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首頁 arrow 天真法語 arrow 台灣省紅心字會時期 arrow 紅心14-1開辦大地講堂的原由
紅心14-1開辦大地講堂的原由
天真法語 -
作者 楊緒東醫師   
2014-01-02

台灣省紅心字會時期(公元1992年~1997年)
文章錄自『台灣省紅心字會會刊』
著作者:理事長楊緒東醫師(光贊)

開辦大地講堂的原由
 
光贊85.07
 
許多同奮希望我能多講一些關於 師尊的事情,在此我能公開的,我儘量講。師尊煉的“鐳炁真身”,是無生聖宮的至高法門,為何祂老人家要修煉鐳炁真身呢?很多人都不了解原因所在。師尊所煉的“鐳炁真身”是與 師尊最高的原始靈結合,也就是與“太虛子”合體到達無生聖宮。因為無生聖宮不受金闕的管束,所以 師尊才能在無形中運籌帷幄,為了將來能產生更大的力量在救劫保台上,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
 
鐳炁真身修的是什麼?
 
為什麼要去苦修閉關,修這些東西呢?無生聖宮的聖師祖在傳示時,要我自潔一百天,我個人也儘量配合。 師尊第一次閉關是在埔里的“皇家別莊”煉“鐳炁真身”,而我們所煉的是“急頓法門”,自然有一段差距,可是這已經是煉靈的最高階段, 師尊煉成鐳炁真身以後,可直達無生聖宮。無生聖宮位於反宇宙中一個最大的中心點,由反宇宙孕育正宇宙的巨大能量。爆炸以後,才有金闕和我們這些生靈的產生,鐳炁真身是最高的修煉方式。從古至今,只有一人煉成“鐳炁真身”,也就是我們的 師尊。有些同奮自以為學問淵博,不相信 師尊煉“鐳炁真身”與救劫有什麼特別的關係,這是因為 師尊證道才能透露的天機。
師尊對我極為信任,我在天人之間來往將“鐳炁真身”的修煉妙法給傳示下來,所以我只是一個工具傳達無形和有形的橋樑。 師尊煉“鐳炁真身”具有肉體生命的危險,而且又是一種非常艱苦的修煉方式,可是祂老人家還堅決的要修煉此法門!
 
把上帝的力量,藉著修煉重臨人間
 
天帝教注重靈修,是為了要緊急救劫, 師尊第一次煉“鐳炁真身”是在埔里皇家別莊,其中的內容我不能講。在煅煉的過程是違反一般人間的生理常態。很多人不相信“鐳炁真身”的作用,但是 師尊對上天的傳示有絕對的信任。這也是我們師徒之間的默契。許多樞機使者團或最高領導階級都不曉得 師尊煉“鐳炁真身”的作用何在?常常會在 師尊的修煉上做一些不適當的說法。光贊守本分,講我所能講的,做我所能做的,無非是為了能夠保台,為了能完成天命,了願回天,這是我參加天帝教的主因。
煉“鐳炁真身”非常辛苦,五臟六腑的靈炁要重新蒸煉,這並不是解剖學上的移動。我們人有經絡,十二經絡,奇經八脈,但是煉“鐳炁真身”違反這些經絡運行的原則,是往相反的方向在煉持,如果有機會我在做說明,現在還不能明講,我也不能自行修煉,因為煉“鐳炁真身”一定要由兩位聖師祖來指導,一位是“玄玄上帝”,另一位是“太虛子”,必須藉由這兩位聖師祖親駕調體,如果沒有高深的道行不能煉。一煉了,立即死亡,內臟會爆炸。所以我了解自己不能煉“鐳炁真身”。在鐳力阿道場的第二次閉關之中, 師尊“鐳炁真身”終於煉成,師尊還不滿意,對祂的力量是否能發揮出去,還是相當的疑問。事實上,救劫的力量已經發出去了,因為 師尊煉的過程產生很大的痛苦,甚至差一點就心臟衰竭而死亡,當時令我非常緊張。
 
靈、心、身的修煉,是誦誥的最大力量
 
師尊的修靈,是為了能產生更大的救劫力量,而同奮的修靈也是為了救劫。但是同奮在修靈的過程忘了身修與心修的階段。身修與心修如果未落實在行持上,我們會不知禮節,也不會相互敬重,不知包容,自以為聖凡平等就是道行高與道行深,將兩者混在一起,無所謂的尊重與不尊重。
 
