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貪污中站起來.楊緒東
[ 首頁 ] [ 向上 ] [ 望聞問切看台灣.楊緒東 ] [ 從貪污中站起來.楊緒東 ] [ 講清楚、說明白、話講堂.楊緒東 ] [ 問與答 ]

 

90.02.09  董事長楊緒東

  當前的政治亂象,最沒有資格批評的就是以前的舊官僚。自從陳水扁執政以後,能順利接替舊官僚系統的人非常少,大部份都是更換部會首長做風格上的領導,但是舊官僚是否有與大家同心協力的共識,卻是很大的問號。

  自從阿扁當總統以後,我們看到一個現象,整個官僚體系最上面稀稀薄薄一層是民進黨籍人士擔任,但是底下厚厚一層腐敗雜陳,已經沉澱腐爛需要被更替的,佔了99.9%,當然其中也有一部份是好的。一個人習慣於舊官僚體制,要他轉一個身振作起來走清流的路線,非常困難,如果阿扁的新政府無法管束這些人,使他們得到警惕,那麼在阿扁主政這四年當中,也等於是蕭規曹隨,相當無奈。

行政部門的文官須自檢

  法務部長由陳定南擔任具有相當大的意義,他一直用反腐敗、打擊特權的檢調制度做為警示,給舊官僚機會教育,為黑金政權的革新帶來一絲希望,我個人相信,他應該是非常非常的吃力,因為舊官僚與舊習慣的茍安心態太過強烈,他往往指揮不動某些檢調系統的人員,更不用說國安局、情報局這些隱性系統。

  我想每個台灣人都是對台灣有期待,才會選阿扁當總統,但是誰當總統都無法成為超人,也無法超越上帝,必須在穩定中做出改革的成效。一件事情的成功是由內部開始,所以內部的整合與折衝就成為最大的難題,有人說民進黨有包袱,內部有鷹派鴿派,事實上各種派系都有,但是民進黨這些人,尤其是在行政與立法單位的人,都是相當本土化,大家的理念除了要爭政治前途外,也是希望台灣的明天會更好。

  雖然阿扁只獲得台灣39%的選票,但卻是在公平競爭下產生的新總統,這是依據憲法執行的合法選舉,既然勝負已分,各政黨就應該痛定思痛為何會敗選,想想選舉之後能為百姓做什麼事情。經過這次總統直選,我們發現民意是老百姓一人一票表現出來的,絕對不是行政院或是在野聯盟自認為人數眾多就能代表民意。因為大多數民眾對現任立法委員不滿,真正民意無法伸張,所以才產生新總統阿扁當選的事實;但是立法院與總統並未同時進行改選,現任的立法委員任期還未滿,新的總統任期剛開始,過去的民意指標不及於新的人民希望,因此發生多數席的在野黨不想配合新總統阿扁的腳步。如果說多數席的在野黨代表民意,並不正確,說阿扁是全民的總統也不對,因為他只有佔 39%的選票。

台灣需民主教育

  在民主的社會堶情A老百姓的力量顯現出自主性,當然這一點是好的,但是台灣的媒體自由尺度相當寬廣,在面對中共威脅以及台灣經濟轉型壓力之下,許多人會迷失自己,二十年前,當台灣人普遍貧窮的時候,大家很甘心的工作,不會怪罪政府行政措施不當,現在民意高漲,很多立法委員或行政機關首長各有其政黨屬性及政治考量,往往跟民意產生相當大的差距。

  很多人說可以用民意調查來表示民意,我想這都有偏頗之處,去年 (2000)的總統選舉,民意調查對國民黨產生相當大的影響,因為民意調查有其局限性、並不準確,與選票差距太大,當然也有參考性,但是抽樣調查的方式要能再加以改良。調查的對象,一般都偏重於知識份子,普通的小老百姓,無聲無息這些人,通常都享受不到民意調查的好處或是成為民意調查的對象,知識份子的偏見普遍都是比較情緒化,小老百姓的看法則具有很大的彈性,這方面的差距相當大,愈鄉土的人物愈排斥民意調查,我想這可以做為參考,但是不能做絕對的根據,否則選舉就以民意調查為準就好了,不必再選了,以免浪費太多金錢與人力。

