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月 2021 > »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聖山講古 arrow 【影片】晴耕雨讀系列(Season 2)-楊醫師聖山講古(Episode 13)
【影片】晴耕雨讀系列(Season 2)-楊醫師聖山講古(Episode 13)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2011-06-11


(上圖為楊緒東醫師所繪心靈畫作~【造命】


(Video Edited by Rainbow ;  Embed: Youtube)共5段

孤寂是接近上帝的問路石,應元天命之人,該如何超越欲望,找到自己靈性的能力,是一個人活在世上最重要的價值。為什麼有的人會被邪靈入侵,有的人不會?半信半疑對靈性無知之人對於靈體醫學為何無法習得?

今日應元的天命就是達成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台灣國,雖然我們不一定能活著看到台灣建國,但是已經在慢慢播種,不接受天命會變成彷彿行屍走肉,而如果心裡面不忘自己的名聲,則容易遭到邪魔的控制。

個人與指導靈的配合,自己慢慢去磨合,即能在無形的磨練中,完成自己的天命,達成另一層次的涅槃。

分段大綱
第1段:應元天命的產生和來源(1)-超越欲望
第2段:應元天命的產生和來源(2)-邪靈入侵
第3段:開啟靈體醫學之鑰
第4段:應元內涵與時代意義
第5段:孤寂是接近上帝的問路石


延伸閱讀:
楊醫師聖山講古全系列
楊醫師心靈畫作全系列
楊醫師畫中有話全系列
六四英靈坐鎮,加快因果現世報


古埃及女祭司的靈魂旅程 線上試讀source)

二十、吠陀醫學
   
我再度回到我的工作室工作。有一天,我突然被一種難以忍受的焦躁不安所淹沒。我感到時光飛逝,自己卻無所是事。怎麼會這樣呢?我問我自己,我每天都在工作,也幾乎把整個圖書館的書都看過了,我不應該覺得自己在虛度時日。然而,回顧過去的幾年,我聽到內在的回答:「在幫助別人脫離苦難上,你確實是什麼也沒做。做一個妻子、母親、雕塑家純屬你個人的生活。」
   
沒錯,但我又能做什麼呢?我等了很久,卻一直沒接到指派給我的使命。這幾年我什麼聲音也沒聽到,我如何知道自己應該做些什麼呢?
   
現在回想起來,人實在很天真,如果一個人無法戰勝自己,他又如何參與神聖計畫的工作呢?但是,每一個初步向生命目標覺醒的人,都是急於要治癒別人,而不是自己。然而,較高層面的上師們,必定是等到學生們不再如此天真之後,才會賦予任務。只是,那時候的我,尚未認清這點。
   
自從我立了誓言之後,我不曾忘記自己的生命目標。許多對一般人或對早期的我而言,可能是難以抗拒的誘惑,已不再困擾我。許多想要滿足自己性欲望的男人會對我說他們「愛」我,但我知道他們根本不曾認識真正的我,他們只想滿足自身肉體上的欲望。看清這是大自然的陷阱,任何奉承,都不會引起我的虛榮心,相反地,男人對我的垂涎與覬覦,只讓我覺得很無聊,有著自己的尊嚴被貶低的感覺。可憐的人,當那一天他們喪失性能力時,他們將會是多麼地空虛,難道他們無法超越性的層面嗎?
   
當我看到只追求性的滿足而陷入在動盪不安的狀態中的人時,就想到聖經上所說的:「如果你無法像個孩子般,你將無法進入天國。」
   
我愛我的丈夫,但已不再是那種帶著男女情欲的愛,而是人與人之間的關愛。這之間沒有掙扎,沒有壓抑,對男人不再有欲望,是極其自然的事。自從那天的夜晚,我清楚地認知到性愛是最大的欺騙之後,我便成為一個中性的人,不再是一個從另一個人身上去尋找自己的另一半的女人。我相信當一個人確實理解到這一點時,身體的欲求自然會隨之轉變。
   
就在我沉思的時候,我聽到那熟悉的、沉默已久的聲音:「為什麼你忽視了你靈性上的能力呢?」
   
「我如何能不忽視它呢?我能拿它來做什麼呢?」我問道。
   
「你很清楚,具有音樂、美術、雕塑等天份,並不代表這個人就會成為藝術家,要成為藝術家,他仍然需要一再地練習。」有天份而不努力,或努力卻沒有天份,都不足以稱為藝術家。但如果結合了天份與勤奮,便有可能成為藝術家。你有表達靈性的天份,但你把它閒置在那兒。只要你努力練習,你將成為淩駕一切有形藝術的藝術家,你所展現的無形藝術,是超越一切藝術的最高藝術。
   
