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七月 2020 > »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8)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8)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0-10-12


(photo source:《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一書)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中國留學生,不愛中國;中國黨的留學生,不愛台灣;只有台灣派的留學生、教授,心繫台灣國。

早年的留學潮中,最熱門的國家是美國、加拿大、澳洲和英國。但近來選項越來越多,紐西蘭、愛爾蘭、法國、德國、義大利、西班牙、奧地利,甚至俄羅斯和烏克蘭也上榜。感覺上對中國年輕學子來說,什麼國家都比中國強。

有些國家看見了中國留學熱帶來的商機,爭先恐後提出吸引人的方案,急急忙忙為一心想留洋的中國學生擬出海外留學計畫。招生小冊子上還印有「中國」學生享受休閒時光、參與團體活動的照片。二、三流大學標榜自己歷史悠久,吸引了不少人前來翻閱這本小冊子,雖然他們總覺得外國學校應該都不錯,所以很少仔細讀過。

以上我們列出的事實當中,數十萬年輕學子不願回國加入改革行列,在中國發揮自己的所知所學,可能是最尷尬的一件。從一開始對祖國滿腔熱血,到接觸西方的文化、自由風氣和生活方式,中間他們歷經了轉變,見識廣了,也有了國際視野。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海龜」歸不歸?",《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p.185-186。

最近在中國政府的努力下,「海外華人」這個稱呼似乎把留在外國土地的華人,重新納入祖國和黨的懷抱但中國政府是否問過這個難題:為什麼這麼多留學生不回國?我們找不到中國政府曾提過此問題的證據。白皮書、藍皮書、新聞報導似乎都沒有針對這個龐大的留學離散人口提出答案。所以我們去問了很多人這個問題。
    溫先生:我從沒想過要留在國外,可是完成學業之後我獲得實習機會就接受了。實習完後我回國,對家鄉的感覺跟以前差很多,我很震驚,只覺得四周圍又吵又髒又亂,等不及要回澳洲。
    周女士:在美國是以才能論人,回到中國你要成功得靠關係、靠人脈。我希望自己是因為才能受肯定,不是關係。
    郝女士:很簡單阿,自由。在國外我可以暢所欲言,可以自由說話、思考。回國就只能說「正確的事」。
    鄭先生:(笑)不受居住地限制是嗎?中國政府提供的「禮物」,就是我現在的生活方式。他們實在不懂人民要什麼。
    李先生:我是想回中國,我想念家鄉。可是小時候我很孤單,沒有兄弟姊妹,跟同年齡層的人一樣。學校壓力又大,很難交到知心朋友。我不回中國是因為我喜歡兒女成群,回中國就沒辦法。就算在這裡生完孩子再回國,孩子也得像我一樣經歷嚴格的教育體制。我捨不得孩子這麼辛苦,所以我不能回國。
    廖女士:尊重。我不覺得自己在中國受到尊重。
    彭先生:我不想住在我自己、我的朋友、我的家人都無法信任的政府統治的國家。我認識的人都不屑共產主義或馬克思主義,而我也不想住在一個明知是謊言卻還得假裝相信的社會。
    陳先生:我對政府提出的東西都不感興趣。,我不認為只因為黨的一句話,自己就有義務「引進國外的先進技術」。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海龜」歸不歸?",《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p.186-187。

從英文對中國造成的衝擊來看,英語可以說是一種「病毒」。網路普及加上會英文的人越來越多,都在中國創造出一種自由開放的溝通方式。中國政府控制人民以中文思考和說話的成效驚人,但對於英語網站的監控不像中文網站那麼嚴格─形成「一網兩制」的獨特文化。也就是說,英語能力有助於中國人民擺脫政府的魔掌。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海龜」歸不歸?",《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194。

吃不死人,污染又如何?台灣ECFA,中國的農漁食品會大量進口。

中國另一條大河長江是世界的第三長河,長約六千三百公里,占中國淡水總供應量的三分之一以上,一年排入大海的水量有一兆立方公尺。我們會想,這麼大的河再怎麼汙染也不可能多嚴重。然而,根據二○○七年的長江健康報告(雖然名為「年度報告」,其實中國政府是第一次提出這類報告),長江約一成情況危急,三成主要支流汙染嚴重。中國最高學術機構中國科學院的研究員楊桂山指出,這些衝擊「大多無法挽回」。二○○六年的長江水位是一八七七年開始紀錄以來的最低。

長江的各種生物都逐漸減少,最悽慘的是白鰭豚,又名白鱀,是世界上五種淡水豚之一。研究員在長江沿岸調查了六週卻一隻白鳍也沒看到,有些研究員推測白鰭已經絕種。果真如此,這就是人類有史以來第一次造成鯨類動物絕種。在此之前,白鰭在地球上已經生活逾兩千萬年。另一個長江瀕危物種是露脊鼠海豚,其數量快速下降,目前只剩一千二百到一千四百隻,約為一九九一年的一半。

