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五月 2021 > »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首頁 arrow 行事曆
行事曆
前一月 前一日 後一日 下個月
以年份檢視 以月份檢視 以星期檢視 今天的活動 搜尋 跳到指定月份
林桂端、葉秋木、黃朝生烈士證道紀念日 列印
Monday, March 08 2021, 00:00 - 23:59 作者  這個email住址已經被防垃圾郵件程式保護,您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 點擊數 : 2801

《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林桂端(1907-1947)


"林桂端律師是留日回台的台籍法學菁英,在近代法律思潮的洗禮下,剛正不阿;在戰後漫無法紀的社會中,保護民權、伸張正義。
在國民黨政權使用特務和司法的手段干預新聞言論自由的《人民導報》筆禍事件中,挺身而出為辯護人,正義─就是伊e名。(by Susan)"


台中縣人,日本早稻田大學法律部畢業後考上日本律師,曾在日本開業,二次戰末回台當律師,與同時留日回台的吳鴻麒夫婦熟識。吳鴻麒推事 在當時極負正直的聲望,林桂端律師也是當時非常有名的大律師。司法界的吳鴻麒推事、王育霖檢察官和律師界的林桂端、李瑞漢都是留日回來的台籍法學菁英與好 友。

1947年3月8日,自稱憲兵隊長的干敦焜率領四位帶槍的憲兵說「二二八委員會的王添燈有事找林律師談」,說完就將林桂端從自宅帶走, 從此失蹤,連屍體也沒找到。兩天後,李瑞漢、李瑞峰、林連宗等律師也同時失蹤。吳鴻麒推事到處找這些好友,毫無所獲。3月12日,吳鴻麒推事在上班後被帶 走,17日在南港橋發現屍體。吳鴻麒推事遇害後,林律師等人依然沒有任何訊息。

據說,吳鴻麒推事和林桂端律師在遇害前,常檢討司法界種種惡習與黑暗面,慨嘆司法風紀紊亂。林律師由於是辯護人的緣故,手中握有不少貪 污、枉法案中的證據。林桂端律師長子林信一先生指出,林律師的遇害可能與他為二二八委員會王添燈辯護有關,他雖然沒當二二八處理委員,但是可能去過中山 堂,也是當時極負聲望的社會公正人士。

(摘錄自阮美姝《幽暗角落的泣聲》)


《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 葉秋木(1908-1947)


"於日本留學時期成立「台灣文化同好會」為左翼運動的健將,回台後當選屏東市參議會參議員,並被推為副議長。
228事件後擔任「228處理委員會屏東分會」主席,負責屏東地區的治安,為了民眾安全,親自率領群眾前往機場要求軍隊交出槍械,8日中午,屏東市實施戒 嚴,進行大捕殺,葉秋木身為屏東市之意見領袖,被逮捕後,國府軍以「暴亂首謀」的罪名,割掉鼻耳及生殖器,拖出去遊街示眾,最後再予以槍殺。(by Nathan)"


屏東市人,日本中央大學肄業,是台灣旅居東京的留學生左翼運動的健將之一,終戰後,葉秋木參加了「三民主義青年團屏東分團」,負責組織工作。1946年3月,當選屏東市參議員,並被推選為副議長。

1947年3月2日,當台北二二八事件的消息傅至屏東時,屏東市參議會副議長的葉秋木即召集市議員、民眾、青年學生代表,舉行市民大會,決定響應台北及其他地區的起義。市政府為了防範人民起義,乃召集各機關首長進行緊急會議,商量對策。

4日早晨,激憤的群情終於爆發了。由莊迎民帶領市民代表與青年學生代表到市政府,向市長龔履端提出三點要求:一、交出市政府印信。二、繳出憲兵駐軍及警察 的武器彈藥。三、集中管理外省人。此外,計劃從事武力抗爭的人們並開始編製隊伍,舉行示威遊行。首先一支民軍隊圍攻屏東警察局,卻因警方見民軍手無寸鐵置 之不理;憤怒的群眾乃赤手空拳打進局內,奪取槍械子彈,市長得知此事,亦倉皇逃離,因此,民眾便輕易地占領了警察局和屏東市政府。一時之間,「打阿山」的 聲音此起彼落。至下午時分,屏東地區正式宣布成立「二二八處理委員會屏東分會」,共推葉秋木為分會主席,並同時設置冶安本部,負責屏東地區的冶安。

