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六月 202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台灣大國策-我讀我見(5)
台灣大國策-我讀我見(5)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0-11-25


(photo source: 《台灣大國策》新書發表會海報)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達賴喇嘛因應人道主義,不想犧牲圖博人民的生命財產,結果圖博人的處境更艱苦,死掉的人更多。

Tibet的共同信仰,成為Tibet的絲絲希望。


達賴喇嘛尊者以「共產黨該退休了」一語,委婉地說出中共應當退出中國歷史舞臺的真理。在台灣,國民黨也應當退出歷史舞臺了。這不僅是由於國民黨曾經是命運強加於台灣的外來的歷史過程,也不僅是由於國民黨已經喪失了在台灣存在的現實合理性,更是由於國民黨權貴背叛台灣的根本政治利益—自由民主體制,正在把台灣推入中共極權政治控制之下。
袁紅冰,2010,“台灣必須走出歷史的!陰影",《台灣大國策:歷史在逼問台灣,做政治奴隸,還是做自由人》,綜美,台北市,p.292。

敗退台灣之後,國民黨依然沒有推行民主的政治能力,而只懂得以專制對專制。於是,它借反對共產主義之名,在台灣建立威權專制,執行人類歷史上最長的戒嚴令。幾十年的戒嚴,是表述台灣人的精神恐懼、情感痛苦、自由和人權喪失的白色恐怖的長夜。「通共」,則是國民黨對台灣人實施特務統治時期的最恐怖的罪名。
袁紅冰,2010,“台灣必須走出歷史的!陰影",《台灣大國策:歷史在逼問台灣,做政治奴隸,還是做自由人》,綜美,台北市,p.295。

其實,背叛台灣的獨立與自由之日,便是連戰和國民黨權貴淪為政治破落戶之時:其「聯共,實質上只意味著投共,因為聯合需要政治資本,而連戰與國民黨權貴現在擁有的,只是政治破落戶的無恥;其「制台」實質上也只意味着賣台,連戰和國民黨權貴對於中共暴政的唯一價值,就在於出賣台灣的根本政治利益,即台灣的自由與獨立。

第一次失去執政地位的八年間,國民黨權貴情急萬分,向中共投懷送抱。中共為滅絕台灣的自由與獨立,自是對國民黨權貴階層刻意撫慰,恩寵有加。
袁紅冰,2010,“台灣必須走出歷史的!陰影",《台灣大國策:歷史在逼問台灣,做政治奴隸,還是做自由人》,綜美,台北市,p.297。

台灣人長期以來,受KMT黨國教育,內在的政治認知很淺薄,需加強民主、人權的素養。


許多台灣人深情地把台灣稱為海洋國家。如果想真正成為海洋國家,主要並不取決於地理位置,而取決於台灣是否擁有海洋般寬廣的胸懷,是否能給人以充分的、合法的自由。精神形態的多樣化,不同思想情感的共生並存,乃是一個國家政治胸懷和自由度的象徵。一個不能容忍不同思想情感的國度,即使處於萬里大洋之中,也不配稱為海洋國家。
袁紅冰,2010,“台灣必須走出歷史的!陰影",《台灣大國策:歷史在逼問台灣,做政治奴隸,還是做自由人》,綜美,台北市,p.321。

從來沒有那一個小族群像今天的台灣一樣,與整個人類的命運如此息息相關。歷史和時代都在屏息注視台灣的選擇。這種狀態或許會使庸人恐懼惶惑,卻一定會給勇敢高貴的生命以激情;他們定然會為台灣作出不令人類失望的選擇。我堅信,台灣將在最艱難的時刻選擇宣布獨立建國,並以此作為捍衛自由的大國策之本。
袁紅冰,2010,“台灣大崛起",《台灣大國策:歷史在逼問台灣,做政治奴隸,還是做自由人》,綜美,台北市,p.329。

台灣通過獨立建國,以衛護自由和民主制度—這是當代台灣大國策的核心。何謂獨立建國?根據台灣目前的情况,獨立建國的主要內容如下:廢止《中華民國》憲法、國名、國旗、國歌;頒布《台灣共和國》憲法,宣布起用新的國名、國旗、國歌。

