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七月 2020 > »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台灣宗教論集-書評(2)
台灣宗教論集-書評(2)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   
2009-01-02

Aries: 盧千惠教授的「給孩子們的台灣歷史童話」一書,有些重點可以呼應「台灣宗教論集」這本書。

人說「蓋棺論定」,但是台灣的歷史人物,還有許許許多多沒有被論定。真英雄的墓碑,有的暴露在荒野,任憑風吹雨打;而無恥之徒有些被塑成雕像,受奉祠為神
盧千惠著/戴壁吟繪,2005,"台灣人心目中的鄭成功",《給孩子們的台灣歷史童話》,玉山社,台北,pp.90-91。

這個觀念,與
大地在講的228精神是相同的,這些已化為無形的真英雄,須要有形的人,幫他們正名、發聲,228精神是台灣建國的精神,我們站在追思、感恩的角度,敬禮祂們;更重要的是,228精神是與台灣這塊土地相連的在地化能量。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明明知道台灣的中國神歷經400年,已經質變成為台灣本土的台灣神,但是因為「帶著中國的原種」產生自我催眠的現象,除了到中國「刈香」的無聊行為之外,對泛神的投機心,有很多的變相拜拜。

另一種台灣人投機心態的「放任宗教行為」,也是導致台灣人無難以團結、無公德心,以至無法形成命運共同體福利社會之原因。台灣人為追求一己之福利,因此慣於利用神鬼求財祈安。他們習慣上是嚮往神明之靈驗,而不問其神格本質為何。就如台灣社會的黑道神格,就是「有求必應」的低級神類。牠們因係無X孤魂而無法被親人供奉,就會不問是非黑白「有求必應」,因此被奉為「有應公」。按「有應公」的名稱特多,有「萬善共歸」、「萬姓公媽」、「金斗六」、「普渡公」、「男女共同」、「姊弟公」、「大眾爺媽」、「水流公媽」、「十八王公」、甚至有「三十人公」者。這些低級神類其實是人類的骸骨,因被子孫忽略或無子x照顧,結果淪落為陰間的「角頭兄弟」,民間亦暱稱祂們「好兄弟仔」。台灣人因利慾薰心,時下這種「有求必應」神類已被人利用與驅使的低級神類也很難為,就如有人中了「六合彩」時,牠們便有戲可看也供奉牲饌。萬一有人輸掉「六合彩」或「大樂透」(俗稱:「摃龜」),他僅可以原諒祂們一兩次.第三次若使人傾家蕩產時,祂們就被輸家施以斬頭、剁手腳、劈成兩半丟棄的刑罰。如此投機取巧又自私自利的信仰行止,不僅使那些被利用的神類遭殃,也暴露出台灣人「無公德心」之劣根性。人沒有錢一定會去偷盜搶奪,並製造社會問題,這是這類宗教行為的後遺症。所以說,台灣人的「投機心態」影響命運共同體社會之形成,也直接使吾士吾民很難走向獨立建國路途。為此,台灣人的宗教行為必須以教育導正,否則就難以「出頭天」
董芳苑,2008,”民間信仰之「眾神」被宗教統戰”,《台灣宗教論集》,前衛,台北,pp.29-30。

顯然地,台灣人對於國家定位錯亂所引發的「心靈空虛」,也是他們消極於政治現狀,甘心去做「追求神通」及「自我解脫」的「宗教愚民」之理由。由此見之,斯土台灣人的宗教人,亟需要一種能夠鼓勵他們「兼善天下」以及締造「生命共同體」的健全宗教,以做為他們的精神依歸與台灣獨立建國之心理準備。
董芳苑,2008,”台灣建國亟須健全的宗教信仰”,《台灣宗教論集》,前衛,台北,p.31。

佛教在中國皇朝的命運,皆不是所謂佛教的教育成果如何,而是依憑於中國皇帝的好惡,「好之則威風,惡之則被打壓」。

佛菩薩的宗教教育屈服於中華帝制的深淵,要講真正佛法的人,必須有修法的道德勇氣,去推翻不公不義的政治惡勢力。


明顯地,「佛教」那種業感因果的「命運自造論」(一種行為果報宿命論)的確鼓勵人去積公德「造善業」,以致忽略了有關生命的意義及公民責任的問題。所幸大乘佛教的「菩薩道」卻懷抱「救世主」大願,強調「地獄不空誓不成佛,苦難不盡不入正覺」的入世精神,因此大大鼓勵佛教徒站在維護人權、尊重生命,以及社會公義這一邊。過去與現在均有不乏實踐「菩薩道」(菩薩行願)的法師及佛教徒,為台灣的國際尊嚴而走入街頭抗爭。其中「萬佛會」這一宗們可以說是佛教團體之異類。而過去「寶島新聲」(TNT)的明觀法師,更是強烈力主台灣獨立建國之出家人。所以說,佛教的「菩薩行願」正是一種健全之宗教信仰,是當今台灣社會所需要者。
董芳苑,2008,”「佛教」之菩薩行願”,《台灣宗教論集》,前衛,台北,p.32。