公投是終結政黨糾紛的手段

  未來國家重大決策或跟民生有關的重大工程,權力不在行政院也不在立法院,是在全民的手上,以全民公投的方式應該是最為公平,這給執政當局做一個參考。核四興建與不建、停工再興建,事實上都不是問題,以前立法院所通過的決定,幾乎都配合黨意,並未充份了解民意,即使長期做文宣,運用媒體來說服大眾,老百姓的抗衡仍持續不斷,表示台灣土地太小,如果要好好居住,必須在環保方面下很大的工夫。  

  核子發電廠有幾個情形大家很清楚,發電的方式很多,台灣這麼小,用電量高的都是屬於傳統產業,雖然高精密度及高科技用電量也很高,但是區域性小型發電廠反而能夠在供電方面得到穩定,像王永慶要用的電就自己供應,汽電共生要好好推行,民生用電佔的用電比例往往不是最大,可以用區域性小型發電廠來處理。核子發電廠如果除役之後,那一塊土地就沒辦法再運用,掩埋核廢料的地方也一樣,台灣土地太小了,其次是中共對台灣威脅太大,如果發生戰爭,誰能保證飛彈不會打向核電廠?我們認為核子發電廠最重要,他就有可能打核電廠。

  車諾比發電廠產生爐心熔解的現象,周邊三十公里都不能居住,台灣有多少周邊三十公里的地方?兩個核電廠一般合理的距離是三百公里,台灣有相距三百公里的核子發電廠嗎?很多人認為這樣會犧牲經濟,事實上台灣如果往高科技以及生物科技方向發展,用電量絕對不會增加很多。

核電廠的後遺症 由子孫來承受

  有人認為核子發電廠可以減少二氧化碳釋出以及空氣污染,但是卻忽略了核電廠所供應的許多工廠都排放出大量的黑煙、濃煙、二氧化碳,這些工廠不懂得控制廢棄物的排出,核子發電廠的供電愈強,受供應的工廠排放的廢棄物也相對增多,反而成為污染源。日本興建了許多核子發電廠,想要降低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但是一點功效都沒有,原因就在於此。 

  如果要限制二氧化碳或者其它污染,應該是全面性的做環保措施,但是成本太高,所以全世界先進國家或高科技國家都是將高污染、高用電量的產業外移到比較落後、新興國家、未開發國家生產,這些國家相當歡迎,因為人口太多,就職機會很少,高污染工業所需要的人力又特別多,到他們國家發展,老百姓可以有飯吃,但相對的就要犧牲環保。

安於富、不思危的可怕思想

  目前台灣有積蓄的人還是占多數,生活也比較寬鬆,從每年外勞引進的人口成長數量中可知;許多人建議限制引進外勞,增加本土勞工就業機會,但是事實上,外勞所做的工作,台灣人不願做,認為工資少也不夠高尚,有些人寧願領失業救濟金,在家堶掖雃镼_風、看電視,很高尚的樣子,即使減少外勞人數也很難改善本土勞工失業的情況,主要是沒有人要去應徵,這是社會結構與民眾心理有障礙,算是安於富而無法思危,在這種居安不能思危的情況下,台灣的危機就出來了。

  為什麼股票漲跌這麼的受關切呢?因為大家不願做正式的工作,願意在股市堶悸ㄟ琚I跟著跑啊!這種看股票漲跌,產生快樂與悲哀的情緒,是相當不自由的,違反心靈環保,也是很劇烈的在影響我們的健康,如果台灣的經濟靠這樣在運轉,不務實在工作上努力,或者年老退休不再培養第二興趣,這種情形持續發展,台灣人的社會會慢慢被腐蝕中毒然後瓦解,上行下效,很多年輕人也成為股票族,借錢投入股市,將股票漲跌歸於政府的責任,而非靠自己的智慧判斷,在我們這些比較鄉土化的台灣人看來,覺得非常悲哀,為什麼四肢健全能吃能喝,卻不去找一份工作?工作無貴賤之分,這種股票的心理已經是一個走火入魔的象徵。

  在國外,個人投資在股市的很少,大部分都請經紀人操盤運作,平常有份工作,他們並不是年老就不做事,倚老賣老,或者年輕愛享受,不願工作,歐洲各國景氣並不比台灣好,但是社會方式與生活品質都比台灣好太多了,有很多退休的七十、八十歲阿公阿嬤在賣場工作,他們雖然年紀大也願意做服務業的工作,認為可以不依靠子孫或是別人的救濟,是一件很光榮的事情。

台灣精神何在?