如果說走出歷史的陰影是台灣大國策的第一步,獨立建國是台灣大國策的靈魂,那麼,獨立建國的時機的選擇與確定,則是台灣大國策最重要的策略原則之一。二十一世紀初葉,民進黨執政期間,台灣已經喪失過一次獨立建國的機會。沒有勇氣與智慧果決地修憲法,改國名,易國旗,只簡單提出某些兩岸是兩個國家之類的口號,會使神聖的獨立建國事業淪為政客玩弄的政治議題。獨立建國,乃國之大事,關乎台灣今後千年的歷史命運和當今台灣人的生死榮辱,因此,選擇時機需要大智大勇。無謀無智的匹夫之勇適足以敗事;無勇無膽的庸人政客永遠只敢謀劃,不敢行動。
袁紅冰,2010,“台灣大崛起",《台灣大國策:歷史在逼問台灣,做政治奴隸,還是做自由人》,綜美,台北市,p.341-342。

台灣民主建國,會有必然血戰?或是台灣終統,成為中國的一部份,絕滅於「邪惡政權」,生命與精神不復存在,台灣人的苟且,會有大禍患。

薄熙來在二零一零年三月赴京開會時,曾在北京的家中宴請國防大學和軍委各總部的十幾位將軍和大校。席間,酒酣耳熱之後,薄熙來狂言道:「共青團系統出身的幹部,憑一張舌頭,巧言令色,就登大位掌重權。現在,他們又以為憑一張舌頭就能說得台灣來歸,那是作夢。毛主席早說過,『掃帚不到,灰塵照例不會自己跑掉。』我說,『大軍不到,台灣不會自動回歸。』我打賭,台灣問題的解決必有一場血戰。現在的這一套統戰政策最後只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我們就等著吧,二零一二年看他胡錦濤怎麼收場。」
袁紅冰,2010,“台灣大崛起",《台灣大國策:歷史在逼問台灣,做政治奴隸,還是做自由人》,綜美,台北市,p.346。

擔心台灣獨立建國會造成中共立即武力進犯,荼毒台灣的擔心,基本上屬於杞人之憂。二零一二年,是台灣實現其建國夢的最後時機,也是最有利的時機。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此機一失,遺恨萬古;扼住時機的咽喉,《台灣共和國》就將崛起於時代之巔。
袁紅冰,2010,“台灣大崛起",《台灣大國策:歷史在逼問台灣,做政治奴隸,還是做自由人》,綜美,台北市,p.351。

因地制宜,虛打實用,台灣人建國,得順勢而為。

排斥競選的傾向也是狹隘的。想必沒有人不知道,廢止戒嚴令,衝破黨禁,實行民主選舉,是台灣人民數十年艱苦卓絕的抗爭的結果;爭取到民主選舉的權利,在台灣獨立建國的進程中,具有歷史里程碑的意義。所以,否定選舉,也就否定了台灣爭取民主和獨立建國的歷史,否定了為民主而流淌的血泪。只要以獨立建國為終極目標,通過成功的選舉活動,依人民的意願控制更多的政治資源,架空馬英九政府的賣台投共的國策,將有利於為《台灣共和國》的創立,積累必要的社會和政治能量。而且二零一二年關於台灣命運的決戰日益迫近,此前的所有選舉,對於最終戰勝國民黨權貴的投共國策,都具有重大意義。

總之,積極參與《中華民國》政治框架內的選舉,是為創建《台灣共和國》積累能量;以獨立建國為最高政治價值,打好每一場選戰—這是關注台灣自由命運的人應當遵循的邏輯。
袁紅冰,2010,“鐵血國策衛自由",《台灣大國策:歷史在逼問台灣,做政治奴隸,還是做自由人》,綜美,台北市,pp.366-367。

