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月 2021 > »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首頁 arrow 自由論壇 arrow 鹿窟事件60週年有感
鹿窟事件60週年有感
新聞報導 -
作者 張炎憲   
2013-02-13


點擊上圖可看更多照片

今年(2012年)是鹿窟事件60週年。60年前的12月29日凌晨,中國國民黨軍隊上山圍堵鹿窟村附近的山間小道,逮捕村民,當場射殺1人,後經軍法處判決死刑者35人、有期徒刑者近百人,刑期共計865年。這是1950年代白色恐怖時期最重大的政治案件,牽連極廣,範圍涉及石碇的鹿窟、九層坪、紙寮坑、耳空龜、大溪墘、菁桐坑、玉桂嶺,汐止大崎頭、鵠鵠崙及瑞芳等地。

因為是60週年,意義重大,我們特別到汐止拜訪楊順德(信望里里長)、陳久雄(受難者)等人幫忙,邀請受難者於12月29日上午10時,在汐止區信望里里民活動中心舉辦「鹿窟事件60週年紀念茶敘」。在邀請過程中,發覺很多受難者有的已過世,有的身體不適不善於行,無法出席。16年前,我們進行口述訪問時,他們大多是60多歲或70多歲,而今都是75歲以上的人了。自從2000年出版《寒村的哭泣》,以及擔任國史館館長之後,我很少上山,於是在舉辦茶敘前夕,我們再循舊道重走一遍。在風雨中,我們拜訪謝天賜時,他剛好從屋外回來,佝僂的身影比過去更嚴重了,但精神抖擻,說起話來仍然有條不紊,不像87歲的高齡。山景依舊,但昔日還住在山上的受訪者已無幾人了,見到人去樓空,真有人間無常的感嘆,好在當年決心去做訪問,否則今日再問,只能空留遺憾。

1996年,我會決心從事訪問工作,一方面是地緣關係。當時我住在南港中央研究院附近,平日就常聽人說起鹿窟有過政治案件,多數村民被逮捕,心中就有份好奇感,很想去瞭解。另一方面則是我從事二二八事件的訪查,接觸到很多白色恐怖的政治受難者,他們的遭遇令我悲痛,而興起追尋真相的念頭。

1996年,台北縣政府文化中心有意推動調查計畫,我受到委託乃義不容辭投入工作。在訪問過程中,我感觸極深,這些受難者都是純樸的農民、礦工,教育程度低,有的甚至不識字,每天為了生活忙碌,早出晚歸,怎可能瞭解馬克斯主義與共產革命,卻因城市知識人跑到山上而被牽連,中國國民黨以「鹿窟武裝基地」之名,進行逮捕清鄉整肅。鹿窟村屬於偏僻寒村,村民都是數代同居,相互通婚,因此被捕時,父子、母子、兄弟、姊妹、伯叔、姑舅等受牽連被抓者甚多。我聽到他們談起往日被捕、刑求、入監以及出獄後被監管的情況,真是感慨萬千,為這些純樸敦厚的人打抱不平,對這樣殘暴、只顧自己的政權更覺痛惡。

當年官方檔案尚未公開,對案情的理解多從口述訪問而來,今日檔案已公開,如以口述訪談記錄與官方文書做比較,訪談記錄所述內容幾乎與文書記載相符,只是官方文書所記載的都是中國國民黨政府羅織入罪的說詞,缺少人民的血淚感受和慘痛遭遇。我們所做的口述訪談反而能彌補空缺,留下珍貴的人性紀錄。

12月底一直陰雨連綿,我想高齡的受難者可能會因此受到影響,但沒想到29日當天天氣放晴,許多受難者前來參加,有的人拿著柺杖,有的人受人扶持,但還是堅持來了。我見到這樣的情景,除了感動之外,還是感動。因為16年前的相識,到今日已化為友誼,能有機會相見,倍感溫馨與珍惜。

鹿窟事件已過60年,難友們已逐漸老去,今日相聚之後,不知又是何年再相聚。此情此景將深留在我心中。

source: 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


延伸閱讀:
哭泣的鹿窟——要命的基地與矽肺病
鹿窟事件─從記憶中消失的村落
鹿窟事件五十週年《這樣的人,那樣的年代!》系列
白色封印.白色恐怖-我讀我見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3-02-13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1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