  台灣雖然施行民主制度,但是真正的民主素養相當低,在亞洲國家堶情A台灣如此小,主權一再受到打壓,軍人不想打仗,年輕人不想當兵,當家長的不能夠務實面對台灣的困境,生意人有奶便是娘,研發人員因為太辛苦,也想要做生意,台灣的整個形象品牌都在慢慢頹廢化,真正為台灣打拼的人越來越少,這種生態再持續下去,等於向中共投降,這是我最擔心的事情。

  但是如果追尋台灣本土文化的根源,發揚台灣本土精神,那台灣人所傳承下來的韌性,應該還會發揚光大,所以必須強調本土化的重要性,例如台灣閩南人的本土化、客家人在台灣的本土化、原住民在台灣的歷史貢獻、在台灣的本土化認知,都可以成為文化多元化的光彩,這是我們所期待的。

  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是現在台灣人最大的矛盾,既要有錢也要維護台灣的自然之美,又要能成為經濟大國,生產在台灣,浪費也在台灣,在這種情形交衝之下,台灣人只有一條路,發揚台灣本土文化(明)之美,開發台灣觀光事業,因為台灣發展觀光事業一定要把台灣的文化之美展現出來,就有商業市場,大家會去經營。

  海峽兩岸的互動,除了台灣需擁有強大的軍隊抗衡力量外,也要不斷的釋出談判的善意,但是千萬不要落入“一個中國”的陷阱,在這個前題之下什麼事情都可以談,例如中共表示只要承認“一個中國”什麼事情都可以談,我們認為只要不談“一個中國”,什麼事情都能交流,什麼事情都能談,這就是把原則定出來,最重要的一點要產生“全民愛台灣”的共識。屬於台灣本土化的媒體不多,但是又想要維繫台灣的民主自由尺度,又講人權,在面對不講人權的中共當局,我們需要小心應對,不要讓台灣退步到集權的專制狀態,否則老百姓沒有聲音,談判也是幾個要角就可以決定全民的命運,這是我們最不願意看到的現象。

精神能源放在台灣

  把台灣的能量、經濟命脈往外輸出是無可避免的,但是要把精神能量在這個小島好好發揮運作,這就是根,就是對母親的懷念,對台灣未來的期待,在台灣努力開發財脈,擴大生產線,如果屬於高污染的都應該送出去,屬於研發、教育、創造品牌、或是企業核心的,就留在台灣,成為know-how's center,這是在台灣紮根最重要的思想根據。

  檢視新政府,就看官員有沒有認真做事,能改變多少還在其次,最重要的是認真做事,有努力要改變現況,讓台灣更能居住。至於經濟方面可以運用謀略,在別的地方生產,在台灣接單,以台灣做研發中心,在其它地方開發,有關這中間的資金流程,國家可以訂定政策,確立之後就不要搖擺不定,當中也可視大環境來修正,但是政策要講清楚說明白,這樣才會讓人家覺得政府有擔當,不要一直用空汽球試探民意。

  事實上民意也是盲目的,老百姓希望新政府能解決他們的煩惱,不想多用腦筋,只要政策正確就好了。但是代表民意的太多,立法院代表一種民意,行政院代表另一種民意,總統府又代表另一種決策核心,新聞報導牽強附會,捕風捉影,搞得大家人心惶惶,因此行政院或是總統府主動發佈一致的信息是最重要的。