如果二零一二年大選自由獨立派候選人勝出,那麼當選總統首先需要對因應下述狀况作出萬全的準備,這種狀况就是:國民黨權貴拒絕交權,並聯合中共滅絕台灣民主制度。只要出現中共出兵台灣,馬英九政府配合的情况,當選總統即應公布國民黨權貴「聯共制台」的叛國罪,宣布全面接管國家權力,號召軍隊、警察、官員和全體台灣人,奮起抗擊中共的軍事入侵,並頒布對叛國者進行軍法審判的臨時條例;值此自由危險,台灣浴血的艱難時刻,當選總統更應當宣布《台灣共和國》正式成立,從而讓對中共暴政入侵的全民抗擊,同時成為實現獨立建國理想的決戰—自由的意志和獨立的理想將因此成為同一首英雄史詩。

二零一二年三月至五月,台灣的自由命運必定面臨危險。這是宿命。所有關注台灣自由的人士,都應拋棄幻想,籌謀對策。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唯有盡人事,才可能制天命。把獨立建國的理想刻寫在台灣人保衛自由的鐵血意志之上,歷史將被感動,宿命將被征服。
袁紅冰,2010,“鐵血國策衛自由",《台灣大國策:歷史在逼問台灣,做政治奴隸,還是做自由人》,綜美,台北市,pp.377-378。

中共之軍隊正在腐爛發臭。深刻而普遍的腐敗之下,將有貪意,人人皆懷升官發財、醉生夢死之念;兵無戰志,個個儘思苟且偷安、得過且過之策;其軍魂灰飛烟滅,軍心紛亂動搖,軍風敗壞不堪,軍紀形同虛設。二十一世紀前八年,中共軍隊內已破獲六起以校級軍官為主體的軍事政變組織。按照一般規律,未破獲的,一定比已破獲的更多。這種現象告訴人們,中共軍隊的腐敗正轉化為政治危機。
袁紅冰,2010,“鐵血國策衛自由",《台灣大國策:歷史在逼問台灣,做政治奴隸,還是做自由人》,綜美,台北市,p.387。

台灣建國,需做好的打算與不好的打算,228台灣神護佑之下,會有許多「轉機」。

《保衛台灣自由國際志願軍》的主體應由下述兩類人組成。第一類是為逃離中共暴政而流亡海外的漢人、藏人、維人、蒙古人等。這個群體對中共暴政的殘忍和詭詐有切身的體驗,他們的加入,會使國際志願軍有能力深刻了解中共暴政,從而增強戰力。因為,「知敵」是百戰不殆的前提。第二類是世界各國,主要是民主國家的公民。國際志願軍屬於民間組織,任何人都只能以個人身份加入。不過,在組建過程中要注意吸納知識分子、政治活動者、商人和退役軍人。理由在於,知識、政治權力、金錢和搏戰能力構成社會中最具現實能量的四個要素,而上述四類人分別是知識、政治權力、金錢和搏戰能力的生命承載者。吸納他們加入,與為國際志願軍吸納強大的社會能量是同一回事。

另外,國際志願軍中還要有一定數量的台灣海外移民。他們既了解海外情况,又了解台灣。由他們居中協調,有利於安排與國際志願軍入台參戰相關的各項事宜。

一位美國教授曾對我表示,他願意在中共武力犯台時,以志願者的身份,赴台抗擊中共,前提是台灣人自己必須表現出保衛自由的強烈願望。
袁紅冰,2010,“鐵血國策衛自由",《台灣大國策:歷史在逼問台灣,做政治奴隸,還是做自由人》,綜美,台北市,p.394-395。

後言:
台灣人須具備228台灣神的民主信仰,而終極建國,是必然的目標。


(全文完,撰於2010/09/28)


相關閱讀:
台灣大劫難-我讀我評
【影片】袁紅冰-「台灣大國策」簽書會
【影片】台灣自由的危機-袁紅冰
【影片】楊緒東醫師談袁紅冰「台灣大劫難」
【影片】袁紅冰談ECFA及台灣未來的經濟出路
【論説】北韓創設自由市場後會有什麼樣的變化?

延伸閱讀:
台灣大國策-我讀我見(4)
台灣大國策-我讀我見(3)
台灣大國策-我讀我見(2)
台灣大國策-我讀我見(1)
楊緒東專欄
Hsutung's BLOG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0-11-25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0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