故事美化自己的行動,而且往往以犧牲他人為代價,這已經成了他們的一貫手法。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神話和謊言建立而成的國家",《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77。

在這些歷史謊言的調教下,也難怪對現今中國政府來說,神話和謊言就等於「真相」。而「最真實的」謊言始於最高層。二○○七年中,當時的國務院副總理吳儀會見美國當時的財政部長鮑爾森(Henry Paulson)時表示,中國仍是貧窮國家,因此不會對任何國家構成經濟威脅。她說,「中國能威脅誰呢?我們沒那種能力,現在和未來我們都不會對任何國家構成威脅。」吳儀提出中國還有兩千三百萬人生活貧困的事實,支持自己的論點。她也提到鮑爾森的青海之行,表示很高興鮑親眼看見了當地的貧窮程度。

中國確實有好幾千萬人連溫飽都有問題,但整體國家絕對稱不上貧窮,吳說這些話的同時,她任職的政府累積了一兆三千三百億美元的外匯存底,一座超乎想像、快速增加的錢山,但青海省的窮人顯然分不到。到二○○八年底,這座錢山已經漲到一兆八千億美元。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神話和謊言建立而成的國家",《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78。

台灣人要知道,真正的「人性價值」絕非「財富」來做為比較,全世界於競逐「財富」的當下,人類無窮無盡的「野心」與「欲望」,正埋下全面流血戰爭的種子。

中國歷史上,掀起革命和推翻王朝主要的導火線都是貧富差距太大。因此我們才會把窮人視為中國的第一個危險族群。這個族群就是未來中國幾千幾百萬迫於貧困挺身反抗的人。

要準確算出貧窮人口有多少並不容易。中國定義的「絕對貧窮」是指年收入少於七百八十五元。收入介於七百八十五到一千零六十七元則是「低收入者」,這群人生活「拮据」但不算「貧窮」。二○○八年中國考慮把貧窮線提高到一千三百元。媒體表示,這「展現了新領導人主張的『人民第一』治國方針。」但目前尚未確定實施,更多人關心的是,重劃標準就會使貧窮人口多出一倍。

然而,世界銀行定義的「貧窮」是指一天生活費少於一美元(約七˙五元),這也是一般認定的國際貧窮標準。如果我們以這個數字來算(相當於年收約二千八百元),會看到很不一樣的中國。世界銀行的數字比中國用來界定「絕對貧窮」的數字多了兩倍多。根據世界銀行的調查,世界上的窮人有一成八住在中國,約一億五千萬人一天生活費不到一美元。再加上八億平均可支配年收入僅四百○五美元的農民(只比世界銀行定義的「貧窮」多四十美元),得出的結果跟中國呈現給世界的圖像很不一樣。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一元之差",《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86。

貧民區漸漸入侵中國的大城。北京政府宣布,為了迎接奧運將拆除城裡最窮居民(通常是民工)住的多個貧民區,卻沒說要怎麼安置這些居民。

吉尼係數背後的用意是在提供一種警戒系統。國際公認的警戒值是○.四,由此可知為什麼中國政府這麼緊張。中共擔心的不是貧窮本身,而是貧窮代表了另一種對政權的直接威脅,畢竟歷代皇帝都害怕窮人起義。中共自己最清楚共產黨的歷史,他們最害怕的莫過於歷史重演。當初毛澤東就是鼓吹貧窮階層造反,才得以建立「新」中國。窮人和無產階級(一無所有也一無可失)對毛澤東推翻政權功不可沒。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一元之差",《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p.89-90。

長期自卑,產生「自大」「自傲」,硬是要「坳」到底的心理障礙,如此非大國大民之道。

筆者在中國期間從沒看過交警攔過車,也沒看過公路巡警攔下闖紅燈的車開罰單。我們在中國待了近二十年,起碼看過一次吧,但真的沒有。一次也沒有。我們倒是常看見警車停在十字路口附近,而警員就坐在車裡聊天或抽菸,好多車就在他們面前闖紅燈。夏天時,他們的藉口是車上冷氣太強,車窗都起霧,看不清楚車輛違規。

我們也滿常看見中國警察騷擾路邊攤,這些小販通常是中國最窮的一群人,只是想賺錢餬口。感覺上你跟你居住的城市關係越遠,就越容易引起警察的注意,警察也會更加嚴格執法。鄉下人可要當心!難道現今在中國,錢越多,就越可以不把法規放在眼裡嗎?是這樣沒錯。鄉下人享有的權益較少,如果違抗警察就有被趕出城市的危險,但城市居民就沒有這層顧慮,不管有沒有誠實納稅都一樣。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誰來打破規則?",《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p.91-92。

