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六月 202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自由論壇 arrow 揭穿更多謊言,才有真相、正義與和平
揭穿更多謊言,才有真相、正義與和平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228關懷總會秘書長 林黎彩   
2012-02-24

2008年元月總統大選前,馬英九曾在家屬面前說:「… 唯有找出更多的真相,才能告慰先人在天之靈」。「您」主政四年了,台灣在「您」和「KMT」的掌控下,更多的228真相呢?

2010年2月26日,108位228受難者及家屬在顧立雄、李勝雄等律師陪同下,到台北地方法院按鈴控告「KMT」必須為228的屠殺負責。由地方法院到高等及最高法院的上訴,全遭到駁回。荒謬的是,這兩年來因受難者及家屬已漸年長,原告由108位減至104位,但判決書上卻依然是108位!

就算「您」你們法官大人常說司法是獨立審判,但是,站立在伸張公平正義的最前線,「您」的法官大人如腦袋不多裝一些228相關常識,要如何去審判此歷史的重大案件? 此次的興訟有三項訴求:(1)KMT在國內外各大報紙刊登道歉廣告;(2)20億元做為國家紀念館的經費;(3)公布KMT228史料。上述這幾點訴求,只須向中國當局低頭的「您」,如果真有誠心,一定做得到。對坐擁龐大黨產的KMT而言,20億元不只是九牛一毛的小事嗎?為了博得社會觀感好聲望,及家屬的感激,何樂而不為呢,真想不透?

所幸台灣人太傻,又好騙,最近有出現了一個能讓「您」領導中國國民黨誠實認罪的好機會,請「您」把握!頂着中央研究院研究員的光環朱浤源先生,他說多年來和幾位學者專心研究復雜、艱深又耗時的「228事件」,最近又有重大發現(註一),口氣好大的認為,若以檔案及「死傷數據」來看,228在世界史上不過是一場小型的「民變」!甚至提出:「若干口述歷史執筆者情緒化」、「中共滲入」、「當時國軍只有700人可用」、「有託管台灣意識的美國人介入」、「長老教會的參與」的五個研究心得,來替過去已經被多數歷史學者認定為「很有情緒」的朱氏228論點,再作支撐。

此外,還有一位自稱是整編21師145旅433團第1營營長的賈尚誼,2007年在美國舊金山演講*,說1947年在中國蘇北勦共,突然奉命赴馳台灣鎮暴,3月9日晨在基隆登陸,一路直奔台中追捕竄逃霧社山區女匪首-謝雪紅。對當地住民如何善待且留台僅半年,離台時這一營竟娶走6位台藉新娘,可見一般台民心目中對『外省人』並不排斥。筆者看到此篇報導時,搖頭搖到差一點扭傷脖子,當時台灣民風保守,女孩很少外出,而且軍隊居無定所隨時移防,如何贏得美人歸,況且又是在殘酷的屠殺氛圍中。所以握有大權的「您」要不要動用黨的龐大力量,實踐「唯有找出更多的真相,才能告慰先人在天之靈」的諾言,對這兩個唐突、無理的說詞,先牛刀小試一番?

「您」知道嗎?二二八大屠殺後,貴黨精神象徵之一的蔣公介石敗逃到台灣,看上草山風景秀麗,但又不願「落草為寇」,於是草山的草字被拔掉,改稱為「陽明山」。又怕蔣公介石在舊台北總督府內「心情鬱卒」,於是中國各省省名依東西南北的方向,大大方方取代成為台北的新路名,可以作為反共復國的藍圖、又可以防止迷路,萬一迷了路也不用擔心,因為只要抬頭看,人依然「平安、健在in中國」。KMT這一路的改改改,最後連228的歷史也被其篡改了。

「您」知道嗎?過去KMT對為何會發生228,有一個制式的說法:(1)中國共產黨介入(2)日本浪人(3)台灣被皇民化…,就是外界簡稱的「藍調二二八」。請別忘記,當時的衣衫襤褸就像是戰敗國的「國軍」,在抵達台灣基隆港時,是受到台灣人民歡欣鼓舞迎接的。一年半後民間出現一首,描寫民眾心情由高亢轉趨破滅的「五天五地」打油詩:「美軍轟炸-驚天動地」、「歡迎國軍-歡天喜地」、「貪官污史-花天酒地」、「物價飛漲-呼天喚地」、「屠殺人民-烏天暗地」。此詩正好駁斥了「藍調二二八」的說法。