二○○六年,倒入長江的廢水超過二百六十億噸。一九五○年代,漁民約有五十萬噸魚獲,現今只有十萬噸。漁民說,「就算是捕到魚,他們也不敢吃,因為水汙染。」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破壞自然環境",《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196。

中國的河流有七成遭汙染,農村有九成六沒有足夠的汙水處理廠。二○○五年底,中國城市有四成沒有汙水處理廠,就算有也不常使用或閒置一旁,因為市政府不願意花錢管理。而且有問題的不只是河流。中國城市有九成地下水都遭汙染,六百個城市有四百個面臨缺水問題。

若不考慮其他因素,中國的淡水供應量居全世界第六,但以每人分到的量來看,中國只達世界平均分配量的四分之一。中國的大量水源都用在農業上,農業用水占總用水量的三分之二以上。但五成五農業用水都因為水管漏水、灌溉過量和溢出而浪費掉了,流失量是已開發國家的兩倍。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破壞自然環境",《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198。

中國自我辯解的一個理由是,中國的每人碳排放量遠低於美國。的確沒錯,但你去問中國百姓他們想要什麼樣的生活,得到的答案都是:像西方一樣的高消費生活。而北京高層很清楚這是不可能的。中國經濟發展單位的高級官員徐錠明指出,中國每人的能源消耗量若要趕上美國,每年就需要四十五億噸石油,但全球石油年供應量僅四十億噸。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破壞自然環境",《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203。

用人民血汗,堆積出來的「大國」,既危險又專制,與中古世紀的大帝國何異?

中國是個經濟強國,而大批民工就是它的步兵。這些人從工作機會少、薪資低的貧困鄉村到快速發展的都市工作,而且很多都年紀輕輕就投入幫助中國崛起的建設大業,燃燒年輕生命。

這些民工興建了使國家晉升為經濟強權的工廠和辦公大樓,興建了道路、鐵路、碼頭、機場,使國家能夠進口並運輸數百萬噸生產所需的原料,再將價值數十億的成品出口到別的國家。這些多半是這些人用勞力換來的,而不是高科技設備的成果。鏟子和肌肉是中國工地最常見到的景象,而且通常沒有省力的液壓設備。這些民工也在城裡的廚房工作,供應他們自己吃不起的餐點給社會名流和上班族。他們也為較富裕的城市菁英打掃家裡。總之,學歷較高的本地人看不上眼的工作,這些人都可以做。

目前中國的民工多達二億,一億兩千萬在大城市工作,其他分布在小城鎮。官方數據指出,這批大軍一年增加一千三百萬人,越來越多農民,尤其是農家的兒子,為了改善生活而離開家鄉。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民工血淚",《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206。

除了經濟欠缺保障,心理和社會層面的問題也使民工生活大不易。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王春光二○○四年指出,外地民工「生活孤單,遠離家人,沒有社群的支持,受都市鄰居歧視,沒有人脈。這說不定會導致情緒崩潰。」同年,北京安定醫院精神科醫師陳斌說,「民工較難承受文化的衝擊、不公平的待遇,還有遠走他鄉的辛苦旅程。」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民工血淚",《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208。

中國的歷史不斷指出,漠視數億窮人及欺騙鄉下居民會有什麼下場。毛澤東很清楚這股不滿的力量有多大,他在中國鄉村找到他的憤怒大軍,這批人窮了幾百年,對生活的想像很單純,毛很容易就動員這個社會底層幫助他創建了「新中國」。

但中國目前的二億民工跟當初毛澤東號召的農民不同,他們的行動更加自由。他們去過城市,看過新中國的各種配備:高級餐廳、流行時尚、汽車、消費文化、美好的生活。對他們來說,這不是留在家鄉農村的婦孺老人從電視上看到、有如另一個星球的遙遠景象,而是就在眼前的真實世界。她們只要伸出手,就可以觸到自己永遠得不到、享受不到也用不到的豐富資源。

因此,這批大軍也許並不需要一個給他們夢想的將領。每個民工只要直視彼此的眼睛,就會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並認清自己永遠得不到什麼。

這些人拿不到工資、得不到雇主的尊重、負擔不起子女的學費和家人的醫療費,假以時日,他們說不定會放下為社會菁英建設城市的工作,一磚一瓦拆掉他們親手建造的城市。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民工血淚",《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213。

(未完待續,撰於2010/06/25)
 

延伸閱讀: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7)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6)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5)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4)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3)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2)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1)
中國即將崩潰-我讀我見
楊緒東專欄
Hsutung's BLOG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0-10-12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0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