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自由論壇 arrow 我與廖中山 - 管你什麼鄉愁,白色恐怖一樣找上你
我與廖中山 - 管你什麼鄉愁,白色恐怖一樣找上你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228關懷總會秘書長 林黎彩   
2011-12-16

1969至1973年的期間,廖中山為了家計,數度的上船從事海員的生活,但也因為寫信回河南老家,遭到當時被稱為太上皇的警備總部盯上,不得不放棄船員工作轉變從事教職,最後更努力的由助教當到了教授。


[圖誌:陸軍砲兵學校射擊隊七期畢業紀念相片。(前排中間坐者為孫立人將軍) ]


[圖誌:1968年底 廖中山先生與高雄高級水產職業學校的學生合照。]

1967年10月,廖中山在「東美」貨輪工作期間,每次回來見到我瘦弱身影,心中不捨,毅然辭去靠海生活的船員工作,回到陸地謀職。之後輾轉找到當時才從水產高職升格為「高雄海專」的航海科助教職位。其實,婚後因廖中山工作關係我們便一直再搬家,租屋麻煩又不方便,而且還曾發生我人剛從浴室出來,房東卻無端闖進來的事情,所幸當下我直覺對他大聲斥責,說不要以為一個弱女子好欺侮,反把他嚇走化解了危機。為此廖中山在左營自助新村頂下一棟房舍安家,但也而因此背負了債務。


[圖誌:1968年 廖中山服務於東美貨輪,其妻林黎彩與兒子合照。 ]

能省則省的原則下,廖中山選擇騎脚踏車上下班,想不到省了交通費却因勞累而生病,但他硬撑到老二啟1969出生後,才去住院養病。當時的教員薪水僅够全家四口温飽,還無餘力還債,所以廖中山病體尚未康復便再度去跑船,1969年7月到客貨輪的「東方佳人」號工作。香港是此客貨輪必須停靠的港口,思鄉心切的他便想寄信、寄錢給河南老家的父母,待通信聯絡上後,才由其胞弟的回信中得知,父親及大哥在1958年中國「大躍進運動」期間就給活活餓死了,親娘及二姨靠喝隔壁村莊學校的伙食煮麵剩水活了下來。後來,廖中山在家裡或上館子吃水餃時,他都會喝一碗煮餃子白湯,藉以提醒對父親及親娘的思念。


[圖誌:來自中國的家書。]

1970年的當時,台灣船公司給三副月薪USD150元,匯率為1:40。某日船停紐約,廖中山上岸看到其他的船公司,便直覺的走進去詢問有沒有三副工作的缺,沒想到當下就有工作可做,且月薪是三倍以上的USD500元,這下讓他很火大,台灣船公司是如此的剝削船員!當下便有轉職的念頭,無奈公司為控制船員跳船,護照及船員證都被扣留在船上,之後他與這家紐約船公司溝通,請他們等其回台灣辦離職後再行派船。於是回台灣後辦好離職,便安心在家等候新船公司派船。


[圖誌:1971年 廖中山全家合照於『東方佳人』輪船。]

萬萬沒想到派船電報到,他却無法上船,因為台灣並沒有人代理此公司的業務,而且沒有其他公司願意出證明,讓他飛到釜山報到上船,當時船員一旦離職就沒薪水,只能在家坐吃山空。第二次電報到時,却把他急出病來!找同學曲德新想盡了辦法,經他斡旋找到一位曾經是同窗後來轉到台大就讀,目前在船公司當經理的人幫忙,但條件要花2萬元打通關,是新工作的一個月薪水,無奈只好再度向老姊黎影開口借。之後我隨著廖中山到基隆船公司找到了那位先生,當把報紙包着的錢遞給他,眼睜睜的看着他打開抽梯放了進去,心想會不會不理我們,所幸他乾脆的對廖中山說準備上船吧。經過如此的波折,順利上了一艘在基隆大修,為紐約公司的S.S. UNIVER ADMIRAL油輪,展開為期11個月又8天,被廖中山形容為「坐水牢」的航期。


[圖誌:廖中山與『東方佳人』客貨輪船上的乘客。]

油輪上的生活很枯燥,船一開進沙烏地阿拉伯港口,必須在最短時間內把所有儲油艙加滿後盡快離開,而且天氣熱到讓人受不了,多一小時停留只會讓人的脾氣越發爆燥。船上舵工、輪機有韓國人、菲律賓、印尼等聯合國人士,船長則是英國人,他對廖中山很好,不久換了個傲慢的希臘船長,常對三副的廖中山沒好臉色,不只如此,因為廖中山必須在甲板上工作,所以常常搞得又累又苦悶,但他怕讓我擔憂,沒有在信中告訴我,反而將所有的怨氣都發洩給中國老家的兄弟信上。之後船在日本大阪時廖中山寄出二封家書,一封寄左營,另一封寄河南老家,到新加坡後他便離職回台。


[圖誌:廖中山的中國河南家人。第二排為廖中山的親娘、二娘和弟妹。]

他回到家第一句話便問信收到沒,結果此信是人到家一個月後才收到,而且信封四角被人揑的快要破掉。過不久他到船公司辦理再登船工作的事宜,回家後他對我說公司承辦員有點奇怪,不久便收到一封警備總部署名「強恕人」的來函,要廖中山在5月4日上午9點到警備總部報到,信中還交代說進去前跟守衛憲兵說找「強恕人」就可以進入。這下『代誌大條』,急忙電尋廖中山同學裡有情報背景的長輩幫忙,得到的答案是:「現在警備總部是太上皇,沒人敢碰」,約談時間到了,只好硬著頭皮趕夜車北上應訊。順著來函的方法進入後,廖中山被帶到一間有大大大小小燈具的房間,負責問話的人看他帶與中國兄弟通信的信件和照片,很驚訝的問:「你怎麼知道是要問這件事!」他回說:「我沒作奸犯科,唯一的是與中國兄弟通信」。雖然最後被列管不能出境,但天主保佑他平安回家。此事件之後管區警察也便經常到家裡「作客」,調查局人員也三不五時的來訪,白色恐怖如影隨形的壟罩著我們。想不到單純的鄉愁,卻讓廖中山遭到政治迫害,成為長達14年不能出境的黑名單。

source: 台灣228關懷總會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1-12-16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3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