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阿扁總統送餐日記 arrow 白色封印.白色恐怖-我讀我見(5)
白色封印.白色恐怖-我讀我見(5)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2-05-10


(photo source:《白色封印.白色恐怖》一書,極樂殯儀館)

*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政治迫害至今還存在,方法不同、功能不變。

我們受騙的另一原因,是錯認每一個政府都有基本的人格;以為一個政府多惡劣,也不會惡劣到完全沒有人格或人性的程度。政府施行暴政也好、德政也好,既然成為政府,都應具有基本的人格、人性與是非的概念。我們何嘗料到國民黨居然是一個罕見的集說謊、無信、反人道之大成的政權!

政府公然說謊,說被訊問人坦承講或按照其劇本講就不罰或輕罰;又說檢舉別人立功,得以將功抵罪,自新不罰。致使很多聽信其言的人,因所講的成為把柄被處死刑與其他重刑。很多被處死刑與重刑的人,本來只屬意識型態問題,根本未牽涉到暴力;把不曾牽涉到暴力的人處死與處重刑,實是反人道的犯罪行為。
盧兆麟等口述;胡慧玲、林世煜採訪紀錄,"陳英泰 黑獄鬥士,冰心志堅",《白色封印;人權奮鬥證言;白色恐怖1950》(台北:國家人權紀念館籌備處,2003),頁258。

在調查機關訊問時,除了被刑求欺騙,套取的不利口供成為催命符之外,政府所頒的自首條例使這些人雪上加霜。凡自首的人免其刑,免刑的條件是要坦白講出與自己關聯的任何人之事,不能有所隱瞞。若被認為交代不清,則是自首無效而將受制裁。

於是自首人能否得到免罰,關鍵在於政府是否相信。自首人為取信於政府,除了巨細靡遺的把案情講出來之外,常要誇大其詞,甚至憑想像,無中生有的講出很多事情。事情上若要雞蛋裡挑骨頭,每個人一定有把柄。他的每一句話,又都成為別人的催命符。
盧兆麟等口述;胡慧玲、林世煜採訪紀錄,"陳英泰 黑獄鬥士,冰心志堅",《白色封印;人權奮鬥證言;白色恐怖1950》(台北:國家人權紀念館籌備處,2003),頁262-263。

當時一判死刑,就被押到馬場町執行。那裡原來是簡陋的機場,稱為南機場,被利用為極恐怖的刑場。憲兵組成的行刑隊,用美援十輪大卡車載運被刑者,由河堤道路下坡進到馬場町廣野。車一停住,劊子手隨即把受刑者踢到車下,吆喝其跪下,立刻往其胸部開槍,執行後掉頭就走。跟來的驗屍官確認死亡,拍照存證,把屍體留給當時台北市唯一的殯儀館—極樂殯儀館處理。

他們把屍體運回殯儀館,通知家屬具款前來領回,所需具領的錢居然要四、五百元之多(當時普通月薪在一、二百元光景)。有很多人沒接到通知,也有很多人不勝此負擔而無法去領,所以很多屍體沒有被領回埋葬。沒有被領回,特別是家屬不在台灣的死者,屍體有許多被送去國防醫學院或其他醫院,當解剖教學之用。

人一槍斃,除了通知領屍外,理應也附判決書,告知處死的理由;但很多遺族沒有接到任何判決書,一直不知家人為何被殺。至於被判徒刑的人,本來都給判決書,我們被關的人很多拿到判決書,但要把它寄回家裡時,或後來有所調動時,判決書被發現後常被收回。那實在不可思議。政府好像也知道,判決書所寫的,是見不得世面的一派胡言,趁著有機會能收回就收回。

軍法處說是依法辦案,骨子裡卻徹頭徹尾的假法律之名而行屠殺迫害。以見不得人的假法律又借秘密審判的手段;不得有辯護律師,一判決不得上訴、立即執行等,無一合乎法律精神外,連法律的外觀也不具備。初期在軍法處,聽說審問人犯時,被告兩旁還站著手持扁擔的大兵,聽法官的命令邊打邊取口供,到底是調查還是審判,都分不清楚。
盧兆麟等口述;胡慧玲、林世煜採訪紀錄,"陳英泰 黑獄鬥士,冰心志堅",《白色封印;人權奮鬥證言;白色恐怖1950》(台北:國家人權紀念館籌備處,2003),頁263-264。

聽說1970年蔣經國在美遇刺未遂之後,提出上訴的幾乎全部被加重判刑,甚至死刑!我們是家天下而非法治國家,法律的包裝只是幫助政府偽裝,對我們不僅沒有幫助,反而雪上加霜。
盧兆麟等口述;胡慧玲、林世煜採訪紀錄,"陳英泰 黑獄鬥士,冰心志堅",《白色封印;人權奮鬥證言;白色恐怖1950》(台北:國家人權紀念館籌備處,2003),頁265。

樂觀看待KMT,圖存台灣的變化。

出獄後,一直受政府的監控與百般限制,謀生不易;這期間當局的迫害不亞於坐牢期間,實是白色恐怖迫害的延續。我回來後,始終從事貿易工作。我很賣力,替別人做事時,相信對老闆做了極大貢獻;但受身份限制,始終不獲重任。後改自己經營,卻很難到外國開拓客戶,發展有限;另有不能當董事長等奇怪的法律限制,生意始終發展不開。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拐彎抹角才走過來。

坐牢期間與出獄之後,我們仍和國民黨做時間賽跑,它不垮台,我們永遠在它鐵蹄下,至死不能翻身,隨時有再被抓被殺的威脅。從一個角度看,我們輸了,因它不僅沒有垮,而且還屹立著。

但從另一個角度看,我沒有輸,因我還活著,國民黨的生態卻有了大變化,威權過去,政治隨之產生某種程度的正義化。國民黨在當今社會,雖憑其累積的政治與財力資本,興風作浪把台灣搞得烏煙瘴氣,但已不復往日一黨專政的囂張氣焰。
盧兆麟等口述;胡慧玲、林世煜採訪紀錄,"陳英泰 黑獄鬥士,冰心志堅",《白色封印;人權奮鬥證言;白色恐怖1950》(台北:國家人權紀念館籌備處,2003),頁283-284。

後言:
到現在,支持阿扁的人,被稱為扁蟲;認清扁案被政治迫害的人,被稱為扁迷。自以為「清高」的評論者,述而不作,是什麼碗糕?──欠扁?



(全文完,撰於2012/02/24)


相關閱讀:
【影片】張炎憲:風城的哭泣-新竹228以及白色恐怖案件
【影片】「中華民國」百年系列之四─兩蔣與白色恐怖
我與廖中山 - 管你什麼鄉愁,白色恐怖一樣找上你
揭穿中華民國百年真相──我讀我見
鹿窟事件─從記憶中消失的村落
第五屆白色之路青年體驗營心得-台灣歷史記憶的硬體與軟體
[10/18] 秋祭‧馬場町

延伸閱讀:
白色封印.白色恐怖-我讀我見(4)
白色封印.白色恐怖-我讀我見(3)
白色封印.白色恐怖-我讀我見(2)
白色封印.白色恐怖-我讀我見(1)
楊緒東專欄
Hsutung's BLOG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9-11-07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2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