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七月 2020 > »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首頁
赴博鰲非朝貢
新聞報導 -
作者 陳前總統水扁先生   
2012-04-11

副總統當選人吳敦義想循蕭萬長之例,在就職前以「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的「顧問」名義,出席四月初於海南島舉行的「博鰲論壇」。反對黨批評吳敦義的「博鰲之行」是「朝貢」,二月十八日吳敦義駁斥說,包括前總統陳水扁在內,民進黨有多少人到過中國大陸,他們都是去「朝貢」嗎?所謂「朝貢」,這些話民眾都聽得厭煩,也都是不正確的說法。他們去到大陸,主要是促請北京能夠「正視現實,擱置爭議」,一定要「對等、尊嚴」。

我不會認為吳敦義在就任副總統前到中國參加「博鰲論壇」是所謂「朝貢」,也不會認為吳敦義和李克強見面是不對等,或是被摸頭。只是不解四月初代表「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與會的「團長」,報載說是錢復,而不是吳敦義。錢復也是以「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的「顧問」名義率團,何以同為掛名「顧問」的吳敦義變成錢復「團長」的「團員」?二○○八年「蕭萬長之例」,蕭萬長是「團長」,吳敦義不顧名分,為去而去,才是令人匪夷所思!

蕭萬長創辦「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是在我的第一任,我以為「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是仿自「歐洲共同市場」,後來走向「歐盟」。儘管中國排除「歐盟模式」作為解決兩岸議題的思索方向,但我還是認為「歐盟模式」是值得借鏡的,因為歐盟成員國沒有大小之分,也沒有貧富之別。歐盟或歐洲共同市場的最大特色是,尊重各成員國家的主權獨立,及出於自由意願的民主原則,而且符合非訴諸暴力的和平理念,所有成員國一律對等,這就是「主權、民主、和平、對等」的「歐盟」四原則。我不僅樂見「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的成立,也親自參加成立大會並致賀詞。

蕭萬長董事長跟我報告將以「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名義,加入「博鰲論壇」成為永久會員,我也持鼓勵的態度。蕭萬長後來被任命為總統經濟顧問小組召集人,直到二○○四年六月「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官網出現,兩岸共同市場是建立在「一個中國原則」的架構下,悖離我的認知與支持初衷,雙方才漸行漸遠。

APEC(亞太經合會)的非經濟領袖會議,是柯林頓總統在西雅圖的年會所創設,「博鰲論壇」則是中國領導人的倡議,結合一些卸任國家元首如菲律賓前總統羅慕斯等所共同催生。是中國自搭的多邊論壇舞台,也是一場深具中國特色的年度政經大拜拜,有其意義,但功能不大。

今年過後,明年「博鰲論壇」,蕭萬長仍將以「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董事長名義率團與會。吳敦義成為現任副總統,不可能再去參加,正如吳敦義在擔任閣揆前,是立委、是黨祕書長,到中國可以來去自如;換成閣揆、副總統身分,就去不成。二○○○年蕭長長是卸任閣揆,只因為我拒不承認「一中原則」、不接受「九二共識」,我指派蕭萬長出任APEC的總統特使,中國硬是杯葛。現在馬英九政府接受「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連戰獲淮參加APEC非經濟領袖會議,不是連戰曾任副總統,而是連戰承認「一中原則」的「九二共識」,是「國共論壇」的推手。否則李元簇、呂秀蓮都擔任過副總統,看他們是否去得成APEC會議

我在立委任內,曾到北京蒐集國防問政專書的資料,同行的還有二位國會助理陳淞山、柯承亨,及四位記者朋友,回來後,我寫出一本《國防黑盒子與白皮書》。我到過紫禁城、天壇與長城,也參訪過解放軍的軍事博物館,過去曾遭國民黨在選舉時拿來作文章,這次也被吳敦義「扯為反駁」赴博鰲非朝貢說。至少我在一九九一年的北京行,並沒有承認或接受「一個中國原則」。

民進黨中執會二月二十二日通過《總統敗選檢討報告》,主席蔡英文在會上倡議,應建立兩岸互動的新行為準則與機制建構,才不會在不知不覺中成為被統戰對象。蔡英文強調「處理中國問題不是坐在家裡想就可以,必須了解中國,從互動中了解。」並說這是非常艱困的過程,我們必須替台灣找出一條路。對此,黨內多表肯定,但本土社團則擔心民進黨人到中國會落入一中框架,變成「有交流,沒主權」。台灣國家聯盟召集人姚嘉文前主席表示,蔡英文的說法很抽象,只有程序,而非立場,台灣與中國是一邊一國,中國要尊重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台灣要建立睦鄰關係,尤其不能只從中國與台灣來看問題。新系中常委段宜康立委認為,民進黨堅持台灣主權國家的立場,但應以正常化的態度,戒慎地與中國交流,例如拋出「民進黨組團訪問中國」等議題,向中國出難題,掌握主動權。

民進黨人不是對中國事務不了解,而是有人偏不信邪,或是故意要將民進黨推向中國,並向國民黨的中國政策靠攏。選舉敗選,不是民進黨沒有獨立的「中國事務部」,或在北京未設置民進黨的「中國代表處」。民進黨內跑到中國交流、交心,甚至獲取利益者,不乏其人,也是公開的祕密。即使台聯的領導階層,在我的第二任還引介來自中國的人士,說只要我跟他見面,他會捐給民進黨五千萬元。

我跟北京打交道,八年總統的經驗與教訓,明的、暗的,我都領教過了。和平的橄欖枝,我丟出最多;面對中國的文攻武嚇,或者中美聯手打壓,我都經歷過。蔡英文是民進黨歷任主席當中少見的知中派、知美派。從李前總統的時代透過「明德專案」的平台,到我的時代長期參與台美國安高層對話,和美國朝野政黨都建立良好的人派。李前總統的「特殊的國與國關係」,蔡英文參與研析;在我任內又擔任最久的陸委會主委,民進黨內要找一位熟稔中國事務和對美工作的政治人物,蔡英文絕對是第一人。小英之敗,是敗在選戰策略、政策攻防的選擇、判斷與進退,也就是選戰操盤手瞻前顧後,以致「最後的一哩路」不敢衝過去,終致敗北。

二○○二年我接任民進黨主席之前,也曾拋出將責由「中國事務部」主任陳忠信率團訪問中國,不為對岸所接受。中國的條件就是民進黨要放棄《台獨黨綱》,要修改〈台灣前途決議文〉,要接受「一中原則」的「九二共識」。中國共產黨絕對不可能改變,對台的政策「一個中國,終極統一」,除非民進黨妥協,共產黨是不可能讓步的。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我不反對民進黨人到中國大陸去,但不要期待到中國可以改變中南海對台政策。吳敦義赴博鰲非朝貢,但還是改變不了中國不承認「中華民國」的現實。民進黨改變不了中國,但台灣人民的自由意志和堅定信仰才可能促請中國「正視」台灣的「現實」。做為選舉機器的政黨是贏不了大選的,只有相信自己的政黨理念,並貫徹到底,才能感動人民,贏得大選。

不必畏懼到中國,但也不能因畏懼而到中國!

source: 陳前總統辦公室,原載於:壹週刊568期陳前總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2-04-11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0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