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六月 202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霧社人止關-我思我見(5)
霧社人止關-我思我見(5)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   
2009-03-22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這本書雖然是以小說形式來著作,但是書中所敘述的情結,就是中國黨在台的寫照。)


阿石來台的清理工作,就交付屠夫來執行,真有他媽的辦法。

彭孟緝司令認為「二二八事件」實際上是中國共產黨全面叛亂的一部分,參加行動是日本時代的御用紳士及日本爪牙、台籍歹徒、地痞流氓。他雖說「絕大多數的本省同胞,都是守法善良而酷愛祖國的」,但他不分種類全部槍殺鎮壓。他用這種心情來對抗「二二八事件」的參加者,也要用這種心情來推動全省各地的「清鄉」工作。

台灣現有的軍隊各指揮官,包括最近渡海來的廿一師師長劉雨卿,都不是陳儀將軍的「政學系」的人。當陳儀將軍兼任總司令,兼領文武兩權時,警備總部官兵來台軍隊,形式上要聽台灣省行政長官陳儀將軍的指揮。大家心中雖不很愉快,但是軍令如山,大家也只好聽命,至少形式上必須如此。如今陳儀將軍離開,各單位都可方便行事了。

彭孟緝司令接任後,就用他處理高雄地區的明快嚴厲作風,命令加速推動清鄉。於是憲兵隊及各地特務,忠義隊等等都動員起來。雖然各方面輿論及魏道明博士在南京的說話,都表示不再清鄉,不再抓人,但文人文官的話,軍人怎麼願意聽?
姚嘉文,2006,"機密指令"《霧社人止關》,草根,台北,pp.270-271。

魏道明主席宣布的各項措施,讓人耳目一新。然而「全省警備司令部」對這些並不理睬。「二二八事件」的關係者,繼續受逮捕,繼續受處刑。

「什麼省主席,省政府,不過是空頭罷了!」柯少校哼著鼻子說。

柯少校記得上次他去台中辦事時,遇見一位來自高雄的同事,提起一份陳儀長官的電文。原來彭孟緝將軍擔任高雄要塞司令時,嚴厲對付事件參與人,獨斷決行,不聽陳儀長官指揮,頗有「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之勢。三月七日開始,他即以果斷的決心,命令營兵進攻高雄火車站、高雄第一中學及被民眾佔據的高雄市政府及憲兵隊部,出動戰場上使用的迫擊砲兵隊,終於壓制下高雄的局面。事後彭孟緝將軍自以為有功,發了電文呈報陳儀長官:

「數電報告高雄亂象,迄未奉覆,深為焦慮。……職分屬革命軍人,個人生死事小,軍人榮辱事大,毅然于三月七日清晨開始武裝平亂,仰杖德威,已先後攻下市政府、憲兵隊及火車站,預定於明日攻下第一中學後,即分向屏東、台南行動,大局或可挽回於萬一。台北情形如何?全省情況如何?鈞座平安否?盼即電示。

不想這通電報發出後,半夜台北陳儀長官回電說:

「此次不幸事件,應循政治方法解決,據聞高雄連日多事,殊為隱憂,電到即撤兵回營,恢復治安,恪守紀律。謝代表東閔到達後,希懇商善後辦法;否則該員應負本事件肇事之責。」

這份電報,使彭孟緝將軍一度心中惶恐。他行動竟不見容於上司,令他擔憂,但事已即此,他決定繼續行動。這份電報他一直保守秘密,到中央派兵前來,並下令大事清鄉,他的作法受到肯定時,才慢慢宣揚了出來。那句「該員應負事件肇事之責」也就在高雄要塞及台北警備總部高級同仁之間傳流開來,當做是一件高級笑話。總司令指揮不了高雄要塞司令兼南區司令,使陳儀總司令顏面無光。如今陳儀將軍已去職他去,往日不服指揮的彭孟緝司令,如今晉升為全省警備司令,他在高雄武裝平亂的作法,便可放心全面運用在台灣全省行動。
姚嘉文,2006,"空頭省主席"《霧社人止關》,草根,台北,pp.290-291。

因果報應的動力,在於人民覺醒的反抗力量,以自自然然被動等待的「報應」皆會令人失望,要完成現世果報的因果行為,須得英雄好漢,人道上的肉身佈施。

可是雖然升官,但陳儀將軍仍然逃不出歷史的作弄。他的命運及罪責,上帝用另外一種方法表示祂的看法。

一九四八年,國民政府軍隊在中國東北及華中地區會戰紛紛失利,步步撤退。中國大陸情勢逆轉,戰火逼近長江。浙江省主席陳儀將軍眼看共產黨軍隊即將席捲中國,開始強力主張國、共和談。他派外甥丁名楠去找「京滬杭警備總司令」湯恩伯將軍,勸他暫時停止在江浙一帶的軍事活動。湯恩伯將軍認為陳儀主席意圖叛變投降,密報蔣介石,蔣介石先令行政院撤換其浙江省主席職位,然後下令將其逮捕,押解來台灣,幽禁在基隆要塞司令部。