我的心加速地跳動著。我等這內在的指令已等了許多年,一直沒有答案。除了繼續工作,以及必要的家務事之外,我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我學習心理學與雕塑,兩者巧妙地相輔相成。當我為別人做雕像時,我深入研究我的模特兒的心理狀態。往往在為某個人做雕像時,我會給他們一些心理上的建議,每一個給我做雕像的人,都與我保持心靈上的連接。
   
我的雕塑工作給我帶來極大的喜悅,專注使我打開對真理的領悟。但是,在我靈魂深處,我為不能聽到HE的聲音而哀傷。我的心靈因無法與那來自較高源頭的力量連接而枯竭。現在,我重新與這源頭連接,HE讓我知道,我需要練習那無形的藝術。但如何練習呢?有這種練習嗎?如果有,我從來沒聽過。
   
我再次聽到那內在的聲音說:「尋找」。
   
「到那裏去找呢?如何找呢?」我問道。
   
沒有回答。
   
當天晚上,那位經常旅行印度的朋友邀請我們到他家。當男人們興奮高彩烈地談論時,我愉快地看著我朋友的藏書。有一本書特別吸引我,因此我問他是否可以借回家看。我的朋友說:「當然可以」,我拿了書便參與他們的聊天。
   
這位朋友曾在我病得很嚴重時,教我以印度瑜珈恢復身體。這天,我問他是如何接觸到印度瑜珈的。他告訴我,當他早期在印度的時候,一位印度侯爵請他一起去打獵。他從馬上摔下來,受了重傷,無法動彈。當他被抬回房間時,侯爵問他要找西醫還是印度醫生。我的朋友要求找西醫。
   
西醫給他開一堆鎮靜劑、止痛劑之類的藥,叫他躺在床上不要動。幾個星期過去了,他仍然無法動彈。過了六個星期,他的情況變得更糟。候爵來看他時,建議他讓他的私人醫生Ayur-vedic看一看。我的朋友立即同意。
   
「那是什麼樣的醫生呢?」我問道。
   
「Veda是吠陀經,吠陀是最高的哲理」我的朋友回答說:「它包含了許多部份,Ayur-Veda
  
是與健康有關的科學,它包括種種與人體有關的奧秘,其中包括保健與治療疾病的方式。六七百年前,吠陀醫學便已知道如何做器官移植手術。他們當時便知道病是由無數的、看不見的生物,也就是我們現在所知道的細菌所造成的。他們認為這些細菌是一種無形的邪靈,當邪靈入侵一個人的身體時,如果這個人的頻率與這些邪靈的頻率一致,他便會生病。但是,在正常情況下,大部分人的頻率是不同於這些邪靈的頻率,因此他們不會生病。現代西方醫學說這是免疫力。
   
在吠陀醫學經典中,對這些致病邪靈的外形與色彩都有詳細的描述。他們的形狀極為可怕,譬如導致黑死病的是一種黑色邪靈。導致黃膽病的是黃色邪靈。導致肺炎的是一種巨大的,帶著火焰的紅色邪靈所導致的。每一種疾病都是某種特定的邪靈所引發的。」
   
這時我想起孩童時期,弟弟生病時,口中叫著:「媽媽,媽媽,紅色的人來抓我了,救命啊……」我還記得他揮著小手,想抵擋那入侵的敵人。大人認為那只是夢囈,印度卻在幾千年前便知道其中的原理。
   
我告訴我的朋友,小時候發生在我弟弟身上的經驗,我的朋友一點也不訝異。他點點頭說:「 往往病人可以看到那些入侵他們的邪靈。」
   
我的朋友繼續談那位印度侯爵的醫生,那位醫生是一位很有教養的年輕的印度人,醫生檢查後,回家拿了一些黑色藥丸,要他一天吃三粒。離開時,微笑地對他說,三天后他就能再騎到馬上了。我的朋友不相信地歎了一口氣。
   
然而,第二天早上,他的頭就可以移動,年輕的印度醫生又給了他一些藥丸,並教他以意識引導呼吸。第二天下午,他便能坐起來,同時感到似乎有一股具有活力的氣在他的脊椎上流動。第三天,他醒來時,感到一種清新與活力,他果真出去騎馬了。他們成為很好的朋友,直到現在仍然在通信。他曾問這位醫生,那神奇的藥是什麼。
   