[圖誌:警備總司令部彙整台灣二二八事變,械彈損失統計表 (1947.5.20)]

如果「您」對228相關的史料有接觸,並看的夠仔細,可意外的由他們留下的殘破史料中,發現一些不一樣的證據,《陸軍整編第二十一師台灣戡亂詳報表》中,有一份36年3月1日至31日械彈器材損耗表,才不過一個月,便消耗了20萬709發子彈!也印證了基隆地區的口述歷史,說軍隊還沒上岸就用迫擊炮炮轟岸上,一上岸只要看到會動的就開槍掃射,丟手榴彈的說法。真是殘忍至極。

最後奉告「您」及郝伯村、朱浤源、賈尚誼「話不驚,語不休」三人組,你們要知道上述只是整編21師在一個月內,把台灣人當槍靶打的子彈消耗,還沒計算高雄司令彭孟緝、基隆司令史宏熹的部分,如此可惡的行徑怎可忽視?你們不要沒良知又沒良心,儘說些謊話來模糊真相、竄改歷史!要不然謊言一但被揭穿,敗了名聲是小,留下一輩子的歷史臭名才夠齷齪!


[圖誌:陸軍整編第21師台灣戡亂詳報表/36年三月份械彈器材損耗表 (1947.5.20)]

(作者為二二八關懷總會秘書長)


註一: "評朱浤源「二二八研究報告」",王能祥 (2011.12.13)。

* [版主補註] (1) 2007年2月28日,賈尚誼(流亡中華民國在台灣陸戰隊中將退役)曾在美國舊金山「台灣二二八事件真相」說明會公開表示:「[1947年]三月9日晨,如時抵達基隆港碼頭登岸,並立乘預置火車,趕赴台中,進軍霧社 … 此後即分別先後駐過埔里、東勢、集集、水裡坑、日月潭、潭子糖廠、嘉義、屏東、東港、林邊…等台中以南各地,維持治安,直至是年八月中秋為止,六個月中,名為鎮暴,實為戍守,因在此期中,與民相處和諧,從未打過一鎗,射過一彈,什麼屍積如山,血流成河的形容詞,在我蒞台後(3月9日起至中秋為止),連一個死人都未曾見過 …」。 (2) 賈尚誼對他所率領營隊奉命來台灣"鎮暴"期間的目擊見證,只有前面兩段文字的簡單描述,卻對他在基隆登岸之前,非他親自見證的許多全是屬於『據說』之情事反而有相當篇幅的報告。賈尚誼說他們部隊"從未打過一槍,射過一彈,連一個死人都未曾見過"的論述,事實上與他所屬陸軍整編第廿一師詳細呈報軍隊上級其1947年三月份「台灣戡亂械彈器材損耗表」之內容不符!不然,他就不應妄圖以他個人有限的親身經歷要來論述當年台灣二二八大屠殺的全部真相!

參考資料:

Formosa Betrayed》, George H. Kerr (葛超智), Taiwan Publishing (1965).
Formosa Calling - An Eyewitness Account of the Taiwan February 28th, 1947 Incident》, Allen J. Shackleton, Taiwan Publishing (1998)。

"一位大畫家的榮與辱",一逸 (2012.2.18)。
"高等法院看不見屠殺法官的證據",田年豐 (2011.5.05)。

"二二八事件",悠然,焦點話題/政治,新頭殼newtalk (2012.2.21)。
[版主轉貼] 悠然 說:
    2012-02-21 15:48:52
二二八事件時,確確實實有一群有組織的流氓帶頭打殺搶外省人,製造許多事端,釀成軍警特鎮壓臺灣全島的口實。這群流氓的背後究竟是何許人也?答案是:國民黨省黨部。

國民黨裡面有很多派系,這些派系傾軋經常不管大局,只要把對方毀了,人民死活無所謂,國家前途也無所謂。二二八事件就是一個例子。陳儀是政學系,跟陳果夫 陳立夫兩兄弟的CC派處得很不好。陳儀來台接收,就不給台灣省黨部好處。結果,省黨部就搞他。CC派的特務機關中統,來台灣吸收了許多流氓,例如台中地區 的幫派首腦蔡志昌,他手下的「十四大哥」裏面有不少都是中統的特務。中統所吸收的十四大哥幫成員詹正光,在事件爆發後,鼓動民眾放火,把事端鬧大。(鐘逸人,p. 157)

