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六月 202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霧社人止關-我思我見(4)
霧社人止關-我思我見(4)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   
2009-03-19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這本書雖然是以小說形式來著作,但是書中所敘述的情結,就是中國黨在台的寫照。)


如果台灣人以為現在的ROC真的有主權,如果台灣人認為阿九執政有智慧,能公平處理台灣的問題,就太傻了。

「白部長回南京後,不知又向蔣主席報告了什麼?上次楊亮功監察委員來台時,您們參謀長柯遠芬將軍就處理得不好。他竟然帶楊亮功去圓山陸軍倉庫前面廣場,指那些倒在廣場上的數百個屍體說,這些是在進攻倉庫時,被國軍擊斃的暴徒。據長官公署的長官說,楊亮功委員聽了很不高興。他說倉庫附近並沒有戰鬥過的跡象,死者都是十八、九歲的中學生,又沒有攜帶武器。他去問別人,別人跟他報告說,這些死者是您們指揮憲警,以及『行動隊』『忠義行動隊』這些特務組織,抓學生到圓山廣場去槍斃的。這事傳到南京去,陳長官很受責備。他實在是替您們警備總司令部擔罪的。真的,他兼任總司令,反而害了他。不知現在白部長回去南京,又要如何報告,又要如何指責陳長官呢!」

「上次中央黨部黃專員來時,提到這事。這些『CC系』的人對我們不懷好意─不過,胡專員您儘管放心。『中統』不是被撤銷了嗎?如今中央政府改組,黨部不再設『中統』情報特務組織。張群將軍既然要擔任行政院長,『CC系』一定失權。黨部系統說的話,就不必再去計較了!」
姚嘉文,2006,"安排放人"《霧社人止關》,草根,台北,pp.193-194。

運用國家或公務的力量來做政治鬥爭,打擊異議人士,中國演得火熱,台灣A-Jeou亦想有樣學樣乎?


「唉,廣老師,您讀書人,這個道理還不懂嗎?『二二八事件』早就平息了,『二二八事件』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廿一師登陸後,各地都平靜了,還有什麼事呢?現在是清鄉綏靖的時期呢!我們都是大陸來的外省人,我不願看到您被抓,今天我來是為您著想。您大陸走遍,還不懂什麼是清鄉綏靖?清鄉不是要肅清不法份子,犯罪份子,是要清除反對人士,清除妨害治理的人士。那些在地方有影響力的人,那些平時愛講話,愛議論時政,愛批評政府的人,都是清理的對象。誰管您有沒有參加什麼黨什麼組織呢?

「我在警備總部服務這麼久,我當然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各地抓人不一定都是警總抓的。雖然白部長來台灣時,指示大家說,只有我們警總命令,才能執行逮捕,但別人會聽嗎?實際上是這樣嗎?憲兵隊也在抓,地方警察藉口綏靖工作也在抓。憲兵特高組抓得最多,連國民代表、參議員都抓了,誰不能抓!」

「為什麼要這樣作呢?」
「抓人的原因很多,有的是爭取功勞,有的是公事報私仇,有的是別有目的……」
姚嘉文,2006,"逃亡"《霧社人止關》,草根,台北,pp.210-211。

原住民支持國民黨令人匪夷所思,當時許多原住民會嫁給日本人,到今天亦有原住民女人與日本男人結婚,為什麼?

「為什麼你願意嫁給日本人呢?日本人是欺侮你們山地人的啊!」

「日本政府在我們山區辦教育、裝電話、設郵局、開道路、改善衛生、改善我們的惡習,叫族人不可殺人頭、不可紋面,教我們種水稻。日本人所做的,並不都是不好的!」

「你們不是因為日本警察禁止你們出草,禁止你們紋面才造反的嗎?『霧社事件』的發生,不是他們禁止你們殺人頭,禁止你們紋面才發生的嗎?你說那不是不好的。如果是這樣,你們為什麼要起來反抗呢?」

