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七月 2021 > »
28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自由論壇 arrow 【阿扁札記】政治算計與天災地變
【阿扁札記】政治算計與天災地變
新聞報導 -
作者 陳前總統水扁先生   
2011-03-28

阿扁札記
政治算計與天災地變
陳水扁 2011.03.13

2011年3月11日一早,媒體的焦點是,面對國民黨傾向推動2012總統、立委選舉合併舉行,民進黨認為這是馬英九政府的「政治算計」。接著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在上午10點宣布參選2012總統的記者會,特別強調她最沒有「政治算計」。3小時之後,日本東北地區發生芮氏規模9.0的超級強震,引發世紀大海嘯,不僅造成數萬人計的人員死亡失蹤及無法估計的財產損失,更驚爆福島核廠輻射外洩汙染,疏散範圍擴大到20公里。311的9.0強震,是日本有觀測史140年來最大地震,也是全球史上第4大的強震。有人說蔡主席參選統是一顆震撼彈,但參選的新聞則被日本的大地震、大海嘯震毀沖走而幾乎不見了。日本首相菅直人就在3月11日坦承違法收受外國人的政治獻金,面臨下台風暴,卻因規模9.0的強震而逃過一劫。只是福島驚爆輻射外洩汙染的危機處理應變不足,引發主要媒體的抨擊,是否會讓4月24日即將舉行的地方選舉雪上加霜,一切都在未定之天。

3月11日一天之內,台灣和日本發生的幾件大事,有所謂的「政治算計」,也有大自然威力的「天災地變」,不禁令人想起1998年12月我競選台北市長失利的當晚。我的施政滿意度76%,卻只獲得46%的得票率,我說「對進步團隊的無情,是偉大城市的象徵」。民進黨主席林義雄跑來關心我說,「台北市不讓我們做市長,就做更大的」,當下叫我選2000年總統。沒想到可能是林主席安慰的玩笑話,實際上卻是主席認真的真心話。2000年林主席是最有資格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的,主席自己沒選,轉而支持我,並幫忙排除參選障礙,通過2000年總統提名的特別條例,同時安排在1999年7月10日舉辦全國黨員代表大會通過正式提名及造勢大會。詎料為了力挺內定接班人連戰,不惜割棄形同父子之宋楚瑜的李登輝前總統,刻意選在我被提名的前夕7月9日接受《德國之聲》的專訪,拋出「兩岸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的重大談話,無異是政壇的震撼彈,不只是隔天各媒體的頭條新聞,而且延燒一個月之久。當然我的參選總統相關新聞全都被淹沒,可以說「出師不利」,像極了這次蔡英文主席宣布參選總統,碰上日本有史以來最大的超級強震引發的大海嘯及大核災。李登輝為了連戰的勝選,十足「政治算計」地丟出「特殊兩國論」的「政治原子彈」,企圖壓制政治對手的參選氣勢,不得不謂「高明」。

呂前副總統曾說1999年我參選之初的看好度只有7%,這是事實。即使2000年3月18日我以39.3%得票率的相對多數當選總統,但投票的前一天3月17日,民進黨民調中心最後民調顯示我會小贏,但看好度仍然是三個主要候選人中最低的。看好度最高的是連戰,投票結果連戰則是第三名。連我的故鄉台南縣是全國得票率唯一過半的縣市,也不看好我會當選。在普遍不看好的氛圍中,我還是很認真地在跑我的選舉行程,因為我始終相信民意是可以改變的。重視民調,不要受制於民調,想辦法改變民調。經過辛勤的努力,聲勢逐漸有了起色,支持率已經是第二名,但仍落後宋楚瑜一大截。我在1999年9月規劃五場大型的造勢大會,並準備第五場辦在928黨慶當晚,我要正式提名呂秀蓮縣長做為副手搭檔。孰料辦完桃園體育場的大會後,台灣中部發生了芮氏規模7.3的921百年來最大地震,造成2415人死亡、29人失蹤、11,305人受傷、51,711間房屋全倒、53,768間房屋半倒的慘劇。接著政府傾全國之力,集中救災,選舉活動全部停止,但李登輝特別指定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連戰為921救災的總指揮,媒體焦點只剩救災,總指揮連戰自然是最聚焦的人。雖然我們天天往災區跑,了解災情、慰問災民是唯一能做的事,但我的名字消失了,民調很快就掉到第三名,而救災總指揮連戰的民調一下子衝到第二名,這是國民黨做為執政黨的優勢,連戰以救災總指揮身分全國走透透,又是鎂光燈的焦點,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連戰的形象與聲勢節節上升。「天災地變」的不幸發生,有人要「政治算計」,也是無可奈何之事。

