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自由論壇 arrow 由平埔正名運動,我看見轉型正義的腳步不該停歇
由平埔正名運動,我看見轉型正義的腳步不該停歇
新聞報導 -
作者 朱恩成   
2012-08-19

對於平埔族群身分的追尋,始於國三。當年只因外公的一句話:「我們有親戚住在埔里!」,追尋的路就此展開。用地圖與腳踏車;文獻與外公的故事,我開始爬梳一段中部平埔族群遷徙的歷史,與過去生活的樣貌。

感謝外公,他是我童年裡的一個重要長者,某方面來說,他還是我的政治啟蒙者。我成長在豐原上南坑附近一個十分「台灣」的家族裡,也就是媽媽的娘家。而另一方面,父親的曾祖父在明治年間自廈門來台定居,據傳家族裡曾有一位母系長者是西方人,於是這由廈門經商家族開枝散葉來台定居的父親家族長輩,都有著白皙的皮膚和較為高大的骨架。然而同年成長的記憶卻定根在上南坑的風裡,要我不斷詢問關於平埔祖先的種種。

記憶中,小時後曾聽過母親家族長輩訓斥不會說台語的表哥說「你系外省仔嗎?講甚麼外省仔話?」。所以我很早便感覺到我是一個「台灣人」,就像家族裡的每個人一樣,分享著共同的認同。當我長大一點的時,我的生活範圍內多了外省族群的因子。開始衝擊著要我思考,究竟「台灣人」這樣的認同涵蓋的範圍有多廣,包括了那些人?如果從歷史的時間軸來看,這樣的認同大概形成於何時?這樣的認同該如何被維繫?他對台灣的現在與未來產生著怎樣的意義?於是從血統追尋的過程裡,我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風景,也就是平埔族群正名運動與轉型正義之間的關係。

在我的認識裡,轉型正義對形成所謂「命運共同體」的公民社會是極為重要的。他甚至可以說是公民社會的基礎。而這樣的基礎是建立在全體公民對於其身處的社會脈絡有一定的掌握之下,包括了歷史發展、經濟現況、國際關係等等。透過這樣基本對於「真相」與「現實」的掌握,開啟了各式議題的討論,並在討論過程裡,產生了共識,更進一步形成緊密且具有機連結的「命運共同體」。

所以通過轉型正義,我們可以想像一個台子被搭建起來了。在這個平台之上,充滿著各種各樣的可能性,但重要的是在這台子上的每個人,他們已經對於「真相」與「現實」有了認識,更因此反思、建構出根本的價值,例如對於人權、民主、自由等意識,他們不會認為這些正在享有的事物是理所當然地存在著。

而平埔族群,在重建台灣歷史的過程中,扮演著極重要的腳色。當國民黨所建構的黨國神話開始瓦解,民間所關心的視線開始望向腳下。平埔族群的歷史與記憶是建構對於現狀的現實與真相有所體認、思索的重要片段。她並未消逝,且比想像中豐富。

發軔於1990年代左右的平埔振復運動,很快匯聚成一股跨部族、跨區域的連帶關係。在正名的路上互相聲援,相互搜尋各部族之間的關係。關於平埔族群正名運動匯流的過程,其實可以看出歷史經驗的某種相似性。諸如長老教會的宣教、清帝國殖民時期的「贍養埔地」屯制與跨部族的遷徙行為等等。讓 90年解嚴之後的平埔正名運動,形成了一股強勁的潮流。

平埔族群,一個被夾在歷史縫隙裡的族群,透過大量文獻與考古資料的出土,開始出現在社運的場合。而在時空背景裡,平埔諸族也總是第一個和外來者接觸的族群。柯志明的文章裡,提到了平埔諸族夾在漢人與原住民之間的空間分布現象。使不管在文化上、記憶上與認同上,平埔諸族像是一面濾光鏡,清晰著紀錄著土地拓墾與認同變遷的歷史。乍看隱沒在漢人之間的平埔族群,噶瑪蘭族於2002年政黨輪替之後民進黨執政之下,率先取得法定原住民身分。

面對歷史,1823年開始,中部的平埔諸族(當時包括噶哈巫、拍瀑拉、巴布薩、洪雅、道卡斯與巴宰等族)開始陸陸續續遷徙進入埔里。外公的家族,也是在此時搬進埔里盆地的。平埔祖先除了在埔里建立新部落,也將原鄉的地名攜帶進入埔里,例如阿里史(Lalusi)、大湳(Karehut),各個都是遷徙歷史的明證。

在爬梳歷史與訴說的過程裡,筆者發現周遭朋友對於平埔族群的歷史與文化甚是陌生,有些甚至是擁有平埔血統而不自知!某方面來說,這證實著整體社會跟土地與生長環境時空脈絡之間的斷裂。於是我們忘卻了1732年的「大甲西社事件」,清殖民政府已經使出分化人群的手段,使得部族之間互相殘殺,清朝殖民者坐收漁利。外來政權善於分化族群,以利統治的伎倆再再於台灣歷史中取得明證;另外控制地權與資本、培植「黨國侍從體系」削弱傳統連帶之影響力,更是再與傳統土目制度平行的通事制度裡可以找到有趣、鮮明的對比。

前陣子,台南將舉辦的全國教育局處長會議的手冊封面,放上了西拉雅族背弓箭狩獵圖樣,被教育部指稱「太暴力」,並要求更換。這反映了教育部所代表的官方決策中央對於平埔族群歷史與現況的疏離,更進一步像是在說「中華民國」,這個第五個外來政權的殖民心態未消。依然選擇背離土地、背離歷史與背離人民,寧願為政黨利益與少數人的利益,蒙蔽出一個無感的治績與冷感的社會。個人認為教育部應該為此次失言正式道歉。

所以筆者認為,「平埔正名」的議題是每個關心轉型正義與公民社會的朋友可以一起來關心的。而對於可能有平埔血統的朋友,則可以回家問問長輩,或是調出日本時代的戶籍資料來看。讓我們一起搭建一個平台,面向歷史、面向土地、面向一個深具共識且不會壓迫任何少數人的健全社會與國家。由平埔正名運動,我認為轉型正義的腳步不該停歇,平埔振復與正名運動也不會休止。

yaku ka Kaxabu a akihan, Pakatahaya!
我是流有噶哈巫血液的青年,謝謝你。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歷史系學生)

source: 台灣教授協會/極光電子報


延伸閱讀:
舉起本土化的弓箭,對抗「去台灣化」暴力
從 DNA 檢測確定自己是平埔族
從日治時期戶籍資料確定自己是平埔族
驕傲的為自己的族群留歷史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2-08-19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4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