「這是祖傳的醫學,由父親傳給兒子,當兒子在入這門科學之門前,他必須先發一個誓言,就是在任何情況下,他都不會出賣這門科學,目前沒有人違背自己的誓言。」那位年輕的醫生說:「我不能告訴你這些藥丸的秘密,但我可以告訴你,這些藥丸是在一個密封的坩鍋中冶煉一段很長的時間。這種冶煉的過程,使其中的藥草產生活絡筋骨的作用。人的活力與治癒力來自骨髓,由於你的中樞神經在你從馬背上摔下來的時候因受傷而驟然緊縮,致使你的器官無法從中獲得恢復的能量,這些藥丸打通你的中樞神經,身體便自然恢復它的治癒功能。」
   
我的朋友問他道:「為什麼這種煉藥的知識要如此保密呢?為什麼不傳授給西方的醫生,讓更多的人受益呢?」這位印度醫生沉默了一下之後,回答道:「這些藥丸的能量,不只來自藥材本身,還需要來自其他次元的能量。這些能量必須經由人來傳導。為了保持能量的純淨,煉藥的人必須摒除一切欲望,包括性欲在內。因此一個男子要入門之前,必須先結婚、生子,以便這門科學後繼有人。以我們的經驗來看,西方的醫生,沒有人願意為這些知識放棄任何欲望,更別說禁欲了。許多來自西方人,一直試著以各種方式要獲得製造這藥丸的秘方,我們看到他們要這秘方純粹是為了名與利,拒絕把秘方給他們。許多吠陀醫生為此受到酷刑,但仍然沒有人把這秘方說出來。然而,從此以後,吠陀醫生便不再接觸西方人。當然,還是有極少數西方的醫生,確實為了幫助人類而學習吠陀醫學,在他們誓言終生禁欲後,被接受入門,並與我們一起工作。他們也跟我們一樣,堅持不對外公開這秘方。」
   
那位印度醫生還談到:「對靈性一無所知的人,無法進入吠陀醫學之門,因為一個人無法以知識來瞭解靈性,你只能體驗它。我們不反對別人走在知識的領域上,只是要知道,至高真理是無法經由知識的途徑來達到的。」
   
「我告訴你這些是因為我看出你對我們的醫學有興趣,不是出於個人的欲望,你是探索真理的人,我們很樂於幫助這樣的人。如果你想要深入瞭解人類生命的奧秘,就練瑜珈吧!」然後,那位醫生教他如何練習專注,以及一些基本的瑜珈功法。
   
當天晚上,我打開向朋友借的書,準備閱讀,令我吃驚的是,我所拿的書居然不是我所要借的那本書。難道我拿錯了嗎?顯然我是拿錯書了!既然這樣,就看看是什麼書吧。我發現雖然它是一本很陳舊的書,是一本古老的文卷,但它的內容卻吸引著我一頁頁地讀下去。
   
書中談到隱形的靈性指導團體。這聖團跟地球一樣地古老。人類的肉眼無法看到他們,這聖團不斷地接受與他們連接的學生。這些學生在意識層面上,不一定知道自己被這聖團所錄取,因為這種連接,發生在當一個人的進展,已達到能完全放下自我的欲望,願意將自己的生命投入在幫助別人從痛苦中解脫出來時。當一個人已進展到決定放下個人的欲望時,這聖團的意識與能量自然會與他連接。
   
首先他會聽到內在靈性的指引,提醒他成為靈性導師的困難與危險。如果他仍然堅持自己的決定,這聖團便接受他為一個團員。開始時,他處在試用觀察期,但他自己並不知道,因為這觀察期長達七年的時間,在這七年之中,這聖團與他之間,將沒有任何聯繫。他必須獨自走過一個接一個,不同的考驗。有些考驗純屬于人類的道德範疇,譬如是一個人否能越過情欲、虛榮、貪婪、嫉妒、靈敏性等關卡,是否能不受外在環境所影響。
   