不過人算不如天算,一時的「政治算計」,到頭來未必得逞如願,隨著總統大選投票日的接近,選情慢慢白熱化,最終還是要回到基本面,回到原點。1999年11月14日雲林縣長補選投票,讓我找到輔選的切入點,逐漸恢復競選活動,縱使沒辦法全國趴趴走,前後10天的競選活動期間,都限制在雲林20個鄉鎮市來掃街、拜廟、演講,但大選時只辦兩場大型造勢大會就拿到47.5%的得票率,總算有了代價。雲林縣長的輔選,又讓我很快的重回民調的第二名,連戰又掉回第三。逼得國民黨及連戰陣營不得不使出殺手鐧,在1999年12月上旬引爆「興票案」,意欲摧毀宋楚瑜的道德形象,要讓宋楚瑜從「清廉的天堂」掉落「貪腐的地獄」,這是國民黨在選舉期間慣用的「政治算計」。其實在國民黨籍立委楊吉雄揭發「興票案」之前,有關「興票案」的資料是由李登輝總統辦公室主任蘇志誠託人交給我身邊的人,希望借助我的手幹掉宋楚瑜,好收漁翁之利。甚至我人在歐洲訪問,電話還打到歐洲,正要經過英吉利海峽的列車上,經我正式回絕才作罷。當我回到國內,國民黨還是自己找人點燃「興票案」的炸彈引信,對宋楚瑜造成重大的打擊結果,連戰未蒙其利,反而讓我的民調有機會超越宋楚瑜。為了選舉勝利,國民黨可以不擇手段地對宋楚瑜祭出「興票案」,對我則操作「彩票案」,目的都是為了扭轉不利的選情,輿論的操作、檢調的偵辦,無非是「政治算計」的工具而已。921的重建是在我的任內開始,除了2000年520就職總統不到一個月,在中興新村成立行政院921重建委員會,執行長是部長級的政務委員專任、要人有人、要錢有錢,經過四年重建,有心人想要在凱道辦夜宿找碴也辦不起來,因為災後重建不輸給阪神大地震。2004年大選我才能在中部四縣市贏過對手3萬票,剛好是我大選小勝連戰的票數,証明「政治算計」再會算,老天還是有眼的。

311日本規模9.0強震引發福島核廠驚爆輻射外洩汙染,與1979年美國三哩島事件及1986年蘇聯車諾比事件並列世界三大核安災變。日本是高科技的進步國家,在核電廠的設計、興建、管理、營運極為嚴謹,仍然會發生難以想像的核災事故,如發生在台灣,學者專家也坦言無法保證完全沒事故。核一、核二、核三40年役期已到,是否還要延役20年?而核四廠的安全再度引發討論,有關核能安全議題不應有「政治算計」,2000年民進黨執政後對核四停建的決策過程及考量,亦有參考價值。民進黨的黨綱明定民進黨是一個主張反核、廢核、非核的政黨。我在台北市長任內曾針對核四存廢辦過「市民投票」,並與1996年總統大選同日舉行,超過6成的投票率,多數市民反對核四續建。因此在就任總統之後,林義雄主席要求政府依民進黨黨綱,應就核四續建與否議題重新評估,由當時的經濟部林信義部長成立評估委員會並提出報告,結論是核四廠應予停建,經行政院院會在2000年10月決議通過。停建核四最主要的理由包括:○1台灣電力不足,不是停電、限電就是斷電,將影響經濟發展及民生用電並不實在。事實上台灣電力供應充足,絕不缺電,因為南電可以北送,電力可以多元開發及開放民營。○2台灣地狹人稠、就有四座核電廠,其中三座在北台灣,人口密度高,又蓋在斷層帶附近,核災事故萬一發生疏散不易。○3核廢料的終極處理無解,只能就近掩埋存放,不只是大地浩劫,更禍延子孫。10年過去了,核四廠尚未興建完成,亦未商轉營運,台灣電力供應充足,核四的興建是為了解決缺電問題,理由不復存在。連日本都會因為強震引爆核災,台灣條件不會好過日本,更不可貿然開台灣人民及萬代子孫生命健康的玩笑。而核廢料的終極處理迄無確切答案,核電廠的存廢絕對是嚴肅的能源選擇問題。2000年我就任總統不到半年,就為了停建核四的公共政策與國民黨執意興建核四意見不合,遭國民黨立院黨團提案罷免,如果說沒有2000年輸不起的「政治算計」,其誰能信?

