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六月 202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首頁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台灣宗教論集-書評(3)
台灣宗教論集-書評(3)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   
2009-01-05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轉世俗台灣化拜拜為建國動力,非請來228大神坐鎮不可。

台灣民間的眾神明的確相當有草根性,因為在當今到處都是講「北京語」的社會中,唯有媽祖婆、王爺公、上帝公、大道公與太子爺是講「台灣話」的,畢竟祂們都聽不懂「北京語」。君不信就去觀看廟宇的「觀童乩」的儀式,其時法師或棹頭若是使用「北京語」去「觀童乩」請神明的話,台灣的諸神明絕對請不來,為的是聽不懂。為此,在台灣民間的廟宇請神、宣讀疏文及求問時,只有使用「台灣話」(「台灣福佬話」與「台灣客話」),才能夠和神明溝通。否則諸神必然是「鴨子聽雷」,任請也請不來。其次是台灣社會的「生命禮俗」(生育、成年、婚姻、祝壽及喪葬)和「歲時禮俗」(舊曆年節、神明生、做醮)之所以能夠保存得這麼傳統與台灣味,「民間信仰」正是其中的功勞者。
董芳苑,2008,”眾神的「精神文化」未改”,《台灣宗教論集》,前衛,台北,p.83。

命運的定數阻礙台灣人建立台灣國的決心,能破除世俗漢民族的枷鎖,非得跨越祖靈作祟與因果命運的鴻溝。

命運觀:台灣社會有兩種「宿命論」觀點在左右著宗教人的心態,那就是儒教天命思想以及道教占驗派支配下的「命運天定宿命論」,再加上佛教三世果報信仰影響下的「業感因果宿命論」。前者言及個人的「命」已經被出生的年月日時「生庚八字」、「面貌」、「手紋」、「骨格」、「型態」所宿命,因此發明了「算命」(如「四柱推命法」與「紫微斗數」)與「相命」(面相、手相、摸骨相、型態相)的遊戲規則,教人甘心做「時間」與「命運」的奴隸。因為「命」已經被決定,永遠無法更改(所謂「落土時,八字命」),能夠改變者只有「運」而已。從而又發明了「卜卦」(龜卦、鳥卦、金錢卦、米卦)與「抽籤」這類機會主義的技巧來占卜運途,洞察命底之好歹。甚至還有「名字相」與「印章相」這些騙人的把戲出現,弄得台灣社會宗教人個個都不自信、消極、怕死、苦不起、投機取巧、無公德心、死要面子又自私自利。
董芳苑,2008,”由渾沌到再生”,《台灣宗教論集》,前衛,台北,pp.87-88。

嚴格來說,做為文化宗教的「台灣民間信仰」,其最重要的社會使命應該是締造一種新的宗教文化。前已言及,這一傳統信仰是保存「台灣文化」以及「台灣意識」之功勞者。就它往後的使命,便是勇於接受改革:一面更新善男信女那些功利、自私、宿命和苦不起的心態;另面加速它的本土化,即切斷一廂情願血濃於水與「大中國」掛鉤的臍帶。不然的話,「台灣民間信仰」將會淪落為「中國古董」,而無法擔負締造「台灣新宗教文化」之時代使命。要完成這一理想之首要步驟就是「教育」,尤其是要有健全世界觀的「宗教教育」
董芳苑,2008,”締造台灣新宗教文化之使命”,《台灣宗教論集》,前衛,台北,p.90。

祖先祭拜,是一種感恩的追思行為,不要過於迷信聽一些人胡說八道,台灣人生在台灣死在台灣,奉獻於斯土,皆當「神」去了。


台灣民間的「祖先崇拜」(拜公媽)可以說是「鬼魂信仰」之大宗,也是亡靈崇拜之典型。按祖先崇拜俗稱「拜公媽」或「孝公媽」,簡稱「祭祖」。這種行為可以說是將鬼魂信仰倫理化,使人鬼可以相通,又可藉著祖靈對子孫的庇蔭來促進家道的繁榮。十分顯然的,祖先崇拜的主要動機還是宗教的,因為祖先靈魂若能夠受到子孫之妥善照顧,才不致於淪為陰間的餓鬼孤魂。其次才是倫理的,因為祖先是家庭血脈之根源,子孫們理所當然要通過祭拜行為去加以慎終追遠。
董芳苑,2008,”祖先祭拜”,《台灣宗教論集》,前衛,台北,p.114。

先民所處的古代社會,因為衛生落後,醫療設施缺乏,疾病瘟疫難以控制,人的生命自然朝不保夕。加上昔日蠻荒社會野人橫行,部落之間頻頻殺戮戰鬥,生活充滿危機,何時失落生命,連自己都無法做主。這些苦難與殘酷的生存經驗,終於使先民深深體會到:凡事似乎都有「神明」與「鬼神」在支配著,否則怎麼會發生這些剝奪人生命的現象。因此先民就養成一種「聽天由命」的心態,相信「人的命運」是被神靈所註定或控制著。台灣民間所謂「孔子公不敢收人的隔暝帖」之俗語,就是此一人無法把握自己命運的心態之流露。人既然相信命運受制於鬼神,自然就懼怕神鬼作祟,更不敢為明日之事做主了。因此養成了一種委諸「天命」及「鬼神」去決定自己命運之心態。這就是「命運天定論」起源之一端。
董芳苑,2008,”生存危機之經驗”,《台灣宗教論集》,前衛,台北,pp.161-162。

也就是說,「教派儒教」的信眾,其關懷社會之態度是功利主義的,因此不懂關心臺灣同胞的命運與前途,或台灣社會人權與民主有否伸張的問題,他們憑著盡忠盡孝之「順民意識」,盲目的在「善書」中為過去的國民黨政府做宣傳,而根本不敢過問國民黨政府的「法治」口號有否有真正以「民主」為基礎的問題。這樣的態度,對於「民主意識」之啟發非但沒有貢獻,反而成為台灣人從事民主奮鬥之一大障礙。為此,時下執政的民進黨政府,仍然受制於立法院多數的「泛藍政客」,因此使知識份子感到無奈!
董芳苑,2008,”「派教儒教」的信徒”,《台灣宗教論集》,前衛,台北,p.250。

(未完待續,撰於2008/12/20)

延伸閱讀:
台灣宗教論集-書評(2)
台灣宗教論集-書評(1)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0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