如果他能在孤立無援中通過這些考驗,堅定自己的願望,他才能被聖團接受成為一個工作夥伴。這時,他會從外在的現象中瞭解到自己已被接受。從那時開始,他會開始接受各種訓練,以及特定的任務。開始時,這些任務相當容易,如果他的成績令人滿意,他就會逐步被賦予更重大的,高難度的任務。各種任務之間的性質極為不同,有些是成為公眾人物,有些是幕後工作者,有些成為四處流浪的乞丐,有些成為富豪。有些人成為顯要人士的助理,有些人成為作家或演說家。有些人大權在握,有些人則是一個大工廠裏的小工人。有時他們會具有極高的聲望,有時他們在悲慘、窮困、低賤的狀態中。有時甚至會呈現,聖團中的兩個成員所做的事是互相抵觸的。然而,無論被派到的是什麼角色,他們都必需在無我的狀態下完成他們的任務。拿到被指派的工作之後,一個人必須自己去策劃如何完成這些任務。靈性意識進展得越高的人,責任就越大。
   
任何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或偽稱自己是聖團代言人的人,將會失去與聖團之間的連接。然而,他不知道自己已失去連接,因此可能會有好幾年的時間,他相信自己仍然是聖團的工作夥伴。這樣的人,聖團便以他們來考驗其他人的識別能力,以及獨立思考的能力。那些不能識別虛假先知的人,心靈之眼還是盲目的。
   
然而,做善事或避開邪惡之事的人,他們這樣做的動機,不可以出自單純的服從,以便進入天堂,或是因為害怕受到處罰、下地獄等恐懼心態。一切必須出自他們內心深處的信念。
   
我越看下去,越興奮。放下世俗的欲望?我想起許多年前,坐在床頭暗自飲泣的那一晚,沒有比那更堅定的誓言了。那時候,看到精神疾病患者及他們的家人所要承受的痛苦,我是如何地渴望幫助他們。我那種渴望幫助別人脫離痛苦的欲望是那麼地真摯,那麼地深沉。上帝知道我的誓言有多真誠!
   
現在我想起我在那時候所聽到的,清晰的警告,以及那之後,長達數年的孤獨。算一算,正好是七年。是的,正好是七年!那麼今天,我會拿到這本書便非屬意外,它是一個訊息!
   
這經驗深深地震撼了我,我顫抖著,但我仍然習慣性地,理智地審視這一切。然而,這麼多的巧合,使我的理智也不得不相信,我已被接受為工作夥伴了。
   
我的心充滿了喜悅與感激之情。我感受到上帝的恩寵與祝福,謙卑與敬畏之情油然而生。這種深沉的情懷,從那一時刻起,便恒常存在我的心中,不曾消失過。

博納:
當我看到:「每一個初步向生命目標覺醒的人,都是急於要治癒別人,而不是自己。」這句話時,禁不住會心地一笑。
   
蒂娜:
是啊,這是很正常的。幸好只要我們能覺知到這是小我的意願,終歸會像她一樣,理解到要先治癒自己,克服小我的意念。
   
博納:
她能在從事自己喜歡的工作的同時,還能幫助別人,這已令我羡慕不已,為何靈魂深處還是哀傷的呢?
   
蒂娜:
從她所說的:「我的心靈因無法與那來自較高源頭的力量連接而枯竭。」這一句話使我們理解到,她的靈魂在這一生所要追求的,已不同於一般人,她的靈魂設計是要回到她在埃及入門時的原點上。
   
博納:
我以前也曾有過自己生命幾乎要枯竭的感覺。但自從與光那來自較高源頭的力量連接之後,便不再有這種感覺了。但我還是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淩駕一切有形藝術的藝術家」,如果能「達到超越一切藝術的最高藝術境界」,那就太酷了。
   
蒂娜:
會有這樣的意念,表示你必然也有表達靈性的天分,我相信只要你繼續努力,終會達到這樣的至高境界。
   
博納:
如果說煉藥的人,必須保持能量的純淨,還得禁欲,才有效果,那我們現在所服用的藥是什麼呢?
  