此外,CC派也派特務混進處理委員會,並刻意提出一些讓國民政府有藉口可以鎮壓台灣人的要求,例如「本省人的戰犯與漢奸無條件立即釋放」以及「各地方法院院長及檢察官全部由本省人充任」等。(葉芸芸,p. 99) 蔣渭川也參與推動青年學生加入「忠義服務隊」、組織「臺灣青年自治同盟」。(蔣渭川)三月六日又招集退伍臺籍日軍於中山堂及太平國校集合。(蔣渭川) 當時情治人員曾經組成「便衣隊」槍殺台灣人。省參議員顏石吉說:「這次所謂便衣隊多數由黨部服務處出來槍殺人命。」(台灣二二八事件檔案史料,p. 528)
[版主轉貼] 悠然 說:
    2012-02-21 15:46:55
許介鱗『戰後台灣史記』第十三章:

一九四七年…三月三日,「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在臺北中山堂召開第一次會議,警總及其所隸屬之「軍統」派人混進民眾中,提議組織「忠義服務隊」,維持治安,並要求軍隊撤出臺北。此時,黑社會首腦許德輝表示願意負責。...根據行政院『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忠義服務隊」和「義勇總隊」根本就是同一個機構,許德輝只不過是林頂立的部下而已。這些人四處縱火,燒燬外省人商店、毆打外省人,挑起衝突、混亂,為中央派兵鎮壓製造藉口…

「忠義服務隊」也動員學生及青年。三月三日處委會治安委員會決議要求學生及青年協助。游彌堅叮囑在場青年代表張武曲等人儘快組織起來,張等乃在兩天後成立「臺灣省青年自治同盟」,與原本存在的「學生自治會」共同加入「忠義服務隊」。…

三月七日下午,「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討論由王添燈所草擬的「三十二條處理大綱」,混進旁聽席的特務人員提出由軍統所擬的「撤銷警總」、「軍隊繳械」、 「釋放臺灣人漢奸」「臺灣的海陸空軍軍官由臺灣人充任」等十條額外要求。當晚,這些額外要求經由廣播後,柯遠芬等人以為抓到了把柄,處委會成員叛國罪證確鑿,不禁「談笑風生」「飯量大增」,說出「現在他們的陰謀大暴露了,現在是我們理直氣壯了。」

同夜稍晚,「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向陳儀遞交「處理大綱」,陳嚴厲拒絕,並密令臺北所有部隊待命。八日上午,憲兵第四團兩個營乘船抵達基隆,晚間十時三十分,長官公署下令總攻擊,在中山堂及日新國小開會的「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要員多半罹難。深夜,圓山地區發生「戰鬥」,軍統人員將參加「忠義服務隊」的數百名青年和學生集體屠殺,然後再誣指他們是夜襲圓山的暴徒。九日清晨六時,警備總部宣佈臺北戒嚴,「派兵彈壓變亂,搜捕奸黨」。上午,增援部隊陸軍第二十一師由上海開抵基隆,藉口「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陰謀叛亂,展開一場大屠殺。

"白色恐怖 沉默同謀",唐培禮 (Milo L. Thornberry),自由時報 (2011.12.09)。

"正在台北展出的「美國人在台灣的足跡」,據報導,由美國在台協會(AIT)主辦,展示美國「在台灣經濟、教育、軍力和公共衛生發展當中的影響力。」不過,其中對於美國在白色恐怖期間的噤聲默語隻字未提,反而使得這項展覽在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展出顯得更加諷刺。

我用「沉默的同謀」(a conspiracy of silence)形容蔣介石政權和美國政府當時的關係。美國國務院對於蔣氏政權下的專制暴行一清二楚,卻不讓美國人民了解真相。反共合理化美國在台灣白色恐怖時期的不當作為,而台灣作為「自由中國」的迷思又合法化美國和蔣氏政權的合作。很少美國人了解在當年大部分台灣人眼中,台灣既不「自由」也非「中國」。"
"Book review: Fireproof Moth: A Missionary in Taiwan's White Terror (by Milo L. Thornberry)", Taipei Times (2011.6.12)。

source: 台灣228關懷總會



延伸閱讀:
228是國民黨的死穴
被掩蓋的228導火線
查某人的228-我讀我見
二二八事件官方檔案VS.民間資料整理輯錄(嘉義地區)— 我讀我見
拜讀「228事件責任歸屬」-我見
Do You Know 228?
Do you know 228-原凶是蔣介石.我見
二二八口述歷史系列出版品
【影片】二二八紀念館重啟 歷史遭竄改
天命之228(B)
【耳空內的蟲聲】激發自尊,感謝228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2-02-24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0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