  這一年當中阿扁政府確實有認真做事,但是五十多年的舊包袱要換成新樣式,即使神仙來也相當難為,所以全民要有期待,共同來理智面對台灣的困境。

軍人思想教育必須革新

  雖然新政府認真經營,但是因為茍安太久,黑金盛行,黑金文化也是紅包文化的延伸,到最後變成假公濟私,自己賺的要怎麼去花用是個人行為,但是現在的情形是為政治而政治,並不是為選民,不是為老百姓謀福利。如果要全面清查軍隊的瘡疤,可以就武器購買、貪污拿回扣的現象來開刀,陸海空都不能倖免,一調查大概很多將官都要中箭落馬。很多將官將子女送到國外,取得外國籍,在國外當寓公,我們很疑惑為何他如此富有,軍人應該很清苦,捍衛國家,大家很稱讚,怎麼退休後這麼有錢?當然吃到甜湯的錢實在太多了。雖然吃不到甜湯的軍人佔了絕大部份,問題是一般軍人聽命行事,也沒有什麼左右政局的力量。想要好好整頓軍中黑金共生結構,反彈力量很大,變成動搖國本,如果太急躁,說不定軍人叛變,推翻阿扁,那台灣將陷入內戰狀態。更重要的是政府一些高級將領對台灣沒有歸屬感,財產大部份都放在國外,許多人一退休,拼命往國外跑,住在台灣的將領有些是因為無可奈何,現在卻往大陸跑,不知道在對岸談些什麼,令人相當懷疑,但是沒有証據不能隨便講,這些讓我們小老百姓很擔心。

  許多政治人物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選票,不是為全民利益在打拼,政治搞得這樣實在烏煙瘴氣,以前都是為了政治而政治,所以才產生樁腳文化,樁腳文化愈發展,黑金就愈盛行,一定要給一些特權及好處,特權好處就是超越一般人的公平競爭原則,產生出來的文化就是西瓜偎大邊,私相授受,令人看了非常痛心,這個情形一定要改善。  談到台灣的經濟體系,以台灣人的個性及台灣的人才,不管來自哪一省,肯為台灣打拼,認真賺錢、努力研發,都是真正的台灣人,他們擴展外銷到海外市場,比政府的腳步大,政府做為管理者,手腕並沒有較靈活,所以常常對政府的不滿也會因為事業的擴大而與日俱增,但是現在應該不可以有這種現象。

  很多商人為了要得到行政決策權,藉由選舉,進入權力核心,稍不小心就容易成為黑金政治的主流;像流氓沒有經濟基礎,但是不要命心態很強,慢慢的在地下市場產生一片天,經過包裝之後,成為民意代表,會有一票人始終支持他,這一票人如果被白道民意代表所用,也是有相當的好處,當黑白兩道結合起來的時候,這些人就可以在灰色地帶為所欲為。我們這些人,一個月沒賺多少錢,為台灣打拼奮鬥,看在眼堙A實在覺得很無奈,所以我寫台殤,出版這本書,點出許多台灣現況,期待台灣能繼續發展。

民進黨要能宏觀大格局

  民進黨執政,我們的期待也很大,但是突然翻身有困難,翻得太快,本身黨內的共識反而不夠。我一直思考,什麼時候能使得台灣真正站起來。台灣人太聰明了,產生民主制度與經濟奇蹟,事實上“奇蹟”就不是一個好聽的名詞,表示不是穩紮穩打出來的,如果是穩紮穩打出來的,就會在風風浪浪中穩定成長,台灣的奇蹟帶有一絲投機。希望阿扁政府執政時間長久一點,好好思索,一步一步往上登高,這一點我們有期待。 

  老百姓的聲音要隨時能表達,可以得到適當的回應,可以監督行政立法官員、委員的所作所為,方是全民政府的具體表現,若百姓得不到政府快速回應,必會受到有心人士包裝與煽動,或受到不良企圖的有心人所迷惑,所以希望這些歐巴桑、歐吉桑,中南部鄉親父老,敢站起來講話,不要老是跟著人家後面跑,人家說要去抗衡就去抗衡,我們要講道理,平時要關心國家,關心我們選出來的代表,是不是真的為我們做事情,這很重要。

  常常有些人選民意代表,會選出對社會沒有真正幫助,但是讓私人很有面子的人,這種情緒上的選舉,運用人的情緒來勝選,平常只要婚喪喜慶給一點小甜頭,就感激的不得了,表示這個人關心百姓,認為這個民意代表或長官就是好人。所以我鼓勵我們的子女,秉持理想出來競選,年輕比較敢講話,程度高一點,書讀得多,看得遠,出來競選,也少有派系的糾葛,我們要選這一種人,不要去選稀爛不堪,只會討好選民,也不要太相信報紙或媒體,很多報導只是表象而已,內容都是製造與臆測,所以我們眼睛要放亮,選一些清新肯作事的人,這是我給各位的建議。


上一頁 向上 下一頁