「基督宗教」強調:「宗教」之首要任務即發揮它救世濟世的「先知精神」,以便和被壓迫者站在一起,並且要勇敢無私的為他們謀福利。為什麼「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於20世紀的70年代勇敢的像國民黨政權發表有關「台灣前途」的三次政治性宣言,便是本於這樣的宗教使命。
董芳苑,2008,”「基督宗教」之先知精神”,《台灣宗教論集》,前衛,台北,p.33。

台灣的「天主教」不乏大中國主義的神父及主教,他們是不會同情台灣人建國運動理念的。可是也有例外,就像「台灣話」又強調「教會本土化」的國內外神父,修女,就都站在台灣人這一邊。前在羅厝天主教堂服務的郭神父,就是因為保護陳菊(前台北市社會局長,現任高雄市長)而被國民黨政權驅逐出境。東方人的宗教均走獨善其身「修道」的路,對於入世的兼善天下之「先知精神」往往加以排斥或忽視。可是未來新台灣人所迫切需要的宗教信仰,則是要去選擇先知性的宗教。因其強調善用生命與神同工去締造一個「生命共同體社會」,不停地為「人權」與「社會正義」而投入先知行動及付出。這樣的宗教信仰又教人要「苦得起」而服務社會人群。而「苦得起」的涵養,正是建設「台灣共和國」應有之宗教人重要品格
董芳苑,2008,”「基督宗教」之先知精神”,《台灣宗教論集》,前衛,台北,p.34。

台灣人要建國須信仰為台灣民主、自由、人權犧牲的民主英雄,不論其種族膚色或是年紀,皆一體尊崇,所謂Spirits of Taiwanization是也。什麼是Spirits of Taiwanization?

台灣民族神的信仰是台灣人急於要確定的大方向,228護台大菩薩、天使、基督義人,正傳承此台灣神道的建國力量。


多神信仰的宗教人,可以說都是「造神運動」之能手。終戰以後的台灣社會,人民因長期受到國民黨政府同化政策及填鴨式教育所影響,根本不懂去分辨是非,也缺乏批判能力。因此「電視」這一現代魔鏡如果傳播什麼,就會去相信什麼。許多台灣民間的新神格,都是出自於「電視劇」之影響而產生的。就像竹山的「李勇崇拜」係出於「嘉慶君遊台灣」連續劇,「阿善師崇拜」係出自「西螺七崁」連續劇,「廖添丁崇拜」係來自「義俠廖添丁」的連續劇。此外,台灣人沒有骨氣之劣根性,也表現於崇拜獨裁者「蔣介石」(號稱「蔣公王爺」或「中正祖」)之上。當蔣經國在世時,台灣也有許多廟宇供奉「蔣經國總統長生祿位」哩!而台北新店山區的俠盜「李師科崇拜」,也凸顯了斯土造神運動之特色,只是有些放任罷了。
董芳苑,2008,”神格認同也很台灣化”,《台灣宗教論集》,前衛,台北,p.44。

誰都知道,「台灣民間信仰」的神明原鄉都在中國,就像「媽祖」與「大道公」來自福建,「孔子」與「關公」分別來自山東與山西可以為例類此情形。不但使台灣人迷信於來自中國國民黨政權那種「血濃於水」的大中國主義,也教台灣民間的善男信女熱衷於為那些神明前往中國的原鄉「進香謁祖」,乖乖的接受中國共產政權的宗教統戰。時下頻頻前往中國進香的神格,就是「大甲媽祖」與「蘇澳媽祖」。而進香團的主導者,都是那些沒有敵我意識的台灣政客。
董芳苑,2008,”台灣民間宗教人之心靈重建”,《台灣宗教論集》,前衛,台北,p.49。

(未完待續,撰於2008/12/20)


延伸閱讀:
台灣宗教論集-書評(1)
台灣意識的歷史童話(The stories of Taiwan History)
統戰統到媽祖頭上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09-04-29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0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