要明白 師尊的苦心
 
師尊以天命作取向,往往把“學歷”置於優先,將“道歷”做最後考量,造成現在的外行領導內行之情勢發生。讓沒有宗教經驗的人領導有宗教經驗的人,而將宗教經驗和道歷深厚的同奮忽略及冷落。所設立的修行課程,並未落實於修養心性方面。同奮靈修的程度很高,但是宗教家的氣質非常缺乏,未來要如何引渡原人呢?這是現在面臨的最大問題。有關此點,我與 師尊不斷的作談論。我在天帝教很久,從無到有,帝教建立之初的第一批同奮都是工人,第二批同奮是一些識字不多的“歐巴桑”,這些肯出錢、出力、出心的人,從未想過要求爵位與教職,大家像在大叢林生活一般,隨時得到溫暖,後來因為強調組織制度架構後,要學問淵博的人來領導,領導人來不及養成對宗教精神的認識,就賦予他很高的地位,地位一高,要降低姿態就很困難了。而這些能夠引渡原人,在道分上有很深學養的人逐漸得不到重視,這是我們的隱憂。
為了要廣渡原人,身修上就是要去關懷這些弱勢團體,以身作則,由苦修、苦行,以節約的方式修行。心修就是要講求心性修養,我們累世的習氣、脾氣要懺悔的非常徹底,學習佛家的懺悔思想,學習耶穌基督的博愛精神。現在有些同奮在靈修的過程,還持續的以為只是誦唸兩誥和祈禱、打坐如此而已,而新進的同奮也覺得天帝教的魅力越來越少,沒有東西可以再增加他為誦誥、祈禱的信念,所以宗教情操,就顯得薄弱,祈禱、誦誥成為形式化。而代首席不斷的親和,其目的就是要鞏固既有的同奮,但在增加新同奮上就覺得非常乏力。我們應該鼓勵各地教院依 師尊的精神,加強身心奉獻的教育,自行發展,努力去奮鬥,開放我們的教堂,成為所有宗教的教堂。讓所有的宗教人士都可以到我們的光殿來祈禱、誦誥。誦唸他們的佛經、聖經,但是唯一要跟者我們走的就是我們的迴向文,以保台救劫為宗旨,變成全宇宙宗教人士的崇高信念。
 
放下身段,行下下人之事
 
天帝教的兩個天命,一為祈禱,二為天命救劫,這是我們應該要做的事。 師尊在歸天以前刻意打壓我,希望我人氣不要太強,這是祂老人家基於愛護我的原因,也是 師尊的作法,但是 師尊歸天後,祂希望我把某些事情做好。首先希望在心修的過程方面,多作宣導,於身修的過程則透過公益團體來做真正社會服務的工作,做下下人的工作。如此才能將天帝教的誦誥、祈禱法門,持續穩定的延續下去。
有一次與 師尊談話,我向 師尊請教:「你提拔很多人當教長,他們出錢盡心的為教服務,這是因 師尊精神感召的緣故,未來這力量消失後該如何做?」師尊說:「為了緊急救劫必須要用這些人,未來台海兩岸趨於平穩後,誦誥的意願就會降低,屆時要加強心法的修持,心法上的修持由你來教」「你以前在天真堂的時代,常常做一些身教的事,而天真堂的資深同奮對你也很忠心,希望以後你替我多講講話」。 師尊歸天之後,我替 師尊傳示師訓,這些侍筆資料並未全部發表,而所發表者,皆被加以刪改,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為何怕我替  師尊講話?我個人對天帝教絕對沒有任何野心,若非天命未了,我可以隨時離開天帝教。
 
光贊的無能,請予原諒
 
現在很多人替 師尊講話,有的胡說八道。我非常慚愧並沒有做好 師尊的交待,這一點我要向各位同奮(包括我引渡進來的同奮)做深深的懺悔,所以我決定要開闢“大地講堂”,重新把天真堂時代的墊腳石精神,再重整出發。因為我個人財力有限,把自已的公寓約五十幾坪提供出來做為大地講堂的場所。一期學員以四十人為限,做心修的工作,藉以落實祈禱、誦誥的鞏固力量上,我現在只能做到這個地步,希望大家能夠幫助我、協助我。
我在台中、彰化時代,做過幾次法會,都有一些顯化,當時有許多佛教信徒來參與我們的法會陣容,後來要他們皈依天帝教。那些信徒現在已經離開了。有些在天真堂時代的信徒都能當家做主,成為開山主持。我現在重新做連線,而這些人都能接受天帝教保台救劫的思想,平時常常與他們聯誼,到目前彼此都能相互的尊重,我對他們有很大的期許,所以不想放棄這些人,以後大地講堂的種種作為希望能得到各位教長的諒解。光贊在此合十,再次向各位請託,給予支持!
 
▲ 苦修苦行,做無畏施。
▲ 開闢大地講堂,是為延續師尊精神,保留天帝教元氣。
▲ 儘速發揮”救劫天使之非凡使命"。
▲ 安養道場需要更多這樣的菩薩。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4-01-10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2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