蒂娜:
其實任何藥物,尤其是批量生產的藥物,基本上是治標不治本的。根本的治療在於我們自身心靈意識的治癒與調整。那位印度醫生也說了:『這些藥丸的能量,不只來自藥材本身,還需要來自其他次元的能量。』因此如果我們在服用一般藥物的同時,配合較高次元的能量,也就是光的能量的運用,達到心靈意識的提升與轉化,相信會使我們得到比較好的效果。
  
博納:
聖團七年的考驗期令我很震撼,從開始接觸光的課程算起,真的大約有七年的時間,這中間,我真的是孤獨地走過一個接一個,不同的考驗。還好在那期間,你曾經告訴過我,孤獨是初覺醒者的過程,這是讓我能安然地繼續走下去的原因。
   
蒂娜:
我好像花了更長的時間去面對她所說的人類道德範疇的考驗呢。即使是現在,這些考驗也仍時時出現,我不敢說自己已全過關了。幸好我們並不是真正地孤獨。走在光的途徑上,我們就與『隱形的靈性指導團體連接,這聖團不斷地接受與他們連接的學生。因此孤獨只是我們的感受,實際上並非如此。
   
博納:
說的也是,我們有帶課的教師,班上的同學,網站上的教師與朋友在支援我們,不能再抱怨了。只是真正的考驗,往往帶著常人無法想像的誘惑力。我想只要是心智正常的人,誰也不敢保證自己能通過任何考驗。
   
蒂娜:
書中的主角就是太自信了,認為自己可以抵擋任何誘惑,以致在埃及的那一世,跌落深淵,然後從最底層開始回升。
   
博納:
當她這一生再度被接受為聖團的工作夥伴時,就是她重新回到當年在埃及入門時的階段嗎?
   
蒂娜:
應該說,她不僅在靈性的認知與領悟回到她在埃及入門時的狀態,她還具有地球人類生命發展的體驗。這是當時她所缺乏的。這樣看來,她的跌落也是靈魂的選擇,因此當我們從更寬廣的視野來看一切事物時,便能理解一切都是神聖的安排,即使在混亂中,也是完美秩序的一部份。
   
博納:
看到同樣為聖團執行任務,因各種任務之間的性質極為不同,身份地位居然可以差距那麼遠,讓我感到好像我們無論如何都得安於自己的現狀,如果我們的處境不好,難道說我們就不要去改善我們的處境嗎?
  
蒂娜:
我相信這是一種自由意志的選擇,無論你做什麼選擇都可以。只要我們在一個正常社會所容許的範疇,努力向上,進行良好的創造,提升自己以及整個社會的生活與心靈意識,必然也是一種任務。她無意中拿到的那本古老的文卷,即使是在今天,也是我們需要理解與實現的指標。
   
博納:
文卷提到有時甚至會呈現,聖團中的兩個成員所做的事是互相抵觸的。意思是不是說,所指派的任務,不全都是為人類做正面的奉獻,或者在社會上做一個正面的表率,也有可能成為社會上負面人物的腳色,讓大家透過他們的行為來反省什麼是個人以及整個社會需要修正與調整的地方。
   
蒂娜:
我想每件事物的呈現,都有多重的因素。無論是正面或負面人物的思想與行為,除了示現一種狀態之外,也在完成與表達他們個人所要完成的體驗與表達。參與或見證的人,必然也有需要從中學習與體會之處。
   
博納:
我還真的不知道如何從這些反面教材中辨識他們內在的神性。
   
它甚至還說會藉用那些與聖團失去連結的人,來考驗人們的辨識能力。這樣說來,我的心靈之眼還真的很盲目!
   
蒂娜:
即使是一個古埃及的入門者,她在這一生也是走過一段很長時期的盲目階段,最後終於撥開雲霧,看見天日。我們只能繼續走下去,體驗我們需要體驗的,經歷我們需要經歷的,從中學習我們需要學習的。最終我們內在的光亮,必然會為我們照見一切事物。在行星七中,第一個圖形與密碼就是「眼睛」,它的頌文是:『我知我所見,我見我所知』。因此,當你希望能看清某種隱藏事物的真相時,可以進入這圖形的運作。
   
博納:
看了十九與二十這兩篇,我終於理解到初級課程,粉紅色之光的一篇肯定語意的真實含義:「我允許每一個在我生命中的人,表達他們自己,學習他們必須學習的課程,體驗他們必須經歷的事物。」「我以基督之光,以及完美的聖靈的意識來看所有的人際關係。」「我在燦爛的粉紅色之光的環繞中。」
   
蒂娜:
如果我們真的做到這點,我們的心便是清淨無染了。真的,只要能融會貫通,確切地實行上師們的教導,即使是在初級課程的階段,一樣可以達到很高的內在領悟以及外在表達。
  
博納:
問題是我們無法一次就能理解與實踐,我是幾次回鍋重修之後,才領悟到這句話的含義。
   
蒂娜:
生命就是無止境地學習,每當我終於獲得某些深刻的領悟時,我都是心存感激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3-03-22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1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