5日下午,民眾數次圍攻憲兵隊,但因缺乏彈藥,便在中央旅社和屏東女中,分別設置「民軍司令部」,負責作戰、補給等事宜;此時、原住民下山來援、起義部隊 士氣由此更加振作,並再次攻憲兵隊。憲兵隊因此莫不惶恐,立刻冒險衝出重圍,竄逃至屏東機場。葉秋木率領群眾前往機場要求該處國軍交出槍械未果,隨即展開 機場爭奪戰。亦在該日下午,處理委員會推選葉秋木為臨時市長,因為龔市長逃走,無人負責市政,這是台灣人首次選舉自己的市長。

機場的攻防戰一直持續到8日。8日中午,鳳山的國府軍開到屏東市實施戒嚴,進行大捕殺,一時情勢逆轉,民軍紛紛撤散,人民寡不敵眾,死傷枕藉。葉秋木身為 屏東市「暴亂」之意見領袖,自然難逃被整肅的命運。被逮捕的葉秋木下場十分悲慘,據悉,國府軍以「暴亂首謀」的罪名,割掉鼻耳及生殖器,拖出去遊街示眾, 最後再予以槍殺。

(摘錄自《客家雜誌》第十四期,及李筱峰,《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1990)


《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 黃朝生(1904-1947)


"醫界的菁英,平時關心時政、熱心公益,時常參與義診,228事件擔任「228事件處理委員會」委員,在大逮捕中失蹤,下落不明,連屍首也找不到。
他熱心服務,無私犧牲奉獻的精神,是我們要追隨傳承的台灣精神。(by Emma)"


台南下營人,台北醫學專門學校(台大醫院前身)畢業後,進台北紅十字醫院任職,後來回台南下營開業,1936年遷居台北市開業。終戰後,黃朝生燃起政治熱,出入王添燈的「文山茶行」,與朋友闊論時政。他並與王添燈、王萬得、楊元丁、蔣渭川、張邦傑等人組成「台灣民眾協會」,後來改組成立「台灣省政治建設協會」。這個組織以蔣渭川為首,是CC派的外圍組織,CC派與政學系對立,因此,出身政學系的陳儀,自然對「台灣省政治建設協會」心存不安,而「台灣省政治建設協會」於二二八事件中,亦頗有動作,所以該會有多位會員於事件後遇害。

1946年,3月黃朝生在台北市延平區參選市參議員,並以最高票當選。二二八事件後,擔任「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委員,積極參與在公會堂(中山堂)的會議。3月2日被推為六名代表之一,前往軍法處調查緝煙的兇手是否確已羈押。3月3日改組擴充的處理委員會於上午10時假中山堂召開首次會議,會中商定軍隊於下午6時撤回軍營,地方治安由憲警和學生青年組織治安服務隊維持。是日下午四時,處理委員會治安組在台北市警察局召開台北市臨時治安委員會,黃朝生、陳屋、許德輝、劉明等十餘人參加。會中決議,為恢復台北市治安起見,組織台北市臨時治安委員會,並成立「忠義服務隊」負責執行。

3月5日下午2時,事件處理委員會在中山堂分別召開小組會議,討論推進工作事項。宣傳組開會擬派四名代表赴南京向中央陳情說明事件真相,黃朝生亦為代表之一(其為三人是:王添燈、陳逸松、吳春霖)。然而,三天之後,赴南京向中央陳情來不及啟程,中央派來的軍隊卻已抵達台灣,處理委員會立刻被陳儀宣布為非法組織,黃朝生等人在大逮捕中失蹤,下落不明,連屍首也找不到。(摘錄自李筱峰,1990,《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返回

© 2021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