為什麼會懷疑陳儀將軍是要投共呢?因為他的往事經歷使人有如此印象。陳儀將軍本是浙江軍閥孫傳芳浙軍第一師師長,後任第一軍司令。蔣介石北伐時,他棄孫傳芳轉投蔣介石,被任為國民革命軍第十九路軍軍長。後調升轉任為福建省主席。終戰後來台擔任台灣省行政長官。

他這樣投機轉變,所以在共產黨軍隊聲勢強大時,便被認定有再度變節反叛意圖。

陳儀將軍被捕後,在台灣接受軍事審判,指他「……時任浙江省主席,受匪諜及一般投機份子的包圍,竟忘恩負義,背叛黨國,為了保全個人的既得利益,陰謀出賣京、滬、杭,導演江南局部投降,迎接共匪渡江。」以「勾結共匪、陰謀叛亂」罪判決死刑。一九四九年六月十八日,在台北市新店執行槍決。

這時,蔣介石已經下野來到台灣,計畫在台灣東山再起,復行視事。他知道台灣人民因「二二八事件」及以後「清鄉」行動,對國民政府有惡感,對他也有不滿,於是想用槍斃陳儀將軍來消除這些惡感與不滿。他宣傳陳儀將軍是「二二八事件」的禍首,禍首已被槍斃,期望台灣人民不再記恨。

槍斃一個國家上將,是件大事。一個擔任過三省(福建省、台灣省、浙江省)的行政首長,又是蔣介石的長期愛將,被槍斃當然是一件大事。是一件全國轟動的大事。他的被槍斃加上有計畫的宣傳,在台灣的確發生了相當大的作用。

如果更深層的去詳細研究陳儀將軍被槍斃的原因,恐怕是因蔣介石理解到台灣發生「二二八事件」,影響了南京對共產黨軍隊的圍剿行動,使他的國民政府在中國各地損失了名望,影響了人民的支持,也就是說,台灣的「二二八事件」,是促成蔣介石喪失中國大陸、喪失中國政治地位的重大原因之一。蔣介石雖然百般袒護陳儀將軍,但當中國大陸終於失去,南京政權終於不保時,他不但不想再袒護這位愛將,反而萌生了槍斃這位當年「台灣行政長官」的意念,以洩他喪失政權之恨,也用來消除台灣人民的不滿,為在台灣復職鋪路。

當然,陳儀將軍的伏法受死,不是因為「二二八事件」,國防部軍事法庭宣判的罪名是「勾結中共,陰謀叛變。」

自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日至陳儀被槍殺的一九四九年六月十八日,已經過了二年四個月,也就是已經過了八百四十一日。

陳儀雖然伏法而死,但「二二八事件」的那種清鄉案件,仍然繼續在台灣島上進行。政治犯的逮捕有增無減。「白色恐怖」一直到四十年後的「美麗島案件」發生,都一直存在。

其他「二二八事件」的要角的下場如何呢?

下場都不錯。

宣稱「寧可錯殺九十九個,只要殺死一個真的就可以」的「台灣警備總司令部」參謀長柯遠芬少將,事後晉升為中將,退役後終生領取優厚的退役金。

在高雄出動軍憲鎮壓,升任「台灣全省警備司令部」司令,後又努力繼續進行肅清工作,一在辯稱他「職責所在,奉命行事」的彭孟緝將軍,後升任為三軍總軍頭,地位僅次於三軍統帥總統的參謀總長,後轉任駐日大使,富貴以終。

陳儀長官的副手,「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秘書長葛敬恩也有功有賞,被派任為上海市長。

被稱為「二二八劊子手」,當時擔任軍統局台灣站長,組織「特別行動隊」進行槍殺工作的林頂立,事後被當局安排出任「台灣省臨時省議會」的副議長。林頂立在「二二八事件」發生時,主張「分化奸偽並運用民眾力量來打擊奸偽」,一方面派情治特務滲入台人團體,另一方面組織本地流氓來製造事端,升高衝突,以利國民黨進行鎮壓。他是最早運用「黑道治台」「利用黑道穩固政權」之人。

一九五六年,林頂立轉任台灣農林公司董事長,想出面參選省議會省長,蔣經國怕他勢力坐大,以「圖利他人」罪名要法辦他,逼得他退出了政壇。他所倡導的「利用黑道穩固政權」的策略,使黑道勢力趁勢在台灣各社會領域擴張,終於把持各地地方派系,形成「黑金惡瘤」,其遺患至今未除。

他們的下場都不錯,但晚年呢?大家就不多講了。因為即使有下場不好的,也是因為別的原因吧,與他們在「二二八事件」的作為沒有關係吧!
姚嘉文,2006,"很多人很多事想不通"《霧社人止關》,草根出版,台北,pp.303-306。

後言:
台灣人完成建國大業,須能擺脫大中國正統、法統、血統牽制,大多數台派的台灣人,還有殘存的大中國帝統意識,現在的我們能搞好民間國際關係,抗衡阿九的親中行為,維持民主、自由、法治的最低限功能,就不錯的啦,嘴泡太多嘸路用,到Taiwan Holy Mountain as a volunteers不失為一種悶氣的消化。


(全文完,撰於2009/01/31)

延伸閱讀:
霧社人止關-我思我見(4)
霧社人止關-我思我見(3)
霧社人止關-我思我見(2)
霧社人止關-我思我見(1)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09-03-24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0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