政黨以執政為目的,執政後,以保衛政權永續執政為目標,乃政黨政治的真諦。馬政府不管是施政或選舉常有「政治算計」的考量並不令人奇怪,有時批評馬政府之前推動不在籍投票,或現在推動總統立委二合一選舉,都是為了馬英九連任總統的「政治算計」;殊不知反對聲浪,擔心助長賄選不利綠營,此外不在籍投票是為了方便控制特定族群選票等理由,又何嘗不是反面的「政治算計」?「不賄選就不會選」,遠的不說,從2008年立委、2009年縣市長、議員及鄉鎮市長、2010年五都市長、議員等各項選舉,一大堆因賄選被起訴或判當選無效的公職候選人或當選人,幾乎清一色是國民黨人或與國民黨友好的無黨籍人士。儘管選風如此惡質,民進黨還不是照贏!?2009年縣市長選舉與2010年五都市長選舉,民進黨的總得票數還不是勝過國民黨40萬票!

各種跡象顯示2012年總統立委併選應該是馬英九政府的既定政策,投票日大概就是2012年1月14日,中選會應該會在今年4月做出決定。中選會主委張博雅早已宣示,一旦總統立委二合一選舉,將不會實施不在籍投票。減少選舉次數,合併選舉,目標每二年選舉一次,一次中央,一次地方,是2002年我親自主持「政府改造委員會」的結論共識。「爾愛其羊,我愛其禮」,建立典章制度比算計選舉利害重要。二合一選舉沒有對誰有利不利問題,如同單一選區兩票制未必對哪一個政黨有利不利。在日本單一選區兩票制,第一次對自民黨有利,第二次則對民主黨有利。2008年總統立委選舉沒有二合一,國民黨立委大贏3/4席次,總統更以58%取得壓倒性的勝利,關鍵在大環境對國民黨有利,馬英九的聲望又如日中天。如今時移境遷,民進黨已可跟國民黨分庭抗禮,馬英九的光環不再,他的施政滿意度只有35%,遠低於不滿意度的41%,這是統媒最新民調結果。即使馬英九對兩岸關係有ECFA,及去年經濟成長率達到10%,一再自我感覺良好,但與蔡英文、蘇貞昌等可能對手民調並無絕對優勢,對馬英九友善的媒體民調亦只小贏4%~6%,極為接近。甚至也有統媒民調顯示馬英九不是平分秋色,甚至還小輸1%給蔡英文。2004年總統大選我之所以險勝連任,其實早在選前半年的統媒民調就已出現端倪,我小贏連戰1%。因此二合一選舉是否有利保馬還很難說。何況單一選區兩票制將使民進黨有機會成為國會最大黨,甚至贏得過半席次。加上二合一選舉將提高立委投票率到7成5以上,會比2008年立委投票率成長近二成,投票率愈高,對民進黨愈有利。

有人擔憂總統立委併選,將有過長的「看守期」,會有政治危機,或者國共會利用「空窗期」聯手制台。如果明年1月14日二合一選舉,則新總統誕生距離520就職還有4個月又6天,在這「看守期」不是政府什麼事都不能做,只是重大政策及重大人事決定與發布有所不宜,否則新政府成立還是可以推翻。2000年第一次政黨輪替,「看守期」也有2個月,傳有國民黨籍高官在陽明山的一次集會裡揚言不接受選舉結果,最後還不是政權和平轉移。2008年第2次政黨輪替,也有2個月的「空窗期」,我沒有「落跑」,更沒有藍營在選前所爆料,說我會宣布台灣獨立,激怒中國打過來,然後實施戒嚴,拒不交出政權,結果什麼都沒有發生。中國要介入台灣的選舉結果都在選前,如1996年對台的飛彈武嚇,2000年對台的文攻威脅。2004年我連任成功,中國並未干擾、阻擋,2012年民進黨勝選,情況不會更糟,中國也不會怎麼樣。台灣的民主成熟度,不可能有那一位民選總統任期屆滿可以不下台,更不可能容許馬英九敗選後可以賴著不走,至少美國是不會接受國共聯手制台的。不要低估台灣人民的民主信仰與政治智慧,重點都不在「看守期」是2個月或4個月。

總之,再多的「政治權謀算計」也枉然。假如政治可以算計,也就沒有政黨輪替或強人下台了。我的經驗是,愈「政治算計」愈輸;愈沒有「政治算計」愈贏。何時會發生「天災地變」,沒人知道。「政治算計」再神算,突然間來個「天災地變」,到手的東西也會改變。說是「天意」也好,「天譴」也罷,都說明一點,「大位不足以智取」。

source: 陳水扁辦公室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1-03-28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1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