「日本政府的政策是好的,可是做法是有錯的。台灣高山族與日本人的傳統文化不同,要改變高山族的文化不是一天一月可以做到的。日本人一方面說我們是番族,是無文化的,是野蠻的,可是一方面又強迫我們立刻接受他們的文化。用強制力,用政府的力量,用警察的力量,強迫我們改變。我的丈夫,田中先生,就不贊成這樣─」

田櫻洋母親越講越起勁,講的很快,在旁翻譯的警員跟不上,叫她慢慢講。胡警官則很耐心的聽著。

「─清朝就不是這樣,支那清朝政府雖然認為我們是番族,是化外之民,是蠻族,但他們並沒有要求我們立刻改變文化,改變生活方式。他們只禁止我們出草殺人,他們只禁止我們移居漢人及『熟番』(『平埔族』)的居住地。他們住他們的地方,我們住我們的地區。各地設界線,有事由通事官連絡。清朝最初也禁止漢人娶我們山地婦女,我們有被人牽手娶去的,有買去的,有騙去的,有拐去的,但沒有使用政府官員的力量,無理的強娶。日本人也沒有,你這個中國警察竟然要強娶我的女兒!真不應該!」

「你們根本不了解台灣人,不了解台灣人文化,更不了解山地人文化。不了解泰雅族,不了解我們德克達亞人。」
姚嘉文,2006,"憤怒的母親"《霧社人止關》,草根,台北,pp.221-222。

有軍權的才會有力量,自古皆然,台灣要建國,現在只能運用民主、自由、人權的價值,若本身力量不夠,要國際力量介入台灣建國力量。

單純用嘴巴講講效果不佳,台灣人民應該組織動員,能夠於必要的緊急時刻,做激烈的應變,否則中國勢力侵台,台灣人必然死傷百萬人以上,方有美國或日本的干預,想一想為何A-Jeou一定要把兩個女兒送到美國?

「台灣清鄉工作尚未完成,地方尚未綏靖,為什麼派一個文官來台灣?這位省主席既不擔任警備司令,究竟誰會來擔任警備司令呢?誰來領導軍事及情治工作呢?」

胡專員整日想著這個問題,於是各處探聽。他問過柯少校,柯少校說,據他所知應該是彭孟緝將軍。彭孟緝將軍原是高雄要塞(壽山)兼南部防衛司令部的防衛司令。他行事果斷,用兵積極。『二二八事件』發生時,絕不與事件參加者見面會談,對有關要求絕不讓步。他迅速派出軍隊下山,用打共產黨軍隊的方法,對付高雄地區的人民。追殺、拘捕、槍斃,毫不客氣,雖然飽受責備,但因穩定南部局面,受到中央的讚賞。

魏道明博士既然只擔任省主席,沒有軍權,則可見並未獲得蔣主席的完全信任,不被蔣主席視為親信。胡專員因此稍稍放了下心,但又擔心魏主席會如何整頓警界人士。不過,他想,憑他一個文官,也不能對各縣市基層員警如何整頓吧!

魏道明博士的確從未指揮過軍警。他早前擔任過立法院副院長,二十九歲時即擔任司法部長,是最年輕的部長。以後執業律師,有擔任過南京特別市市長、駐法國大使。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是中國駐美大使。他和美國各界關係良好,因係文人出身,受美方教育,思想開放,個性溫和,頗得美國人之敬重。

當時中國國共內戰激烈,美國不願插手,南京政府數次請求美國援助或借款,都無結果。台灣發生『二二八事件』後,美國方面頗為不滿,認為當初委由蔣介石軍隊來台接收是錯誤的決定,因此曾經向國民政府表示過抗議。蔣介石主席為爭取美國支持,故任命與美國有良好的關係的這位魏道明博士出任台灣省主席。

但是,雖然任命他擔任省主席,但並不給他實權。省政府採委員制,由省府委員組成省府委員會。省主席只是委員兼主席,地位、權限與陳儀的「行政長官」大有不同。
姚嘉文,2006,"長官公署的末日"《霧社人止關》,草根,台北,pp.230-232。