為普天下的華人打算,中國政權必須學習尊重文化與人權,對於身為地球村的一員,要有「環保」觀念,何況網路的世界已經跨越國界,金盾封網的方法,亦是難於禁止網路的串連。

網路「通緝令」在中國日漸盛行,也許就是因為公開揭發不公可能惹禍上身。這種社會現象始於二○○六年初,當時網路上出現虐待動物的影片,片中的女人穿著高跟鞋踩踏小貓。憤怒的網友發起追查此女的行動,不到幾天就找到人。網友把該女的姓名、住址、身分證甚至車牌號碼都公布在網路上。她本人和拍片者都被停職。

這次「成功」出擊之後,網路伸張正義行動激增,很多人利用網路追捕擾亂社會秩序的人。中國政法大學行政法教授劉莘認為,「網路通緝令有助於提升社會規範」。但那些發出「通緝令」的人果真是網路英雄,還是不趕露臉的膽小鬼?目前為止從來沒有網友要求追捕天安門大屠殺的兇手。南京大學社會學教授徐翔就認為,「大多數時候這種網路通緝令是一種私人恩怨引起的網路暴力或折磨,跟提升社會規範無關。」

「網路通緝令」其實呈現了中國社會對「規定」的態度,並建立在「人多就安全」這個原則上。有數千或數百人同仇敵愾,就沒有任何一個人必須站出來。同理,說到漠視規則,社會大眾以「大家都這麼做」為藉口漠視規則,同樣指向「人多就安全」這種心態。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誰來打破規則?",《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95。

其中有張百年前照片呈現的是人稱「姊妹樓」的長城一隅。照片中兩座巨大的烽火台砌在樹木點綴的山腰上,俯看著大河,看上去堅固又雄偉。那是力量、自信和榮耀的展現,是中國人引以為榮的標誌。但林賽拍的照片呈現塔樓今日的景況,令人心驚。昔日的塔樓如今只見其中一樓殘留的基石,另一樓整個消失,徒留一片幻影。兩張照片放在一起戲弄你的心智。一開始是震撼,接著覺得驚奇,等意識到「消失」是永遠的時候,悲傷就會浮現。

連河流也不見了,因為過度使用河水和疏於管理而乾涸殆盡,錯就錯在當局認為經濟發展應該先於史蹟保存。山腰上只見幾株零散的樹木,和一片光禿禿的山壁。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破壞文化遺產?",《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97。

自毀文化在中國已有一段歷史。中國很多珍貴文物在文化大革命期間被毀。這場毛澤東為了鞏固權力而引發的動亂,造成數千年的文化遺產大規模毀滅。其中大多由人民操刀,他們全心響應毛的號召,湮滅中國歷史。沒想到毛輕易就說服全國上下群起破壞珍貴無比的歷史文物,而且幾乎無人反對。

不過某部份中國歷史倒是得到許多關注,例如圓明園。此園歷經清朝六個皇帝陸續建成,一八六○年遭英法兩軍火燒並洗劫,當作給中國的「教訓」。此後它就一直是片廢墟。到了二○○四年某會議討論該不該重建圓明園,大家一致認為沒必要。

中國社科院研究員葉廷芳表示,「那片廢墟是西方所犯暴行最具體的證據,該像犯罪現場一樣保存下來。荒涼冷清的遺跡是對西方侵略行動最無聲的控訴,也是進行『愛國教育』的理想地點。」一位評論者說,「維持原樣圓明園才能清楚呈現西方聯軍犯下的罪行。重建圓明園,說不定日子久了人民就會忘了這段沉痛的歷史。」

這裡我們看到中國政府官員和人民爭論的不是摧毀文化的問題,而是錢的問題。這種一致不尊重文化的態度正以可怕的速度抹去中國的歷史古蹟。很多胡同居民破不期待想搬出去,因為胡同裡空間狹窄,而且往往不太衛生。當局似乎沒錢為這些生活環境差的居民安排新居,或是整修胡同以保留中國的文化遺產,卻有數十億元投入二○○八北京奧運周邊的宏大建設。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破壞文化遺產?",《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p.99-101。

(未完待續,撰於2010/06/25)
 

延伸閱讀: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3)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2)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1)
中國即將崩潰-我讀我見
楊緒東專欄
Hsutung's BLOG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0-09-29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0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