國民黨用A來的錢控制政權,用大中國教育控制思想,現在則是大膽的聯共制台。


「好,我講。我那親戚說,上月初九日午前,廿一師先遣部隊(四三八團)乘船開進基隆港,市民好奇,都到港口看熱鬧。有些青年在岸上呼叫。早先港口的要塞部隊為配合廿一師的登陸,就在街頭進行兩日的肅清工作。他們用機關槍及步槍密集持續地,在街上無特定目標地,向手無寸鐵的市民射擊,恫赫市民。福州開來的憲兵營先到岸時,已開始到處屠殺,所以四三六團部隊到時,有人就到港口抗議,也有人以為南京上海來的部隊不同……」

紀先生等一會而又說:
「……那知廿一師更嚴重。部隊尚未上陸,在船上就架起機槍向岸上群眾亂掃,很多人被打得頭破腳斷、肝腸滿地,甚至孕婦、小孩亦不倖免。到晚上大家走散以後,軍隊才登陸。碼頭附近一帶已沒有人逗留,斑斑血跡在燈光下看得清清楚楚。」

紀先生又說:
部隊登陸後,即派兵佔領港口周圍要地,四出搜捕百姓,然後主力向台北推進。沿途見人多的地方,即瘋狂掃射,真像瘋狗一樣,到處亂咬─我的親戚因為怕被殺,就來埔里投靠我。沒想到『二七部隊』進入埔里,他擔心此地會發生衝突,又想要逃入內山。好在不久『二七部隊』走散離開。廿一師的部隊從台中到埔里,幸而沒再像台北那樣殺人了─他們到處向民眾掃射,還講什麼『萬民齊下拜』呢!」
姚嘉文,2006,"試看萬民齊下拜"《霧社人止關》,草根,台北,pp.252-253。

阿石撤退到台灣來的時候,228大屠殺的陰影始終存在,挾帶軍隊與特務的威嚇,才漸漸得到安定的局面。


胡專員想到這樣,心中有個警覺,如果要老死台灣,不能再在台灣樹敵,不能再在台灣殺生。如果不積些德,做些善行,交一些本地朋友,未來如何能在此生存?

「當年,日本人能壓下『霧社事件』,」他想,「因為台灣的日本警察有日本本土整個帝國力量支持。如果沒有本土支持,在台灣的日本警察如何對付得了霧社各部落?『二二八事件』發生時,國民政府在台灣的兵力不多,無法壓制台灣人民的反抗及暴動,如果沒有上海來的廿一師,如果沒有福建來的憲兵隊,我們怎有力量壓制反抗,更怎有力量清鄉綏靖?未來國內戰爭加烈,共匪迫近南京,台灣有事更不可能期待南京再派軍隊前來!」
胡專員想到這裡,心中不寒而慄。

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發生以前,因為內地戰事激烈,原來駐守台灣的兩個軍調回國內助戰。台灣守軍,據警備總部的報告,總數有二萬六千人,但大部分配署在各機關單位擔任監護勤務。在『二二八事件』發生之先,中央因大陸戰事需要,將原駐台灣的國軍兩個軍(六十二軍及七十軍)調返中國大陸參戰。『二二八事件』發生時,台灣的軍力唯一可運用的只有憲兵第四團及所轄兩個營(尚有一個營留在福建未隨團來台),和基隆、高雄、澎湖三個要塞司令部的守備部隊。此外就是警備總部一個特務團,和看守倉庫的步兵二十一師的一個步兵團。除此便無其他軍力了。

憲兵第四團兵員一千六百多人,三個要塞司令部的兵力共約七千五百人,特務團六百多人,步兵團將近三千人,總共約一萬三千人。

台灣兵力如此,如果國內無援兵到來,今日勢面不是如此。如果勢面不是如此,胡專員怎麼可能在埔里指揮台中縣能高區的軍警做什麼「清鄉」,而在這享盡榮華富貴,作威作福,甚至能勸動山地美女下嫁給他?
姚嘉文,2006,"善心修行積德"《霧社人止關》,草根,台北,pp.262-263。
 

(未完待續,撰於2009/01/17)

延伸閱讀:
霧社人止關-我思我見(3)
霧社人止關-我思我見(2)
霧社人止關-我思我見(1)
歷史教訓證明中共搞不好經濟
China approves Lhasa makeover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0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